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調控政策不斷樓市真能暴跌?

2011-07-19 12:33 作者:朱大鳴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國務院日前再次重申了樓市調控從嚴的決心。而且,鑒於當前二三線城市房價上漲過快,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已實施住房限購措施的城市要繼續嚴格執行相關政策,房價上漲過快的二、三線城市也要採取必要的限購措施。

五個措施,其中三個可能發揮較大的作用,其一是確保今年1000萬套保障性住房11月底前全部開工建設,其二,2011年全國計畫供地21. 8萬公頃,較去年實際供地面積增長72.6%,其三要求抑制租金過快上漲,加強市場監測和監管。增加土地供應和增加保障房供應都是平抑需求過旺的,而抑制租金過快上漲,是在為調控帶來的弊端尋找新的掩體。因為前期限購措施,必然會導致供給減少,表現在房租上,房租上漲已經讓大量租客苦不堪言。價格上漲和稅收成本的增加,最終還是要轉嫁給租客頭上。

至於繼續強調「嚴格實施差別化住房信貸、稅收政策和住房限購措施」,則是一種此前政策的延續,實際上是給市場設置很大的壓力,即以行政手段,強行取代市場發揮自己的效用。房地產是中國超發貨幣的主要掩體,這個掩體不能破裂,否則,高通脹的潮水將席捲全國。

為何會這麼說,超發貨幣已經成為當前生活成本罪魁禍首,北京上海的物價已經超過紐約,而此說法被人民日報斥之為失之片面,但是,對於那些將大部分收入投入在繳房租和房貸的「80後」白領,以及外地來滬工作生活的「海漂」族看來,他們確實在為高「生活成本」而竭盡心力忙碌著,除了本職工作,還要放棄休息、娛樂的時間,做做兼職,打打零工,才能讓自己過得更體面、更穩定一些。本職工作已經不夠花銷,還需要做兼職才能維持生活,這和當年蘇聯,要求不僅在工作時間內工作,還要發揚風格在工作時間外工作一樣。原因在於,當時蘇聯將工資定的低低的,讓你無法生活,只好為了生活加班加點謀取津貼和獎金。這些白領當前只能在工作之外兼職,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生活成本暴漲誘致的。生活成本的上漲,不是由於工作機會的增加,也不是由於生產力水平的提供,而是由於印鈔機過多地印刷紙幣所致。因為如果是因為工作能力的提高,企業利潤的增加,那麼,這種循環是一種良性的循環,但是,當前是企業同樣被超發的貨幣搞得利潤從兩頭被擠壓,工資無法提高。

僅僅依靠增加成本的做法,是難以遏制中國物價和原材料成本的,更別說打垮高房價了。沒有堅決遏制貨幣超發的措施,一切圍繞貨幣政策的所謂緊縮,都是在玩文字遊戲,表面功夫,將給我們自己的未來,帶來沈重的災難。單純性的遏制房價措施,而不解決印鈔機帶來的問題,房價問題是解決不了的。很多人說,中國高房價問題解決不了,我們不相信,因為政府掌握著兩大超級武器,一個是掌控著銀根,一個掌控著地根,如果真想控制房價,只要這兩個武器,外加一個管住印鈔機,中國房價難題就迎刃而解。但是,地方在這裡糾纏不清,各地為了獲取土地,出現不少危害農民的事件,甚至有的動用不正當的手段,迫使農民進行交易。利益驅動替代了法律的遵守,而越來越多的民生問題,都綁在土地出讓金上,樓市成了一個什麼都想掛鉤的無敵戰艦。樓市已經成為眾人財富的工具,已經大到不能倒了。不少樓市綁架了經濟,而是經濟綁架了樓市。

作為開發商層面,關注的不是絕對價格高低,而是利潤的高低,這些年絕對價格太高了,導致開發企業的利潤被侵蝕。比如融資成本越來越高,稅收越來越重,土地出讓金越來越離譜,這些都影響著開發企業的可持續發展。再說,大家都知道,賣豬肉的也不希望價格過高,因為價格過高他們的利潤不但不增加,反而因為銷量下挫,他們的利益受損。

我們看到調控政策日趨嚴厲的迷人功夫,但是,這種看似努力的功夫,如果不能下到真實的地位,或許對於樓市來說,只能是增加更多交易成本而已,至於價格,從中獲益的人們,已經在等待調控後的樓價暴漲獲利的多年經驗再次重演。至於樓價下跌,不是因為政策起到多大的效用,而是這種價格成本,確實已經難以為繼,需要修正了,順勢推出的政策,只不過是順水推舟而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