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子專欄】中國1949年以前有言論結社自由嗎?

2010-11-21 22:06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中國1949年以前有言論結社自由嗎?共工中國灌輸給我們的黨文化教育,給這個問題的回答顯然是「沒有」。答「沒有」,是以西方近現代公民社會為尺度來衡量,把中華民國撤離大陸之前的中國,鎖定在「封建專制」或「半封建專制」的「舊社會」這個概念中,進而純主觀推論: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新社會」有前所未有的「言論結社自由」。如此謊言遭遇反對的時候,中共會妖魔似的笑對,從容地以中國幾千年專制的政治文化傳統為自己開脫:新中國最自由,是傳統的慣性所致中國人公民素質差,使憲法規定的言論結社自由還在初級階段。就此它又可以誤導我們:只要堅持中共領導,專制傳統影響力越來越弱,中國人的言論結社自由就會越來越多。總之這個問題是個黨文化思維陷阱:中共總算先進。

跳出黨文化的思維陷阱看中國1949年以前,言論結社自由並非有沒有的問題,而是多與少的問題,是什麼樣的存在形式的問題。認真想一想,是不是?

中國五帝傳說時代,黃帝、堯帝、舜帝等,都以氏為名,與氏族、部族所有人渾然一體,可以說言論是絕對自由的,因為當時沒有訴訟也就沒有法律,個個一心為公,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卻一閃念的「私」字、「我」心都不會有。氏族即村社,村莊就是整個社區,猶如今日「陽光」、「康華」之類居民小區,家就是睡覺的屋,族人每日活動在村社公共區域,結社活動也是充分自由的,所有人隨心所欲都不逾矩,怎麼也不會有「反對黨」,因為沒有私心,用不著結黨營私。

夏、商、週三代以來,族天下國家逐漸變成家天下國家。到了西周中晚期和春秋戰國,貴族、平民都分化出有「名字」的「士」,他們沒有族人,非族長「大人」,卻是老子、孔子、墨子、孟子、莊子、荀子、蘇秦、張儀之類的獨立文士,話語都是心聲,都是指導君主幹這幹那的,從沒因言獲罪過。《道德經》、《論語》、《兼愛》、《滕文公》、《齊物論》《勸學》、合縱術、連橫策等,全都是沒遮攔的由衷之言。孔子沒因為給齊景公治國建議,被魯國以「意圖顛覆魯國」的罪名關起來。墨子、孟子更沒有。老子做國家圖書館小官,放言「聖人是以」這樣、那樣,一點事也沒有,最後還可以騎青牛穿越數國安然無事。孔子辦私塾做老師弟子三千,墨子做鉅子搞宗教墨辯、墨俠遍及各國,就是當時的結社。

孔子聚學生於身邊,分期分批地幾十幾百,還周遊各國群體求官,依照今天中共的脆弱神經看,這無疑就是非法組黨、圖謀奪權,但當時孔子卻因此獲得儒家一代宗師的美名並因而成為顯學。墨家把劍客聚在一起,切磋技藝天下聞名,更派到各國做官,推行「兼愛」、「非攻」的倫理、政治主張,不僅沒有給予今日中共鐵定會給的「顛覆國家」的罪名,反而跟儒家一道成為戰國「顯學」。

戰國時代齊國孟嘗君、魏國信陵君、楚國春申君、趙國平原君皆以禮賢下士招攬食客數千,形成那時候中國城市獨特的卿大夫結社,號稱戰國「四公子」。這在秦漢時代逐漸不被皇帝王法允許,卻在每個朝代交替之際出現在達官公子身邊,例如東漢末年曹操、隋朝末年李世民身邊的謀士、武士等。與這種特殊時期的「士結社」相適應的現象就是「士」客人們的獨立意志和自由言論。戰國時期竊符救趙、毛遂自薦,東漢末年荀攸、許攸獻策,可都是不看掌權者眼色的意見。

中國從漢武帝時期有了官方意識形態的儒學禮教起,一直到清朝,被人解釋為「思想大一統」的文化專制主義。這是信口開河,並非歷史事實。雖然儒家成為官學,但諸子百家的著作仍可以被儒生收藏,其思想仍可以被研討吸收。即使官方尊崇儒家為教,佛教和道教也長期與儒教並存,伊斯蘭教剛創立就傳入中國。

春秋戰國的師徒、主客之類「士結社」,在秦漢皇朝之後,固然只是兩個統一朝代交替時期的城市曇花,卻在皇權不下縣的歷朝,轉變成為鄉鎮名族、豪強養家丁、聚俠士形式的民間結社。從東漢後期到南朝末年的門閥士族、隋唐至明清鄉村豪族的江湖義士聚會,一直在鄉村民間存在,可謂中國的「鄉社現象」,隋唐演義故事中隋朝賈柳店英雄聚義、水滸演義故事中北宋史家莊、東溪村、柴家莊養家丁、聚義士、養好漢幾十、上百保護自己的家園,祝家莊和曾頭市養教頭和練家兵緊急時候能聚集上千人抗擊綠林的打家劫舍,也都屬於「鄉社現象」。

簡而言之,中國村莊即「社」,建村即結社。《春秋左傳》就有「共工之子后土為社神」的記載。中國的宗族、家族村落,聚族人而居住,建宗族祠堂祭祖就成結社了。也就是說,小家庭出現之後,宗族全體祭祖和議事之地就是「社」,會聚在這裡祭祖、求雨、求豐收,以及議決宗族大事,比如抗擊土匪或處置傷風敗俗等活動,都是結社。自發的民間結社在清朝州縣由於跟「反清復明」造反活動結合,才成為朝廷王法嚴禁的黑社會;在農村除非造反,政府直到民國都不管。總之,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歷史,言論結社自由一直有,只是沒有西方憲政制度的確定形式。因為中國一直沒有形成居民在基層不歸宗族、家族管的公民社會。

憲政下的言論結社自由在中國最近百年,正如已經被認識到的,在清朝末年和民國大陸時期已經實現過兩次。清末言論自由逐漸放開,各地民間報刊達302種。中華民國大陸各地,全國報紙、期刊都主要是民間創辦,光獨立的期刊就有108種。清朝末年1897年創立的商務印書館和中華民國1926年創辦的新記大公報一直運作到被中共搶去。晚清立憲開始,中國已有憲政制度保護多黨創建的報社和出版社,評論、小說、話劇基本由個人獨立創作,沒有「某黨」的主旋律。魯迅潑婦似地罵政府都能靠自由撰稿過滋潤的日子。曹禹和巴金也能以筆為生。

中華民國無論北京政府,還是南京政府,都有多政黨可以獨立活動的國會或國民參政會、國民大會。除了宣揚革命的國民黨在北洋政府、共產黨在南京城府被限制,不鼓吹造反的共和黨、進步黨、社會黨都自由成立獨立運作。這就是組黨結社的自由。這也是言論自由的社會組織的保障,使創作不會被某黨控制。清朝末年各地民間商會到1916年發展到工商界各行業,有1158家。農會和其他社團也都成立。各種民間政黨、社團,除國民黨、共產黨、覺悟社等,更多溫和類別。無論激進還是溫和,都以共和、統一、、自由、民主為宗旨,容易被混淆。

綜上所述,中國1949年以前一直有部族、宗族之村社言論結社自由,只是沒有西方公民社會中憲政制度下穩定發展的確定形式,間或會被暴政取締,但很快就因民間反暴政或新政權確立之後恢復。所謂桀帝、紂帝、隋煬帝等暴政,還有周歷王以衛巫噤聲、秦始皇焚書坑儒、清朝康乾「文字獄」斷斷續續,合計也不過百年左右,在五千年文明史裡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中共卻別有用心地誇大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