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子專欄】埃及變天了,「中國」最該做什麼?

2011-02-13 22:45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47
    小字

埃及人民解放廣場18天集會,埃及總統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已被迫辭職!就在下臺的前一秒鐘,還有人依據穆巴拉克拒絕辭職的講話,依據「軍人政府」的概念在推論埃及解放廣場要被鎮壓或清場,等等。這就叫判斷失誤。判斷失誤是因為對穆巴拉克政府的性質認識不清。「中國」要變天,最該做什麼?

一、「中國」變天前最該認清中南海黨政府的性質。
穆巴拉克雖然是軍人出身的國家獨裁者,但30年來的總統獨裁,也已經使他的政府跟國家軍隊區別開來。所以穆巴拉克拒絕辭職,不等於軍隊就支持他這樣做。一旦軍隊也要他辭職,脫掉政府的獨裁衣裳,穆巴拉克就擋不住廣場人湧。從穆巴拉克辭職將權力移交軍方,這時候埃及才重新出現軍人政府。這個新軍人政府是臨時出現的,沒有穆巴拉克似的強人,而埃及人民目前解放廣場的集會力量聲勢浩大,很多高層軍官是從美國西點軍校畢業,一直拒絕開槍鎮壓。所以可以推斷:埃及一定程度上的「混亂」還會有,但人民和政府的民主和解大勢已定。

「紅旗中國」的政府和軍隊,從蘇維埃時期到現在,都是馬列意識形態為靈魂的黨委組織的身軀,受著中南海黨中央、黨全會、總書記、政治局、中常委、中軍委、書記處、中組部、中宣部、中紀委、中統部等組織的嚴密操控,其「戰鬥力」不是我們用語言能夠訴說清楚的。埃及政府和軍隊都沒「中國」這種中邪似的狀況,一旦人民上街和上廣場開始主宰自己的命運,那就勢不可當。可「中國」的紅天要改變,光盯住政府和軍隊的態度是遠遠不夠的。官員和軍人隸屬中共,其中除非神靈直接指揮的人,誰都在共產黨戰天鬥地的「天羅地網」之中。如果我們不認清這一點,而有相應有效的對策,就是喊破嗓子跺瘸腳,紅天依然。而且努力變天的人,跟政府和軍隊無論戰鬥還是和解,都不能直接觸及中共邪靈。

二、「中國」62年一直是極權專制的真邪教假國家。
無疑,埃及變天對「中國大陸」是個重大激勵。埃及變天了,下面該輪到「中國」了!這是很多人的推斷,更是希望。海外曹長青先生由此推斷:強烈宗教背景的埃及獨裁變天必定帶來中國這種世俗的獨裁的變天。這個推斷是積極的鼓勵,如果指中華清朝大陸政權或中華民國臺灣政權,倒挺對的,確實早就變天了:清朝政權變於1911年,臺灣政權變於1987年。而「中國大陸政權」1989年4月至6月試圖變天,卻被一個退休老頭以中共邪惡的運動機制鎮壓了。這是我們企望紅天變色死亡的人務必要認清的,不摧毀中共運動機制,天是變不了的。

而今的「中國」是帶引號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假名下的中共極權專制。而中共政權從瑞金政府、延安政府開始,就不是世俗的獨裁統治,而是紅軍槍桿子逼迫下殺人誅心的黨文化洗腦的邪教政權。殺人誅心的黨文化洗腦,這是埃及沒有的。埃及女人輔助男人的社會結構、崇拜安拉的宗教信仰都沒有改變,所以能組織上街反穆巴拉克的獨裁統治,自由民主是全民所向,家人是上街者的後盾。「中國」的問題是:1949年以後,共產黨成了天地,紅頭文件成了真正的法律,國家法律主要是中共政策的內鬥和整人的手段。嚴重問題是:「中國」陰盛陽衰,男人的政治雄性和雄心被家事和瑣事牽累,像楊佳那樣的血性男兒都是獨行客。1989年學生上街是去擁護中共進行政治改革,而今要上街倒共,難度更大。困難大絕不是我們因此就不上街而要跟中共和解的理由(和解是人民跟脫共的政府的事),解體或推翻中共沒商量,一定要的。因此務必認清中共的邪教本質。

三、「中國」變天想變革制度,必須先讓黨組織沒戲。
認清了,我們就當明白:「中國」變天首先是猶太人似的穿越紅海出埃及。猶太人在中國商朝時期居住埃及幾百年,已面臨變心的部族危亡,繼續生活在埃及將融合為埃及人。埃及人一千年後融入波斯、希臘、羅馬、阿拉伯民族。猶太人上天眷顧至今,所以就有了歷史安排的摩西領導的出埃及回歸以色列的遷移,有了世界上重要的猶太教。繼而才有基督救贖信仰到共產毀人信仰的歷程。共產主義禍亂中國是毀人歷程中最為重要的一步。而今阿拉伯埃及共和國變天,實乃「中國」2004年底「傳九退三」形式的現代出埃及大戲終場戲劇的非洲場景。

埃及變天僅僅就是政府由獨裁大政府到民主小政府的制度變革,看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總統的姓名就知道了。穆巴拉克總統和人民、官員、軍人都是穆斯林,信仰安拉、順從先知穆罕默德,沒有意識形態的鬥爭,僅僅就是政治力量對比的較量,跟拳擊或擊劍一樣。「中國」的問題在於,中共一直能夠有效的控制軍隊將士和政府官員。所以要想紅旗從天空降落,必須先讓黨組織沒戲。

先讓黨組織沒戲,很多好戲就很快登場。中華民國時期,共產黨之所以能夠戰勝國民黨,報刊和學校幫了大忙。穆巴拉克在全國電視演說中拒絕辭職,廣場「打倒穆巴拉克!」 震天動地的憤怒吶喊,通過國際媒體現場報導傳到埃及家家戶戶!穆巴拉克是在這種「埃及要爆炸了」的情勢中辭職的。1989年「中國」學生絕食引發全國關注是趙紫陽開放媒體造成的。近年來各地的抗爭如果沒有各地黨委宣傳部的控制,「中國」的紅旗早就落地了。「中共」的問題長期以來一直被以「中國問題」煽起民族主義予以掩蓋和轉移,而這也是各地黨委宣傳部控制文化教育的結果。讓黨組織沒戲後,電視和學校就都將是民主運動的策源地。

四、「中國」變天不僅是變革制度,更要革面洗心。
剛剛成功的埃及革命,是靠電腦、網際網路和手機等現代科技,突破當局信息控制的。「中國」現在已有一億多人上網,大人小孩幾乎人手一機,「中國」的科技條件早已具備,也早已樹欲靜而風不止地在各地、在網上「造反」了,但不成規模。因為「中國人」的電腦和手機,還都在「中國人」的引號給左右腦輸入的中宣部研製的文化木馬的控制中,只是用來娛樂和宣泄,不能像埃及人那樣用。

1989年「擁護中國共產黨」的反官倒的學生運動被黨指揮槍的軍隊鎮壓。「中國」如今要改變紅旗飄揚的「黨天下」,當年60和70年代之交的那批大學生和社會青年,如今多數人都有電腦和手機,但他們對軍隊的開花子彈和坦克追碾的凶狠心有餘悸,這批人基本上會被埃及變天鼓舞,卻難有積極的組織行動,除非如同《周易•革卦》所指示的那樣順應天象革面或實現虎變、豹變的洗心。細讀《九評共產黨》和退出黨組織的這些人的電腦和手機是會用來發送變天信息的。但三退黨、團、隊的人不達到數億人,想通過電腦和手機組織上街,非常難。

「傳九評,促三退」正在「中國」開展一場摘除「中國」引號的革面洗心。如果有幾億人退了少先隊和共青團,朋友你想想,是不是在家看電視上班談時事,人們都會像六四時期那樣義憤填膺地齊聲譴責貪官污吏,而不會像如今還有人為之辯護。這時候上街不就是一聲吼嗎?上街去哪裡?直接沖市委、中南海、宣傳部控制的電視臺!到了這個份上,中共還能不下臺嗎?極權專制不就結束了?

「傳九評,促三退」的思想覺醒運動,從2005年已經6年多了。可一直主要是法輪功在做這個事,而法輪功又被中共強力鎮壓和抹黑,使許多自由民主追求者怯懦地與之保持距離。因此這場現代的出埃及復興中國的變革就比較慢。如果是無顧慮的人傳人的滾雪球方式,三個月裡政府和軍隊黨、團以及小學少先隊都將至少退掉加入者的一半。這必將使中共各種組織聲名狼藉。在這種全民與黨離心離德的背景下,北京一聲上街,中南海就可能匯聚幾十萬人了。這時候調動軍隊鎮壓,其中三退者必將倒戈。這時候齊聲喊「打倒共產黨」,它還能不倒嗎?
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