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廖祖笙:微博實名制背後的黨權擴張

2011-12-25 14:01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黨天下上管天,下管地,現又管上了網民說話用的是匿名還是實名。京城公布了《北京市微博客發展管理若干規定》,並要求微博網站在3個月內對微博用戶進行規範。北京實行微博實名制後,處在「改革開放最前沿」的廣東邯鄲學步,也開始實行微博用戶實名制。

微博實名制背後的黨權擴張,在亮相時被「黨的喉舌」刻意進行穿靴戴帽、擦脂抹粉,說是「為貫徹落實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關於‘發展健康向上的網路文化’、‘加強對社交網路和即時通信工具等的引導和管理’等要求,按照中央的部署,根據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實行。

看清楚了嗎?北京和廣東並非自作主張,而是「按照中央的部署」給微博纏腳。這說明目光如炬、精力過剩的黨中央,仍嫌管得不夠寬,已是注意到了微博成了網民新開墾的自留地,沒有充分加強黨的領導,於是有必要「部署」一下,把黨權再度擴張,以免微博之上的黨權荒蕪。

在一黨獨大的「法治國家」,黨權猶如汪洋中不受任何約束的八爪魚,就這樣無限擴張,把隨處可見的觸角伸向了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網際網路是現代科技文明的產物,不是你共產黨的私有物權,你管天管地倒也罷了,憑什麼吃飽了撐的,又管上了網民說話用的是匿名還是實名?

中國的傳媒多如牛毛,但無不處在「黨的領導」之下,以至你看這份報紙和看那份報紙,並無太多的區別,總體上是同一種聲音。遍遭閹割的國內傳媒,在黨的淫威下也早已不記得什麼叫「鐵肩擔道義」。現在就連網民開個微博都要實行實名制,可見這個黨何其霸道和不務正業。

微博實名制不僅是黨權擴張的產物,也是國家恐怖主義在漫漫長夜中的再次不法延伸。黨國的「震懾」櫥窗上,已是擺滿了因言鋃鐺入獄、因言丟了飯碗、因言遭到毒打、因言家破人亡、因言跨省抓捕等「震懾」標本。實行微博實名制,也就是要網民好自為之,言說時多多掂量。

實行微博實名制,就是說微博用戶要自我嘴上貼封條,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你千萬別圖了嘴巴子的痛快,否則網警或國保隨時可能按響你家的門鈴,讓你吃不了兜著走。黨爺爺哆哆嗦嗦,這身子骨讓你一說,就可能給說垮了,不道路以目,黨爺爺還怎麼「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實行微博實名制是不夠的。怨聲載道的年月,就連尨眉皓髮者都常在公園裡、馬路邊成群扎堆,七嘴八舌說道亂世的狐裘蒙戎,故此大有必要「按照中央的部署,根據我國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迅速組建縫嘴隊晝夜巡邏。把「多嘴」者的嘴巴一概給縫上,這樣一來就耳根清靜。

絕大多數的百姓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申冤難、就業難,各級政府不能「按照中央的部署」,使百姓就此不再愁腸百結。網際網路上有了微博這樣的一個新生事物,便不僅「天子腳下」能拿到相關的令牌,就連嶺南都能「按照中央的部署」卡脖子。好一個「按照中央的部署」!

而且是「根據我國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勒緊微博的咽喉。那麼,請依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從即日起也實行貪腐實名制,包二奶實名制,五毛圍毆實名制,殺人實名制,整人實名制,搶人實名制……即便是要實行黨權的無限擴張,黨權也該在法治的通道內行走。

在容不得異議的黨國,實名言說會帶來什麼,我就是個「震懾」標本。寫時評前我用多個筆名以文為生,其間風平浪靜。用實名寫作政論和時評後,換來了什麼呢?換來了家破人亡,換來了求生不成、求死不能,換來了人在家鄉都不能安放一張書桌,又得顛沛流離、四海為家……

實行微博實名制,意味著黨權進行再度擴張後,黨天下的人們在網上進行表達時,頭頂高懸了一把假法律之名、行打壓言論自由之實的利劍;意味著民意在畫有無形方格的平台上,更加無法得到真實的展現,從而也在一定程度上封堵了下情上達的管道;意味著河蟹攻陷了微博……

寫於2011年12月25日(廖夢君同學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偉光正」與絕人之後的惡魔連袂共舞第1988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動當局連續斷網、斷電視289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黨國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