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周永康絕地反擊 離間恐嚇胡錦濤習近平(圖)

2012-07-07 23:21 作者:石濤 桌面版 简体 8
    小字

2012/07/07/20120707230026830.jpg

我們現在看到了,跟我們原來在一開始預測的時候,基本狀況類似。我曾經在節目裡開玩笑說,除非胡錦濤能夠把他的保安扒拉一邊去,然後說,好,大傢伙兒有什麼你提吧。沒有。

在整個他訪問香港的三天裡,他大概聽到了四次在現場要求他對平反六四有什麼看法?對李旺陽的事情有什麼看法?特別是他在所謂新的特首就職典禮會上,他在講話的時候,被邀請的客人當中的一位客人,直接劈頭嚷道「平反六四,結束共黨的一黨專政」。

基本上我們看到的就是跟我們當初預測的情況差不多。出來的人數同樣也是自二十三條之後出來最多的,四十萬人,去年是二十萬人。我們提到過說,六月四號晚上維園出來十八萬人,七一遊行會不會再超過一倍呢?那我們現在看來確實是這麼個數。

而今年我覺得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幾乎香港人認明一點,就是梁振英的上臺和梁振英在六月份的下半個月一系列的醜聞,主要是涉及到他的違章建築的這個問題,他這個撒謊的做法,應該說激怒了整個香港人,在我看來他表現出來的恰恰也正是共產黨本身的品質,梁振英的撒謊等於把所有人都騙了,包括習近平,包括胡錦濤。

因為習近平是主管香港事務的主要的負責人了,欺騙胡錦濤是因為梁振英是胡錦濤認可的,在當時他跟唐英年競爭的時候,網上大家一致認為他是胡錦濤辦公室認可的人。同時他又被北京詢問過,他是否有涉嫌違章建築,他自己又否認自己有違章建築,所以應該說他欺騙了所有的人。但是在我的眼睛裡就是說,這是共產黨的品質。

另外一點,早在六四之後,特別是李旺陽的死,我曾經斷定過這應該是周永康和曾慶紅的血債幫的完整的反撲,故意要刺激起香港人這種對中共的憤怒,他想表明的是政法委系統和維穩系統的重要性。那胡錦濤在香港時警方的表現,人們都把他斥為這是一種公安的表現,就是中共政法委系統的操手。

作為胡錦濤自己來講,我一直提到他的性格上的弱點造成了給周永康他們以藉口,來進行鹹魚翻身的這種做法。鹹魚翻身的做法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在這半年裡面的一系列的事件當中,原來的江家幫,也就是血債幫完全處於一種劣勢,他無力翻身的這種劣勢,這種劣勢直接將威脅到整個血債幫土崩瓦解,這是我們在太多的節目當中提到的。

而且我也提到說,這一次的情況應該說,力量各個雙方誰都控制不了,這是一個問題,就是說誰想把局面控制住,都控制不了,只能說各個派別勢力為了求得自己在這一波浪濤當中的利益和穩定,一定要想辦法攻擊對手,才可能有這個框架之下的生存,就是中共體制之下的這種生存。

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能聽明白我所描述的概念,就是他必須是在這種相互的打鬥之下才能求得安穩。在這個背景之下,原來的血債幫,主要是周永康和曾慶紅,他們其實處於的劣勢最大,而胡錦濤變成了漁翁得利者,習近平和溫家寶應該也樂見這個場面。

因為原來的血債幫他實際是從六四之後,江澤民漁翁得利上來之後,他呆的十年再加上胡錦濤的十年,這二十年來基本就是被江澤民的派別給控制了,這個控制本身就是形成了血債幫的狀況。那這一次浪潮本身是對他們的打擊最大,所以應該講漁翁得利的是胡錦濤,最倒霉的是血債幫,是原來的江家幫。

那我曾經在多次節目當中提到,關鍵問題就是胡錦濤的態度,從大概五月中旬以後有所變化,態度表現出來的是原來的血債幫的試圖翻身,我感受到的是有這麼個問題。

在七月一號這件事情,其實血債幫挑起了整個香港人的怒火,給胡錦濤和習近平不好看,這個事實已經做成了,做成之後,結果網上就在這前後兩天時間裏,出現了兩篇文章,這兩篇文章你要對等起來是非常有意思的。

在我看來,這兩篇文章的份量都比較重,他的目標直接沖的是胡錦濤和習近平,而他拿出來的一個很大的原因在於,目標在為北戴河會議做準備。也就是說,北戴河會議將決定整個的事情的狀況,這個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大家都知道中共本身的體制的。

這兩篇文章都是在七月一號這一天出來的,而媒體一個在英國,一個在美國,表面看起來沒有什麼關係,但是兩篇文章的主角,一個是胡錦濤,一個是習近平。而在前面配應的是誰呢?周永康。

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下BBC翻譯了星期日泰晤士報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寫的很直接,但是裡面明顯的是有問題的,他的題目叫做《北京三月十九號政變傳聞,胡錦濤為軍委主席而戰》。他就把三月十九號星期一晚上北京開槍這件事情,當作一個主要的新聞再次拿出來,來確認的方式。

文章上來就這麼講說,為了爭奪對三百萬解放軍的控制權,中共高層的權力之爭已經進入了新的階段。胡錦濤十八大之後不再擔任國家主席和黨的最高領導,但仍然試圖留任軍委主席。而胡錦濤最大的恐懼恰恰就是北京三月十九號軍事政變發生的原因。

他這裡把三月十九號開槍當成軍事政變,我看過之後,我就不知道他到底提誰政變誰,對吧,我就搞不懂他這個軍事政變的說法,一般說政變都是下級推翻上級,但是他內容表現出來呢又不是這個概念。

再有一個就是有關胡錦濤留任軍委主席的說法,這個我曾經在很多節目當中跟大家分享過我的看法。我認為這個是值得商榷的,原因非常簡單,就是胡錦濤名正言順的三個最高權力的身份都在一身的時候,他都沒有什麼很大的施展拳腳,也就是說他生性的弱點造成了他根本不是一個強權體制之下相對稱的強權式的人物,他不是。薄熙來是,他不是。

所以當你自身有非常清晰的這種弱點的時候你一定要去留任,從何而來呢?這就是我的問題,你留任軍委主席你不就是會造成更大的問題嗎?而這裡他如果留任軍委主席的這種傳言的說法,直接就等於是來挑撥離間胡錦濤與習近平之間的關係。

也就是說胡錦濤不走開,他與習近平之間的關係就變成當年江澤民與胡錦濤之間的關係,對吧。我想大家能明白這個意思,所以這樣的做法,只會造成更大的動盪,這是我提出的質疑之一。

回過頭來,文章是這麼講的說,根據香港雜誌《前哨》的文章說,今年三月十九號北京政變是自八九天安門事件以來中國發生的最大的騷亂,而這個消息是來自於與中共政治局非常接近的來源。

文章講在今年二月份,習近平訪美結束回到北京後告訴胡錦濤,白宮依然把薄熙來看作是中國最主要的政治人物之一。這樣的消息令胡錦濤很擔心,隨後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除此之外被認為是薄熙來的後臺的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同時也是胡錦濤所擔憂的。因為周永康手下有八十萬警察,他的辦公室有二十四小時的武裝警察的保衛。

文章緊接著講說,三月十五號,胡錦濤做出一系列決定,免去了三十八集團軍軍長王西欣的職務,調派他出任國防大學副校長,接替他的是胡錦濤的親信許林平少將,四天之後,十九號,許林平軍長調遣三十八軍士兵進入北京市中心。目擊者說,在天安門廣場和府右街一帶看到了大批的士兵和裝甲運兵車。這個我們當時在節目當中跟大家介紹過。

文章緊接著說,三十八軍的士兵與武警在中央領導人的辦公區出現對峙,士兵高喊:我們是胡主席派來控制政變基地、抓捕政變領導人的!而武警則說:如果你們攻擊國家部委重地,你們就是叛軍。立即撤退,否則我們會毫不留情的消滅你們!武警還警告性的對空開槍,當時北京市中心都能聽到槍聲。虛張聲勢的武警不久就被軍方制服。之後不久,在顧問和親信圍聚中的胡錦濤接到了江澤民的電話,這個說的非常有意思。

然後BBC說,援引《前哨》的說法,江澤民講,錦濤同志,我想告訴你,周永康是個具有自我犧牲黨性的好同志,他沒有政變的動機,所以不要輕信國外和對內敵對勢力的謠言。江澤民還在電話中說,必須停止對薄熙來同黨的清除行動,繼續這樣做的話,對國家、對我們所有人都沒有好處。根據今晚的事件,我會說周永康同志表現很克制,把握了大局。

《前哨》雜誌還提到說,江澤民的訓斥讓胡錦濤出了一身冷汗,此後不到二十四小時中共領導人通過官方媒體向外界顯示了中央的團結一致。

文章最後結論說,一場軍事政變的災難避免了,但這次事件讓人們相信,胡錦濤不會一次性的交出他手中所有的權力,他已經為未來自己在政權中心的地位而戰了。

在我看來這篇文章的標題呢都是虛晃一槍,他裡面最中心的意思表達的就是江澤民活著,而且要表達出胡錦濤對江澤民極其懼怕。我們一再跟大家講述過,江澤民如果要活著,在這樣的局面的話早露臉了,對吧。你翻翻去年辛亥革命,也就是中華民國建國一百週年紀念會上他出來了。

他出來之前是因為一開始大傢伙兒認為他死了,而他當時出來的樣子所有的人都很驚訝。你在網上依然可以找到照片,就是江澤民出席辛亥革命會議的時候,胡錦濤看到他的樣子。人說晚上見著鬼害怕,那胡錦濤是白天人見著鬼害怕,怕成那樣。可是在今年的如此劇烈的變動當中,江澤民只聞其聲未見其人。

而江澤民屢屢被發言,屢屢被出聲,可想而知,我一直講有這樣的壞點子的人在血債幫裡面只有曾慶紅了。而曾慶紅自己又有這樣的權威和背景來替江澤民說話,對外而言來講,包括胡錦濤自己他沒辦法去從曾慶紅的角度證實江澤民還活著,對吧。他不能說我不相信這是江澤民說的話,我得見見江總。胡錦濤想見江總見不了的。但江總的說話非常清晰,條理非常明確,但是就是見不著人,這個我們大家可以看得出來。

可是這篇文章裡他說的就非常有趣的,就是江澤民在保周永康,可是在王立軍的事情一出來,我記得清清楚楚的,二月九號《蘋果日報》已經轉載的很清楚,在如何處理薄熙來事件的時候,政治局常委八個同意處理薄熙來一個反對就是周永康。我們當時已經說,應該是曾慶紅斷臂,出賣周永康來求得自保,所以跟這兒江澤民說,周永康是個自我犧牲黨性的好同志,這是兩回事。

江澤民跟胡錦濤說,你不要輕信國外和國內敵對勢力的謠言,沒這麼說話的,這有什麼謠言不謠言的。你們在一塊兒,胡錦濤使盡所有的辦法來逃避江澤民對他的所有的這些可能性的打擊,還有什麼輕信不輕信國外國內的敵對勢力的謠言呢?而這一番表白呢,特別是後面他提到江澤民的訓斥讓胡錦濤出了一身冷汗,這完全是為了給外頭看的,胡錦濤本身我剛才提到,他不會見到江澤民的。

而另外一個概念就是胡錦濤要留任軍委主席的話,直接等於對習近平有衝突,所以這是我說他採取的詭計是噁心胡錦濤,離間胡錦濤與習近平之間的關係。這是非常清楚的來頭,這種來頭應該是曾慶紅那一派,因為這麼說的話,造成傷害的也就是說是胡錦濤和習近平了。

過去的這段時間裡面,溫家寶一直沒有出聲,這就是我一再提到的應該是在過去的一個多月,胡錦濤在如何處理薄熙來,如何處理周永康這個問題上優柔寡斷,自己不能夠很確認的做下自己應該做的事情,造成了這種機會。這是我們說的前一篇文章,這是被英國的泰晤士報拿出來的,而他引述的是香港的《前哨》雜誌,目標很清楚。

同一時間在美國的彭博通訊社,登了另外一篇新聞稿,這個稿件到現在在國內影響依然比較大,矛頭直接衝向習近平,講的是什麼呢?講的是腐敗問題。我們先看一下德國之聲在報導這篇文章是他是怎麼說的。

德國之聲是這麼講的,彭博社網站被封,習近平成了敏感的字。彭博通訊社登了一篇有關習近平親屬擁有數億美元資產的報導之後,彭博通訊社在中國被封鎖了,而習近平在新浪網上搜不到了。

在六月二十九號,彭博通訊社發表了一篇英文文章,題目就叫《習近平富豪親屬,揭示精英階層財富》。報導稱,習近平的親屬擁有企業資產三點七六億美元,間接持有一家價值十七點三億美元的稀土企業百分之十八的股份,以及一家技術企業兩千萬美元的資產。

文章裡緊接著就提到說,沒有任何資料可以追述到屬於習近平本人或者妻子彭麗媛或者他的女兒習明澤的資產,也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出習近平的干預促使他的親屬獲得了這樣的商業利益,同時也沒有跡象顯示,習近平極其親屬存在錯誤的行為。這是這篇文章的大概的一個情況。

這是星期五這篇文章出來的,也就是胡錦濤到香港去時出現的這篇文章。胡錦濤到香港去,其實所有的重點都在香港本身上,而這個時候彭博通訊社悄沒聲的登出了這篇文章。

這裡不得不提醒大傢伙注意,在今年三月份和四月份的時候,說江澤民還活著,說江澤民跟星巴克咖啡的總裁喝咖啡,那個消息就是彭博通訊社一個記者自己的博客上登出來的。過了二十天之後,同樣是這個記者的博客登出了他們握手的照片,同樣是彭博通訊社。所以我相信朋友能明白我這樣的懷疑的態度在哪兒。

而且這個消息出來之後,大家知道,二十九號的時候當人們注意力都在香港的時候,悄沒聲出來這篇文章,再配著前面的那篇文章,我們可以看到應該是中共的最高層裡面的另外派別,我們現在看到的一定是周永康和曾慶紅這個派別,原來的江家幫也就是血債幫這個派別,故意透信息給海外媒體,給這些洋人媒體,返銷到中國,給他們施以壓力。

文章裡非常有意思,彭博通訊社稱所統計在內僅包括有產權證明,並且有資金金額的明確的資產,房產和股份。他說這些資料是透過公開和商業記錄與知情人的訪談就可以追述到的。我的質疑就是說,如果是這樣可以追述到的話,那應該我們都可以知道中共中央委員,中共省部級以上所有的官員的資產。

如果他想表明,這份資料是透過公開的方式和商業記錄的方式拿到的話,那應該說中央委員和省部級以上的幹部的資料,中央就沒必要去要他們申報,應該早已經在手裡面了,對不對。因為就連老外都能拿得著,還要公開自己的資產呢?根本不用,直接來不就得了,為什麼還需要呢?

所以這種說法是一種託詞,想把這個資料來源描述的非常的平整,非常的一般,不引人注目,但是正像一個朋友在我的視頻後面跟帖跟我提到說,濤哥我發覺他那個資料也太詳細了,什麼人,什麼媒體可以追述到這種詳細的資料,然後扭臉又說跟習近平沒有關係呢?

因為主要被披露出來的資料都是習近平的姐姐齊橋橋和丈夫鄧家貴以及女兒張燕南的。而資料詳細到什麼份兒上呢?包括一九九一年齊橋橋在香港用其他的名字購買的一個價值三百萬港元的房產;九七年投資一百三十萬人民幣購買房地產和建築公司,深圳遠為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零四年齊橋橋和鄧家貴投資九百六十萬購買北京市中心一萬平米的土地;零五年習近平的姐姐齊安安和他的丈夫吳龍的親屬成立新郵通訊設備有限公司;零七年在習近平進入政治局常委時,張燕南以粵語的名字在香港購買兩座海景住宅,並且投資北京合康億盛變頻科技有限公司。

我想提出的問題就是正像那位網友說的,為什麼如此詳盡的資料可以被彭博通訊社拿到,而彭博通訊社卻說這是以公開的方式,以商業的方式都可以拿到的話,那我們能否要求其他政治局常委,省部級官員的所有的資料都可以透過這種方式拿到呢?這就是問題。

而就在這篇文章出來之前,這是二十九號,如果你查一下二十五號到二十六號,周永康曾經參加了一個跟國際社會有關係的一個反對腐敗打擊腐敗的會議。整個這一切透出來,我們就不難看出,這應該是曾慶紅、周永康聯手原來的血債幫,目標是離間習近平與胡錦濤之間的關係,爆料給彭博通訊社來指稱習近平是有腐敗之嫌。而在此之前,我們看到有報導說,周永康手裡掌握著政治局委員的每一個人的腐敗記錄,這就是周永康沒被拿下來的一個根本原因。

大家知道,在七月一號過完之後,接下來就是七月,有可能中下旬開始的北戴河會議。北戴河會議應該是中共最高層,最激烈,最後見真招兒的時候,應該是血債幫的人,周永康跟曾慶紅,以主動出擊的方式挑撥胡錦濤、習近平、溫家寶之間的關係,以此來求得自身的翻身。而爆料習近平的親屬有這樣的詳細的資料,向習近平和胡錦濤攤牌,我手裡有更多的你們的資料,你們如果敢把我怎麼樣,我就把這些資料扔出來。

所以應該說胡錦濤生性的軟弱,在四月份的時候不能夠當機立斷做掉周永康,造成了今天的隱患,出現的狀況,這就是中共真正高層亂局的一種直接的表現。我們可以放眼看到整個七月份,很可能會出現極其動盪的場面,這種動盪的場面應該是中共最高層所有人都在其中了。

因為這樣的被爆料,直接矛頭再次衝向習近平,這也就取決於習近平將如何反擊,另外就是胡錦濤的態度是很關鍵的。但是在我看來,還是那句話,二零一二真相大白,這個過程中,誰維護著共產黨,都將在這種漩渦當中陷下去,這是肯定的,那真正智慧的人就是從中跳出來。

那好,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来源:SOH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