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西省兒童醫院兒童神秘失蹤 祖母上訪三年未果

2011-02-17 23:5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江西南昌縣東新鄉村民塗保妹,因為孫子在江西省兒童醫院急救後離奇失蹤,三年來四處上訪,卻毫無結果。

塗保妹星期三告訴本臺記者,2008年3月19日晚間,她當時18個月大的孫子萬宇康被棒棒糖卡住喉嚨,雖然事後她將糖果取出,孫子還是處於昏迷狀態。於是,家人在晚上8時許將萬宇康送往江西省兒童醫院急救室搶救。塗保妹說,讓人難以理解的是急診值班醫生吳曉慧接診後,在沒有進行全力搶救的情況下,就確認孩子已經死亡。

「她說讓小孩子吸痰搞了一下,她就拿起來了。我說把牆上挂的氧氣放在小孩鼻子裡面,她就把我的氧氣搶走,搶走瞭然後我就做人工呼吸,小孩明顯有好轉,眼睛都會動。」

塗保妹說,他們半夜離開醫院,第二天一早要求看孩子,但醫院方卻告知,孩子已經火化了。塗保妹要求醫院出具死亡醫學證明和火化單,醫院卻表示提供不了。

「它應該給我們火化單,它拿不出來。但是三個月後,拿一張派出所的章來掩蓋。」

本臺記者星期三晚間致電江西省兒童醫院,但是電話一直無人接聽,無法進一步瞭解詳情。

塗保妹告訴本臺記者,她堅信孫子萬宇康還活著,因為他們在醫院找孩子時,有一名好心的清潔工告知她,兒童醫院有一位醫生的弟弟結婚多年沒有孩子,但事發後家裡突然多了個和萬宇康年齡差不多的孩子。

「這個清潔工說這個醫生的弟弟在一個房子裡住。」

記者希望能聯繫這位清潔工,但塗保妹表示,她沒有聯繫電話。

北京維權律師劉曉原對此表示,如果孩子真的如江西省兒童醫院所述,已經死亡,院方在未經孩子家屬同意的情況下就私自將孩子火化,並且連死亡證明和火化單都不出具,這樣的行為肯定是違法的。

「火化應該通知家屬來,家屬簽字,這個是必須做到的。屍體的處理是家屬的權力。」

不過,劉律師同時強調,塗保妹僅僅因為有人在醫生弟弟家看到一個和她孫子年齡相彷的孩子,就懷疑江西省兒童醫院的醫生故意製造「孩子搶救無效死亡」的假象,以便將孩子買賣給他人,這樣的推測是沒有事實依據的。劉律師說,塗保妹應該提請江西省兒童醫院的主管部門以及公安機關介入此事,進行全面調查,搞清楚事實的真相。

「這種訴訟證據方面有點兒問題。要一個司法主管部門先去調查,拿到更充分的證據來進行起訴。」

塗保妹對此表示,自從孫子萬宇康「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之後,三年來她跑遍江西省公安廳、衛生廳等相關部門上訪,也多次去江西省兒童醫院要求找院長查明真相,但得到的結果不是被各方推諉踢皮球,就是被人暴打。

「我求共產黨救助,他就把我關進派出所裡面。準備把我送到神經病醫院去。我就跑出來了。第二次又落在他們手上,坐了十天的牢。公安廳早就截訪我,我說暗自拐賣兒童非法。他說你過了兩個月就到公安廳找劉所長,我就找了劉所長,他就對我暴力,怕我證明嘛。」

塗保妹告訴記者,她和家人聘請律師將有關責任單位高到南昌市東湖區人民法院,但院方卻遲遲不肯判案,最後在東新鄉鄉政府領導的逼迫下,她和家人被迫接受了讓江西省兒童醫院賠償4萬元人民幣、南昌市殯葬管理處賠償2萬元人民幣的協議。

「為了不讓我上訪,我的身份證都被我們鄉政府剝奪了。下次再落到他們手裡,就要把我送到神經病醫院去了。」

塗保妹表示她不能接受這樣的處理結果,只能進京上訪。目前她已經走遍了中國國家信訪局、檢察院、公安部、 紀委、衛生部以及婦聯,但得到的答覆卻是要她回到當地公安廳,請他們查明真相。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