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作家馬建:年輕人看到了國民教育的實質

2012-09-10 22:2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香港民眾反對當局實施德育及國民教育,認為這是洗腦教育,一個多月來,持續舉行要求港府取消該育課程的抗議活動,從剛開始時市民推著兒童車帶著孩子上街遊行,到後來部分在校學生和老師展開無限期接力絕食抗議,抗議規模越來越大,並得到各界著名人士的支持,香港前樞機主教陳日君在抗議運動開始前就發表文章,呼籲民眾上街反洗腦

中國六四學運領導人王丹也響應絕食,來聲援抗議運動。在解決香港民眾的抗議浪潮中,北京方面只在八月一日的環球時報上發表文章稱:相信香港政府不會在原則問題上讓步,此後就沒有什麼大的舉動;香港當局也盡力低調處理,但是堅決執行北京的指示,即堅持國民教育課程的實施,直到九月六日,才略有鬆動的表態說對課程展開的時間可以商討。今天本台聯繫採訪,旅居英國倫敦的華語作家馬建先生,請他點評分析這次香港民眾反國民教育活動。

法廣:馬建先生你好,
馬建:你好,

法廣:香港民眾爆發反對當局實施國民教育的抗議活動,您怎麼看這次的抗議活動?

馬建:我在香港住了十年,我現在也是一個香港居民,以我的觀察,香港的年輕人這次是最多的,這也說明對所謂的洗腦教育,對於執政的香港政府是一個很大的打擊;我最看好的是年輕人對這種洗腦教育看到了他的實質,也就是說,最重要的那部分——關於中國國情,那一部分是無法讓人接受的,其實說白了就是宣傳;內容我看了之後,也非常反感,我不是作為香港人的角度,我想作為任何一個國家的公民看了以後都無法接受。也就是說,他們認為中國的國情,中國共產黨是非常偉大的,把中國變得非常強大,而美國的民主是慢慢地讓美國走下坡路。這是完全違背了人類基本的一種發展規律。

法廣:網上也有一些持反對意見的評論說:哪個國家都有國民教育,比如美國:入籍需要考試,考試通過後入籍時要宣誓、要唱國歌;那麼中國實施國民教育和其他國家實施的國民教育,有哪些實質上的不同呢?

馬建:真正的國民教育是為了提高國民素質,中國大陸的國民素質可能在全世界是很低的,無論是在道德水準、還是對於腐敗,無論從在各個方面評價都不是最好的,不能和香港人比,這是其一;另外關於國民教育,我想人們主要反感的問題,其實恰恰是香港人本來處於優勢,無論是文明程度,還是香港市民作為公民的一種責任,公民熱愛自己家庭、熱愛自己社會各種公益活動都已經是非常成熟的,而這方面在中國,可以說是被六十多年的共產黨的這種教育已經被毀得倒退為零,一切都要從建空的懸崖開始。

我覺得香港人最大的一種反感是他們本來,從理論上來講在英國的統治下,他們是殖民,按理說他們是英國的二等公民,但是他們無論走到世界各地說他們是香港人,他們都會有自豪感;但是現在,無論是在經濟水平、還是在回歸之後,他們明顯感覺到有一種失落感,他們變成了中國的公民,走在世界各地,人們也不再感覺香港有什麼優勢,香港人有什麼特點,可以看到的香港人學國語這點就可以足以證明,他們馬上開始學國語,是為了從這裡找到好處、找到生存之路,而不是拋棄了英語;那麼這種失落感,特別是從上海、廣州、深圳等城市慢慢發展起來之後,他們更加有這種失落感。所以我認為:中國推行的這種所謂的國民教育,對香港不應該起到很好的作用,他更應該去行使公民教育,這種公民教育也應該拋棄共產黨那種宣傳方式,比如宣傳共產黨多麼了不起,這個是非常滑稽的。因為香港人畢竟是生活在一個新聞媒體很自由的地方,他們完全知道共產黨多麼腐敗。共產黨在世界上幾乎是沒有朋友的,可能是沒有什麼人、什麼國家被認同的一個政黨,有什麼值得香港人接受、或者感到驕傲的呢?

法廣:9月6日,香港特首梁振英應該前往海參崴出席亞太經合組織首腦會議,可是臨行前他突然取消了這次行程,港府的解釋是需要處理公務,可是有分析認為:是因為抗議運動打擊了9月9日召開的立法會選舉中的建制派,再加上擔心它(抗議運動)給十八大製造不穩,中央令梁振英留守香港。你怎麼看這一分析?

馬建:香港自從回歸後,他最大的麻煩就是他的政治定位,因為所謂的一國兩治,大家也可以看到總是被雙方面的東西所左右:一方面是中國的政治、中國的國情、中國的這種極權統治始終會影響香港人要求民主,這種訴求是每一個特首都要面對的問題。能夠想像香港人要求民主本來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要求民主,國家必須是一個民主國家才能給他,而這一點在中國是實現不了的,而且也沒有這個承諾,這個承諾也不存在,所以他只是靠了一個二十三條,靠了一個非常不可靠的東西,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是梁振英上臺也好,還是任何人上臺也好,中國和香港的矛盾,將來我估計是沒有辦法停止,而且由於臺灣慢慢變成一個比較成熟的中國社會的一部分,人們也會用臺灣的方式要求香港變成民主社會,這種呼聲也會對中國起到促進作用,這是一種對文明的要求、對民主的要求,這個浪潮(民主訴求)正好和中國是一個相反的,所以就變成了一個政治搏弈,這對梁振英的處境是非常難的,我想他這幾天都是天天在撥電話,跟中央溝通找出一個辦法。

法廣:同一天(9月6日),香港當局在主管國民教育的負責人說,國民教育課程是否撤下、限期三年開展課程、這些問題都是可以商量的、有彈性的。三年的期限不是不能變的,你怎麼看這個表態?

馬建:這種表態當然是一種退一步,因為我想這是香港政府和中國政府暗地裡的一種摩擦,一種交涉,最後達成一種妥協。因為眾所周知,中國充滿了那種西方人無法理解的一種政治智慧,就是有些事情可以拖、有些事情可以轉換概念,會有很多別的辦法最後達到目的,所以我想香港政府和中國政府,慢慢都採取的辦法就是把這件事先緩一緩,以後再說,然後等時機成熟了,他可能再會推舉。我想等時機成熟了的話,那就是說中國本身也有救了,也有民主氣氛了,那時也就比較容易了。按照目前來講,如果強行推舉的話,也許它(國民教育)會成功,但是對香港政府的打擊會是非常大的。

法廣:香港的抗議活動對大陸民眾會有什麼啟發呢?

馬建:就目前來講,無論是臺灣民主還是香港的這種要求民主,都會對中國大陸造成一些衝擊,起碼對年輕人來講,會起到一些作用,比如現在很多大陸的年輕人到香港、臺灣上學,這作為學生,作為個人的獨立意識都會受到一些影。

但是在大陸來講,自從奧運會之後,中國產生了一種民族主義、大國崛起,雖然現在這個高峰過了,但是驕傲的這種心態現在還沒有完全消除,這種民族主義情緒還是有,還會延續一兩年。在這種情況下,我想最好的辦法不是香港人做什麼,而是大陸人知道這種信息封鎖對他們來講是一個害處,但是目前可能這種觀念幾乎馬上就被封鎖了,人們根本不知道

最後馬建先生表示:他最感遺憾的是,無論香港民主是否能實現,他(香港民主)對大陸來講應該是一個試驗,如果香港能夠成功,那麼大陸也會成功,但是現在來看,由於新聞、媒體的封鎖,確實使香港任何一個舉動都很難影響到中國,這是讓他感到非常悲哀的地方。

馬建認為:這種反洗腦教育如果有一個很好的媒體平臺讓大陸人知道,那麼可以很快在中國產生很大的變化,讓中國人感受到個人意識、或是民主,但是目前還沒有這種可能。

原題目:作家馬建:香港年輕人看到了國民教育的實質——宣傳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