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國,一個只為獨裁者負責的大國(圖)

2012-02-07 02:15 作者:胡賽萌 桌面版 简体 49
    小字

2月4日上午,聯合國安理會就敘利亞問題決議草案進行表決,除俄羅斯和中國投反對票外,安理會其餘13個理事國都投了贊成票,決議草案最終未能獲通過。這是繼2011年10月4日中俄共同否決涉敘決議草案後,安理會有關敘利亞決議草案再次未能獲得通過。


謝謝中俄幹的好事,我們即將死去。

美、英、法、德等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在解釋性發言中對決議草案未能獲得通過感到非常不滿。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賴斯表示,敘利亞目前的政治危機日益加深,對國際和平與安全構成了威脅。法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阿勞德說:「對安理會、敘利亞人民以及愛好民主的人來說,今天都是悲傷的一天。歷史會嚴厲審判那些不支持阿拉伯聯盟計畫、且與屠殺自己人民的政權為伍的人。國際社會不能對敘利亞人的悲劇命運置之不理。」中俄聯手攪黃涉敘決議草案的消息傳來後,國內諸多人士在Twitter對此大加嘲諷戲謔。有位叫劉水的網友寫到:敘利亞民眾打出標語牌——「謝謝中俄幹的好事,我們即將死去」;媒體人安替說,作為一個愛國的中國人,我此刻血液裡面反華反俄的濃度達到了頂峰。建議敘利亞民主之後立刻驅逐中國和俄羅斯大使這兩個純二逼;作家冉雲飛更是怒斥道:一個政府做一次錯事可以原諒,不可原諒的是把做錯事當成事業。我不是個民族主義者,但百年來的歷史證明,中國與俄國的聯手從來都沒有對過;莫之許更是悲觀地寫到:對譴責敘利亞的否決票,鼓舞了五毛,抽了販賣虛假希望者又一記耳光,同時絕望了更多人。

面對著瘋狂屠殺民眾的阿薩德政權,美、英、法等軍事強國居然無能為力;面對血泊中的兒童,中俄這對難兄難弟居然為了一己私慾而熟視無睹,最悲痛之事莫過如此,最無恥之徒也難出其右。

中國一向號稱負責任的大國,如今做下此等卑劣醜陋的行為實在是讓國人痛心不已。面對群情激憤的洶湧輿論,中國政府的御用專家、前駐伊朗大使華黎明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中國對敘利亞問題決議草案投反對票是堅持原則的表現,絕非出於「跟隨俄羅斯」或「同情巴沙爾」這樣的立場。中國堅持認為主權國家的政權不容干預,聯合國作為一個國際機構,無權要求一個主權國家的政權機構發生更迭,更無權對一個主權國家進行軍事干預。中國否決這一草案,正是出於這樣的原則和立場。

華黎明的說辭還是老一套即不干涉別國內政,此種託辭濫觴於鄧小平的國家功利主義,拋棄了毛時代的意識形態束縛,不再輸出革命,轉向了赤裸裸地利益至上的功利主義。倘若中國在敘利亞問題上投反對票如俄羅斯一樣真的是為了國家利益、國民利益,就算不人道,那還多少表現了一個民選政府的某種侷限性。然而,靠槍桿子支撐的中國政府,在此事上投反對票絕非為了中國在敘利亞的那幾個石油項目。如今的中國已是第二大經濟體、美國最大的債權國,中國政府不差錢,犯不著為了那幾桶油而得罪西方諸多強國。那麼,中國此次冒天下之大不韙,與俄羅斯沆瀣一氣地「殘害」敘利亞民眾究竟為何?

在筆者看來,中國此次阻撓聯合國制裁敘利亞與中國之前援助朝鮮乃一個目的——為中國一黨獨裁的政治制度保留最後僅存的幾個「戰略緩衝國」.朝鮮之於中國,除了無止盡的索取和不間斷的麻煩外,對利益至上的北京似乎沒有任何價值。然而中國政府卻仍然幾十年如一日地扶助這個忘恩負義的朝鮮金氏政權,尤其是在金正日去世後,面對乳臭未乾的金正恩,北京仍舊慷慨如往,出手就是50萬噸糧食和25萬噸原油。

如今的中國,早已沒有毛時代心懷天下的野心,更不會幹諸如援助越南等只求奉獻不求回報的蠢事。今天的中國已是權貴資本主義的天堂,而朝鮮仍然停留在被中共稱之為「十年浩劫」的階段,無論是從意識形態的角度還是從國家利益的角度,都無法解釋北京對平壤「不求回報」、無怨無悔的援助對此,有幕僚式的學者認為中國對朝鮮的援助乃是出於軍事戰略方面的考慮,認為朝鮮是中國在東北亞的門戶,且與首都北京相距不遠,倘若中國能拉住朝鮮,便能讓朝鮮在中美軍事對抗中起到良好的戰略緩衝作用。因此,無論朝鮮如何忘恩負義、作惡多端,北京也要竭力扶植這個近乎瘋狂的政權。

然而,在冷戰結束二十年後的今天,北京竭力扶植朝鮮的金氏政權難道真如上所述的軍事需要嗎?其實,單憑北京與朝鮮的直線距離和朝鮮的地理位置便說其是中國軍事上的戰略緩衝國,難免讓人有時代錯亂感。

隨著科技的日新月異,如今的戰爭已然進入了海陸天一體化的作戰,尤其是在太空武器日益成熟的當代,所謂的基於地緣政治的戰略緩衝國的作用早已大大降低;冷戰結束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社會放棄了對中國在軍事上的嚴防死守和在政治上的圍追堵截,變對抗為對話,希望通過和平演變來實現中國的民主化,故有著強烈軍事色彩的戰略緩衝一說早已失去了作用;在中美的相互角力中,朝鮮並非扮演中立國的角色,而一向以「反美鬥士」自居,這不但不會為中國起到緩衝作用,反而會加劇地區局部衝突,甚至還會影響中美兩國相對和平穩定的局勢。

綜上所述,中國一而再再而三地援助朝鮮,絕非處於軍事上的需要,乃是有著更深層次的政治訴求。同理,中國這次冒著極大的外交風險支持已是四面楚歌的巴沙爾,並非因為中國政府嘴上所說的「不干涉別國內政」的外交原則,而是在某種處心積慮的政治需求下的無奈選擇,在這種政治需求的驅動下,中國政府不得不又一次做了聯合國裡的害群之馬。

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裏,發軔於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席捲中東,埃及、葉門、利比亞等專制政府相繼倒臺,如今多米諾骨牌推到了敘利亞的巴沙爾頭上。中國作為當今世界最大的專制國家,對此次漫天飛舞的「茉莉花」肯定相當恐懼,害怕隨著多米諾骨牌的相繼倒下而最終砸到了中國,故而北京當局不但在國內嚴防死守、拚命滅火,對外也是卯足了勁要扑滅這場愈演愈烈、毫無停止跡象的革命。正是出於這種對未來的恐懼和擔心,中國政府此次不得不再次祭其臭名昭著的「不干涉別國內政」的大旗,以此來反對聯合國針對巴沙爾的制裁決議。

去年在利比亞問題上,中國政府出於種種顧慮而選擇了棄權,該次隱忍的結果不但讓其痛失一位「老朋友」,也讓中國抵制民主政治的「戰略縱深」愈發狹窄,更讓國內的「敵對勢力」歡欣鼓舞、蠢蠢欲動。倘若此次敘利亞也被「茉莉花」革命了,那繼中東之後,作為世界頭號專制堡壘的中國也絕不會倖免於難。從這個角度來說,敘利亞已成為中國在政治上的又一個戰略緩衝國——在敘利亞問題上,中國必須通過常任理事國的否決權來阻止茉莉花革命的蔓延,以此來避免革命風潮最後席捲中國。

因此,中國政府無論是在軍事上的戰略緩衝還是在外交上的不干涉別國內政,其實是北京政府為了繼續實施獨裁專政的一個幌子和一塊遮羞布而已。更為值得人們警惕的是,北京政府通過對這兩個觀念的持續灌輸,慢慢地將專制與民主之間的制度競爭偷換成國家、民族、文化之間的較量,動輒拿國家安全或別國內政來說事兒。

然而,專制畢竟是專制,獨裁仍舊是獨裁,就算披上再漂亮的外衣,戴上再美麗的面具,仍然改變不了其蔑視人性、敵視人權的本質,就如同喊著「為人民服務」的毛澤東和自稱「人民偉大父親」的金正日一樣。中國自稱是「負責任大國」,其實只為獨裁者負責、只為權貴集團負責,所以這個「負責任大國」可以為了一黨私利而置兩千萬敘利亞人民的生命於不顧,而去支持早已人性喪盡的末日獨裁者巴沙爾,當真是無恥乃至無敵於天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新世紀新聞網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