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人禍?黑洞?三峽是摁住的火藥桶

2011-06-05 01:51 作者:甄貞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記者甄貞綜合報導】據德國之聲3日消息,近期長江中下游發生50多年來最嚴重的乾旱,三峽工程引發的諸多問題再度被關注。三峽工程內部人士承認,三峽工程部分是人禍,而這一切都離不開一個「利」字。有專家表示,三峽工程是中國政府摁住的火藥桶,很可能隨時會爆發。

跨省工程問題多 承認部分是人禍

近日,《時代週報》採訪長江委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原局長翁立達,他坦承三峽暴露出來的很多問題,早在三峽工程論證預計內。《時代週報》報導,現在,「逆調節」這個詞語越來越多地用在三峽上面,即缺水旱季它要保持蓄水高程關閘攔水,中下游越是缺水它越是少放水;洪澇季節上下游頂不住時它有自身的算盤,不淹下游就選擇淹上游,去年洪澇季節是先淹重慶,後來又因庫容有限不得不泄洪,讓下游抗洪雪上加霜。

翁立達表示,三峽是個跨部門、跨省的工程,牽扯的部門很多,很難協調。而三峽上面也有很多水電站,每個水電站都有自己的考慮,也不直接受省、市的管轄,這就很麻煩。而發電跟供水、防汛本來就是存在著矛盾,這需要一個統一的調度。但現在,沒有部門能指揮這些水電站。

許多人認為這次下游乾旱,三峽水庫放水太晚了。翁立達說,發電的總希望自己多發電,多賺錢,那他們就要多儲水。湖北省總不可能叫他們去放水吧,重慶市也不可能叫他們去放水吧。必須得國家防總出面,他們才肯放水。最後被問到,三峽出問題是否人禍,翁立達回答:有一部分是。

三峽工程成「利益集團」搖錢樹?

據南方日報報導,三峽自從開始被論證那一天起,就一直處在輿論漩渦之中,而人禍的最重要原因離不開一個字——「利」。媒體質疑,已經擁有一家上市公司的三峽集團,甚至開始促成旗下地產公司的上市,這會否使原本聲稱需兼顧防洪、航運效益的三峽大壩成為某些「利益集團」的搖錢樹?

資料顯示,三峽大壩工程靜態總投資為954.6億元(以1993年底物價計算),截至2009年底,三峽工程累計完成動態投資1,849億元。根據三峽集團下屬上市公司長江電力的2010年年報,三峽—葛洲壩梯級電站去年實現營業收入218.80億元,營業利潤87.83億元。按照比例計算,三峽電站2010年實現營收183.48億元,營業利潤約73.65億元。受訪的長江水利委員會的官員表示,三峽水庫利用水位落差發電,最近三峽水庫給下游「補水」,它的損失是很大的。

「火藥桶」工程隨時爆發

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認為,三峽工程的總體思維是錯誤的,它來自利益集團的功利思想,而且還會引發一定的社會問題。王維洛表示當局認為三峽工程人能勝天,人調節水比老天調節得要好,而不是順大自然之勢調水,比如都江堰就是順勢調水,不是人為的建個大壩來控制。三峽工程上馬後,各地興起了建大壩風潮,當到處蓄水都遇到像三峽這樣的問題時,下游缺水就不能想像了,現在丹江口水位已經降到死水線下,丹江口水庫不能給湖北省抗旱提供任何水源。

王維洛進一步表示,三峽工程所引發的一個主要社會問題,就是三峽移民。國務院三峽建設委員會總結報告這樣寫:三峽移民目前處於「三無狀態」,無工作、無地種、無出路。三峽後續工作規劃中要完成30萬移民,定為生態移民,而原來的三峽移民在政治上還有點好處,移民子女在高考時有加分,但這30萬卻不計入三峽移民,子女不能享受這個好處,所以目前這30萬也在抗議。

王維洛並認為,三峽工程是中國政府花最大的錢盡力摁住的火藥桶,這個火藥桶很可能隨時會爆發。

黑洞?三峽工程依然未揭開全部面紗

海外評論人士五嶽散人指出,三峽工程實際上是一個並未揭開全部面紗的資金黑洞,不但最容易查清楚的主體建設資金使用到目前還無清晰的使用,預算與最後決算的價格相差也是頗多。更為重要的是,在其他很多成本都沒有計入的狀態下,三峽工程就被論證為可以賺錢、利民的工程,並且成功的「打包上市」。

在這個打包上市的背後,無論是最初的工程募集款項是電費加價、三峽集團不用還本付息的使用了高達1,100億元的資金,還是後續的、有可能高達幾千億的投入,都是這個社會在為一家機構埋單。黃萬里先生預言三峽工程將得不償失,在這樣任意核算的賬目前面似乎再次失效,但正如他所預言的淤積問題並未解決一樣,都是把隱患與成本轉嫁或者推遲了。而這些後續的投入、長期的移民問題,都會是三峽的定時炸彈。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