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民族大學女教師梁波出獄(圖)

2013-11-07 07:02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原中央民族大學女教師梁波(左)刑滿獲釋,她的朋友前往迎接。(網路圖片/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3年11月07日訊】在中國大陸,原中央民族大學女教師梁波因練法輪功2010年被判刑三年半。在服刑期間,她的家屬依法要求會見她,卻常受到警方阻礙,他們擔心梁波在獄中受到虐待。梁波的律師程海透露,梁波已經刑滿獲釋。

在北京的中國中央民族大學任教多年的女教師梁波,2010年5月被北京警方逮捕,警方指控他她散發法輪功內容的光碟涉嫌犯有「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北京的法院判決梁波有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半。在她服刑期間,梁波的家人經常被警方毫無理由地剝奪探視權利。

海外的維權網報導說,梁波的丈夫薛孟春表示,已經很久沒有見到自己的妻子,有來自監獄的消息說,在即將刑滿釋放的日子裡,北京女子監獄組織了對梁波的「攻堅隊」,採取各種手段,希望在梁波刑滿釋放前對她進行「轉化」,強迫她改變法輪功信仰。

星期三,梁波的代理律師程海對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透露,梁波已經獲得釋放。

「今天已經出獄了。當時是他先生講,監獄裡面有專人管她,使她無法正常生活。所以他先生提出抗議。」

本臺記者多次嘗試聯絡梁波本人,但她家中的電話始終無法接通,而梁波丈夫和母親的手機則無人接聽。

維權網的報導還說,有匿名的獄警向梁波家屬透露,在中國的監獄,很多人權工作者、維權人士和宗教或法輪功信仰者,在被釋放之前都會受到嚴厲對待,其手段往往超出一般人的想像。

這位匿名獄警表示,如果能夠讓一直不低頭認罪的梁波妥協,北京女子監獄第三監區的警察就會得到大筆獎金和破格升遷。

在美國的專欄作家章天亮博士是來自北京的法輪功學員,他表示,他有很多朋友在中國的監獄中也曾遇到類似的情況。

「這種情況非常普遍,有的甚至是在釋放前兩天還沒有轉化,會突然加期。我有一個朋友,在清華同方工作的趙明,在團河勞教所刑滿前兩天,突然宣布假期半年。這個對人打擊很大。因為中共除了要在肉體上打擊你,他也要在精神上整垮你。」

擁有經濟學學士和新聞碩士學位的梁波,畢業後一直在中央民族大學任教。中國政府開始鎮壓法輪功之後,梁波被中央民族大學開除,住房被沒收。2004年,梁波第一次被北京警方逮捕。後海南省法院曾判處她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2010年是梁波第二次被逮捕判刑。

章天亮表示,2010年北京警方以構陷的方式抓捕梁波,手段相當惡劣。

「鎮壓法輪功之後,梁波就被中央民族大學開除了。因為當時沒有正式的說法,也沒有開除的文件。後來梁波去到民院要手續。結果一個院長就報警,警方抓捕了她,給她偽造了證據。警方說她包裡有二十多本法輪功的書和大批光碟,實際上就是有這些東西也不犯法,但當天其實是沒有的。後來在法庭上也無法出示這些證據,就是這麼判刑了。」

北京的律師程海表示,2010年在北京的法庭上,當局對梁波的審判漏洞很多,在程序和舉證方面都存在問題。

「現在在中國各地不一樣,有些地方比較少。比如前段時間我們代理了一個杭州的案子,後來當地就放人了。其他如瀋陽比較厲害,我們最近代理三個案子,每個案子都有十多個人,還有秦皇島、青島等,但其他地方好像比較少,當然可能也有只是我們不知道。」

根據海外法輪功官方網站明慧網的數據,1999年中國政府開始鎮壓法輪功至今,已有多達數萬的法輪功學員被判刑,超過十萬人被勞教或強行關押在洗腦班接受洗腦,最少有三千七百人被迫害致死。

中國官方媒體最近兩年對法輪功的批判聲降調,較少提及法輪功問題。

程海律師表示,目前中國當局對法輪功的打壓,在不同的地方力度差異很大。

「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力度其實一直沒有降低。前一段時間河北還是哪個省有個文件,把法輪功作為頭號敵人,但文件說只做不說。其實一直在鎮壓。」

不過章天亮博士認為,中國當局對法輪功的迫害強度並沒有降低,不同的是,現在當局是「只做不說」。

章博士表示,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中國當局侵犯公民人權的一部分,而人權迫害者的罪惡必將受到追究,因為群體滅絕和反人類罪沒有法律追訴期限,無論時日長短,作惡者都必將受到懲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