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神秘二姨夫令安徽省政府違國際慣例下救援令(圖)

2010-12-25 02:0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2月17日,一名獲救學生在張寧海烈士遺像前鞠躬

12月12日,18名復旦驢友被困黃山未開發區域。在上海方面以政府為主導的急切求助下,黃山方面展開了一場生死大救援。

「夜不上黃山」是慣例,按照國際上救援的原則,只要可能危及救援者本身的生命安全,救援可以停下等待時機。但據稱18名被困復旦學生中一人求助「有影響力」的二姨父,上海、安徽兩地政府高度重視,救援隊伍得以迅速組織。警察「夜上黃山」搜救,18名被困人員獲救,而一名24歲的警察在救援途中失足墜崖犧牲,復旦大學和他們的學生,都陷入了輿論漩渦之中。

黃山集結

市長、公安局長全上山

12日22時,28歲的黃山景區交警唐軍(化名)吃完飯,手機響了。隊長命令,18個復旦學生被困黃山未開發區域,第一批搜救隊已經出發,指揮部命令他們緊急集結,作為預備隊準備參加野外搜尋。窗外,大雨下得正緊,他抓起雨傘衝出門去。

唐軍趕到雲谷寺索道附近的停車場,看見了市長的車。大批官員早已經在現場。

一個小時前,黃山防火專業隊溫泉片區副隊長程志強和隊員余鐵騎也接到了緊急集結令。他們按命令分乘數輛車向雲谷寺集結,余鐵騎被安排在溫泉派出所的警車裡,上了車,身邊坐著溫泉派出所24歲的民警張寧海。在路上,兩人聊了幾句。余鐵騎做夢也想不到,幾個小時後,他們生死相隔。

從溫泉派出所到雲谷寺只需要約20分鐘。趕到集結地後,他們被告知,黃山市市長宋國權,市委常委、宣傳部長蔡建軍,市委常委、黃山管委會黨委書記許繼偉,市公安局局長鮑仕魁等早已經到達。余鐵騎並不知道,18時26分,來自市裡的電話打到了黃山景區110指揮中心和管委會,通報了省政府轉自上海警方的求助消息:「18名復旦學生被困黃山,情況緊急。」

之前的18時許,求救的信息先從上海市政府緊急傳到了安徽省政府和安徽省公安廳。安徽省省長王三運、省政府常務副省長孫志剛、副省長花建慧都先後作出了批示,命令緊急層層傳達,兩地的若干個部門都緊張起來。

一個黃山警官事後告訴記者,當命令層層傳達到景區時,整個黃山的空氣驟然緊張起來,沒有人敢不重視。

復旦效應

領導層層重視,「不計代價」

公開信息顯示,被困隊員在上海的親戚收到他們被困的信息後,查明瞭孩子和復旦學生一起出行,立即通知了上海警方。該消息被立即上報給了上海市委市政府,在短短的30分鐘內,就異常高效地轉給了復旦大學和安徽省委省政府以及安徽省公安廳。

復旦大學宣傳部介紹,他們第一時間拿到了被困學生的資料反饋給上海警方。上海調集了直升機待命,還派出專業的救援隊連夜趕赴黃山。完成這一系列動作,距報警不到一個小時。

同時,黃山腳下的每個派出所都接到了通告。黃山市市長立即趕赴黃山後山的雲谷寺,成立救援指揮部。

當地山民告訴記者,當地有個慣例,夜不上黃山,更不要說雨夜上未開放的區域。當地警方證實了這個說法。

一個參與救援的警察告訴記者,按照國際上救援的原則,只要可能危及救援者本身的生命安全,救援可以停下等待時機。但他們面對的情況是,只要各級領導層層重視,一切就都不一樣了,基本就只能是不計代價救援!不計條件,不計後果。他說,這些被困者身份特殊,復旦大學的學生!萬一學生晚上在山上出了事,他們不好交代,領導無法向省裡交代,省裡無法向兄弟省市交代……

無效報警?

三次報警沒引起重視

時隔多日以後,輿論始終糾纏於一個問題,似乎所有這些動靜都和18個人團隊中一個叫施承祖的27歲青年發給自己遠在上海的二姨父的那條簡訊有關。簡訊內容是:「黃山,GPS30’07.696。118’11.694。救命,有18個人。」

據知情人介紹,在這個簡訊發出去之前,18個學生已經有過三次電話報警,前兩次分別打給了本地110,上海110,然後再次打給了本地110。電話接通後,隊員報告了被困的狀況,據知情人透露,在討論方位時,黃山方面接警人沒有聽明白,報警的時候,也沒有公開學生的身份,並沒有引起足夠重視。其間,隊員們的手機大多數沒有信號,只有其中的一部手機有信號,但也時有時無。

三次報警失敗後,一個隊員想到了上海的親戚。當時的說法是,他二姨父影響力很大,如果向他求助,絕對有效。這個隊員編輯了這條語焉不詳的簡訊並順利發出。隨後的一系列事情證明,最後一次報警,讓上海和安徽兩地都迅速行動起來。在隨後所有公開信息中,前三次報警信息從沒有被人提及。

敢死隊式突擊

一名警察掉山崖犧牲

據參加連夜搜尋的民警介紹,到位的隊員被編成了三個組,分別從雲谷寺向東北方向搜索。一個隊員告訴記者,他們什麼都來不及準備,只從家裡抓了一件雨衣、一頂頭燈就上山了。溫泉派出所24歲的民警張寧海和余鐵騎被分在了一個方向,這支隊伍後來被一分為二。

13日凌晨2時37分,張寧海所在的隊伍到了谷地,發現了被困者發出的燈光信號。至此,這支隊伍已在風雨交加的黃山無人區行進近6個小時,很多隊員體力都出現了問題。指揮部立即決定撤回其他的搜尋隊伍。13日凌晨3時許,被困學生輕裝準備下山,前面就傳出消息,有人掉下去了。

13日上午10時,18名驢友安全出山。而此時,犧牲烈士張寧海的遺體,因山路艱險,依然被困山上。黃山市調集了武警上山,歷時7個小時,才將烈士的遺體護送下山。

来源:大河網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