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唏噓不已!又一年輕淘寳店主猝死(圖)

2013-11-10 04:27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淘寳網「雙11」廣告/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3年11月10日訊】眼看「雙11」這個淘寳商家期待已久的日子就要到了,然而,溫州人小蔡的五鑽淘寳童鞋店,所有商品卻下了架。

下架的原因,實在令人唏噓:28歲的他,深夜經營網店時,不幸猝死

打開網頁,點開一個個淘寳店舖,這背後,到底還有多少和小蔡一樣,深夜孤坐在電腦前,久久盯著顯示屏的掌櫃?他們眼下正過著怎樣的日子─他們期盼麼?他們焦慮麼?他們到底要怎麼「拼」?他們會提醒自己,還是得好好休息麼?

長時間熬夜使不得

網上曾有這樣一個自測題,目標直指「你離‘過勞’有多遠?」

失眠、食慾不振、煩躁、氣短胸悶、渾身乏力……你佔幾樣?這些症狀,可都是「過勞」前兆。

根據2012年媒體與知名企業聯合進行的一項統計顯示,我國每年「過勞死」的人數已達60萬人,平均每天有約超過1600人因勞累引發疾病離世,已超越日本成為「過勞死」第一大國。

相關專家也曾建議,電商、外企職工、醫護工作者等工作強度大、工作時間長的工作人員,應該合理調節工作強度,根據身體的反饋來調整工作時間,儘可能減少長時間熬夜或久坐等情況。

注意勞逸結合,不要長時間盯著電腦,在室內多活動;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最好午休一兩個小時,下班後更要注意休息,晚上保證充足的睡眠時間,儘可能不要熬夜。

忙裡偷閑聽聽音樂、跳跳舞、唱唱歌,都是緩解疲勞、讓緊張的神經得到放鬆的有效方法,也是防止疲勞症的精神良藥。

新聞鏈接

開網店「累死人」屢屢上演

今年7月15日,36歲的淘品牌御泥坊前董事長吳立君因長期辛勞,突發腦部靜脈竇血栓過世。

2012年10月,29歲的淘寳皇冠店主許文俊因過度疲勞猝死,生前月入曾達百萬元。

2012年7月,一名24歲的淘寳杭州美女賣家突然離世,意外發生前正一邊忙著網店,一邊籌備婚禮。

2012年6月,江蘇一出租屋內,25歲的皇冠賣家小夏過世幾天後才被快遞員發現。

2012年5月,80後「辣媽」淘寳全職店主蘇蘇因為蛛網膜腦出血去世,過世時她的孩子僅1歲。

IT小夥兼職做網店

淘寳店主小蔡,網名「飛過×××的風」,今年28歲,溫州人。

平日裡,小蔡在一家IT公司上班。網店,對於他來說,本是兼職。

店舖信息顯示,他的網店,大概開了近一年時間。主要銷售溫州當地一些實體店中的童鞋。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小蔡的生活規律,基本是白天上班,晚上回到住處經營網店。

他的網店上,「上班時間」一欄寫著,晚上一直營業到12點,節假日也照常營業,可見他的業餘時間,應該也基本耗在這上面了。

和很多淘寳店主的創業軌跡一樣,小蔡的網店,剛開始生意不好,更多可能是「玩票」性質的。

但近幾個月,隨著生意逐漸好轉,他每天也變得忙碌起來,有時甚至要忙到凌晨三四點才睡覺。

而隨著「雙11」的到來,這一節奏還在加快,比如,他曾找來表弟幫忙;就在事發前兩天,他又租了一個房間,用來當倉庫,還搬了一些貨過來。

突然一頭栽在鍵盤上

溫州當地媒體報導,不幸發生在今年11月6日晚上11點左右,當時,小蔡正在電腦前打理網店。

突然,他不知何故一頭栽倒在鍵盤上。

身邊的朋友,還誤以為他在開玩笑,也沒有太在意,直到他很快從椅子上摔倒在地,大家才覺得情況不對勁了。

大約過了足足兩分鐘,小蔡才甦醒過來。

朋友勸他去附近醫院檢查一下,但小蔡說起,自己之前也暈倒過一次,過幾分鐘就好了,況且大半夜的不方便,就沒有去醫院看病。

過了一會,小蔡說自己累了,要去床上睡覺休息。

第二天凌晨4點多,朋友們發現小蔡一直沒動靜,摸了一下他的身體,已發涼了。

他被急送醫院,一名參與救治的醫護人員回憶,送來時,人已經不行了。

而從身體僵硬程度初步判斷,送醫時,估計已死亡了兩個小時左右,但具體死因尚不清楚。

小蔡住在溫州市區一居民樓的四樓,附近一名清潔工說,印象中小蔡性格隨和,每次貨賣出去後,都會把紙箱當廢品送給他,「沒想到看上去好端端的小夥子,走得這麼急。」

公司裡已備好咖啡和泡麵

最近,因為「雙11」這個節點,關於它的話題越來越多。買家蠢蠢欲動,賣家也都在厲兵秣馬。

在杭州負責好幾家「天貓」商鋪代運營的裘先生,直說最近忙瘋了。

裘先生做淘寳有些年頭,說起「雙11」之前要忙什麼,他連著報出了一大串:倉庫要對庫存,哪些貨要上架哪些下架,折扣率多少,推廣海報怎麼做,微信微博怎麼推,優惠券怎麼發……

「我每天早上7點10分從三墩家裡出發,一般要到晚上11點之後才能回家,而且已經連著12天沒休息了。」 裘先生說,這幾天公司員工,基本上是這樣的工作節奏。

現在都這樣了,到了「雙11」那天,會是什麼樣?

裘先生說,那就是打仗一樣,一刻也不能放鬆,「我們也只能盡量通過合理排班,讓員工做到兩班倒,但有些關鍵崗位上的人,估計要連著撐上36個小時。」

大家都能受得了嗎?

「當然,也會有人覺得太累,會‘鬧’一下,甚至有人承受不了這樣的壓力,選擇撤離。」裘先生說,有時候,他們也會討論起,某某淘寳店主「累死了」這樣的事情……

但最終選擇咬牙堅持的,總還是大多數,「很多做淘寳的人,心態都一樣的,覺得這個時候不拼,什麼時候拼?」

「公司裡咖啡、泡麵和麵包,都準備起來了。」裘先生說,無論如何,要熬過這一段再說。

事件調查

曾為之瘋狂,如今學會坦然

淘寳掌櫃「妖精默默」經營著一家寵物服裝店,2007年起步,如今店舖已是雙皇冠。

說起「雙11」,她倒覺得,曾為之瘋狂,如今,也學會了坦然。

「妖精默默」依稀記得,淘寳第一次推出「雙11」節點,蜂擁而來的訂單,曾讓她抓狂。

「那一天,就是200多個訂單,從早上10點多一直忙到晚上12點多,人就沒停下過。」

那時候,「妖精默默」還沒裝備印表機什麼的,發單都是靠手寫的,「一個‘雙11’下來,感覺手都要斷掉了。」

全家能發動的人,也都上陣了,「連家裡的老人也都拉出來幫著打包。」

「淘寳掌櫃的‘雙11’心態,估計大多也是經歷這些後,才逐漸煉成的。」「妖精默默」說。

所以,從第二年「雙11」開始,很多和她一樣的淘寳掌櫃,都學會了「備戰」。

所謂「備戰」,內容繁多,看貨、拿貨,回來後再進行拍照、作圖、補貨和上架,還有發貨單、包裝袋、紙箱、自動回覆內容、海報和營銷簡訊等,一個都不能少。

對於一個「掌櫃」來說,這自然是一年中,最累的一段時間。「忙到晚上一兩點那都是常態了。」

「後來,像我這樣的C店(集市賣家),生意越來越難做了,況且‘雙11’的主戰場,也不在我們這邊了,所以心態反而好了。」在「妖精默默」看來,眼下已遠沒有當年那麼憧憬,又或焦慮了。

這幾天,「妖精默默」主要也就是清點了一下庫存,然後對一些商品進行打折分類,再通過微博和微信做一些熟客營銷,「生意主要還是靠平時積累,並不一定要指望這一天。」

而類似淘寳店家猝死的新聞,似乎也讓她更加有理由說服自己,把「雙11」看成普通的一天。「希望所有做淘寳的人,都別忘了抽出時間休息,不能‘拿命換錢’,別太拼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