Quantcast

content

整人——中國社會最卑鄙的人性之一(圖)

2015-02-10 00:29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紅衛兵批鬥劉少奇(網路圖片)

在中國歷史上,文化大革命總是繞不過去的一章,人們不能忘記它的最大原因,大多是這個歷史事件中完全充斥了整人的內容——這種人性最卑鄙的部分。

在文化大革命前,夏衍是電影界的祖師爺,一個在電影界說一不二的人物。在文化大革命中,夏衍理所當然被打成電影界的頭號走資派,並關在獄中。在獄中,夏衍進行了深刻的反思:過去是自己去整人,現在卻被人整,由此覺悟。於是,仿清末的剃頭歌作整人歌一曲。內容如下:聞道人須整,如今盡整人。有人皆可整,不整不成人。人自由他整,人還是我人。試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在這首整人歌中,最發人深省的一句就是試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10月11日是吳晗的祭日,各大微博一面倒的去祭奠這位全家被文革「一鍋端」的文人。文化大革命剛開始,姚文元發表了《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將鬥爭矛頭直指吳晗。隨著鬥爭的升級,吳晗身上的罪名越來越多,最後幾乎是十惡不赦,終於,吳晗一家三口全都死於非命。在這場運動中,吳晗的角色無疑是個受害者。

但是在反右運動中,吳晗扮演的卻是冷血無情的整人者的角色。當時,吳晗的公開身份是民盟的副主席,其實他的真正身份是共產黨員,只是還不公開而已。於是,吳晗利用自己的民盟副主席身份,在反右運動正式開展之前,引蛇出洞,號召民盟中的民主人士、教授投入整風運動,向黨提意見。結果一大批民盟成員中了陽謀,儲安平的「黨天下」、羅隆基的「成立平反委員會」、章伯均的「政治設計院」紛紛被並稱為最著名的三大右派言論,這些人也都遭了吳晗的毒手,其中也有不少的人在這場運動中死於非命。

周揚是文化界的沙皇。從延安時期開始,周揚就參與整人的工作,胡風、丁玲都是周揚整人的犧牲品。單是胡風一案,就先後有2000多人受到株連,不少人因為是胡風集團的骨幹分子被關進監獄。到了文化大革命期間,周揚也就劫數難逃,在獄中嘗盡了被人整的滋味,並由此大徹大悟。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周揚真誠地向以前曾被他傷害的同志道歉,並且為他們早日平反四處奔走。最後,周揚的真誠悔改還是取得一部分受害者的諒解。

其實,整人者與被整者並不是一邊倒的,不少時候,兩者之間隨時會位置對換。廖冰兄曾作過一幅漫畫,畫上兩個人,一個是洋洋得意的大將,另一個的垂頭喪氣的小卒。畫上的詩寫道:「大將休神氣,小卒莫自悲;來日再登臺,難保不換位」。在政治鬥爭的過程中,你整了我,後來我又整了你的現象屢見不鮮。

在延安整風運動中,劉少奇擔任整風領導小組的組長。延安整風的最終目的,就是要整王明、博古、張聞天、王稼祥、周恩來等人,確立毛澤東思想為黨內的指導思想,從而確立毛澤東在黨內的絕對權威。當整風進行到搶救運動階段的時候,搞人人過關,搞得人人自危,連陶鑄、柯慶施等人也覺自身難保。後來,陶鑄的夫人曾志出面,向毛澤東求援,之後,由毛澤東親自出面力保陶鑄、柯慶施,兩人才能避過一劫。在整風的後期,彭德懷、陳毅都被批鬥了幾十天。雖然後來人們將這些整人行動都推到康生的身上,但明眼人都知道,康生只是副組長而已,如果沒有上面的支持,康生那有這樣的能耐。

1966年6月27日,劉少奇在人民大會堂安徽廳與中共中央召集的民主人士座談會上,討論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幾個同志的問題。最終彭真、羅瑞卿都被關進了按他們意圖修建的彭城監獄,當然,還有負責建造秦城監獄的北京市公安局長馮基平,而且馮被一關就是九年。

在文化大革命中,劉少奇被打成叛徒、內奸、工賊。當時擔任劉少奇專案組組長的就是周恩來,正是世道輪流轉,廿年一輪迴。當年延安整風是劉少奇擔任組長,周恩來處於被整的位置。20多年後,劉少奇專案組的組長恰恰又是周恩來,劉少奇已從當年整人者的位置退下來,被迫進入被人整的角色。在周恩來擔任專案組組長的期間,專案組「戰果纍纍」。初戰告捷,揪出了薄一波、安子文等人,史稱為61個叛徒案。接著,擴大戰果,最後將劉少奇定性為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一案,不但劉少奇死於非命,而且受株連立案的有22053件,並有28000多人因此判刑。此案極有可能是盤古開天以來,株連人數最多的冤案。

鄧小平後來講的一句話極有道理:「周恩來也做了一些違心的事,講了一些違心的話」。

1956年彭德懷主張建立專業化的軍隊,將主官的指揮權定在政委之上。毛澤東對此反對,但是此時他的焦點放在劉伯承和羅榮桓兩人身上。彭最終在毛澤東的支持下擊倒了劉伯承,但也使得軍隊中對他產生了怨氣。1958年,彭德懷又連同陳毅、聶榮臻、黃克誠等人在軍委擴大會議上對粟裕進行了極不公正的批判,粟裕被扣上了「資產階級個人主義」、「裡通外國」的帽子,直到粟裕逝世十年後,於1994年才得以徹底平反。直到今天《彭德懷全傳》還說粟裕擅權佈置打馬祖列島,是嚴重的錯誤。

而他最終在1966年被選擇派從四川抓回,押到北京關押。1967年7月9日韓愛晶強行針對彭德懷逼供和毆打,聲稱「審斗會」要「刺刀見紅」,要彭德懷交待「你為什麼在廬山會議上寫信反對‘三面紅旗’?」「你為什麼反對毛主席?」彭德懷被「打翻在地」七次,前額受傷出血,第五和十肋骨骨折,李鐘奇還當眾打彭德懷耳光。

在幾十年的整人鬥爭中,不少著名的人物死於非命,劉少奇、彭德懷、吳晗、鄧拓等人都含冤而死。有的人被整之後,雖然活到撥亂反正,但是一生最寶貴的時光已經白白度過了。

平心而論,劉少奇、 周恩來、周揚、夏衍、吳晗等人為什麼他們要煮豆燃豆箕,相煎何太急呢?為什麼他們既整人又被人整呢。一句話,就是邪黨逼人,因為他們生活在一個與人鬥爭,其樂無窮的時代裡。參與整人,就會飛黃騰達,不參與整人,就會飛來橫禍。看看姚文元、張春橋的發跡史,再看看在廬山會議上,黃克誠不肯落井加石,結果被認作彭德懷的死黨。人們就會明白,在那個年代裡,只有整人才有出路。

讀史到此,能不悲乎?正是一度整人夢,遺孤淚空流。這到底是簡單的還債,還是歷史的安排,其評論權只能交給諸君了。

責任編輯: 潤珍 来源:博客日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