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他們立碑為中華民族立碑

2010-12-06 02:01 作者:孔令平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手裡捧著《血紀》的原稿,毛澤東暴政年代雋刻在我記憶裡的,像昨天發生的往事,一幕幕又重現在我的眼前,那個時代一個接一個運動,除了按中共中央文件對老百姓輪翻「洗腦」外,便是一批批對反抗者的血腥屠殺,有一句常用的口頭禪:「秋後算帳」,便是從這些運動中總結出來的。

今天我又在「網訊」中讀到葉中原寫的「評毛」文章,「評毛」用大量篇幅把 「反右」擺在十分重要的位置上,他認為「反右」是毛澤東罪惡的集中表現,我十分贊同「評毛」中的觀點,由於毛澤東的倒行逆施,尤其是他根深蒂固的稱帝思想,使他的建政,變成一場中華民族巨大的災難。

但在引用的例證中有一處重大的缺失,在列舉右派的受害者中,他舉到了陳仁炳、羅隆基、彭文應,和儲安平等老一輩的受害者,特別提到彭老的反抗精神。

我十分注意他列舉到當年還是青年的大學生:黃宗羲、林昭和張錫錕,他寫道:

「1958 年哲學系的學生黃宗羲被綁赴刑場,臨行前對妻子說:「我死後你不要守著,早一點找一個家,好好教育孩子跟著黨、跟著毛主席走社會主義道路。」西語系英語專業的學生顧文選,1966 年夏自河北某勞改農場逃走被抓回處死。

化學系學生張錫琨,企圖越獄而被處死,時間已是「四人幫」垮臺後的 1977年。他的遺體由他妹妹領走。中文系新聞專業 1954 級女生林昭,則是被慘殺的才俊之士代表人物。」

「評毛」中引證張錫錕的犧牲是不對的,必須補正,因為這個錯誤不競與事實不符,更主要是葉先生對毛澤東暴政帶來中國知識份子的反抗認識不足。看來葉先生根半就不知道他的事跡,當然也沒有讀過我寫的《血紀》,這引起了我的深思。

中華民族反抗暴虐的精神永存,正因為這種偉大精神,所以在上個世起裡,當幾乎只有大刀長矛的國軍,在蔣中正率領下,硬是用肉搏戰勝了武士道精神武裝,武器精良的日本侵略者。

我在獄中反覆體驗了中華民族對暴虐的反抗精神,出獄後決心排除險惡環境帶給我的阻繞,整整用了二十五年時間完成了這段記載。

《血紀》中,記載著我在鹽源農場(即編號為909的監獄)裡,和我一起反抗暴虐,被屠殺難友們的事跡,這些故事描述了中華民族的慧眼——英雄們早己看到了毛澤東的骨髓,他們赤手空拳反抗暴虐的事跡,雖已過去近半個世紀,但決不會被鹽源的風沙淹埋掉!相反的,因為它正是中華民族精神的結晶!已把中共牢牢釘死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無論如何都逃不掉歷史審判,中共越要抹去它,越顯得心虛理虧。

毛澤東殘忍的屠殺了他們,偶合的是,劊子手屠殺他們的時間都選在秋天,時間印證「秋後算帳」。這種選在秋收已過,便於把當地農民集合起來,用酷刑處死來恐嚇他們。

然而當地的老百姓會永遠記住他們,直到近半個世紀後,2009年清明節期間我們重訪舊地時,還聽到人民傳頌著他們的故事------

陳力:早先加入共產黨,參加‘抗美援朝’立過‘戰功’,後來生活使他認識了毛澤東,認識了中共,因宣傳鐵托而被捕入獄,入獄後更加認清了中共,痛感自已被騙的羞辱感比其它人更強烈。他在獄中留下五十萬字檄文,列舉大量事實聲討毛澤東所代表的中共,是造成幾千萬老百性冤死苛政的元凶。

1969年8月21日他昂頭走上刑場,他的英勇就義,膽怯而殘暴的劊子手,怕聽到他臨刑前的斥責,割下了他的舌頭,並用刺刀逼令他跪下,他卻扭過頭去將口中鮮血向他噴去。狂怒的劊子手逼他跪下,從背後用槍上的刺刀刺穿他的腿彎……
這壯烈一幕活在鹽源老百性心間,一如當年顏杲卿再生。

張鍚錕:曾是北京大學學生,在獄吏的刺刀下,製作地下‘火炬’刊物,驚動了公安部。事情敗露後,瘋狂的劊子手用赦免誘他交待出‘同夥’,但他坦然回答道:

「要講我的同夥嗎?全國六億反抗你們暴政的同胞,都是我的同夥。你們胡說自由民主世界是人間地獄,而你們卻在中國大量殺害無辜的人,把中國變成了真正的人間冤獄。但是被你們殺的人越多,你們就滅亡得越快。至於講赦免,我毫不客氣告訴你們,你們還沒有這個權力。

我很樂意無愧的死去,同被你們無故殺害的許多中國人一樣,我是正義的,我堅信人民是會紀念我的。因為我是為反抗獨裁、反抗你們的暴政而犧牲的。我不但可以告慰我自己,也可以告慰六億同胞。不管你們今天接不接受,但總有一天會驗證我現在所講的話是正確的!」

這擲地有聲的鐵骨諍言,便是張錫錕犧牲前的最後宣言。他犧牲於1975年8月26日,臨刑前被劊子手殘暴的用鐵絲鎖住喉嚨。

劉順森:二十年來在獄中高舉反暴的‘火炬’,他以淵博的知識和口才,被譽為流放奴隸人人的良師益友,被當局認為是最危險的煽動家。張鍚錕的犧牲並沒有嚇住他,反而更激發了他探求光明的路,抱著追求光明,1976年越獄,被抓回鹽源於1977年9月在鹽源城就義,臨刑時劊子手用鐵絲鎖住了他的喉。

皮天明:火炬忠實的追隨者,1976年掩護劉順森越獄,為反抗狗腿子的盯哨和欺侮,用利斧怒劈狗腿子,1976年7月在農場從容就義。

除皮天明外,他們都是以言赴義的「右派」,他們都曾被中共宣傳所騙,當他們覺悟到被騙後,便以十倍的憤怒向施騙者還擊,抱著為追求真理的信念,雖犧牲而無悔無怨。這種赤手空拳反抗暴力的精神,是堅持獨裁的中共永遠都不敢正視的,這是中華民族精神的作用。

出獄以後,我曾根據他們留下的線索分別尋找他們的家,告訴他們親人,烈士犧牲的噩耗。可是,除張錫錕外,其它三人的家,原先所在的工廠、街道、鄰人沒能找到。

我由此想到,在暴虐統治年代,中國大陸還有更多反抗的無名英雄,為了讓他們反暴的遺骨找到他們應有的歸宿,不再在荒山野嶺中嘆息,我們還活著的人,有責任建立他們的墓碑,就是為中華民族樹碑,彰明他們的事跡,使中華兒女永遠紀念他們,使中華民族反抗暴虐的精神永遠長存!

孔令平寫於2010.12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