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學教師致信部長 呼籲取消馬列必修課

2011-05-21 21:00 桌面版 简体 23
    小字

華東政法大學的教師張雪忠博士,上週(5月13日)以公開信形式致信中國教育部長袁貴仁,呼籲取消中國大學及研究生入學考試「政治」科目以及將「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等課程從大學公共必修課程中去除。張雪忠稱,此信是依據中國憲法第四十一條關於「公民建議權」的規定,以個人名義向教育部提出的「公民建議書」,全文約1萬餘字,張雪忠將其發表在個人的SINA博客後,卻很快遭刪除,但此建議書仍然在網際網路上引發了許多討論和反響。

建議書中,張雪忠首先提出,「在教育領域用強制或變相強制的方式,向人們灌輸特定的哲學思想和政治觀點,不但無法使人真正接受被灌輸的內容,而且還將極度扭曲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人格,扼殺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良知,貶低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尊嚴。」

「行為或許可以用獎懲來驅動,信仰卻只能以說服為基礎。」他說,在準備政治考試以及修讀「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等課程的過程中,人們不能自由地對相關學說進行批評和質疑,而是必須放棄自己的判斷,完全被動地接受別人的思想和觀點。

如果對最重大的問題及最高層次的原則,人們不能進行自由的思考和充分的探討,那麼一個民族不管人口有多少,都不大可能產生真正傑出的思想,整個民族的理智水平也不可能到達令人尊敬的高度。

在一個連上帝的全知、全能,甚至上帝的存在都可以任人質疑的時代,13億中國人還要將一個德國人的學說視為不可質疑的神諭。

對此,張雪忠說,「真想問問我們的教育決策者,到底是什麼樣的想法和企圖,竟然會讓你們如此處心積慮地禁錮13億中國同胞的理性,如此想方設法地貶低13億中國同胞的尊嚴?」

其次,張雪忠質疑,在教育領域用強制或變相強制的方式,迫使人們接受並表達特定的哲學思想和政治觀點,違反中國憲法第三十五條的規定,侵犯了公民的思想和言論自由。

根據目前的教育政策, 大學及研究生入學考試的政治科目,以及「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等公共必修課,這事實上,是將承認某種特定的哲學思想和政治觀點,作為人們獲得學習各種專業知識的條件,實際上就是將剝奪教育機會作為一種脅迫手段,壓制和侵害人們在哲學和政治問題上的思想和言論自由。

這種做法的危險無論如何強調都不過份。因為我們實在是無法確定這些哲學思想和政治觀點到底是對是錯,而一旦它們確實是錯誤的,我們的教育決策者就等於在強迫所有的中國人同時在最重大的問題上犯錯。

張雪忠認為,在信仰問題上,政府不應享有任何權威。政府既不能在信仰問題上提供比個人更可靠的判斷,也不能幫助個人為來世的生活做好更充分的準備,在這方面,政府的權力不可能起到任何作用,因此也不可能具有任何正當性。

一個人不可能放棄自己的判斷,完全聽任他人——不管是一位國王,還是一個政黨——來決定自己該信什麼,不該信什麼。

第四,在教育領域用強制或變相強制的方式,灌輸官方學說的辦法,將使整個社會長期處於一種理智朦昧狀態,還將使這種學說本身失去活力,同時阻礙這種學說的信奉者理智的成長。

在中國,那些對馬克思主義哲學、毛澤東思想或鄧小平理論進行直率批評的人,很容易在教育、就業或升遷等方面遭遇不利的後果。因此,在各種重大的原則性問題上,即使是那些最富探索精神的學者,也不得不把自己真正相信的原則隱藏起來,並極力使自己的言論看上去合乎自己並不相信的官方學說。

這樣的學者也許算得上很聰明,但卻很難成為毫無畏懼、邏輯嚴謹以及前後一貫的真理追求者。更多的人為了不觸怒掌權者和官方學說的信奉者,乾脆避免談及那些重大的原則問題,而專注於一些更為具體的技術性問題。

而這種確立官方學說的做法,對特定學說來說,也是一種損害。

當人們不能提出不同的觀點,而是必須被動接受官方指定的學說時,人們就不再有必要去努力反駁不同的學說,甚至沒有必要去真正理解被灌輸的學說。人們只是接受了這種學說的僵化的、空洞的言辭,但卻丟棄了其深刻和鮮活的內涵。

現在,許多人都可以朗朗上口地誦讀出一條條所謂的「基本原理」,但他們這樣做只是出於一種習慣的盲從,而不是出於內心的理解與信服。

張雪忠說,這樣一來,一個有著13億人口的國家,也就不可能不逐漸演變為一個規模龐大的鸚鵡園地,而鸚鵡是絕不會以追求真理而見長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