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地方債究竟有多少?(圖)

2011-07-01 12:05 作者:Tom Orlik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方面說,地方政府欠債相當於全國經濟產值的四分之一以上。這是北京第一次就這類債務給出數字,讓人擔心銀行業再次背上巨額不良貸款,並凸顯北京在抗擊通貨膨脹之時面臨的制約。

國家審計署週一說,地方政府性債務總額約為10.7萬億元(約合1.65萬億美元)。這相當於去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7%。地方政府性債務中有很大一部分都產生於北京為反擊全球衰退影響而下令進行的兩年大規模刺激性投資期間,週一的報告被標榜為是對這類債務的一次全面統計。

不管怎樣,週一發布的數據都印證了分析人士的一個觀點,即中國政府債務的真實水平比財政部曾經承認的高出很多。財政部只說中央政府債務相當於GDP的17%,而未將地方政府債務計算在內。審計署週一公布地方債務數據之前,北京研究公司龍洲經訊(Dragonomics)本月發布一份報告,估計截至2010年年底的政府債務總額相當於GDP的82%。這個數字還包括了央行、政策性銀行和鐵道部等其他國家機關所欠的債務。

經濟增長快、利率低、國有資產佔比多,這一切都意味著中國發生債務危機的機率不大。但週一對地方政府龐大債務規模的承認,意味著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能夠使用的財政資源遠比政府通常所承認的更為緊張。

地方政府高負債壓縮了中國政府抗擊通貨膨脹的騰挪空間,因為加息會增加這些債務的償還成本。國務院總理溫家寳週一承認,政府可能無法實現將今年全年消費價格總水平漲幅控制在4%以內的目標。

很難把美國等其他國家的公共債務拿過來做直接比較。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數據,美國2010年公共債務總額相當於GDP的91%。這包括一個政府部門對另外一個政府部門的欠賬,比如「Social Security」(直譯「社會保障」)項目。但它並不包括已被國有化的房貸公司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所欠債務給政府帶來的敞口,也不包括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債務。

分析人士認為,考慮到中國政治體系的一體化性質,中央政府最終會背上地方政府承擔的債務。但不知道這些債務當中有多少會淪為壞賬,也不清楚具體有多少會被中央政府承擔。多數貸款都是投資於交通、水利和其他回報不確明的基礎設施領域的高投入項目。建銀國際(China Construction Bank International)經濟學家劉紅哿(Eliza Liu)估計,這些貸款當中最高20%到30%的比例出問題的風險較大,特別是小城市融資平臺所借的貸款。

由於賣地收入下降,地方政府本身就存在資金緊缺的問題。據前述審計署報告,債務總額當中有3,840億美元都以土地出讓收入作為還款擔保。國土資源部數據顯示,今年前五個月土地出讓收入較2010年同期下降了11%。

審計署報告也顯示,78個市級和99個縣級融資平臺各自的債務總額都超過了所在地方政府年收入的100%。

據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Capital Corp.)一份報告,作為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浙江省德清縣交通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為投資交通和水利基礎設施項目積累了6.15億美元的債務。這些債務每年的付息成本是6,100萬美元,遠超該公司1,500萬美元的年收入。和其他融資平臺公司一樣,德清縣交通投資集團也指望從地方政府獲得補助,但它仍然面臨著短期償債壓力。

中金公司分析師在一份客戶報告中寫道,債務負擔很重,在沒有支持的情況下,該集團沒有能力償還債務。德清縣交通投資集團拒絕就數據置評。

很多分析師認為,債務的一大塊將由中國的商業銀行買單,而這些銀行的資本金水平已經很低了。建銀國際全球銀行研究業務負責人舒伯樂(Paul Schulte)說,對銀行在地方政府借貸中承受的風險規模以及對中央政府的反應不確定,這是壓低中國銀行業市值的一個因素。過去兩個月中,中國最大的銀行工商銀行在香港上市股票價格累計跌了12%以上。

中國央行本月初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僅地方政府融資工具的負債就有可能佔了銀行體系貸款的30%。這就有約2.2萬億美元。地方政府融資工具指的是地方政府創建和支持的實體,以規避在借貸方面的法律限制。

審計署報告中的相應數字為7,640億美元,債務總額為1.65萬億美元,剩餘的大部分來自政府部門和機構的直接債務。審計署說,審計涵蓋了6,576個融資工具,而央行所說的數字為約10,000個。審計署拒絕置評,央行沒有立即就數據上的差異做出回覆。

美國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教授、廣泛研究這一問題的史宗瀚(Victor Shih)說,將兩份報告中的信息綜合起來後發現,地方政府債務總額接近2.6萬億美元,相當於GDP的42%。

政府一直在採取措施減少銀行體系的風險。去年12月,中國銀監會要求各銀行增加所持的資本金,以防範地方政府支持的借款人的違約風險。

不過,分析人士認為,銀行和地方政府都沒有急於制定法規所要求的條款。史宗瀚說,實施規定對銀行來說要花錢,對地方政府來說投資資金會枯竭,急於實施規定對誰都沒有好處。

國家審計署報告的公布正值外界預期政府可能很快會宣布新的政策來解決地方政府債務問題之際。本世紀初,政府動用數百億美元外匯儲備向國有銀行注資。如今中國外匯儲備已經超過了3萬億美元,如果這次問題足夠嚴重的話,政府可能會選擇採取類似的措施。

不過,一些分析人士仍然對是否可能採取這樣一種解決方法表示質疑。銀行承認的不良貸款水平目前較低。據中銀國際6月份的一份報告,中國三大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和農業銀行──公布的2010年底地方政府融資工具不良貸款率分別為0.3%、0.9%和1.5%,這樣的比率被普遍視為是非常健康的。

劉紅哿認為,由於依然不清楚問題的規模,政府不太可能會採取措施。她說,更有可能的是,政府將要求各銀行對貸款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提高違約風險最高的那些貸款的擔保。

在政治上,全面徹底的解決問題或許也不合時宜。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寳都接近其第二屆任期也是最後任期的結束。承認刺激性貸款的一大部分現在變成了不良貸款,這將有損他們作為領導人的功績。史宗瀚認為,這一問題的解決將必須等到至少2012年之後。他說,現任領導人已經在評估問題規模上做了足夠的工作,如何解決問題將留給下一代領導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