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2014待解之謎:馬航MH370究竟為何這麼難找?(組圖)

2014-08-03 10:55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2014待解之謎:馬航MH370究竟為何這麼難找?
當前搜尋區域

【看中國2014年08月03日訊】由吉隆坡國際機場飛往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的馬來西亞航空MH370自3月8日失聯以來已經過去了近五個月的時間。在此期間,有關MH370的每一條新聞都牽動著全球億萬人民的心弦。對此,美國科技媒體日前就根據自己收集到的信息對目前MH370搜索任務的最新進展及所面臨的挑戰進行了一番梳理。

在馬來西亞航空MH370失聯後的幾週時間內,澳大利亞官員表示自己對正在展開探查的印度洋海域信息的掌握程度甚至還比不上自己對於月球表面的瞭解。

事實上,真實的情況甚至比這名官員所說的還要糟糕。因為目前人類對於火星和金星地表的地圖繪製精度都達到了MH370可能失聯海域的250倍之巨,而當前調查人員正在調查的可能失事地區實際上是一大片黑暗、幾乎無任何生命跡象深海海床。

目前,海床輪廓圖形的探測方法主要是通過衛星雷達掃瞄海平面或者通過此前船隻通過海底區域時經由聲納系統所生成的低解析度圖像而構成。而且,由於海底所存在的細菌數量較少,因此不少科學家都相信一頭已經死亡的白鯨屍體或許需要整整十年才會被完全分解。

由於同樣是馬來西亞航空MH17事件的發生,人們對於MH370事件的關注度已經有所下降,但這一航班到目前為止的「失聯」毫無疑問是現代航空史上最大的謎團之一。因為同MH17事件的不同之處在於,人們在MH17被擊落後很快就找到了該航班的碎片、殘骸和遇難者屍體,但全球社會到目前為止卻依舊沒有找到有關MH370及其239名乘客的任何蛛絲馬跡,我們目前掌握的僅僅是該航班所發出的一系列神秘衛星傳輸信號而已。

研究人員通過發現飛機與衛星、衛星與地面接收站之間的「握手信號」(handshake)找到了MH370可能墜毀的一塊區域,該區域大小相當於整個西弗吉尼亞州的面積。然而,澳洲軍方所部署的「藍鰭-21」(Bluefin-21)卻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收集到任何有關客機失事的實質性證據。

整裝待發

現在,在搜索任務停擺了整整兩個月後,「澳大利亞運輸安全局」(Australian Transport Safety Bureau)已經準備重啟大規模的搜索行動,並組織了由全球最精英的深水領域專家、近海石油和天然氣公司、海事研究機構甚至是海洋尋寳人士所參加的搜救競標活動,澳大利亞方面希望這些機構能利用自己的技術和經驗參與到MH370的搜索任務之中。

2014待解之謎:馬航MH370究竟為何這麼難找?
世界著名深海探險家大衛-伽利略(David Gallo )博士

澳大利亞運輸安全局表示,自己會在未來幾週選定一家或者多家競標商參與這一耗資達到5600萬美元的搜救行動中,而具體的搜救行動預計將於8月晚些時候再次啟動。而且,這一搜索費用將由澳大利亞和馬來西亞政府分別承擔,但具體的承擔比例尚不得而知。

好消息是,由於近海石油和天然氣企業、軍方以及保險企業在近年來的瘋狂發展,如今的全球深海探測行業已經趨於成熟。而且,諸如搜索泰坦尼克號和找回美國失事挑戰者號太空梭任務的順利開展也都進一步加速了這一領域科技的發展,這些技術的出現讓現代研究人員可以最多探測到水平面下3.7英里的海域,而這已經超過了MH370目標搜索海域的最深點。

「過去,當一艘船在深海海域失事的話,我們通常就會就此罷手,但現在卻不能這樣。」來自馬薩諸塞州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參與搜尋法航447航班的世界著名深海探險家大衛-伽利略(David Gallo )博士說道。

現在,由於還沒有明確證據表明這一航班的具體失事地點,因此這一搜索任務將會最大程度的考驗災難搜救機構搜尋能力。今年6月,澳大利亞曾在再次分析衛星傳輸信號數據後第三次調整了自己的主要搜索區域。但即便如此,澳大利亞方面也坦承自己並不清楚這一調整是否將被證明是正確的選擇。

在另一方面,MH370航班家屬的情緒也同這一搜索任務的進展緊密聯繫在了一起。而對於整個航空業來說,能否找到客機失事原因則是關乎未來公眾信任感的重要基石,因為他們此前幾乎還不曾遇到過無法解開的空難謎題。

全球競標

根據「全球民航協定」(Global civil aviation agreement)的規定,澳大利亞在這一搜索中將扮演重要角色。在目前的搜索任務競標階段,不少企業都希望能夠獨立或者成為此次調查的一部分,雖然他們都同澳大利亞政府簽署了保密協議,但據《華爾街日報》獲得的消息指出,目前至少有八家企業或者組織參與了這一競標。

2014待解之謎:馬航MH370究竟為何這麼難找?

其中,一家名為「Fugro FUR」的荷蘭石油和天然氣諮詢公司就將自己退休的海底聲納專家重新招了回來,並希望他們能夠在搜索MH370的任務中起到積極作用。同時,曾在1985年參與尋找泰坦尼克號任務的工程服務提供商Oceaneering International Inc和通過深海尋寳為生的個人、組織也將參與其中,其中就包括Odyssey Marine Explorations公司,該公司曾因為數年前發現1805年的一艘西班牙艦船而獲利5000萬美元。

對此,總部位於美國弗吉尼亞的科研諮詢公司米特倫(Metron Inc)資深分析師科倫-凱勒(Colleen Keller)指出:「這無疑將成為我們這一代人所經歷的最大規模的搜索行動」。需要指出的是,米特倫目前已經參與了MH370搜索行動的競標活動中,該公司曾參與了此前法航的搜索行動,並一直同美國國土安全部(U.S.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保持著合作關係。

事實上,在歷史上所經歷的多次深海搜索任務中,深海領域研究人士就發現聲納設備相比肉眼可以更快的在廣闊區域內找到目標,而由美國海軍開發出的「側掃聲吶」(side scan sonar)技術則更為適用。

據悉,「側掃聲吶」技術的原理是利用回聲測深儀測深原理探測海底地貌和水下物體,其換能器裝在海洋測量船的船殼內或拖曳體中,走航時向兩側方向發射扇形波束的聲波,側掃海底地貌。換能器收到的回聲信號,經放大、處理和記錄後會在紙條上顯示出海底圖像。回波信號較強的目標圖像較黑,聲波照射不到的影區圖像色調則很淡。根據這個原理,科研人員可估算出目標的高度,並用來探測水下如礁石、沉船、管道、電纜等目標物體。在上世紀80年代,這些設備曾由於自己能夠抵抗海底的高水壓而被業內廣泛採用。

不過,就馬航MH370事件而言,事情可能就沒有那麼簡單了。因為當飛機撞擊水面時,即便飛行能夠保持滑翔機的降落姿態也僅僅會有數塊大型殘骸能夠保持完好,飛機的引擎和極其堅固的渦輪都會折斷並沉入海底。有時候,飛機的駕駛艙能夠較為完好的保存下來,但飛機的其餘部分恐怕都會在巨大衝擊力的撞擊下瓦解。然而,即便是數塊大型殘骸也不會為此次搜索提供太多便利,因為在海溝和多岩海區域它們很有可能被研究人員所忽略。

這一點在此前法航447航班的搜索行動中顯的最為明顯,當時調查人員發現了海面上的數塊殘骸,並大致知道了飛機的墜毀位置,然而最終的搜索卻依舊花費了2年時間才最終找到飛機大部分殘骸及黑匣子。

而在MH370的調查中,調查人員甚至沒有找到任何一塊碎片來為自己的調查設置一個基點,而飛機最有可能失事的海域也恰恰是目前人們掌握資料最少的一片區域。而目前,有關這一海域的水下聲納數據大多還來自於上世紀60、70年代船隻和蘇聯「維特亞茲」(Vityaz)所提供的信息。雖然目前權威機構已經在通過三種現代聲納設備試圖對該海域展開詳細的海底繪圖工作,但這些在水面上操作設備所生成的圖像大多不夠清晰,且不足以認出飛機殘骸。

因此,研究人員需要使用海底聲納設備來進一步開展這一空難調查任務。位於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的運輸安全局機器負責人馬丁-多蘭(Martin Dolan)將和其他五位高級政府官員一同決定此次競爭的最終獲勝方。消息稱,多蘭在這一決定中擁有最終的決定權,而他的考慮將不僅僅基於競標方所提出的報價這一因素,而是將更多的考慮對方能否成功完成飛機的搜索任務這一點。

技術選擇

顯而易見的是,多蘭的這一選擇或許將面臨著巨大壓力,因為諸如Williamson & Associates 這些競標方採用的主要是「拖曳聲吶」(towed sonars)技術,而諸如Woods Hole這些企業採用的則是水下無人載具的搜索方法,所以多蘭對於主要搜索技術的選擇將勢必會對該任務的成功與否產生重要影響。

2014待解之謎:馬航MH370究竟為何這麼難找?

「拖曳聲吶」的最大優勢在於自己相比水下無人載具的搜索方法可以更為快速的找到目標,這對於此次競標來說十分重要,因為澳大利亞運輸安全局迫於外界壓力僅給予競標方300天的時間來探索超過2萬平方英里的海域。但是,「拖曳聲吶」設備卻又非常難以操控,並曾在2009年出現過一次任務中因為線纜拉斷而失去整個「拖曳聲吶」設備的意外事故。

在另一方面,水下無人載具(AUVs)可以經過電腦編程而克服水下錯綜複雜的地勢環境,但由於水下無人載具的電池續航時間有限,因此該設備的單次工作範圍非常有限。同時,水下無人載具也不能在波濤洶湧的海面上長時間工作,因為此舉有可能對其母艦船員的載具回收工作構成危險。

需要指出的是,Woods Hole的旗艦深海無人載具「海神」(Nereus)號深海潛水機器人今年5月曾在紐西蘭東北部的克馬德克海溝(Kermadec Trench)探險時因水壓太大遭到擠碎而意外「殉職」。另一款價值數百萬美元的深海無人載具Remus 6000則在一次最近的搜索任務中出現了無法浮出水面的問題。

「無論最終決定正確與否,這最終都將與我有著直接關聯。」多蘭說道。

據《華爾街日報》瞭解,許多參與競標的公司都將以企業聯盟的方式參與競標,因為獨立企業通常都沒有足夠的設備、技術和經驗來獨自展開這一任務。

多蘭表示,當這一地區的搜索任務完成後,這一海域的海床地貌將成為全球最為詳盡的水下地圖。科研人員可以清楚的知道該地區每一處溝壑和斷層的位置,但最終能否通過這一大規模行動最終找到MH370我們尚無法得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