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需要什麼樣的市場經濟

2012-02-10 13:10 作者:胡祖六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通過三十餘年的經濟體制改革,中國建立了初級的市場經濟,成績卓越。但也出現了資源浪費、效率低下、創新不足、增長的不可持續性及收入分配差距擴大等問題。中國的市場經濟依然幼嫩、脆弱、不完善。

市場經濟和資本主義在不同的國家或歷史時期表現為不同形態。一為亞當·斯密和約瑟夫·熊皮特所推崇的創業資本主義 (entrepreneuria capitalism),以私有產權、自由競爭、優勝劣汰、創造性的破壞為典型標誌。另一種是流行於拉美、東南亞與俄羅斯等國的國家資本主義(state capitalism)。

正如一些學者所指出的,中國目前實行的市場經濟帶有權貴資本主義的濃厚色彩。權貴資本主義就是國家資本主義,或更準確地說是官僚資本主義。因國家只是一個抽象概念,其具體表現與運作依賴著一個擁有巨大權力的龐大官僚體系。官僚資本主義通過政府過度的政治和行政權力,從事以盈利而非以社會價值為目的的經濟活動,通過行政壟斷、特殊法規、監管政策、產業政策等,讓國企盡享稀缺資源,獲得在電信、電力、電視網路、航空、鐵路、金融等行業的特許經營權,享有低息銀行信貸、資本市場融資的優先權等。

官僚資本主義通過裙帶關係,優惠特定的機構與個人,尤其是子女、親屬、前同僚、部下等,實行官商勾結、黑箱操作、內幕交易,侵佔其它市場參與者的合法權益,踐踏了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核心原則,增加了私人投資的風險與成本。

官僚資本主義下的壟斷與尋租,限制市場准入、壓抑競爭,從而使得市場經濟的效率無法發揮與釋放。 它並不創造財富,只是財富不合理的轉移與再分配。

由於政治與行政權力的高度集中,權力使用的高度不透明,缺乏適當的制衡與問責,官僚資本主義導致腐敗盛行,在國企與民企,有特殊政府關係人脈與無關係的市場參與者之間,造成了極不公平的遊戲場。

與此迥然不同,創業資本主義保障企業在公平透明的法規與政策環境下自由競爭、優勝劣汰,使得資源配置效率最大化。政府的主要功能與職責是提供公正司法、稅收、國防、監管等社會公共服務,而非直接參與或肆意干預經濟活動。在創業資本主義下,國企無存在的合理理由。私人企業部門總體上更有經營效率,能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更高利潤與資本回報、更多稅收。

自由競爭制約了政府官僚體系的濫用特權,公平透明的環境大大壓縮了滋生腐敗的空間。在創業資本主義下,雖不能總是確保收入分配意義上的公平,但至少確保社會稀缺資源得到最合理的配置與使用,淨增添了國民財富, 從而為減少收入分配差距提供最佳保障。

從中長期而言,創業資本主義的最大優勢是巨大的創業與創新能力。以美國為代表的創業型資本主義下,洛克菲勒、亨利·福特、比爾·蓋茨、扎克伯格這樣的創業者層出不窮,白手起家,憑個人聰明才智勤奮敬業,創立世界一流的企業,為社會創造巨大的財富。

官僚資本主義在一段時期內也可享有經濟繁榮,但腐敗、低效率與不公平競爭,壓抑了人們創業與創新的積極性,阻礙技術進步、產業結構調整與經濟轉型,最終導致經濟喪失活力,走向停滯,並釀發社會與政治危機。拉美就是前車之鑒。

中國人均GDP剛過5000美元,經濟追趕潛力依然巨大。但近年來體制改革的滯後與停頓,已開始制約中國經濟發展,並造成機會與收入不均等嚴重社會問題。為保證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中國必須果斷地摒棄官僚資本主義,培育發展創業型的資本主義。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