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子】奴隸們,如何起來?

2012-06-28 13:59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摘要:中國古代,奴隸是社會最低等級的家內賤人或官府賤民,並非會說話的牲口,有貌可做皇后,有才可封侯。中共統治63年,蘇聯化的制度下,先是富人成了牲口,後是全民交心成了黨奴。黨奴要想起來,必須收回通過入隊、入團、入黨交給中共的心,離棄它。

上個世紀共產黨的國家流行唱《國際歌》,我們還唱《國歌》。兩首歌的詞意,共同是:奴隸們,起來!這個口號,曾經激勵了很多人,結果是蘇聯、東歐和中國,人們都相繼跪倒在自吹自擂要解放人類的共產黨面前,成了slave。就我們活在大陸的中國人而言是個噩夢。

1979年以前30年,我們為毛澤東、周恩來等靠紅軍奪權成為工農權貴的人活著,勞動財富被他們無償佔有和以戰天鬥地整人的運動揮霍浪費,祖父輩們失去了在清朝和中華民國享有的人身自由。中國人,從被中共視為敵人的鄉紳到權貴爭權奪利鬥爭中的失敗者,諸如彭德懷、劉少奇、林彪等,也奴隸似的被殺死或出賣。這就是紅旗飄揚的中國人的奴隸慘景。

1980年代到今天的33年,紅旗還在飄揚,奴隸在政治運動中被殘害、買賣的慘景隱匿了,能睡席夢思和玩網際網路了,卻依然聽從於中共支配,即使移民美國,依然不能自主。我們活在大陸,跟活在臺灣的人判若兩個世界,他們享有不完美卻是正常人的生活,憑中華民國國民身份可以自由自在地去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旅遊和移民,我們卻不能,被左批右審。

我們真正成了現代的奴隸,跟廢除債務奴隸制後的古羅馬的戰俘和被擄掠的人口,有驚人相似的命運。我們普遍成了斯巴達克思,國民黨輸了1946年至1949年的一場內戰,我們的祖父輩們支持中共,或冷眼旁觀,或反共未盡全力,結果是:我們被賣為角鬥士奴隸。我們被送到共產黨中宣部嚴密操控的各省市縣鎮鄉的小學、中學、大學,被訓練成思想角鬥士:廣場批鬥臺、網際網路的論壇和聊天室等等,都成了我們的角鬥場所,以筆和觀念為劍砍殺其他奴隸。斯巴達克思還能鼓動同伴武裝起義,而我們現在卻不能,以拒絕三退堅守黨奴身份。

奴隸們,起來!的確成了今日中國大陸共產黨的奴隸們要爭取的生存狀態,卻並非中國古代。戰國的男女奴隸被稱為「臣妾」,又稱「虜」、「僕」、「奴」、「隸」、「婢」等。大約在戰國晚期,「僕妾」、「奴妾」等稱呼與臣妾同義。漢代以「奴婢」通稱奴隸取代臣妾。中華古國是個家國,國是放大了的家,奴婢即使不跟主人姓,也是家人一員,不須起來造反。

只有在中共依照蘇聯的圖樣建造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被鼓勵跟父母唱對臺戲。之前五千年,即使同為共和,真正有民權──出版自由和遊行、集會、結社、組黨等──也簡稱「中國」的中華民國38年,奴婢活在貴族(富人)的大宅門內,活的低眉順眼,但跟地中海地區古希臘城邦國、古羅馬共和國和帝國的奴隸完全無償勞動而沒有人身自由不同。

在古希臘、古羅馬,奴隸在法律上是會說話的牲口,被主人殺害跟殺豬宰羊差不多。中國從西周以來三千年,「臣妾」、「奴婢」都在王權、皇權的保護下不得隨意奪命,形成人命關天的傳統。中國古代的臣妾或奴婢、婢僕,無論地位多麼卑賤,還是家人一員。這樣,在依照治家的原則治國的中國歷朝歷代,奴隸雖賤命由國家看護,地位卻可由主人按才貌升級。

中國古代奴隸極少古羅馬斯巴達克思那樣的角鬥士「鬥牛」奴隸,勞動從來沒有像地中海地區那樣以奴隸為主過,一直有逃亡、贖身、立功等解除奴隸身份的傳統。從殷墟甲骨文上看,奴隸逃亡從商朝就有了,雖然不容易,卻使贖身、立功等免除奴隸身份的途徑從春秋戰國時期就開通了。這樣,帝王把國當家管,父母官把國民當家人的中國就成了庶人國。

庶人有姓有名,有機會,農夫陳勝都可以通過討伐秦朝暴政做王,並得到眾多庶人承認。在羅馬跟迦太基長期作戰和爭奪奴隸的時候,中國西漢女奴衛子夫因美貌和才藝被漢武帝娶為妃子(後為皇后)。衛青是騎奴,隨姐姐衛子夫入宮「給事建章」,解脫了奴隸身份。後來,衛青以傑出的騎射和指揮能力出征匈奴,打破了自漢初以來匈奴不敗的神話,曾七戰七勝,大破匈奴單于的主力,官至大將軍,被封為長平侯。早在商朝也有類似由奴隸到侯爺的例子。總之,中國古代奴隸地位卑賤,卻可以晉升,跟古希臘、古羅馬命運世代不變的奴隸不同。

中國奴隸早期主要是通過戰爭從外來民族的俘虜中產生,而後通過犯罪、債務、世襲、贈賜、買賣、強抑、誘拐、掠賣等途徑產生。由此可知,中華帝國雖然未曾成為奴隸社會,而臣妾或奴婢等「奴隸•賤人」一直在於中國達官貴人的家庭。官權維護的賤民制度,樂戶、匠戶、仵作、牙人、娼妓等,在清朝雍正時期被正式廢除,比美國黑人獲得自由早一百多年。

在中共創建的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名稱的第二蘇聯國,中國人都成了共產黨的奴隸,農民最賤。甚至包括無法無天的毛澤東也喪失了自由支配身體的人權:屍體不能夠入土為安,死了36年,還要在紀念堂的大墳墓裡為中共站臺。跟中華民國相比,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全民盡失自由,而今成為房奴、卡奴、孩奴、網奴、性奴、情奴、手機奴、學位奴、電視奴等。

在網上可查到:「房奴——無奈的人生透支」、「車奴——痛並快樂著」、「卡奴——喜刷刷的快感與煩惱」、「網奴——一天不逛就鬧心」、「孩奴——80後的集體焦慮」等簡明解釋。這些「中國奴」雖然不能夠完全跟古代奴隸等量齊觀,卻都活的身不由己,沒有心的自由。其實就是中共在「人民國」不能直接復活奴隸制,卻通過房子、車子、錢卡、網路、孩子把活我們幾代人變成奴隸:中共的奴隸,統稱「黨奴」,活的無奈、隱痛、煩惱、鬧心、焦慮。

回首巴黎公社1871年暴亂,再看今日法國男女老少的自由生活,《國際歌》可謂徹頭徹尾的欺騙歌曲。如果那場暴亂勝利了,法國人就成了奴隸,幾十年裡過著我們現在過的日子。

這樣分析過後,再來看一看毛澤東1927年在北伐戰爭時期寫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無數萬成群的奴隸--農民,在那裡打翻他們的吃人的仇敵。」這裡說的奴隸是鄉村痞子。毛澤東信口雌黃說奴隸。他在天安門城樓高呼「人民站起來了」,結果卻是跪下來了。

這是為什麼?不是奴隸卻瞎起義,戰天鬥地整人,戴著「人民」帽子成了奴隸,這就如前所述,前30年為毛澤東、周恩來等工農權貴活著,自己把祖父輩們以前享有的人身自由獻給了與善為敵的中共;後33年為「人民」這頂「烏紗帽」互相角鬥,到美國還不敢三退。

奴隸們,如何起來?我們是相信「中共救國」丟心成了黨奴的,站起來首先就要收回交給中共的心,離棄它。不管中共玩什麼花樣,主動聲明退黨、退團、退隊,黨奴就起來了。

點擊與作者交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論壇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