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韓戰 為什麼虛耗三個月貽誤軍機(圖)

2011-12-07 00:24 作者:今鐘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志願軍」高射炮兵部隊開赴朝鮮前線

(4):為什麼虛耗三個月貽誤軍機

中國東三省的遼寧有個小地方「雞冠山鎮」,名為雞冠山,山上卻沒發現雞冠。

「萬眾一條心哪,打倒那個將介石......」銀鈴般嘹亮而又柔嫩的歌聲來自一個紅樸樸園臉的小個兒女護士。

清晨部隊機關人員來到小河邊洗漱,總遇到附近來自華北軍區醫院的醫生護士們。

小河清徹之極,河床白石,灰石澄明見底。河北老鄉撩水洗臉,大捧滿手掌的水,灌入鼻嘴,還發出呼嚕嚕的大聲響,顯得土氣。這可能是風沙太大養成的習慣。醫生們保持當時大城市的習慣,濕手巾上塗香皂,搓洗面孔。

「你們看!像不像個睡佛?」首先發現的是唱歌的小護士。

「喲,簡直是個睡美人,真好看!」一位女醫生應合。河邊的官兵醫護不約而同或蹲或站向西望去:西邊地平線上矮矮綿亙的遠山,活脫脫地像個仰睡著的女佛。線條柔和,兩個圓圓的胸突,輪廓清晰可見。她靜靜地躺在地平線上,微微向東俯瞰著。她躺睡著億萬斯年,如今卻天天看著東邊鐵路線上匆匆而過的無盡無休的近代軍火武器。

這條直通北朝鮮的運輸線,沒有一節乘人的客車箱,全是平板列車。有時是連續不斷的高射機輪,一排排地,一個車箱平板上兩臺。槍管一律持同一角度,斜指前方北朝鮮;有時是坦克,也是一排排地,炮口指向前方。方形的木板箱,內裝蘇式米格飛機,日夜不停地輸送。那時朝鮮人民軍攻到釜山,大丘,決戰在韓國最南端。

在這以前,則是悶罐軍事。鐵路上裝貨的那種貨車,中間開橫拉門,車廂漆成黑色。車車裝滿戰士,個個同一種顏色。很像北京賣茶湯,沖炒麵的那種大銅壺。深赤色,紅中透紫,一看就是海南島晒出來的。當時蘇聯的名作家,<<日日夜夜>>作者西蒙諾夫曾說:「中共解放軍的軍裝顯得土氣,其貌不揚,但戰鬥力不表現在外表」。

海南島坐悶罐車來的40軍,從銅壺般個個黑紅飽滿健壯的臉上,便可看出這支步行縱穿中國大陸,從黑龍江一直打到海南島的部隊的戰鬥力。這是三年國內戰爭鍛練出來的專用在刀刃上的中共寶貴血本,可惜後來全部葬送在朝鮮。

北朝鮮宣布朝鮮戰爭從50年6月25日爆發,但一直蹉跎到10月下旬才出兵,整整耽誤了四個月的寶貴時機。部隊輕閑無事,一天三個飽兩個倒。安東市大小商店都塞滿了軍隊。中午黑紅臉的戰士擠躺在裁縫舖的大木案上呼呼大睡,老闆們生意耽誤也無可奈何。

一天,軍部的幾位同學來訪。我談起了聽到華北軍區醫院指導員用大公雞吃蠶解釋中共喪失外蒙古的故事,大家笑得噴飯。「當兵的好糊弄,黨說什麼就信什麼,純粹扯王八毒子(東北話:瞎扯)」這位軍政大學步兵大隊的同學曾經是國民黨中央軍的作戰科長。蒙古名字叫額爾頓巴拉嘎,中文名叫薩西浩。一張黃臉,溝紋分明。煙抽得厲害,總像睡眠不足地強睜著眼皮,露著棕黃色雙睛。「在蘇聯坦克之下談什麼獨立?」他鄙夷不屑地說。

「部隊天天在這耗著,等什麼哪?等雷哪?」另一位年長的同學鄧竹書曾是中央軍軍部秘書。東北人,一尺極窄的雙肩,一米八的細高長條身材屬於世代不事體力勞動的那種富家子弟。他一肚子文韜武略,在軍政大學步兵大隊,是唯一能與軍事教員大侃國共兩軍,戰略戰術的一位老兄。

他提出了幾個問題:(為防隔牆有耳,鈑鋪小酌後,到山坡無人處閑侃)

其一:說是南朝鮮入侵,怎麼沒佔北朝鮮一寸土地,北朝鮮警備隊就立即反擊過去?全速挺進?

其二:第四野戰軍所有的中國朝鮮族戰士半年前一律上調到遼東,這幾萬人哪去了?

其三:如今戰線遠離中國邊界,朝鮮人民軍勝利進軍,打到南朝鮮南部海邊。要說部隊從海南島風風火火趕到這裡是為保衛「美麗大公雞」恐怕有點牽強說不過去。

其四:現在人民軍打到釜山、大丘,戰爭處於膠著狀態。久攻不下,人民軍孤軍深入。孤注一擲,犯了兵家大忌。美軍若來個「諾曼底登陸」抄人民軍後路,豈不成了瓮中鱉,釜中魚?中國此時不出兵,更待何時?

38軍擅於阻擊,40軍慣於穿插,39軍長於追擊。若各用其長,分兵扼守朝鮮半島峰腰部東西海岸,深溝高壘以逸待勞,迎擊聯合國軍諾曼底登陸,豈不可穩操勝券,大獲全勝?都等得不耐煩了,如此重要關頭,為何坐失戰機?

其五:上級解釋說:民主黨派不同意出兵,正在與民主黨派協商?黨要出兵,何時問過民主黨派?民主黨派攔得住嗎?從第四野戰軍全軍抽調所有朝鮮族戰士,民主黨知道嗎?十二兵團幾萬人從中國最南端調到中國東北朝鮮邊境,民主黨派知道嗎?貽誤軍機,民主黨派有這麼大權力嗎?擔得起責任嗎?

當時我想國民黨起義人員思想還真複雜!很難改造。軍國大事,小兵們操心有什麼用?只好天天望著西邊地平線上仰天的睡佛和東邊鐵路線上日夜不斷運往北朝鮮的各類軍火武器。

我想,對方號稱聯合國軍,主力還是美國;這邊可是社會主義陣營,中國軍隊,蘇聯武器......

我想,民主黨派也有道理,戰線遠離中國邊境,保衛中國的理由也實在不充足,難以服人。

我想,是否應該編些保衛「美麗大公雞」的歌曲,在部隊傳唱。當時全國流行的歌都是民主自由的主題:

「看我們團結在民主的旗幟底下,要建設民主的新國家。嘿嘿,千百萬大軍正在進攻,那廣闊的土地上,封建和獨裁就要滅亡!」

「我們是民主青年,站在鬥爭最前線。我們的意志像鋼鐵,我們的熱情似火焰。為了建設民主,自由的新中國,我們團結一致勇敢齊向前!」

雞冠山仰天俯視人間的睡佛,夜夜聽著鐵路上隆隆駛過的軍列,天天看著飛馳朝鮮前線的坦克,飛機,大炮,高射機槍......

来源:大紀元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