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媒:殘酷的「一胎政策」禍害中國30年(圖)

2013-05-23 13:39 桌面版 简体 14
    小字


據中國衛生部數據,自1971年以來,已實施了3.36億例墮胎和2.22億例的絕育。(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記者林雅麗編譯報導】《紐約時報》5月21日(週二)刊登了大陸作家馬建的評論文章,題為「中國殘酷的一胎政策」。以下是譯文:

著名電影導演張藝謀上週被指控是中國「一胎化政策」最新的高調違規者。共產黨的喉舌《人民日報》聲稱張與4名女子生下了7個孩子。

此消息點燃​​了網上就「一胎政策」的辯論怒火,網民們譴責這個1979年法規實施的不平等性。該法規規定:每對夫婦只能生一個孩子(對於少數民族或農村夫婦如果頭胎是女孩的話,可以生第二胎)。

真實的情況是:對於富人,該法律就是一個紙老虎,很容易通過繳納「社會補償費」來規避,該罰款是一個家庭全年收入的3到10倍,由每個省的計生局來設定;或前往香港、新加坡甚至美國產子。

然而,對於窮人來說,該政策是一個有著利爪和獠牙、有血有肉的真老虎。在農村,需要額外的勞動力幫助干農活,或渴望有兒子傳承血脈根深蒂固的思想,造成了對計生政策的強烈抗拒,這隻老虎對此一直是無情的。

計畫生育人員對該地區每位育齡婦女的月經週期和常規盆腔檢查結果保持警覺。如果一名婦女在未得到許可的情況下懷孕,並無法支付往往是高昂的違規罰款,她可能遭受強制流產。

據中國衛生部3月份發布的數據,自1971年以來,已實施了3.36億例墮胎和2.22億例的絕育。 (雖然一胎化政策是1979年推出的,但此前,已有其它不太嚴格的計生政策。)

引用這些數字是很容易的,但它們未能傳達中國農村婦女所面臨的恐怖程度。在2009年通過中國西南腹地一個漫長的旅程,我找到了這些數字背後的一些面孔。

在停泊在湖北和廣西偏遠水道上的駁船上,我會見了數百名的「計畫生育逃犯」,這些夫婦逃離了自己的村莊,到鄰省生下第二個或第三個「未經批准的」孩子。

幾乎每一位跟我談話的孕婦都遭受過強制墮胎。一位婦女告訴我,當時她懷有8個月的身孕,因是第二胎,無法支付2萬元人民幣(約合3200美元)的罰款,計生辦主任就把她拖到了當地的診所,把她綁在一張手術台上,往她的腹部注射了一種致命藥物。

她在那檯子上翻騰了兩天,她的手和腳仍被繩子綁定著,就等待著被謀殺的嬰兒從她的體內排出來。在最後的「生產」階段,一名男醫生猛拉著死嬰的腳,然後把它放進了一個垃圾桶。她沒錢打出租車。她不得不步履蹣跚地回家,血順著她的雙腿滴落下來,她的白色涼鞋都被染成了血色。

中國的女性自殺率是全球最高的,這就不奇怪了。一胎化政策也減少了女性人數,該政策拒絕讓女性控制自己的身體及擁有作人的基本權利。

女嬰也是該政策的受害者。在家庭為確保他們唯一的孩子是男孩的壓力下,婦女們往往會選擇放棄女嬰,或在出生時丟棄的做法,這已造成了中國的性別比例失衡,每出生100個女孩,就有118個男孩出生。

經歷了34年,儘管對該政策的批評堆積如山,黨仍然堅持實施。

根據人口統計學家何亞福(音)稱,頑固的強硬派不會心甘情願地放棄計生政策措施給政府提供的估計有兩萬億人民幣罰款的收入,同時又能夠保持黨對人們的生活的嚴格控制。

上週,針對張藝謀的公眾怒火玩於黨的手掌之中。人們被鼓勵去批評那些逃避計生政策的富人,而不是去批評政府的這項野蠻政策。

結束這一禍害是一種道義責任。在過去的三十年中,這是以「一胎政策」的名義犯下的上個世紀最嚴重的反人類罪行之一。它給中國留下的污漬也許永遠都無法抹去。

(譯文有刪節,點擊看原文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