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鬼子(工作組)進村後會怎麼做

2011-12-30 11:46 作者:上海市閘北區維權冤民杜陽明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抗日戰爭的影片看了很多,宣傳材料也看了許多,都是中共鬼子黨文化控制下的連鎖店的傑作,鬼子進村後都是燒殺搶掠、姦淫婦女,是個別現象還是普遍現象,這裡不去論證,中共廣東省委工作組這個鬼子要進烏坎村了,他們肯定不會公開燒殺搶掠、姦淫婦女,烏坎村民面臨局部勝利的時候,更要警惕中共鬼子的反攻倒算。在剖析中共鬼子會怎麼做之前,我先講一段親身經歷。

2003年2月底,我們在北京上訪,當時上訪人數遠不如現在那麼多,但是比現在的訪民團結心齊,經過連續抗爭,到3月6日已經積聚54人,這在當時已經算大量了,上海信訪辦、駐京辦夏明被迫接受我們的要求,我作為談判代表與代表
上海市政府的夏明達成了四點口頭共識:
1, 全體訪民臥鋪回滬。
2, 全體訪民回滬期間餐飲政府埋單。
3, 3月7日市府副秘書長柴俊榮負責逐個接見全體訪民,
4, 期間保證沒有警察參預

當時的情景與烏坎村取得的局部勝利何其相似,結果在一開始中共就食言,54位訪民不僅沒有臥鋪,而且連座位都很少,許多人坐的是餐廳裡搬來的圓凳,政府欺騙我們說臥鋪都賣完了我們一開始就上當了,不僅如此,他們還把我們訪民乘坐的這一節車廂前後車門鎖上,把數十位乘客與我們一起強制關押在三號車廂,連到天津的乘客都不許下車。

本來說好一上車就開飯結果過了天津都沒有一點意思,對於中共的背信棄義的無賴行徑,我們全體訪民進行了堅決的鬥爭,責令夏明必須兌現承諾,否則集體砸窗跳車,在對峙中訪民被截訪人員打傷,夏明怕事態無法收拾被迫打開車門,我們到了四號、五號兩節臥鋪車廂發覺都空著,直接就戳穿了政府的謊言,並且發現製造王水珍動遷偽證的居委會幹部成了截訪人員,並且堂而皇之地睡在四號車廂的臥鋪上,王水珍等華祺苑基地動遷的受害者與做偽證的幹部發生了爭吵拉扯,(當時很平常的拉扯居然成了政府編造故事,製造冤獄的證據,王水珍柴燕芬被判有期徒刑),最後夏明只答應八個鋪位。

3月7日上午到了上海站,全副武裝的警察守候在站台上,我與田寳成等七人走出車站,後面尾隨著二十餘警察,到了秣陵路警察衝上來進行綁架,我與田寳成都不同程度地受了傷。

我們被軟禁在閘北區信訪辦,並且是被押解到市信訪辦接受柴俊榮的接見的。

此事並沒有完,2003年4月24日上午9時半我持市信訪辦副主任張士民信函,如約至閘北區信訪辦接受閘北區區長的接見,田寳成夫婦也持同樣內容的信函,接受區長接待,不僅區長沒有如約出現,我們反而成了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的人,先被刑拘一月,後被勞教一年半。時至今日我被中共四次刑拘、一次治安拘留、一年半勞教、二年半有期徒刑,這一連串的政治迫害皆源於相信政府的口頭承諾。事實上中共官僚不僅口頭承諾不算,書面承諾都可以食言。
我們違心的話不想說,違法的事不肯干,堂堂正正、清清白白做人,不是中共政權故意違法犯罪,一輩子不會與監獄搭邊。

如果廣東省委的確有誠意實行三點要求,完全可以當場釋放被抓捕的代表,歸還薛錦波的遺體,為什麼要推搪兩三天後,分明是託詞,時至今日發稿時早已過了三日,如果仍然沒有釋放代表、歸還遺體,證明廣東省委決心冒天下大不韙,派鬼子進村的目的是為秋後算賬收集證據,編造故事。
即使釋放代表、歸還遺體也不能證明他們會心甘情願地認可烏坎村的現狀,很可能是一次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鬼蜮伎倆。

當時烏坎村人民鬥志昂揚,設置路障代表心中的萬里長城,再加上許多國際媒體的加入,全國人民、世界人民的聲援和支持,使中共如入四面楚歌聲中。既然不敢使用軍隊鎮壓,那麼讓步就成了唯一的結果,作為權宜之計,先作口頭承諾穩定事態,以後進行秋後算賬是中共慣用的伎倆。

日本鬼子(戰爭期間)屠殺南京人民三十萬,殘暴之極,希特勒納粹(二戰期間)屠殺六百萬猶太人,凶殘之極,比起中共(和平期間殘害近億中國人民)如同小巫見大巫。法西斯蒂的領袖非共匪莫屬。

以共匪本性,鬼子進村以後會做些什麼?不用我說,扳著腳趾都能算出中共下一步會幹些什麼。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