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啟蒙」究竟是什麼?

2011-12-01 09:23 作者:仲維光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問題

一七八四年六十歲的康德寫「蒙是什麼?」的時候,門德爾松說,啟蒙在德國是一個新流行起來的詞語,因此有必要弄清楚它究竟指的是什麼。時過二百多年,促使筆者寫這篇文章的卻是,啟蒙近一個世紀以來在中國知識界到處被使用,並且幾乎已經被用濫,但卻一直處於一個望文生義,張冠李戴的情況。很少有人在使用「啟蒙」一詞的時候願意首先認真地瞭解認識一下,「啟蒙」一詞究竟指的是什麼。

由於不知道,及對啟蒙一詞含義的誤會,甚至已經影響到那些翻譯人員的理解及翻譯文字。康德的一篇非常清楚明確地闡述「啟蒙是什麼」的短文,竟然在中文譯者們的筆下幾乎成了一篇霧裡看花的夢話。這使筆者深切感到,中國的一些知識人由於不瞭解那個時代的文化精神,那個時期的西方社會。所以對於啟蒙的理解總是帶有一相情願的、想像的,甚至帶有自己的文化特點和時代特徵;對啟蒙的誤解已經影響到對於當代西方思想、西方文化,以及當代中國問題的理解與解釋。所以,儘管啟蒙已經成了一個流行的口語,康德已經有文章清楚地闡明瞭啟蒙是什麼,但是對於中文世界來說還是有必要重新闡述解釋一下啟蒙究竟是什麼。

二.啟蒙是什麼

「啟蒙」一詞來源於法語Lumières。十八世紀初期,法國的思想家伏爾泰、孟德斯鳩等人訪問英國的時候,英國的制度及經驗主義思想給了他們深刻的印象和影響。為此,伏爾泰把英國的洛克思想引入法國,一七二八年,他出版了《英國通信》公開宣傳和運用洛克思想。

伏爾泰把英國的經驗主義思想帶到歐洲大陸,促進歐洲大陸的覺醒和新思想的傳播的這一行動,自此被人們稱為稱為啟蒙和啟蒙運動。相對於法語,「Lumières」一詞,英語中則用enlightenment稱呼這一時期的這一法國思想運動。

從英國而來,被伏爾泰們推動的這一啟蒙運動的最重要的思想特點就是,他們表現的是英國的經驗主義思想,洛克哲學的精神。梯利在他的《西方哲學史》中說,「幾乎所有遵循洛克原則的哲學家都可以稱為啟蒙者」。所以「啟蒙」的第一個重要特點,也是最根本性的特點就是經驗主義的特點,也就是來自「英國傳統」(!)的自由主義。

「啟蒙」思想的第二個根本性的特點,也就是啟蒙思想,啟蒙運動之所以產生,不是因為一般意義上的「專制」,也就是所謂世俗的「專制」,而是因為西方所特有的那種宗教專制,尤其是中世紀的教會所代表的宗教專制的桎梏和迫害。伏爾泰們直接的從事的總是對於教會統治的無情的抨擊。他們認為天啟宗教是無知和欺騙的產物,是精明的僧侶利用人類的愚昧和偏見來進行統治的創造物。

這裡筆者必須指出的是,激發產生啟蒙運動的宗教,不是廣義的宗教,而是源於亞伯拉罕的三種宗教思想的中世紀的那種教會制度,及思想精神的世俗現象。啟蒙的產生是因為這種宗教思想的禁錮和奴役,尤其是通過教會的宗教及思想桎梏。啟蒙的產生衝動在於從這種宗教思想和被其禁錮的精神中解放出來,也就是從那種建立在上帝與人,物質與精神的二元對立的西方宗教及哲學思想基礎上的一元論的真理觀中解放出來。啟蒙直接面對的是一種「教條」的宗教文化。

所以,啟蒙的產生只在於在這樣一種文化和社會制度,環境下,而不會在別的,沒有這種衝動的環境下產生。

這裡還必須強調的是,宗教不是廣義的宗教所說的是,這個「宗教」絕對不包括東方的「宗教」。也就是說,啟蒙所原初的對於宗教內容的反彈與衝動,能夠造成啟蒙衝動的絕對不是東方的宗教,如佛教、道教,更不要說被牽強成為教的儒家思想。因為所有東方的宗教對於天地人的理解都不是二元的,都沒有一元的真理觀,都沒有那種西方宗教所特有的「教條」。

三.啟蒙的日耳曼式理解

在德語中本來相應於「Lumières」和「enlightenment」,描述本來意義的「啟蒙」運動的是「Erleuchtung」(照亮、突然領悟)。但是,德國長期以來使用的卻是「Aufklaerung」。

對於Aufklaerung一詞,單從德漢字典可能很難體會到它那微妙的含義。「Aufklaerung」和照亮,突然領悟不同,它的「弄清楚」有一個別有意味的含義:那就是清理。

中國人見面的招呼是「吃了嗎」,可尊重從上面規定下來的秩序乃至權力的德國人見面的招呼是「一切合秩序嗎(Alles in Ordernung?)」,「都清楚嗎(Alles Klar?)」。這個民族精神導致德國人對於「啟蒙」一詞的選擇性使用和認知。「啟蒙」一詞,通過翻譯在德國和法國就成為了兩個意思。

「Aufklaerung」式的弄清楚,在德國人來說是理順,使一切合乎秩序,Alles in Ordernung。而非法國那種帶有在黑暗中照亮,突然領悟的含義了。

那麼,在德國清理、理順的是什麼呢?

當以洛克、休謨為代表的英國的經驗主義思想被法國以及歐洲大陸其它國家的思想家引入歐洲大陸,形成啟蒙運動的時候,德國還是傳統的形而上學佔據統治地位。統治德國哲學思想的所謂德文的「理性」(Vernunft)不是盎格魯-撒克遜語言傳統的理性(Ration、Reason),而是日耳曼所獨特的一種所謂高於理解的理智。在法國啟蒙思想家反抗宗教的中世紀的黑暗,衝破宗教的桎梏的時候,日耳曼思想家居然用這個唯理智主義的理智和經驗主義結合,清理了所謂不合秩序的思想,提供了一套自然或者說理論神學,用來證明和「弄清」宗教的基本學說,如上帝存在,意志自由和靈魂不死。這就如同後來黑格爾以及馬克思用理性的辯證法變戲法般地來建立統治一切的自然哲學一樣。

「一切合秩序嗎?」,「都清楚嗎?」,德國人的生活中沒有自己的個人的秩序,只有上帝的秩序,國家權力的秩序。按照弗格林的說法,如果不理解基督教及其教會社會結構就無法理解現代國家;根本沒有世俗意義,一般政治學意義上的那種國家,現代國家有著深刻的基督教根源。黑格爾的絕對理念,對國家的推崇實際上也是一種宗教的世俗化而已。

所以德國人的「啟蒙」並非法國人的那種引入英國的經驗主義,增強個人意識的「啟蒙」,不是呼籲自由主義精神的啟蒙。而是要用德語的「理性」理順宗教思想、宗教解釋、宗教教條的「啟蒙」。這種啟蒙自然會招致一些具有自由主義精神的思想家的反感。所以才會有在一七八四年在柏林雜誌上邀請門德爾松、康德等幾位學者來談究竟「啟蒙」是什麼。康德等學者也利用這個機會為從英國引入法國及歐洲大陸的啟蒙正名,公開鼓吹對自由的推崇和追求。

這一組文章,包括康德等人之所以特別選擇「Aufklaerung」辨析,也是相應於法語和英語術語,對於德語非常有針對性的刻意校正。

四.康德對啟蒙的理解

康德自己明確地承認,大約在他寫「啟蒙是什麼」之前二十年,他就被休謨「從獨斷的睡夢中喚醒」。為此,寫於一七八四年的「啟蒙是什麼?」,全篇貫穿的實際上是經驗主義的思想和對抗教會及其教條的,對自由的推崇和追求。

這篇文章其實是一篇全面對抗宗教教條的宣言書,所使用的那些帶有負面色彩的定語,都是帶有濃厚的宗教氣息,甚至根本就是宗教中所獨特使用的詞語。

開章名義,康德就說,「啟蒙運動就是使人類從自感罪責的未成年的狀態中解放出來,……在這種未成年的狀態下,人不接受他人的指導就不能夠運用自己的理解。這樣一種我稱之為‘自感罪責’未成年的狀態,原因並不是由於缺乏理解能力,而是由於沒有他人的帶領就缺乏決斷與勇氣運用自己的理解力。Sapereaude!(勇敢地成為智者吧!)大膽地運用你自己的理解能力!這才是清理性啟蒙(Aufklaerung)的座右銘。」

在文章將要結束的時候,康德乾脆直接地強調,「我把啟蒙的重點,也就是人類走出自我罪責的未成年狀態,首先就放在宗教事務方面。這不僅是因為我們的統治者對在藝術和科學方面監護他們的臣民沒有感到興趣,而且更因為這種未成年狀態是一切之中最有害,也是最無顏面的事情。」

所以康德對於啟蒙的理解和法國的啟蒙運動的思想家,伏爾泰、孟德斯鳩、狄德羅等一樣,首先面對的是統治歐洲的基督教傳統文化為社會,為人們的精神所帶來的束縛和禁錮。基於這種反彈,按照康德的理解,自由是啟蒙的靈魂。而為了反抗這種宗教桎梏,可以說在康德一生的思想探索中佔統治地位的主題就是,為精神的自由而鬥爭。

其二,康德當時用於對抗這種宗教傳統的思想方法與法國的啟蒙思想家伏爾泰們一樣,同樣是來自英國的經驗主義思想——認識論問題。

大約從一七六零年開始,康德受到英國的經驗主義思想影響開始反省自己的方法,重新審查認識論。

推崇康德的當代思想家波普認為,康德認為「我能夠認識什麼」「這個問題是一個人所能夠提出的三個最重要的問題之一。伯特蘭•羅素儘管在哲學氣質上更接近休謨,但是在這個問題上似乎站在康德一邊。……羅素把科學、倫理學甚至政治的推論都歸之於認識論是正確的。」(猜測與反駁,5頁)

就是在寫作「啟蒙是什麼」期間,康德完成了他的《純粹理性批判》、《任何未來的形而上學的導輪》、《自然科學的形而上學原理》、《實踐理性批判》、《判斷力批判》等著述,為此,在這種經驗主義的基礎上,康德在同時期的別的文章中明確地說,

「……無論如何,應當使上帝為你所知,即使……他顯露於你,也得由你……去判斷:你是否相信他和崇敬他。」對抗中世紀以來的宗教傳統及其帶來精神和社會影響,是康德所理解的啟蒙的靈魂。

對於傳統基督教給社會和思想帶來的禁錮的反彈,對於英國經驗主義的推崇,毫無疑問導致康德對於德國形而上學的思辨傳統的摒棄與厭惡。所以康德的啟蒙是英國內容的、法國式的啟蒙,絕非德國傳統式的。

康德在「啟蒙是什麼」中做的不是理順,理清,而是對抗。他對抗的正是那種後來被費希特、謝林和黑格爾們繼承的缺乏對自由的渴望的理順式的「啟蒙」。儘管中國學界至今還不加分析地把費希特、謝林和黑格爾作為康德的繼承人,啟蒙思想的代表,但是在談到啟蒙問題的時候,指出費希特、謝林和黑格爾究其思想根源,認識論基礎,以及對於傳統宗教文化的態度,他們都不是作為本來意義上啟蒙運動的思想家,是非常重要的。事實上,一七九四年,康德曾經直接的,清楚地抨擊過在康德死後自認為,甚至被一些他們的後人稱為繼承了康德的費希特。當費希特宣布自己是康德的繼承人時,康德在《關於費希特的一個公開聲明》中說,「願上帝保佑我們不受我們的朋友之害……有些奸詐的背信棄義的朋友,一方面表示友好,一方面卻又陰謀搞垮我們。」

五.再談啟蒙思想

啟蒙究竟是什麼?從法國十七世紀初期啟蒙運動發生的原因、內容,從德國康德等思想家對於啟蒙的討論,我們首先可以明確的是,啟蒙的對象是心智,而不是政治。啟蒙是通過心智問題達到從根本上改變和影響社會和文化,而不是通過政治問題影響社會文化問題。這也就是說,啟蒙力圖影響的是人的根本生存的問題。

為此我們看到,啟蒙涉及的第二個問題就是思想自由,精神自由問題。因為思想自由問題是涉及心智問題的根本問題。沒有自由根本就談不上心智問題。而精神和思想自由問題就決定了啟蒙的「歷史性的」,「帶有時代特點」的思想運動的特點。

由此關於啟蒙的第三個重要問題是,啟蒙產生的原因,也就是它的具體的歷史和時代的特點是中世紀的宗教專制黑暗,而非一般所說的世俗專制黑暗。這也就是源自亞伯拉罕的宗教傳統及教會制度給歐洲帶來的全面的專制和桎梏。

啟蒙是對亞伯拉罕以來的以教會為代表的宗教統治的直接挑戰。因為長期以來有人以教會名義壟斷權力,搜括財富、迫害異己,這種壓迫與腐敗引起啟蒙思想家深刻的不滿和反彈,開始對中世紀時的以神學、倫理學和演繹邏輯來解釋歷史的方法產生質疑,對歷史文獻所記載的事物產生疑問,甚至開始進行考古研究與文化發掘。

啟蒙思想家的這一努力就帶來了啟蒙的第四個重要特點,啟蒙思想的核心就是洛克以來的英國的經驗主義思想,英國的自由主義傳統。

從伏爾泰等法國思想家帶給法國的早期啟蒙著作,從康德,我們可以看到英國的洛克,他的關於宗教和世俗政府的思考對啟蒙時代思想家的影響。啟蒙主義思想家以經驗主義的理性思考為出發點,摒棄宗教的觀點。狄德羅在《百科全書》的「理性」一條中明確地說,理性是「人類認識真理的能力」,「人類的精神不靠信仰的照耀的幫助而能夠自然達到一系列真理」。

六.啟蒙與中國問題

啟蒙思想、啟蒙時代歷史的內容和脈絡是簡單的、清楚的,然而,由於當代中文世界對於啟蒙究竟指的是什麼有很多所特有的誤會和曲解,因此值得我們根據中文世界的情況做更進一步的具體的辨析,儘管有些論述看來有些重複。

首先,在這個多元問題,多元文化各自有其獨特的規範已經成為常識了的時代,我們還是要再次強調指出的是,啟蒙是西方文化所特有的現象。這也就是筆者在此前強調的,啟蒙是源自亞伯拉罕所產生的宗教文化傳統統治社會所造成的一個特殊的反彈與解放現象。對這一點的具體認識,我們還會在第四點中對比中國的情況作進一步的展開。

其次,筆者要再次進一步再次強調,「啟蒙」所特有的具體內容,經驗主義的方法,自由主義的精神決定了費希特、謝林、黑格爾和馬克思們不是「啟蒙」的繼承者。因為他們一不是英國經驗思想,自由主義的繼承人,二不是法國啟蒙思想的繼承人,三不是康德的繼承人。這些人的思想傾向充其量只是德國傳統的,崇拜秩序、崇拜權力的思想文化的繼承人。如果用中性的語言,說他們是保守的基督教文化的繼承人,我想是中肯的,他們也不會反對。但是,由此卻也可以進一步說,他們不是現代人權、自由,及這一切所帶來的開拓民主制度的繼承人。

對此,在一直認為自己是啟蒙思想的繼承者的當代思想家波普看來,啟蒙主義上述的特點還決定,德國的浪漫主義天生就是啟蒙的敵人。在這種意義上我們更可以進一步明確地說,馬克思主義,究其思想的根源是和啟蒙思想相對抗的。

第三,啟蒙與政治的關係:啟蒙的對象之所以是心智,是因為歐洲社會是一個源於亞伯拉罕的宗教文化社會,也可以說教會文化社會,因此這個社會不是一個世俗的國家統治,而是一個充滿宗教實質內容和形式的社會。它讓我們看到,只有那種建立在二元論基礎上的宗教的世俗專制,才會把專制一直貫徹到心智。為此,康德才會強調,首要的是擺脫未成年——必須監護引導才能運用自己的理解力;最惡劣、最丟臉的也是這種情況;而沒有把國家制度等政治問題放在首位。

啟蒙反對的不是世俗專制,也就是說,啟蒙反對的不是中國人所說的「封建專制」。相反,這個時期的大多數思想家甚至和王室站在一起,直接質疑基督教會的「君權神授說」。對此,人們可以在康德的文章中直接讀到對於開明君主的讚揚。就是在這個基礎上,一些啟蒙思想家,如伏爾泰進一步倡導在上帝面前的自由、平等。

這裡我們還可以進一步肯定說的是,發生於十七世紀初期後的啟蒙運動,以及由此產生啟蒙思想和「民主」沒有直接的關係!因為一些啟蒙代表人物,如伏爾泰,甚至還是反民主的。梯利在《西方哲學史》中說,「儘管他有自由主義的思想,他卻不擁護民主,對下層社會的自治能力缺乏信心。他說,‘必然會有無知的暴徒,一旦他們開始爭議,則一切歸於失敗。’這個理性的時代,不是要把‘僕從、補鞋匠和女佣’包括在他所祝福的範圍以內。」

為此,把啟蒙說成是「反專制」、「反封建」、「科學和民主」,充其量是一種瞎子摸象式的認識。

第四,啟蒙與文化及中國傳統社會問題

人類的歷史告訴我們,人的追求、解答的不同生成了多元文化。每種文化傳統,每個社會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迫切問題,所以歷史發展也是多元的,而非一元的。既然在我們在前述已經說過,啟蒙是在一種獨特的宗教文化下產生的一個歷史性、社會性的思想運動,啟蒙運動與文化傳統緊密相連,那麼顯然產生啟蒙運動的衝動不是普遍性的,啟蒙運動也不是普遍性的。一百年前的中國社會的動向典型地反證了這個問題。

一百年前的中國社會面臨的不是十七世紀法國思想家們所面臨的宗教黑暗統治、腐敗,康德所面臨的那種離開上帝就無法自立,沒有自由的心智不成熟,而是東西方的衝突:商業的、政治的、文化的。西方用船堅炮利讓中國整個社會感到震撼和危機。因此,當時討論的問題是如何富國強兵問題,文化衝突問題,中西學體用問題,如何現代化問題。

有一種說法,說五四後中國之所以沒有進行啟蒙是因為「救亡壓倒啟蒙」。這是個未經思索的提法。因為一百年前的中國並沒有產生西方社會那種教會的禁錮和思想的桎梏,中國雖然有世俗的「權力」專制,甚至曾經有過文字獄,但那是一種非常具體的禁忌,而非普遍的從認識論開始到思想精神上徹底的禁錮,即那種在思想上形成教條,在行動上建立教規,在社會中確立等級,並且所有一切都僵硬到神聖不可侵犯。在中國傳統社會,無論是個人,還是社團、家庭都有自己的自由,有那種西方所常說的可以躲避的「壁龕」(Nixche)空間,甚至流動的可能和空間。

既然 「啟蒙」是從宗教的桎梏下,二元論的思想愚昧下解放出來、「弄清楚」,中國文化傳統沒有這種全面的身心桎梏,何來啟蒙的衝動?

歷史的事實也的確如此,中國社會不只是在三十年代,甚至五四之前,面臨的問題和衝動就是「家國」的安危問題,而根本沒有啟蒙的衝動。

對此,歐洲的啟蒙思想家對於中國文化傳統的態度也從另外一方面說明瞭這個問題。十六世紀末期後前往中國傳教的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用書信向西方介紹了「世俗」而富裕的中國,即當時正處於明朝晚期的中國社會。非宗教性的中國式的倫理學,孔孟之道立刻就引起了伏爾泰等啟蒙學者的極大興趣。

為此,對比東西方的思想發展史,我們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再次看到,「啟蒙」無論其產生的歷史社會情況,思想文化原因,都有著非常特定的內容和形式。而這個內容和形式就是源於由亞伯拉罕產生的宗教傳統。它的特點是二元思想基礎,一元真理觀,教會式的社會結構,無處不在的宗教社會文化。由此產生的啟蒙所表現的思想性、社會性、歷史性的反彈和發展都具有非常特定的特點。它和東方文化是遙遠的。甚至可以說是風馬牛不相及的。

第五啟蒙與當代中國大陸社會問題。

一九四九年後的中國大陸發生了共產黨所說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共產黨對於中國大陸的改變是徹底的——完全意識形態化,片面的全盤西化。共產黨,無論精神思想還是組織結構都是西方基督教文化及教會組織的世俗翻版。審查這一時期的歷史,人們不難發現,到五十年代末期,二元論的思想基礎有了,一元論的真理觀、意識形態有了,經院哲學建立了,教會式的國家結構健全了,宗教審判所設立了,所有中世紀歐洲社會具有的一切都已經在中國社會建立,並且實施。所謂一九四九年的新社會實際上是回到了五六百年前的歐洲社會。所不同的是上帝不是神,而是人,在人間代上帝行使職能的不是教會、牧師,而是黨和各級幹部。中國傳統社會的價值、文化精神,家庭社會結構都遭到了徹底的毀滅。

如果做一個案例對比的經驗研究,人們就會發現,共產黨把中國不折不扣變成了中世紀的歐洲,幾乎所有的內容都可以對應。

共產黨的完全意識形態化是一種徹底的世俗宗教化,歐洲社會那種無處不在的宗教文化的翻版。只有到這個時期,或者更為準確地說到五十年代末期,五千年的中國社會第一次出現所有康德所說的那些必須砸碎,必須啟蒙的條件。這就是六六年中國大陸能夠發生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所謂「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煽動起億萬紅衛兵狂熱的根本原因。那是一次世俗的十字軍東征,世俗的異教徒屠殺,可以肆無忌憚地迫害階級敵人。

因為思想、信仰可以肆意殘殺另一個族群,這在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它是和推崇仁、義、道、德,四海之內皆兄弟的中國傳統截然對立的。

可以說,從六十年代初期開始,對於其後的幾代人,具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國社會第一次面臨十七世紀啟蒙思想家所面臨的問題,啟蒙問題。中國社會面臨的問題已經絕對不只是政治問題,專制問題,而是康德所說的「最嚴重的」心智問題,最惡劣的精神未成年狀態。。

七.結語

自然科學的研究常常使人看到,對於很多現象的解釋都涉及很深刻的基礎問題。實際上社會科學的很多問題也是如此。對啟蒙問題的認識和解析能夠使我們對很多難以解釋的歷史現象得到簡單的解釋。例如關於啟蒙和中國文化傳統的關係問題,對於全盤西化的人很難理解為什麼伏爾泰等早期啟蒙思想家非常推崇中國的孔孟等思想家,如果你瞭解了「啟蒙是什麼」,你就會很容易地理解他們為什麼這樣推崇孔孟。

為此,我們就能夠很容易地看到,曾經有人提出「救亡壓倒啟蒙」,這一提法之不著邊際不只是因為提出者缺乏啟蒙的衝動,對啟蒙的理解,而且因為那些提出這個觀點的人本身就是曾經參與建立經院哲學的思想桎梏,迫害別人的人。他們沒有,或者說也沒有能力對於自己所使用的愚昧民眾的完全意識形態化思想,一元主義的真理觀提出質疑,否定自己。中國社會正是由於有了這批經院哲學家們的助紂為虐才真正有了啟蒙的迫切需要。

為此我們也能夠看到,把啟蒙歸結為「科學和民主」,不僅具有同樣的問題,而且從根本是一種典型的瞎子摸象。因為它繼續想把啟蒙作為了一種具體的藥方,一種教條,而不是反抗專制對於心智桎梏的追求自由的衝動與經驗理性的追求。

至於給中共領導人啟蒙則更是對啟蒙的一種荒謬的南轅北轍式的嘲弄。

然而,有了中世紀教會式的全面黑暗的統治和控制,就必然會有類似的反彈,筆者自身走向反抗專制的道路和上述兩種傾向形成了一種對比,一種對啟蒙時代的思想發展的驗證。

今天在重新解答啟蒙是什麼的時候,這個經歷讓我更加清楚看到,為什麼七十年代初期,筆者作為一個中學畢業生會在自學中能走向經驗主義,走向洛克和英國哲學。正是因為那個時期,那個思想環境有了中世紀後啟蒙所具有的一切條件,所以,筆者在七五年前後和啟蒙主義的前輩一樣明確地確立啟蒙問題首先是認識論問題,心智問題,確立中國社會最大的問題是共產黨及其培植建立的知識界問題。

能夠在黑暗中再次找到法國啟蒙思想,找到康德的道路,筆者這個思想歷程也再次說明當代中國傳統已經被徹底毀滅,西方的極權主義全面統治了中國。

歷史是相似的,人類追求自由,追求美好的衝動是同樣的,同樣的中世紀的黑暗,產生同樣的啟蒙衝動,而同樣的衝動——啟蒙以來的歷史則告訴我們,自由是不可阻擋的。人運用自己的智力的要求是不會被徹底毀滅的。

啟蒙究竟是什麼?啟蒙就是要解放人們的心智,用自己的理性自由地思索和追求!要做到這一切,先來審查你自己是否有自己獨立的靈魂,是否在未成年狀態,你是否還有辨別事物的能力。

2011-11-24德國埃森初稿

来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