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賣房賣車 辭職休學 航海旅行(圖)

2013-09-23 04:39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11月,他們將駛向澳洲徵集百萬簽名環遊世界

【看中國2013年09月23日訊】回到陸地後,翟峰經常在夢裡回到暴雨中的大海。夢中,狂風暴雨突然而至。他大聲吶喊,張開四肢緊貼在「彩虹勇士號」怒鼓的主帆上。密集的雨點像子彈一樣,劈頭蓋臉地砸向他。劇烈的風則如同最銳利的刀刃,肆無忌憚地劃破前帆。一旁,妻子孫宏岩使盡全身力氣轉動船舵,9歲的女兒乃馨驚恐地瞪大眼睛。

醒來後,這個36歲的山東漢子常冒出一身冷汗。那不單單是夢,而是今年3月26日,航行在馬來西亞蘭卡威附近的海域時,發生的真實一幕。

去年10月,這個家庭賣房賣車,大人辭職,小孩休學,踏上一段追尋自由的航海旅行:歷時8個月,經過泰國、緬甸、馬來西亞、新加坡等6個國家,航程超過4000海浬(相當於7000多公里)。如今,他們回到山東兗州老家,等待今年11月的北風。北風南下之時,他們將再次出發。

心有猛虎追尋自由

辭職休學賣房賣車

2012年11月底,翟峰一家剛剛邁開駕船出港的腳步。彼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上映了。電影講述了少年「派」和一隻孟加拉虎艱難驚奇的航海歷程。「派」恐懼這隻老虎,卻又和它相互依存。導演李安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隻猛虎。

過去18年,鐵路職工翟峰常聽到心裏的猛虎嘶吼。那時,他有一份在小城人看來穩定清閑、待遇優渥的工作,雖然他升職的道路,曾因為不願遵照潛規受阻。妻子同樣在鐵路系統工作,女兒聰明活潑。他們有房有車,從不用為生計發愁。

只是,如同「老套單線劇情電子遊戲」一般的生活,讓翟峰厭倦:「每個人就像機器上的一顆螺絲釘,最可怕的是,大家都以為,生活也就如此,沒有辦法改變了。」

為此,他學習攝影、電腦,想著有一天不再上班,用這些技術活兒養活自己;他帶著妻子和女兒,騎單車環遊海南,騎摩托車遊歷尼泊爾,想看看世界的真實模樣。

通過電視,他認識了「中國無動力帆船第一人」翟墨。翟峰隱隱約約感覺,帆船能帶他撞開那扇「世界之門」:只要有一艘船,就能航行在無邊無際的海上,到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依靠的,僅僅是風和海流的力量。

航海夢在翟峰的心裏越發清晰了。只是他和妻子沒有積蓄,賣房賣車,成為他們的唯一選擇;想要有大段的時間,辭職成了必然選擇;既不想拋下女兒,也不願意女兒成為教育流水線上的複製品,徵得女兒乃馨同意後,休學成為順理成章的選擇。

出發前,包括翟峰的父母和岳父母,所有人都覺得,翟峰「瘋了」。翟峰和原來生活的徹底決裂,也讓願意陪翟峰旅行的妻子孫宏岩有些擔憂。兩人常常吵架,夜夜失眠。

在此後參加電視訪談節目時,有嘉賓批評翟峰,為什麼不能同時兼顧好旅行和生活。而在翟峰看來,辭職休學、賣房賣車,一切都成了沒有選擇的選擇。

34萬元買艘二手船

海上生活尋回溫情

一艘新船花費不菲。翟峰通過網路搜索得知,在馬來西亞蘭卡威,能淘到高性價比的二手船。帶著賣房賣車的全部收入,他花了5萬5千美元(約合34萬元人民幣),買下一艘二手船。船長38尺(11.8米),上面有整體廚房、臥室、衛生間,有4張床,有3套發電設備,能儲存500升油和水。買船的前夜,因為忐忑,他和妻子醒來好多次。

那一天,撫摸著船上像「中年女人眼角紋」一樣的鏽斑,翟峰像擁有了全世界:「最早懷疑和嘲笑我的人能看到嗎?」

翟峰把這艘船命名為「彩虹勇士號」。駕駛著「彩虹勇士」,2012年11月24日,他們第一次從馬來西亞駕船出港。

清晨日出,是大海最美的時刻。被陽光染得五彩繽紛的雲彩競相登場,變幻不同的形狀,整個海面如同一場盛大的馬戲團表演。

8個月的航海時間裏,大概有五分之一的時間,他們會待在海上。狹小的船艙裡,他們的生活平靜而簡單。白天,翟峰會和妻子輪流補休一下,或者整理航海的日誌和照片。女兒乃馨在船上看書、學功課、畫畫。下午三四點,航行到平緩的海域,翟峰會和妻子下船游泳,或者在海面垂釣。到了飯點,妻子像在家裡一樣,拿出冰箱裡儲存的食物,給全家人做一頓葷素搭配的飯,女兒能吃到自己最喜歡的番茄雞蛋面。

黃昏是一家人最舒適的時候。幹完活,天完全黑了,氣溫也清涼下來。一家人圍坐在一起,用電腦或iPad看看電影,或者聊聊天。有一天,妻子孫宏岩說起自己小學時暗戀一個男孩子,丈夫和女兒被逗得哈哈大笑。

這樣的生活,是翟峰嚮往已久的。以前陸地上的夜晚,他在一間房裡玩網路遊戲,妻子則在另一間房帶女兒看電視,一家人沒有更多的交流。

雷電、撞船都可能葬身大海

危險的瞬間,恐懼都來不及

中國有句老話,能上山,莫下海。愜意的時刻過去,是一個個需要嚴陣以待的夜晚:每個人穿戴好頭燈、探照燈、救生衣,打開船體燈光、電臺、聲吶、雷達,根據天氣收縮主帆、前帆……

出發前,翟峰自學了航海知識。他害怕漆黑一片的大海,最大的危險,往往隱藏在最平靜的海面下。天際閃現的零星漁船燈光,會讓他鬆一口氣。但為了躲避漁網,這又會是繁忙疲勞的一夜。

翟峰說,每一個航海的人,都是帶著恐懼出發的。過去8個月,恐懼如同猛虎,伴隨著他們前進的每一海浬。翟峰一家遇到過10多次大大小小的險情。一次,因為翟峰貪睡,「彩虹勇士」差點撞上迎面而來的大漁船,妻子孫宏岩嚇得目瞪口呆,穿著內衣呆坐在甲板上,喃喃地對側身遠去的大船念叨「I'm sorry」;他們最怕雷電交加的時刻,因為不知道下一道閃電會不會劈到船上,一家三口在船艙裡緊緊相擁,祈禱閃電快快過去。

翟峰說,當危險真的到來的瞬間,是來不及恐懼的。因為他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應對方法,稍微遲疑一點,「每一次險情,都可能置我們於死地」。

在海上,翟峰實現了一個多年的願望:蓄長發。他調侃說,看起來帥了很多。女兒乃馨晒黑了,也長高了不少,在海上,她沒有生病,沒有吵鬧。妻子孫宏岩反而「狀況」最多:掉海裡、被貝殼劃傷、不時生病,年過三十的她,好像經歷過這次航海,才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成長」。

她也更懂得夫妻之間的相處之道。過去,她用長時間的沉默對抗和翟峰的矛盾,而在海上,有任何情緒都必須立即表達出來,因為他們必須共同面對瞬息萬變的海洋狀況。

國外退休夫妻海上安家

10元簽名一起環遊世界

距海岸線千萬里之外,航行在海上,翟峰有時會像哲人一樣問自己:「你為何會在此?你在追尋什麼?」

在別人看來,航海是一種壯舉,而翟峰卻僅僅把這當成一種生活方式。在海上,他們也看到了他人萬花筒般繽紛的生活。

除了遊玩,在岸上的大多數時間,他們會待在「遊艇會」。就像高速公路上的服務區,帆船旅行需要休息,就停泊在遊艇會內。除了提供停泊和加油充電等服務,遊艇會更多的是為人服務的設施和場所。

遊艇會很多設在風景區,和五星級酒店共用設施。在馬來西亞的port diskson遊艇會,翟峰在泳池裡偶遇幾位中國遊客。打聽一下,翟峰有些得意:「他們到這裡游泳的代價是,跟隨新馬泰游豪華團,入住遊艇會酒店,報價2000元一晚。我們住自己的‘房船’,停泊一天104元!」

不同於傳統中國人印象裡紙醉金迷的遊艇生活,大多數遊艇會裡,來自世界各國的普通航海者,在這裡生活、休閑、社交。翟峰看到,這裡有一對帶著17個月的小女孩航行半個地球的夫婦,有帶著3個女兒環球航海的英國家庭,美國人Arlen一家4口,帶著兩隻心愛的大狗住在船上……

翟峰說,別的國家出來航海的,大多是退休的老夫妻。他幫朋友物色了一條二手船,船主是一對法國老夫婦,兩人都超過73歲了。交船那天,夫婦倆像告別自己的孩子一樣,深情地摸了摸船。接著,老太太拎著一個簡單的小包,就和丈夫手挽著手上岸了,優雅的白髮在海風中飄揚。

翟峰還曾碰到一對北京的小夫婦,他們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訴翟峰,家裡給他們買了一艘遊艇,花了200萬元,感覺不夠檔次。但航行到泰國普吉島時,翟峰看到一艘奇怪的大帆船,如果不是經過自己改裝、安上桅桿的話,那就是一艘鐵殼貨船。船上掛著德國國旗,一船的年輕人悠閑地躺在後甲板。非常年輕的船長,跑出駕駛室和他們打招呼。這讓翟峰羨慕不已:「他們打造自己的方舟,巡遊世界,過的正是他們自己想要的生活。」

今年6月23日,他們的航程暫時告一段落,回到山東兗州老家。質疑又圍繞著他們,最普遍的聲音是:「你們玩夠了,該回家了吧?」他去岳父母家拜訪,被趕了出來。

更現實的問題擺在眼前。去年,他們揣著全部家當39萬元上路。雖然平均算下來,他們每月只花費三四千元,但由於失去經濟來源,他們的生活費,現在只剩下一萬多元了。

一些商業贊助找到翟峰。商家希望,在船上打上LOGO,讓翟峰一家沿指定路線周遊一圈。翟峰打算拒絕,他希望,自己是「站著掙錢」。

他提出一個更浪漫和理想化的想法:在船上的空間,幫普通人簽上名字,每個簽名10元錢。翟峰把它命名為「百萬人的航行」。他說,這是平民的環球航行,「看我們駕船歸來中國,是不是感覺共同完成一個小約定。幾年後,我們會共同完成環遊世界的心願。你可以給周圍質疑的人說,看,我們一起做到了,船上有我的印記。」

下一站,他們想去往澳洲和紐西蘭。翟峰相信,一切只是開始,航海像一架長長的階梯,通向他想要的生活。「我要看看這個世界,這個時代是什麼樣子。人生有選擇,一切可以改變。」(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標題:一家人駕船在海上逛了8個月後回山東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