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廖祖笙:豺狼當道的法與非法

2011-12-13 10:07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貴州人權研討會被中共當局惡意定性為「非法組織」,該會的所有成員在世界人權日到來前,被集體失蹤。這給人以不少反思,也讓人再次看到了豺狼當道的法與非法,實無固定標準可言。果然是「官」字兩個「口」,豺狼當道,法與非法,全憑官爺的嘴巴子一張一合說了算。

我在12日中午致電貴州人權研討會的廖雙元夫婦,3個手機號碼無一能挂通,要麼被錄音告知「停機」,要麼就是說「關機」,可見該會的所有成員,應該仍處在被集體失蹤狀態。被失蹤儼然成了常態,豺狼當道,隨意綁架匹夫匹婦,這在任何時期,都是無法無天的犯罪行徑。

未在民政局登記註冊的社團是非法組織,這是當局給出的邏輯。一個名叫中共的社會團體,也沒在民政部門登記註冊,也是非法組織。既然同是非法組織,就該都在被取締之列。可當局發出過紅頭文件,說要取締中共嗎?沒有。足見豺狼當道的法與非法,執行的是雙重的標準。

中共這個非法組織,憑藉把持著各種政治資源,在中國社會唯我獨尊、一黨獨大,連個研討、主張基本人權的社團,都要轉動一下法與非法的魔方,不但要將該會的成員集體給失蹤,還要「取締」該會。這「取締」的何止是個社團?它取締的是人權,公然宣告的是與人權為敵。

事實上當局也一直在與普世價值和人權為敵。打壓貴州人權研討會,是中共一闊臉就變的再暴露。在野時,中共樹起「解放全中國」的牌坊,忽悠得中國人殺中國人,在白骨纍纍間得了金鑾殿,就能連人權都不講了,連法與非法都可以隨意模糊了,就這樣把中國給「解放」了。

豺狼當道的法與非法,常令人啼笑皆非。貴州人權研討會的成員經常被失蹤,該會卻從未綁架任何一名中共黨徒;中共當年搞暴力顛覆和政治詐騙,而今搞變相掠奪和盤剝,貴州人權研討會推行的則是書生主張,結果是強盜未被定性成非法,書生反倒被裝進了「非法」的籮筐。

豺狼當道的法與非法,常假借國家的名義掩飾其猙獰。為著玩兒震懾的把戲,當局隔三岔五把「顛覆國家政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屎盆子甩得滿天飛,好像國家政權無處不在。可當負屈銜冤的百姓哭號至首都,才驚覺國家早已淪陷,不知在哪能找得到真正的國家政權。

真正意義上的國家,法與非法會有一個固定的衡量尺度,國家政權也會固定存在,不會時隱時現;真正意義上的國家,國家意志必定會是全民意志的集中彰顯,國民對國家大事也都具有評說權和表決權。豺狼當道,不但使法與非法缺失了唯一的準繩,而且也已禍害了整個國家。

寫於2011年12月12日(廖夢君同學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偉光正」與絕人之後的惡魔連袂共舞第1975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動當局連續斷網、斷電視276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黨國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