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兩會鼓樂齊鳴 百姓怨聲滿道(圖)

2013-03-11 21:28 作者:賈闊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看中國記者賈闊報導】2013年3月3日和5日中國政協和全國人大會議分別在北京開幕。本屆兩會共有代表5237人,人大代表為3000名,政協代表為2237名。由於今年的兩會適逢領導人的更替,因此更加受到外界的關注。

兩會期間,本報記者通過採訪了一些生活在中國不同城市的有著不同背景的人士,我們從他們真實的生活裡聽到了與中國官方媒體報導截然不同的另一種聲音。

兩會上訪
(網路圖片)

兩會期間監控力度前所未有

在兩會召開期間,中國當局以維穩和安保的名義,公安、警察、國保傾巢而出,嚴厲的加強了對社會的密不透風的管控,加大了對自由思想者、改革派人士、異議人士、維權人士、社會活動人士及訪民的監控,這些人都在兩會期間嚴重的失去了人身的自由或失去了通訊的自由。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兩會期間監控的形式已經不僅僅是由公安、警察、國保對國民的監控,以至於街道辦事處,居委會都有專人專款對所在轄區的老百姓行進監控。

兩會是利益上的分贓大會

 

來自安徽的維權人士王翼翔對記者說,許多年前他所在的國營企業被非法變賣,他被迫下崗辭退。從此他開始了他的維權的道路,自從他從事維權工作以後,接觸到了大量的底層民眾的冤情,他發現他的遭遇僅僅是滄海一粟。面對海量的冤情,他逐漸認識到老百姓的冤情的根源是中國的政治腐敗和公權力沒有約束造成的。自從2007年被公安國保注意到後,他就不間斷的遭受公安國保的騷擾,電話網路被監聽監控,多次被抄家。在一次被國保請去喝茶後48小時內,突然病重,身體無法動彈,一有人大聲說話,就精神緊張。後來被監視居住長達一年多。

在這次兩會期間,他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不能外出,不能會友。他說這次兩會的監控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不是公安、國保,而是由所在居委會和所在企業主管單位經委派出的16人輪班貼身監控,這次監控的力度對他來講是前所未有的。

當被問到對兩會有什麼期待時,他嘆了口氣說,「我不抱任何期待,人大政協代表非人民選舉產生,我在被下崗辭退後就沒有見過一張選票。他們只是打著人民的旗號,開著他們所謂利益上的分贓大會。他們一不為人民做事,二不為人民講話,三不為人民謀福利,我對他們能有什麼期待?新的領導人習近平不可能成為戈爾巴喬夫,也不會是蔣經國。社會主義國家的幸福應該體現在每一個個體的身上,我作為一個個體,我不幸福,但我會為我自己的權利去抗爭,我會堅持下去,直到實現人民幸福、國家幸福的那一天」。

同樣在安徽的李文革、張林也遭受到了非常嚴重的監控,都被限制了外出的自由,甚至張林10歲的女兒都收到牽連。

「人無選票官必匪」

天津的反腐人士張建中也對記者說,他由於實名揭露天津泰達公交公司國有資產被非法挪用和侵佔的案件後,受到公司領導的打擊報復,在他一系列的申述告狀之後,公檢法聯合對他實施了更加嚴厲的打擊報復,被派出所拘留,軟禁、限制人身自由,被扣工資獎金,最後被單位開除。他說更嚴重的是,公檢法不僅對他實施迫害,甚至對他的妻子都恐嚇威脅,導致他的妻子不得不和他劃清界限,被迫離婚。兒子本來可以當兵,但是由於他的影響,兒子徵兵被拒,理由是身體不合格,但是在同一天的另外一家醫院做的相同的體檢顯示他兒子的各項指標完全符合標準。

在兩會召開的頭一天晚上,他再次被很多便衣全面近距離的監控起來了。記者問他那些便衣離你有多遠,他回答說差不多兩米吧,突然電話中傳來便衣的聲音,「是1.9米」。他說這些便衣有時會實施暴力,曾經多次對他連打帶罵。

當被問及兩會的召開是否會對反腐工作有幫助嗎?他斬釘截鐵的說:「不解決中國制度上的問題,一切問題無從談起,利益集團會繼續腐敗下去,會越來越嚴重,人們也不會有人權可言,不論是換哪個主席,都沒有用,所謂的維穩或安保是維護和保障腐敗制度的穩定,而不是社會的穩定」。他強調說:「黨無監督政必腐,人無選票官必匪」。

張建中深沉的講,「中國目前危機很大,隨時會爆炸」。他又幽默的講,「中國以前是56個民族,現在是57個,多了一個上訪族」。「我對中國的未來還是充滿希望的,現在覺醒的民眾越來越多,只要我們聯合起來,放下自我,一起來推動社會的發展,一起來整治腐敗,中國的憲政民主就一定能實現。」

訪民有冤無處申

廣州的訪民代表李小玲在博客上披露,在兩會召開前夕廣州的100多名因土地被非法侵佔的上訪民眾中60多人被綁架押送回戶籍所在縣政府,40多名訪民失蹤,一名叫李茂蘭的年輕女訪民,被毆打致流產。同時還有更多的訪民被拘留在派出所裡。

記者問她對兩會有什麼樣的期待,她回答說,「我是比較關注兩會的,我希望兩會開完之後,社會能有變化,尤其在整治腐敗,政治社會問題上能有變化。由於體制的問題,很多的訪民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造成了大量的冤假錯案,訪民至今有冤無處申。法律只是用來限制老百姓的,對貪官無效,希望兩會後,在法律上能人人平等,讓人們有說話的權利,有申冤的權利」。她繼續說:「如果中共不改變社會,不執政為民,那麼老百姓就要改變這個社會,現在人人都有民主意識,人們一定會站起來,走上街頭的,那個時候我會是其中的一員。」

同時在兩會期間被限制自由的人們還有:北京學者張祖樺,北京改革派人物鮑彤,北京民主、維權人士許志永、丁家喜、何德普、查建國、高洪明、齊月英、李學惠、李蔚、王永紅、顏伯均,成都「六四母親」唐德英,江西獨立參選人李思華以及在全國各地不知名的大批訪民。

習近平剛上任就提出了「中國夢,憲法夢」的藍圖,聽起來很宏偉,但從這些被採訪人的口中,我們看到是一個又一個人權和自由被踐踏與剝奪的案例,對他們來說,憲法中的條款僅僅是一紙空文,完全無效,無人遵守。也許這個美麗的提法真的就是習總做的一個夢。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