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國之音:為法輪功辯護 律師大連被打(圖)

2013-04-13 04:30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中國再次發生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被公檢法侵權的事件。北京律師程海4月12日在大連為法輪功學員辦案期間,被大連警方野蠻毆打至軟組織受傷。他是十天內第二位因為給法輪功學員辯護而受到司法侵權的律師。

*梁小軍發推報程律被打*

北京律師梁小軍4月12日通過推特向外界發出了程海律師在大連被打的消息。

程海是北京悟天律師事務所律師,長期為維權者做代理律師,也因此多次受到包括禁止出境等形式的打壓。他也是著名的楊佳案的辯護律師之一。他由於不懼怕打壓、只遵從法律而被稱為「律師界的亡命之徒」。

美國之音記者聯繫上人還在大連的程海律師,請他介紹相關情況。程律師4月12日晚向美國之音講述了他白天被打的經過。

*法院對被告控罪過當*

程律師和王全章、梁小軍等律師此次去大連是為13名被告做代理律師的。這13名被告都是法輪功學員,他們被控私自安裝室外電視天線,而觸犯刑事罪。13名被告的開庭日期本來定在4月12日上午9點半,可是,大連中山區法院梁姓法官頭天晚上8點半左右突然通知延期開庭,理由是有一名律師退出辯護。

程律師說,大連法院對13名被告的指控罪名過當,根據法律,他們根本不構成犯罪,最多是行政處罰。

程律師說,實際情況是,大連一位姓李的律師被法院阻止為這起案子中的一名被告辯護,這位律師無奈之下,只好退出。根據刑事訴訟法,因律師退出辯護,法院必須允許被告有15天的時間重新聘律師。

4月12日上午9點左右,程律師一行到中山區法院索要延期開庭的書面通知。這份書面通知的作用有兩個,一,證明法院的確沒有開庭;第二,作為律師沒有出庭的合法證據,否則律師就是嚴重失職。


*警察明知是律師照打*

結果原來答應好等候律師取延期開庭證明的法官,突然離開法院去了中級法院去匯報工作。程海他們又趕到了大連中院,中院門口停了好幾輛警車。在報出律師身份之後,程海等5位律師在法院門口還是被警察拖進附近的粉紅色大巴車上,車號是「遼BE7362」。

程海說:「一個中年警察,他指揮3個小夥子搶我的手機,我不給。這時他們就掐我的脖子,控制我的手,終於搶走了手機。看我反抗,就打我。警號是202297的警察拚命擰我的左手臂,另外一個1米8的小夥子,照著我的右臉頰就給我兩拳。這樣打了有20分鐘。」

程律師的衣服和背包都被警察扯壞。梁小軍律師發到推特上的照片顯示,程律褲子的中線開裂。另外兩名參與打程律的警察警號分別是:202214和204262。

程海律師告訴美國之音,當天凡是到原定開庭的第六法庭旁聽的民眾,都被抓進警車。有在場的民眾告訴程律師,這夥警察是大連市的國保。大約兩個小時之後,程律師等人被一輛沒有牌照的捷達轎車送回到大連中院門口。

程海律師經過到醫院拍片,他的右手臂軟組織挫傷,現在抬不起來。

*王全章:為法輪功辯護風險大*

上星期在江蘇靖江為法輪功被告辯護時被法院當庭拘留、後在社會輿論壓力下提前獲釋的王全章律師,也是大連13名法輪功被告的辯護律師之一。王全章星期五對美國之音表示,儘管他不確定是不是法院對接手法輪功案件的律師有意打壓,但是他在為法輪功辦案的過程中體會到,中國的法院對於給法輪功辯護的律師非常嚴厲,對律師的一絲疏忽無限放大。

他說:「這類案件確實是,我們一旦有一點小小的疏忽,他們就會做最大的放大,然後去指責這些律師或者辯護人。」

王全章說,中國沒有法律說信仰法輪功是違法的,但是,很多律師因為受到行政壓力,都不願給法輪功被告辯護。只有極少數的律師,頂著很大的壓力,冒著極大的風險來為他們做法律代理。

程律師他們後來一直試圖跟大連中山區法院梁姓法官聯繫,索要延期開庭書面證明,但是一直聯繫不上。不過當天下午,王全章和梁小軍兩位律師到了看守所,會見了其中的被告,得到證實確實沒有開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