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子專欄】蔣家王朝是個政治概念

——與台獨人士對話

2011-09-03 14:09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30
    小字

摘要:台獨人士說中華民國兩蔣時代是王朝,對蔣時代中華民國的認識不如天主教神父雷鳴遠、雷震遠。說「蔣家王朝」是摻雜了黨文化批判的共黨的話語。孟德斯鳩告訴我們:專制政體「由單獨一個人按照一己的意志與反覆無常的性情領導一切。」中華民國在大陸是共和政體中的貴族•精英政治」,在臺灣成為四小龍之一後,在精英不能以品德節制特權,人民謀求物質幸福而要求參政的時候,蔣經國主動解禁,走向多黨制民主憲政。孟德斯鳩復興古希臘亞里士多德的君主制是最好的政體的思想,防止出現霍布斯所述權力絕對集中和公民絕對服從的君主或議會的專制,總結英國君主立憲制的歷史經驗,完善洛克關於「王者氣派」的人立法的舊三權分立制衡的思想,以議會理性立法、君王依法行政、法官依法判案的新三權分立制衡,遏制君權侵犯人的自由。美國在共和政體下應用孟德斯鳩的思想,保護擴大公民自由選舉的權利到平民階層,實現民主憲政。英國、美國、臺灣都是「自由民主」的歷史進程。國民黨兩蔣時期是民主和獨裁折衷的威權憲政,君主隱形、立憲顯形、民主目標三結合,跟薩達姆、卡扎菲政府不同。國民黨要持久洗刷歷史污點,台獨人士要清醒認識中共的邪惡。惹不起我躲,有違孟德斯鳩所說共和民主國家的人的品德。批蔣不要說黨話,不要幻想中共文明。

有位網名除枝的台獨人士,閱讀《自由文明,民主憲政》(下)之後,被第一段「中華民國國民在國民政治倫理未成之前的急功近利,企望推翻所謂蔣家王朝,實現多黨競選的民主憲政」這句話觸動,跟貼說中華民國兩蔣時代是王朝。

1940年在中國傳教40年的天主教神父雷鳴遠被中共囚做政治奴隸40天後,逃出太行山時說:中國共產黨不是中國人,不是人,是活閻王。這是明晰地道的中國人的話語。依照神學知識和被中共囚禁的奴役經歷,雷鳴遠神父認為中共外國來的惡魔,把它權力所及的地區的中國人變成了活鬼。如果這是真話,該如何看待那時的中華民國?《內在的敵人》的作者雷震遠,一直尊稱蔣介石為委員長,全書10幾萬字,沒見他提及中華民國是「王朝」或「蔣家」兩詞中的任何一個。

為什麼?凡從小系統受過西方邏輯和實證的雙重思維訓練的人,無論東西方人看中華民國蔣介石和蔣經國統治時期,會認可中華民國這60年是威權政治,卻不是王朝君主制,更不是專制。說「蔣家王朝」一詞,跟我曾經辨析過的「封建專制」一詞一樣,都是摻雜了黨文化批判的政治詞語,並非真實歷史。

在《論法的精神》上卷第8頁,孟德斯鳩根據國家最高權力掌握在那些人手中以及他們對待法律的態度,把國家政體分為三種,即共和政體、君主政體和專制政體,說:「共和政體是人民全體或僅僅一部分人民所有最高權力的政體;君主政體是由單獨一個人執政,不過遵照固定和確立了的法律;專制政體是既無法律又無規章,由單獨一個人按照一己的意志與反覆無常的性情領導一切。」

很顯然,在自由憲政的鼻祖之一的孟德斯鳩視野和筆觸下,君主制不能跟專制混同。依照孟德斯鳩的定義,中華民國是共和政體中真切的貴族政治:「僅僅一部分人民所有最高權力」,還沒有實現民主政治,是「某些家族,在那裡握有最高的權力」(《論法的精神》上卷第19頁),「就是貴族政治」。注意:「民主」在孟德斯鳩的政治學裡並不是一種政體,而只是共和政體的一種形式:「共和國的全體國民握有最高權力時,就是民主政治。」(《論法的精神》上卷第8頁)

孟德斯鳩所謂貴族政治,即時下通常所說的「精英政治」。孟德斯鳩所分類的三種政體,都是保障自由的不同形式,各有不同的原則:君主政體是榮譽和守法,共和政體是品德(民主政治絕對需要,貴族政治相對需要),專制政體是恐怖(寬政的權力受榮譽限制,暴政的權力隨心所欲)。(《論法的精神》第三章)

依據上述憲法政治的思想,我們能夠像數學幾何證明那樣精確的推論:1、君主政體不能保障人民的自由等,就會轉為共和政體來保障;所以清朝1911年發生辛亥革命,1912年中華民國應運而生。2、共和政體走過精英政治之後,即精英不能以品德節制特權,人民都有謀求物質幸福需求時,例如中華民國在臺灣成為四小龍之一後,民眾要求參政,蔣經國順水推舟解禁,共和政體走向民選總統的多黨制民主憲政。3、專制政體下全民喪失的自由,必須衝破恐懼才能重新獲得;「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在首要的就是全民要走出恐懼,爭取心靈自由。

孟德斯鳩復興古希臘亞里士多德的政治思想,改良權力更換相對穩定的君主制,以立憲確立的立法、行政、司法的三權分立制度去遏制君權侵犯人的自由。亞里士多德將政府分為君主制、貴族制和共和制(或立憲制)三種好政府,還有僭主制、寡頭制和民主制三種壞政府。這是理論化的分析,現實中則是多種政府混合的中間形式。亞里士多德認為:君主制是最好的政府形式,最好的一腐化就成為最壞的,因此僭主制最壞,而壞政府中民主制是最不壞的。因為僭主們絕大部分都是煽惑者——由於允諾保護人民反對貴族而獲得權力,掌權之後實行領袖獨裁和特務統治,愛製造戰爭;民主制比較不容易有革命,革命是個壞東西。亞里士多德沒有研究到專制政府,其蠱惑民意掌權背棄的僭主制,近似專制政體。

霍布斯最早對專制政體進行理論分析,認為:人與人的關係像狼一樣互相吞食,處於「永久戰爭狀態」;國家是狼一樣的「人群」訂立契約給君主或議會,交出權力後絕對服從。霍布斯親歷1648年到1660年廢君主和上院的英吉利共和國,共和與專制混合12年,國家無品德制約,陷入暴政的恐懼和混亂中。所以他把君主制和專制混合的法治政府當作理想的政府,講求權力絕對集中和公民絕對服從。霍布斯所述的君主專制類似中國秦朝皇權暴政,但秦朝法律是講天命的皇帝聘用法家官吏制定,不需要人民授權;所述議會專制類似中共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但中國人有公民名義卻無權利之實,是政治奴隸,要絕對服從的不是名義上的最高權力機關「人民代表大會」,而是權力絕對集中的中共政治局。

洛克在英國斯圖亞特王朝復辟時期,曾經親身受過君主專政的迫害。斯圖亞特王朝結束之後,他參與了英國君主憲政的創製,他寫《政府論》和《寬容異教》論述「人非狼」的觀點,國家是具有「王者氣派」的人訂立契約(立法)創建。他認為立法權應該掌握在議會,國王通過守法的政府機關掌管行政權和外交權,將三權分立制衡的設想首先引入君主政體。60年後才有孟德斯鳩的議會理性討論立法、君王依法行政、法官依法判案的新三權分立制衡的理論著作。人類始於英國的君主立憲制,建立在「自由、平等」的政治思想上,100年後在美國的共和政體下,保護公民自由選舉、機會均等權利擴大到平民階層,民主憲政實現。

今日我們所說的「自由民主」歷史進程,最簡明地通過英國君主立憲制(保障自由),到美國平民共和實現民主憲政。這跟中華民國在大陸實現了清朝在大陸沒給人民的自由,在臺灣實現了美國似的全民直選總統的多黨競選憲政。這也是一個自由民主的進程。前面所述臺灣除枝也認為中華民國是「自由民主」的歷史進程,鼓勵我們大陸人自立地走正確自己的路,他的回覆近兩千字,概要如下:

蔣介石是獨夫,敗據臺灣初期燒殺擄掠,製造228,慘殺盡臺灣人精英。國家是「人民」首要,居住在一塊「土地」,有自己軍隊防守維護「主權」,有自己政府「體制」。所以稱蔣氏王朝。兩蔣都是作到死的獨裁者,無須人民選舉。每個受其荼毒的臺灣人都唾棄蔣氏王朝。臺灣的地位在舊金山和約寫得很清楚:日本放棄由臺灣人民自己選擇成立何種國家!國民黨大陸人員逃難立足臺灣,已無祖國。是臺灣公民逼民進黨走臺灣路。建國是這一代臺灣人的使命!中國異見人士不要有大中華的國族觀念。中國要先自我檢討自己的失敗:迄今還處於人治,還違背孔子所說「修文德以來遠人」,凶行惡相逼人遠離。貴國的人須自助爾後有人助。祝中國早日真正的自由民主!加油!自助爾後人助。

現在來看「蔣氏王朝」的「獨裁」說法,並不準確。亞里士多德、洛克、霍布斯、孟德斯鳩的政治學,無論依據誰的,國民黨兩蔣父子統治時期,從大陸到臺灣都只是威權憲政,不是君主王朝,更不是獨裁專制。1945年毛澤東到重慶談判,對蔣中正的施政評判是:「搞民主無量,搞獨裁無膽」。也就是說,深受儒家周易思想文化的影響,蔣中正做委員長和總統,是民主和獨裁折衷的威權憲政。

按照國民黨實現「民權主義」的軍政、訓政、憲政三部曲,本該在1927年創建南京政府10年後,在1937年實行憲政,卻因抗戰八年,到1945年重慶談判才開始籌備憲政。準備工作到1946年,中共利用馬歇爾使團調和停戰的時機,化內戰之初的被動為主動、不利為有利。到1947年,中共認為可以打敗抗戰八年而厭戰的國軍,斷然拒絕參加制憲會議,公然拒絕通過民主憲政實現國內和平。1948年蔣介石當選為中華民國第一任總統,同時因為中共匪亂而進入戡亂時期。中華民國在大陸兵敗之後撤到臺灣,民主憲政下戡亂黨禁、言禁政策繼續。

查維基百科,蔣介石在中華民國第一至五屆總統都是國民大會選舉的。所以除枝說蔣介石「是作到死的獨裁者」不恰當。蔣介石在大陸對馮玉祥、李宗仁、共產黨等行婦道之仁,威權的力量不夠而丟失政權;在臺灣吸取教訓實行黨禁、言禁,讓中共地下黨在臺灣無法搞破壞和宣傳等活動。臺灣沒有40年的威權憲政,人民想躲過赤禍很難。國民黨在臺灣蔣經國之前是君主隱形、立憲顯形、民主目標的混合政體。這就是兩蔣時代的威權憲政,跟薩達姆、卡扎菲的威權反憲政到底的政府截然不同。薩達姆、卡扎菲拒絕民主到底,蔣經國卻主動解禁。

當然,1946年2•28事件中的屠殺,確實是當時南京政府的歷史污點,國民黨因此要還債,包括挨批。但要認清中華民國兩蔣政府的性質。說獨裁專制不準確,沒法解釋還沒面臨中東今年春季的統治危機,國民黨就開啟了主動從革命黨轉變為競選黨的自覺歷程。斗轉星移,中華民國在總統直選廢省後要獨立了。

我個人認為,臺灣人有權通過投票公決是不是要獨立,大陸人也要自立脫共。問題在於臺灣人對中共的邪惡認識不清。只要中共還存在,台獨決不可能。臺灣割讓給日本,好似專門躲避反禮教傳統的五四新文化運動,回歸大陸是給國民黨兵敗立足。如果臺灣人思考臺灣前途,考慮利益時更要用心領悟冥冥之中的天意。

如果以大中華民國招牌統一大陸,極可能就像1989年西德統一東德。但誠如臺灣前教育部長杜正勝所說:「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文明:「動輒橫眉怒目,真是丟盡禮義之邦的臉……粗魯無文。」丟了孔子說過的「修文德以來遠人」傳統政治倫理,讓「遠人」臺灣不滿意,而「想要告別中國」。說這些話流露對中共的恐懼心理:惹不起我躲。孟德斯鳩說的好,共和民主國家的人絕對需要品德。中國大陸正是絕對反品德的求功利,所以共和徒有虛名,中國人和人都不是了。那麼這時候該有人無畏地站出來說:我才是中國人,我才是人。躲算什麼事?

兩蔣時代並非政治學意義上的蔣家王朝。威權憲政下臺灣不怕中共,給大陸有淪陷意識的人以依靠。民主臺灣反而恐懼中共了。台獨人士今天要理解雷鳴遠神父70年前說中共不是中國人的警示,批蔣不要說黨話,不要幻想中共文明。

點擊與作者交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論壇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