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文章一大抄 中國原創一團糟(圖)

2010-09-01 15:41 作者:陳邁克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看中國配圖)

中國總理胡錦濤經常談到創新的重要,也極力主張中國需要從勞力密集的製造業轉型到以發明創新為主的知識經濟,才能維持競爭力與經濟的持續成長。但是近來一連串考試作弊、假學歷、論文代筆與剽竊等事件的曝光,已經使得中國學術界的整體可信度受到外界強烈懷疑,不僅影響中國科學的發展,也使得創新淪為口號與笑柄。

以假亂真 好人受累

據《經濟學人》七月二十二日報導:中國要創新是很難的一件事,主要原因並不只是該國學術界普遍存在不當行為的問題。很多中、西方學者均表示,中國人的欺騙行為相當普遍,從假資料、謊報學歷、考試作弊到大量的抄襲都有。但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造成這些問題的原因很多,包括同儕之間缺乏監督機制、具誤導作用的誘因,以及學術行為很少被檢討等,都導致這些作假行為更加普及。

中國學術界這種不當行為可能隱含重大的意涵。美國賓州州立大學(Penn State University)的賽門(Denis Fred Simon)博士認為,越來越多的作假證據使中國科研的整體可信度受到質疑,連帶對中國產品的安全性以及來自中國的訊息的正確度,也產生負面的看法。

今年稍早,英國《柳葉刀》(Lancet)醫學期刊在發現七十篇由中國科學家發表的論文涉嫌造假後,已呼籲中共當局在科研的誠實性上以領導者的身份負起更多的責任。

這種作假情況對申請就讀海外學校的中國學生而言,也會產生直接的影響。入學審查人員通常會懷疑考試成績接近滿分、同時獲得教授強力推薦的學生,而這樣的中國學生在申請者中有很多。這種狀況很可能使得真正有資格被錄取的學生遭到拒絕。

都是制度惹得禍?

據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四月十二日報導,中共將科學視為中國現代化的關鍵因素,但代筆、抄襲或假著作在中國學術界十分猖獗,致使有些專家擔心,中國的科學發展會受到阻礙。

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院長饒毅表示:「學術詐欺、不當行為和違反道德,在中國是司空見慣的事。這是個大問題。」

批評人士將此問題歸咎於處罰過輕以及現行制度不善。在現行制度中,學術界的升遷與獎勵是依據發表論文的數量,而非品質。

著作發表的壓力也助長了代筆的熱潮。武漢大學教授瀋陽在一項研究報告中指出,去年,中國學術論文的支出費用大約十億人民幣,是二零零七年的五倍。

抄襲成風 價值扭曲

在黑龍江大學任教的以色列教授班卡南(Dan Ben-Canaan)就深受中國學者剽竊之苦。他曾把他寫的一些材料提供給中國社會科學院的一位研究人員。沒想到,他後來卻收到這位學者寄的一本書,書裡大部分是翻譯和抄襲他所提供的材料,而且沒有註明出處。

一名五十八歲的盧姓男子在柳州開了一家代筆公司。他自稱聘用二、三十名從電腦科技到軍務領域的專業研究生和教授,可透過網路提供代筆服務。他說,曾有同校同班的十名學生透過聊天軟體請他代筆寫論文。他認為:「幫人代筆寫論文並沒有什麼不對,畢竟每個人都有需要別人幫忙的時候。」

甚至在出售研究論文的交易中,也有欺騙行為。瀋陽的報告發現,在二零零七年的所有購入和售出的論文中,有超過百分之七十是抄襲的。

去年稍早,安徽農業大學副校長因涉嫌抄襲至少二十篇論文而遭撤職;去年六月,廣州中醫藥大學校長被舉報其博士論文至少有百分之四十是抄襲他人的;去年十二月,英國期刊《晶體學報.E卷》(Acta Crystallographica Section E)撤銷七十篇來自江西井岡山大學的造假論文。

據中國媒體報導,一篇一九九七年的醫學論文,在過去十年中一直被抄襲,至少有十六個機構的二十五人抄襲了這篇論文。

「有關當局不想當壞人」

美國奧勒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研究中國科學政策的學者舒特邁爾(Richard P. Suttmeier)表示,問題可追溯至八零及九零年代,當時中國致力於建立現代化的科學體系,但其研究的信度與評比方面仍處於十分薄弱的狀態。為了要能夠快速評量科學家的研究成果,中國就模仿西方的方式,開始致力於高品質研究論文的發表,但成效未盡如意。

今年三月,中國教育部公告由三十五名成員組成監督委員會並擬定指導方針,要求各大學嚴格把關。對此,饒毅仍持懷疑態度。他表示,政府願意資助研究,但不願監管。「有關當局不想當壞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