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的房地產問題只是房子過剩嗎?

2014-12-12 12:00 作者:朱大鳴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4年12月12日訊】由於之前房地產市場面臨一系列調整,在哭著喊著「要奶」的情況下,政府採取了寬貨幣以及寬政策的方式,但這樣做正好有促進了房地產市場供給的增加,例如,在市場好轉之後,不少開發商開始後悔沒有買地,很多地方土地拍賣很火,這些都是未來的產能,在如今的價位下,還有多少購房者是有效需求者呢?

因此,中國住房過剩不是絕對數量的過剩,而是有效需求的過剩,房價漲到今天這個位置,真的已經不是一般白領都能夠買得起了。

高房價下除了那些投機者的狂歡外,背後還有多少難以啟齒的民生窘相。7年前就有南京市民因為買不起房而與多年戀人分離,2012年有准岳父母「沒有房子不准結婚」,一對戀人選擇了自殺,如此這些都是高房價一路下來的付出的代價,與光鮮的房價財富效應相比,這些小人物的命運在一些人眼裡如同螻蟻。數據也顯示,江蘇的小夥子和姑娘平均結婚年齡又「漲」了,初婚平均年齡為31.2歲,而2012年還是29.6歲,大量的年輕人因為買不起房子而為「計畫生育」作出貢獻,不敢結婚,也不敢多生小孩。

這已經與市場經濟和非市場經濟無關的問題了。新自由主義的二道販子們整天鼓吹市場這裡好,那裡好,凡是非市場化的手段都是落後,都是應當被革除的,結果導致現在的所謂市場經濟非常極端,同時也很畸形,即使如此,他們還認為我們的市場化不夠。防範房地產泡沫的限貸令也被解除了,最後一道防線無法發揮底線功能。

有人說,讓官員審批程序減少,那不是更好嗎?精兵簡政不是市場或非市場的問題,那是管理方式的問題,很多新自由主義的學者們故意混淆這些東西,導致很多不應當市場化的東西而被市場化,導致民生多艱。

簡政放權從某種意義來說,從更宏觀意義上來說,是一種降低交易成本的做法。一棟樓從賣地到消費者手中並不容易,要經過166個鮮紅印章審批,其實就是「公章旅行」。河北省委政策研究室曾對省內房地產市場現狀進行調查,發現一個項目從立項到開工,至少要經40個大的審批環節,加蓋166枚公章,平均每個部門4枚公章,最多的18個。其中,建築市場18枚、市規劃局10枚、市電業局6枚、市政府4枚、市房管局4枚。這樣的公章旅行,如同一字長蛇陣,一個環節出了問題,整條蛇就別想動來動去了。

公章旅行從表面意義上來說,是為了監控房地產生產的各個環節,從而保障建築的安全。但是,這種多頭管理會造成收費時人人踴躍、出了問題時互相扯皮。一個章沒有,就會影響整個項目的運行,在蓋章的過程中,一旦一個環節以各種名義拖延,就會人為製造經濟無效率,所以,很顯然,很多項目為了促進公僕們的積極性,各種灰色費用就成為必須花費的費用。

我們都埋怨房價高,構成高房價的要素除了各種各樣的稅費之外,各種隱性打點成本也是重要成本,只不過這些成本難以擺在桌面上。各個部門都要求蓋章權,因為蓋章權就是一個能夠變現的權力。蓋章權越大,收益越大。各個部門、官員,沒有蓋章權的積極要求蓋章權,有了的積極擴大蓋章權,行政門檻設立越多,費用就越高,180個神仙都要敬到,權力滲透到房地產市場如此地步,也是舉世罕見的。官員如此頻繁的滲入市場,而這個市場竟然還沒有被掏空,還能運作下來,也是一個世界奇蹟。這麼巨大的管理成本,本來是可以避免的,結果都轉嫁到房價上了,中國房地產市場已經是世界上風險最大的市場了。

所以,中國高房價與低有效需求,共同造成了當前所謂供給過剩的問題,本應當通過市場調整來解決,但從現實角度來看,寬貨幣造成的流動性過剩很嚴重,當下股市成交量日達上萬億,就說明資金不是短缺,而是配置出現了重大偏差。現在當務之急不是寬貨幣,而是正確引導他們幹點實事,而非到處搞財富效應,掠奪根本,吸乾我們的創新能力。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