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1989年鄧麗君力排眾議為六四獻唱(視頻)

2010-10-07 17:28 桌面版 简体 14
    小字

1989年北京發生天安門事件。為了支持大陸的學生,人在香港的鄧麗君不顧周圍人的反­對,作為歌手參加了抗議集會。1989年5月27日,在香港跑馬地有30萬人的《民主­歌聲獻中華》的活動中,她頭頸上挂了一塊牌子,上面手書「反對軍管」,演唱了名為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的歌曲。據說當時負責轉播的無線電視為免惹怒北京,多次刻意在鏡頭上遷­就,避免她的衣服在鏡頭前出現。由於天安門事件,鄧麗君說過:「我回大陸演唱的那一天­,就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那一天」。堅持在大陸實現民主之前,將永不踏入大陸。失去了­作為歌手的夢想和期望的鄧麗君,離開香港去了法國,開始了巴黎的生活。當時大陸的很多­民主運動人士也到了巴黎,鄧麗君也熱情的支持鼓勵他們。

唱著最不政治化的歌曲,卻被最政治化的歌手

她的歌曲在中國大陸曾一度被稱為「靡靡之音」而被禁止,但其優美抒情的唱腔卻借由大眾以兩個錄音機對錄的方式,傳唱大江南北,使得剛經歷文革冰封的大陸人民,流傳著「白天聽老鄧,晚上聽小鄧」丶「只愛小鄧(鄧麗君),不愛老鄧(鄧小平)」的俚語。

可是此位亞洲傳奇,卻從未親炙擁有最多歌迷數量的大陸。事實上,在改革開放她的歌曲解禁後,中國大陸的中央電視臺曾多次運作邀請她參加春晚,可卻從未成行。

直至1989年發生六四事件,鄧麗君為了聲援天安門廣場前的學生,在香港跑馬地30萬人參與的「民主歌聲獻中華」的活動中,她頭上挂了一塊手寫「反對軍管」的牌子,演唱了「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一曲,終使她與中國大陸永遠絕緣。

這位唱著最不政治化中國小調歌曲的歌手,卻諷刺地,因著國共兩黨糾結不清數十年的歷史因緣,而成為最被政治化的指標象徵。

但即便是在過往兩岸最敵對的緊繃狀態下,她的吳儂軟曲,亦在許多層面上,沖淡了雙方長久分立的隔闔與陌生;且她宛若黃鶯出谷的優美嗓音,像是兩岸的最大公約數,使雙方民眾享有共同的文化聯結。

如今因著人世流轉,在看似逐漸轉好的兩岸政治氛圍下,卻因她95年像是天妒紅顏般的倅逝,而終究讓中國歌迷,只能感嘆何日」君」再來,為其傳奇的一生,獻上最終句章的惆悵。

家在山那邊

作詞:王琛 作曲:周藍萍

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那兒有茂密的森林,
那兒有無邊的草原,春天播種豆麥的種子,
秋天收割等待著新年。張大叔從不發愁,
李大嬸永遠樂觀。自從窰洞裡鑽出來貍鼠,
一切都改變了。它嚼食了深埋的枯骨,
侵毒了人性的良善。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
張大叔失去了歡樂,李大嬸收藏了笑靨,
鳥兒飛出溫暖的窩巢,春天變成寒冷的冬天,
親友們失去了自由,拋棄了美麗的家園。
朋友,不要因一時歡樂,朋友,不要貪一時苟安,
要盡快的回去,要把自由的火把點燃,
不要忘了我們生長的地方,是在山的那一邊,
山的那一邊。

來來來,喝完了這杯再說吧。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

来源:網路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