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貴州涉黑案多名辯護律師遭驅逐

2012-01-14 20:2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引起中國法律界高度關注的貴州原政協委員黎慶洪涉黑案,開庭審理三天之後,已經有四名辯護律師被法庭驅逐出法庭,中國著名律師遲夙生並當場昏厥,被送醫院救治。由於多名律師被逐出法庭,導致多名被告被迫臨時聘請律師辯護。有法律專家表示,貴州黎慶洪涉黑案件,中國司法制度的一個標誌。

中國著名律師,全國人大代表遲夙生因抗議法庭程序違法,被審判長宣布逐出法庭,遲夙生因心情激動昏倒,後被送到醫院治療。中國媒體報導說,這個引起了眾多法律界專家關注的案件,開庭第三天已有四名律師被逐出法庭。

報導說,除了遲夙生之外,劉志強律師,楊名跨律師也都被法庭驅逐。辯護律師朱明勇,因不滿審判長突然轉用貴州方言,導致外地律師無法聽懂而抗議,被法庭訓誡。其他多達九名的辯護律師因也提出抗議被審判長訓誡。

本臺記者聯繫到為黎慶洪辯護的貴州知名律師陳有西,但陳律師表示案件審理當中不能接受媒體採訪。

「這個案子是我們在參與,但是不方便發表看法。這裡面比較敏感,我怕講不好,現在不方便接受採訪。」

另一名辯護律師楊金柱則表示,他不接受境外媒體採訪。

「我現在全部都不接受。謝謝。」

黎慶洪是貴州一名私營業主,也是一名賽車手,他也曾是貴州的政協委員。2009年,他被貴陽市中級法院以黑社會和持有槍械等五項罪名判處十九年徒刑,但案件卻被貴州省高院發回重審。去年中,貴陽中級法院宣布撤銷對黎慶洪的指控,但隨即貴陽市小河區檢察院向小河區法院提出對黎慶洪類似罪名的起訴,而起訴人大部分是貴陽市公安部門的原班人馬,他們以小河區檢察院代理檢察官的身份進行起訴。

案件引起了中國法律界的高度關注,數十名外地律師組成了律師團,宣布免費為被告進行辯護。辯護律師向法庭提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小河區公訴人員的臨時工身份。

在美國執業的律師葉寧分析說,這個案件拖延時間長,程序違法問題多,確實是值得關注的一個案件。

「中國的《刑事訴訟法》在法理上並不禁止代理檢察官,但問題在於由於這個案子的高度敏感性,也由於這個案子前前後後戲劇性的變化,主要問題在於程序上的不公正,程序上的的違反,確確實實它違反了程序正義。」

葉寧表示,一個案件的庭審居然驅逐了多名辯護律師,在世界司法史上實屬少見,使得原本應該非常嚴肅的法庭審理過程顯得滑稽。

「在這個案子當中就非常過頭,九名律師被他做出數次的訓誡,三名律師被驅逐出法庭,而且法庭裡面如臨大敵。據說這個遲夙生律師被驅逐出去的時候二十六名法警一擁而上,這是很滑稽的一個判例。」

根據一些關注者的微博消息,小河區法院法官因使用貴陽話審理案件遭到抗議,但法官表示採用什麼方言是他的自由,而來自河南的朱明勇律師,嘗試使用貴州方言進行辯護,卻引起了法庭上的哄堂大笑。

葉寧認為,這個複雜的案件,很可能涉及貴州當地許多有勢力集團的暗中較量。

「這個事情已經成為全國各界都注目、關注的一個典型案例。我相信在這個案件審判的幕後各種政治力量都在圍繞著這個案子的案外案在進行較量,在進行較勁,所以才會有這麼大的動靜,才會牽動這麼多全國的名律師來參與這場訴訟。」

陳有西律師和楊金柱律師,被稱為中國法律界經常針鋒相對的右派和左派,居然在一個案件中作為辯護律師同時出現,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

葉寧認為,黎慶洪案件內情複雜而且存在很多程序違法問題,也關係到中國司法公正的根本性問題,影響所及,左派右派都感同身受。

「因為司法的公正牽涉到每一個公民的基本權利的保障,每一個公民的安全感的問題。不管是左派也好右派也好,如果司法一旦腐敗的話,所有派系、所有不同意識形態和不同傾向的人都有可能深受其害。」

葉寧也認為,中國司法的根本問題,還是缺乏司法獨立,法院和公安局檢察院一樣,只是中共政法委之下的一個執行部門而已,在這樣的體制下,司法公正難以得到有效保障。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