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看看中國長途大貨司機驚人「暴利」(組圖)

2011-04-26 21:22 桌面版 简体 17
    小字

物流是國民經濟的「血液」,在中國,公路運輸承載了其中近八成的運量。貨源競爭激烈,公路盤查密集,油價連年高漲,大貨車司機們早已褪去了高薪的光環。

42歲的郭偉明,下崗後和妻子一起跑起了車,和眾多的司機一樣,為了生計和孩子,生活在路上。


3月26日晚,河北滄州泊頭貨場,郭偉明獨自一人在通鋪上看電視等待裝貨。

郭偉明,42歲,黑龍江黑河人,2009年在客運公司賣票下崗後,通過親戚擔保貸款8萬元買了輛大貨車,和妻子一起開始跑河北泊頭和哈爾濱之間1400公里的專線。


3月27日,河北滄州泊頭貨場,郭偉明的妻子一邊查看挑好的舊輪胎,一邊把錢遞到商販手裡。

一輛大貨車一年磨損下來,18個輪胎要換個遍。由於輪胎價格太高,他們只能花3300元先買4個舊輪胎換上,買新的則要8000多元。


3月27日,河北省滄州泊頭貨場,郭偉明爬到車上裝貨。這次裝了120個化工原料桶,
還差10來噸的貨就可以出發了。


3月27日深夜,河北省滄州泊頭貨場,郭偉明的車進行最後裝貨。

他們打算今晚連夜出發開往哈爾濱,躲避上高速路口的路政查車。大貨車司機們一般都選擇晚上十一二點,或者凌晨上路,過收費站也選擇深夜或者凌晨。


3月28日凌晨1點50分,郭偉明的車經過一個收費站,用來應付檢查的夾有100元錢的空駕駛證放在車前。結果警察少有的沒截他們的車,夫妻倆暗自感嘆幸運。

一路上,夫妻倆一共要路過7個收費站,最害怕四平和毛家店收費站,那裡的警察截住就要200元,最低也要150元。


3月28日早晨,大貨車又順利經過一個收費站,沒有警察罰款。
郭偉明的妻子放鬆半躺著,「這次闖關又成功了。」


3月28日早晨7點,顛簸了一夜的郭偉明在服務區簡單休息洗漱,準備吃些東西。
在他身後,等待洗漱的司機同行排起了隊。


3月28日晚,因為和貨主約好第二天天亮到吉林四平卸貨,兩人為了趕時間邊走邊解決了晚飯。


3月28日晚7點,郭偉明已經連續開了17個小時,中間只休息了2個小時,開始打起了哈欠。

郭偉明是司機中少數不抽煙的,開車時困了就吃些零食,磕嗑瓜子。3月28日晚上9點,兩人決定第二次休息,脫衣準備睡覺。

貨車司機都會選擇在車上睡覺以節省開支。為了省油,郭偉明睡覺時不開空調。有一回冬天時開到東北,他們趁著車熱睡一個多小時後被凍醒,然後接著開車。


郭偉明蒙著被子抓緊時間睡覺,2個小時後還得起床繼續趕路。


3月29日早晨,兩人抵達吉林四平等待取貨,奔波了30多個小時的郭偉明顯得有些疲憊。

郭偉明由於從小體弱,他的母親希望他能長得健壯些,起了個小名叫「老虎」,開車的司機朋友也都稱呼他「老虎」。


3月29日早晨,吉林四平,郭偉明的妻子結算貨款,收到了2000元的運費。

卸完貨,夫妻倆繼續前往哈爾濱。


郭偉明的妻子跑車時見了警察就緊張,沒貨拉也焦慮,剛跑一年車就患了膽囊炎,必須每天吃藥。


3月29日下午,跑了30多個小時的貨車油不多了,郭偉明開進加油站加油。


每次加油郭偉明都會把油箱鎖好,他們曾經在夜裡休息時被偷了一整箱油,損失慘重。


油價剛漲,幾天前加滿一箱油得花費1500元,如今卻得花去1600元。


3月29日下午4點半,到達又一個收費站前,兩人準備好塞著錢的空駕駛證。

白天過收費站時,兩人一般會把車先停在服務區,走到收費站看看有沒有警察,然後等警察下班了才過去。


3月29日下午5點半,快到哈爾濱的一個收費站,一輛大貨車被路政截下,夫妻倆再次幸運躲過。


3月30日中午12點,哈爾濱,郭偉明買了麵條回家做飯吃。

從河北泊頭到哈爾濱這一趟,兩人跑了1400公里,收到運費12000元。支出方面,油費4450元,過路費3200元,儘管這次難得沒交罰款,但修車和換二手輪胎多花出去4600元,總計12250元的支出讓這一趟反而賠了250元。


3月30日晚,郭偉明夫妻的出租房內,炕上只鋪了一層隔墊。

這間房子月租90元,房東看他們困難一直沒有漲房租。每年河北的水果下來,兩人都會給房東帶一些。


3月30日晚,郭偉明的妻子在廚房裡做晚飯。

郭偉明家裡一子一女,兒子在大連上技校,女兒在哈爾濱讀幼師。因為長年在外跑車,夫妻倆和孩子見面機會不多。


3月30日晚,哈爾濱,郭偉明家裡簡單的晚餐。

兩個孩子上學的費用一年要4萬元,他們一年的收入剛夠供孩子上學,夫妻倆為此一直省吃儉用。


4月2日,夫妻倆給清明節放假回家的女兒煮餃子吃。

女兒妍妍18歲,第一次化妝粘了假睫毛,問父親自己美不美。妻子覺得女兒化妝看著很不習慣,說真難看。


這次在哈爾濱等貨還得十多天,郭偉明到街上閑逛。
貨車不好跑,貨站附近到處貼著賣車的小廣告。


4月10日深夜,哈爾濱貨站,妻子指揮郭偉明倒車。

在等待了13天之後,兩人再次裝貨開往河北滄州,照舊是半夜出發。


4月11日晚,一輛大貨車快速超過郭偉明的車,上面的篷布沒綁牢被風吹開。

說起跑車的驚險經歷,兩人曾在去年秋天在高速上遇到大霧,能見度不足10米。妻子堅持停車等待,而郭偉明生怕追尾,小心翼翼開了許久,最後提心吊膽地開出濃霧。

  
4月11日,郭偉明的貨車車況不好,途中發現貨車漏油,下車開始修理。

曾經有一次在高速路上水箱漏水,妻子下高速去農戶家挑水,挑了兩擔水走了三四里地,腿都發抖。

勉強修好車準備走時警察來了,稱隨意停車要罰款。

問罰多少,警察回答有多少就罰多少,兩人說身上只有400元,警察說那就都拿來吧。


4月12日早上6點,滄州泊頭貨站還沒上班,倆人抓緊時間在車裡休息。

30個小時到達滄州,這一路郭偉明只休息了4個小時。


4月12日早晨,河北滄州泊頭貨站,郭偉明爬上車頂開始卸貨。

就在最近,他的一位司機朋友在裝車時從車頂4米多高摔下,頭顱嚴重摔傷,在醫院昏迷了3個月後去世。


4月12日,河北滄州泊頭貨站,郭偉明的車上貼著賣車的小廣告。

因為行情不好錢難賺,加之車的開銷也大,郭偉明一直想把車賣了,然後給別人開車當司機,等以後活好了再自己跑。得知這輛兩年前8萬元買入的二手車,現在最高只能給到6萬元後,郭偉明不滿地說,「賣廢鐵也可以賣5萬。」

談到將來,郭偉明說,希望孩子能早日獨立生活,自己養活自己。而妻子也開玩笑說道,等孩子獨立了,他們再攢些錢,就可以去敬老院去安度晚年了。

繁忙的公路上,像郭偉明夫妻一樣的大貨車司機還有很多,他們頂著極大的壓力和危險,保持著物流的暢通和快速,而自身卻沒有基本的社會保障。他們為了自己,為了下一代,生活在路上……

来源:凱迪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