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摘取囚犯器官 黃潔夫罕見向小群記者自辯

2013-05-21 18:25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看中國記者鐘淑慧編譯報導】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5月21日(週二)報導,曾在澳大利亞接受陪訓的中國醫生黃潔夫,因參與在中國備受爭議的器官移植而備受譴責,並被呼籲削去悉尼大學授予他的榮譽頭銜。黃潔夫對此做出回應,為其從死囚身上摘取器官以供移植的做法辯護。

因據信黃潔夫從囚犯身上強行摘取器官的不道德做法,Maria Fiatarone Singh教授領銜發起請願運動,呼籲取消黃潔夫悉尼大學榮譽教授頭銜。

中國的器官移植系統長期以來受到譴責,並因其用於移植的腎臟、肺和肝臟絕大多數都來自死刑犯而在全球引發抗議。

曾12年擔任中國衛生部副部長的黃潔夫,在一個罕見的新聞發布會上向一小群記者回應了對他的批評。「我們的政府已有從死刑犯身上獲取器官的相關規定」,他說,「同意不是假定的同意-有囚犯本人及其家屬[如果需要的話]的書面同意」。

但一些人士稱,讓被宣布處死的犯人同意是沒有意義的。

醫療團體、聯合國及世界衛生組織批評中國圍繞從囚犯身上獲取器官構建其移植計畫。

去年中國進行了5,846例腎移植,一半以上的器官是來自犯人。所有肝臟移植手術中,有80%來自被處死的犯人。

恩維爾-托蒂(Enver Tohti)是一名維族醫生,他在1990年代作外科醫生時造成創傷性經驗後,從中國遙遠的西部逃到倫敦。

他說,他被強迫從死囚身上摘取器官,「這真是一個可怕的記憶」。

「我們的首席外科醫生告訴我們:在刑場外面等著,只要聽到一聲槍響就馬上進來。於是我們照做了。」

「我想,那名囚犯被射殺了。他的臉上是血和泥,所以我們的首席外科醫生說,‘好,快點,你的任務是摘取他的肝臟和兩個腎臟。」

托蒂先生說,當他們摘取他的器官時,那名犯人還沒有死去。「我注意到,槍口是打在他的右胸上,所以我想,這是故意令這名犯人不會立即死亡,讓我們有一些時間在他還活著的時候摘取他的器官。」

對黃潔夫的批評者認為,像這樣的做法,就意味著這位中國器官移植系統的「掌舵人」不配獲得悉尼大學的榮譽頭銜。

黃潔夫稱,「我不反對使用死刑犯的器官,如果囚犯能自由地表明這是其最後的意志。」

「然而,這是中國政府的決心,以消除主要依賴囚犯‘捐獻’的器官。」

「從我們取得的進展,我估計在兩年內,將消除對囚犯器官的嚴重依賴。」

然而,Maria Fiatarone Singh教授稱,這不能令她信服。她說:「我相信,他們正在試圖擺脫用處決犯人來獲得器官的這個系統」,「但真正的問題是,如果這是不道德的,那麼你該建議的不是要在幾年內逐漸不再這麼做,而是應該馬上停止這樣做。」

「用黃潔夫他自己的話說,95%到99%的移植器官來自死刑犯,包括他自己所做的移植手術。」

「所以我看不出怎麼可以給他名譽教授頭銜。」

(譯文有刪節,點擊看原文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