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葉檀:中國樓市與股市不能大跌

2014-05-09 11:20 作者:葉檀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看中國2014年05月09日訊】貨幣之水一斷流,中國經濟就緊縮。

雖然中國貨幣此前發行量極大,目前利率不高,由於貨幣配置效率十分低下,失去貨幣滋潤的企業已處於深度緊縮狀態。

把中國經濟作為一個病人,畏寒症狀已很明顯。首先表現在宏觀經濟數據上,2013年7.7%的GDP創十四年來最低,今年3月CPI為2.4%,已是去年10月以來首次上升,預計4月將更低。

企業負債率上升、融資成本升高,不少企業處於破產境地。今年4月,中國央行發布了《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4)》,指出2013年全年,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較高,償債能力有所下降。截止當年年末,5000戶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上升至62.2%,同比上升0.4個百分點,5000戶工業企業的流動比率為104.1%,同比下降1.3個百分點,速動比率為75%,同比下降1個百分點,利息保障倍數為4.4倍,同比下降0.1倍。這一數據較為樂觀,工業企業62%左右的資產負債率並不算高。

其他研究機構的估算要悲觀得多。中國社科院的研究結果是,2011年企業負債率為107%,遠超經合組織90%的臨界值。2008年中國企業的平均負債率僅58%,三年時間負債率增長49%,年均增長84.5%。

上市公司最能說明問題。經過「選秀」上市,A股上市公司理論上是中國企業經營業績最好的群體,近幾年資產負債率持續上升。據Wind資訊的數據,2010年負債率較2009年出現上升的公司佔比為45.65%;2011年較2010年上升的佔比為49.21%;2012年佔比為55.45%。剔除銀行券商等金融類型企業後,2170家非金融類上市公司資產負債率,2012年為59.95%,2011年則為59.11%。

這是動態數據,一旦負債上升、資產價格下降,負債率會急劇惡化。

鋼鐵行業就是例證。2012年末,上市鋼鐵企業整體資產負債率同比微增了1.44%,44家上市公司平均資產負債率為60.35%,完全看不出風險。到今年2月初,中鋼協常務副秘書長李新創表示,會員企業負債率高達70%左右。實際上情況更糟糕,由於行業長期處於下行週期、產能過剩嚴重,鐵礦石、鋼材貿易融資風險大爆發,福建等地的鋼貿企業如多米諾骨牌一樣倒塌,鋼鐵行業出現全行業虧損,今年一季度重點統計鋼鐵企業累計虧損面達到45.45%,同比增加14.77個百分點。不少鋼鐵企業現金流斷流指日可待,全行業面臨重新洗牌。

觀測中國經濟數據,要接地氣,一旦某行業帳面負債率超過70%,同時伴隨著庫存量大幅上升、現金流惡化,就意味著該行業岌岌可危,無論盈利如何漂亮都沒用。此前李寧等國產服裝品牌無不經歷了上述典型症狀,不得不縮減門面節省成本勵志圖新。

以往央行大量發行基礎貨幣,填補的是企業債務窟窿,保持資產價格穩定甚至上升,維持企業朝不保夕的資產負債表。一旦央行實行「穩健」的貨幣政策,社會融資成本驟然上升,企業資產品價格下跌,負債率高企,企業現金流斷裂、銀行壞帳率上升的壞消息此起彼伏。

目前資產品價格正在下挫,一旦超過臨界點,中國地方政府與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就將崩潰。

經歷了十幾年被證明最為保值增值的資產品房地產,遭受嚴峻考驗。5月1日,中國指數研究院發布4月百城房價指數,當月全國百城新建住宅平均價格為11013元/平方米,比3月上漲了0.1%,自2012年6月以來連續第23個月環比上漲,漲幅較3月縮小0.28個百分點。同比則是連續17個月上漲,漲幅從上月的10.04%降至9.06%,為連續第4個月縮小。

克而瑞信息集團(CRIC)、易居房地產研究院和中國房地產測評中心聯合發布的一手房288價格指數,通過定期監測全國4個直轄市及284個地級市(不含新增加的三沙市)一手房的相關成交數據和市場調研數據,採用類似房屋重複交易法,計算288個地級以上城市月度價格變動趨勢。4月中國城市住房一手房價格288指數為1098.3點,環比下降0.3點,微跌0.02%,自2012年7月以來連續21個月上升後首次出現下跌。同比上漲6.90%。

各城市房地產市場分化,大城市與保定等炒作熱點城市還在漲,溫州、神木等地的財政神話已隨著房地產等資產品價格的下降轟然倒塌。

房地產下降多少是金融與財政的臨界點?從溫州等地的經驗看,從下挫1%開始,一發不可收拾,直到最終崩盤,印證了資產品價格一旦衰敗、政策注定無法挽回。

美國智庫彼得森研究所4月發布研報,表示目前中國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率為1%。所以縱使房價下跌50%,不良貸款率不過將達到6.6%,在可以承受的範圍內。考慮到中國房貸只佔總體貸款的20%,居民戶對房屋的鋼性需求,通常以家族之力購房,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棄房。但該報告同時指出日本式的房地產融資泡沫風險,房地產下行對投資的影響,將通過房屋作為融資抵押品的方式顯現。由於抵押貸款佔到銀行總貸款的40%,意味著抵押品價格將因地產價格的下滑急速縮水。

和中國一樣,上世紀80年代日本房地產泡沫多數來自於國內資本市場融資,家庭槓桿比率因為購置地產首付款比例40%較高而相對偏低。銀行佔據金融市場主導,抵押品也都來自於不動產。在房價下跌50%以後,使用房地產融資的企業融資能力大幅下滑,企業投資減少,日本經濟一蹶不振。

股市之冷,寒徹骨。

實行穩健的貨幣政策的同時,政府試圖以股市等直接融資辦法,逐步取代以銀行貸款為主的間接融資,利益與風險與全民共擔。

股市很不給力,從6000點的高位下行後,一直不給力,今年更可怕。自4月18日中國證監會啟動新股預披露以來,6天時間,A股蒸發1.4萬億元市值,股民戶均虧損2.5萬。主板市場日成交量有時低到500億元左右,慘不忍睹。

信心確實比黃金更珍貴。信心來自於企業真實的盈利,給予投資者的確鑿回報,但A股市場相反,企業高盈利的背後永遠張著高融資的血盆大口,廉價圈錢想法至今未變,上市公司負債率高企,更是急不可耐,才有優先股規則出爐。

中國樓市處於敏感期,如果出現斷崖式下跌,將使中國失去改革的空間。在頂層設計下,不再擴大房貸,滿足中低收入居民住房保障需要,除此之外,允許地方政府按照公平與市場的方式為市場鬆綁,展開人力與資金競賽,這有利於中國城鎮化發展。

對於中國股市,惟一的辦法是改革,再改革,再改革,改到市場相信政府與企業的誠信,才談得上發展直接融資,才談得上從根本上提振投資者信心。否則,即使短期上升,也難以持久,因為全面直接融資會變成向社會的全面風險轉嫁。

李克強總理在5月2號的《求是》雜誌上刊發署名文章《關於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的若干問題》,強調改革而不是短期刺激才是長期之策,「如果不是用改革的辦法,即簡政放權、創新宏觀調控方式、著力調整結構‘三管齊下’,而是採取短期刺激政策,不僅去年的結果可能會大不一樣,而且今後幾年的日子也許會更難過。」

改革是中國共識,維持資產品價格穩定,是為重塑資源分配體制騰出時間和空間,目的是重構經濟生態,建立高效而公平的體制。

任何時代,維持會長都難以長期維持。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