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從華東水災到雅安地震(圖)

2013-05-01 13:00 作者:呂意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雅安地震捐款

細看近期香港,這個城市到巳經朝著最危險的方向進發。四川雅安地震,一向熱心於捐款賬災的香港,這次的討論的焦點,卻走向了是否讓特首梁振英把一億公幣捐給四川省政府賑災。

這討論引申的問題是:港人為何突然變得那麼"不人道",於災難發生還要去說不捐錢?在80、90年生活過的香港人,連華東在哪裡都搞不清楚,卻是一大筆賑災捐款華東水災,成為很多港人的集體回憶。

不少港人都曾經捐款給希望工程建學校,就算對在那裡建工程不算清楚, 在2008年的汶川地震,政府共捐贈和提供近150億港元予救災活動和工程,連同民間的捐款共近200億港元,就是四個字"血濃於水",那時候一丁點反對的聲音都沒有。

人道價值觀

香港是世界上慈善捐款最多的地方之一,可是這個城市的人道立場,卻在這些日子漸漸被扭曲,不知不覺地走向另一個極端。

當然這可以有很多樣的解釋,像這些年來如"奶粉荒"、"蝗蟲論"等爭議所構成的"中港矛盾",更多是港人對大陸官員貪污不滿的狀況所引起的。但若要追溯源頭,都是中國中共政權和大陸有關的涉及兩地的政策。

人和人之間若有信任,便會對別人寬容,這種信任相當程度上影響一個社會的運作。如一群人在等車,若等待的人群相信一會兒便會有另一班車過來,就算只剩一個位置,大家都會繼續排隊等候,但若這些人不相信下一班車會到,結果自然是爭先上車,彼此推撞甚至發生衝突。

一個本來相對寬容的社群,何以突然會變成這樣?港人一定同情在四川受災的人,亦希望可以透過可能的方法去協助他們,但當港人看到捐款下落不明,也同時擔心捐到大陸建設的錢會變成豆腐渣工程,這種質疑是

一種基本的價值觀在作出根本變化,信任不再想當然,這樣的變化是危險的,正在動搖著一個優良社會的運作。

廉政危機

同樣的情況,讓人更覺危險的,便是當港人在懷疑大陸有沒有官員侵吞地震捐款的時候,香港發生前廉政專員湯顯明懷疑用政府公款大額宴請大陸官員和送禮大陸官員及中聯辦官員。

這消息震動整個社會,因為"香港勝在有ICAC(香港廉政公署的英文簡稱)"是很多香港人朗朗上口的一句話,廉潔奉公一向是很多港人感到自豪和相信的價值。

去年發生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懷疑以權謀私,結果被坊間譏笑他為"貪曾",這事件叫不少港人臉目無光。現在廉政公署最高級的廉政專員更被指涉貪,其震撼程度巳經開始讓人認為這會不會只是個別例子?還是更多的貪污歪風何時到了香港而大家不自覺?

每年學術機構和智庫都會進行關於一個兩制和香港社會政治發展的調查研究,其中不少結果都顯示最能突顯一國兩制的指標是法治和廉潔程度,這也是世界各地政治經濟社會評級機構認同香港保持國際優勢的重要指標。

香港弱化論

所以在部分港人質疑大陸官員私吞捐往四川地震災區的公款的當兒,自家卻發生了前廉政專員豪宴從四川來港答謝的大陸官員, 湯顯明現在被委任為全國政協委員香港代表,更惹來"以公費買官位"的質疑,這算是什麼回事呢?

這對香港一個核心價值,可算是一個極大的打擊。

同一時間,大陸的官員亦同時對香港的發展吹淡風,如中國政治局常委、兼主管港澳事務的張德江在接見香港工商界代表時,便說香港競爭優勢開始弱化,發展經濟是當前香港的首要任務云云。

這又是把經濟發展和政治發展作對立老調重彈的前奏,前者發展當然重要,但後者真的可以不作發展嗎?當香港最重要和珍視的價值在不斷變化走樣,所謂經濟發展會走往哪個方向?

看看佔領中環的支持者,看看反對捐款賬大陸政府的港人,看看罷工快近月的碼頭工人,香港又會走往哪個方向?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