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冉雲飛:冉氏新聞評論週刊(167)

2010-06-28 21:33 作者:冉雲飛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南方人物週刊:女律師被控妨害公務罪服刑2年後出獄。

有網友看了倪玉蘭律師悲慘遭遇的視頻說,什麼叫慘無人道,這就是了。自然中國每天發生著成千上萬起人道災難,倪玉蘭這一起只不過算是有幸被曝光出來而已。你以為半遮半掩的所謂曝光就能解決實質性問題了麼?那些侵害民眾實際權益的官商勾結和警察機構才沒那麼「脆弱」和「膽小怕事」呢。如果他們真是稍有一點良心和人性,僅存一點戒懼之心,哪會做出如此傷天害理之事?警察已成了為官員揩屁股的私產,公安局徹底變成為「母安局」保駕護航。倪玉蘭律師的遭遇得網友的圍觀,勇敢如《南方人物週刊》的報導,或許會讓更多人認清這個政府的本質,但對於倪玉蘭的悲慘有無實質性的改善,則未敢樂觀。

二:調查稱全國蟻族人數將超百萬 僅北京就有十萬人。

畢 業即失業,這便是許多用盡所有的錢進行教育投資的家庭,不得不面對的現實,當然這不包括那些有權有勢家庭的子女。因為不管社會怎麼變化,吃虧和買單的都不 權勢擁有者,因為不公平的社會已經使得他們巧取豪奪了他人的利益,從而佔領了更高的「人生起點」。至於說普通家庭的蟻民,自然只有寄居城市邊緣,苦苦掙扎 的份,哪怕你再有才華,也沒有同等競爭的機會。如此下去蟻民將會中國社會真正可能引爆的問題,因為這些進退失據,上下不得,既無農村可守,又遭城市排拒。

三:多個旅遊名城公務接待任務繁重遭公眾批評。

三公消費,已成為中國各政府機關的死結。即便各級政府債臺高筑,風險畸高,涉民生問題無錢,但卻從來不缺三公消費的款子。至於說個體或者說群體的貪腐,那就 更是蔓天燃燒,愈演愈烈了。中國每個主要旅遊景區,若是少了公費旅遊和公費接待,其收入一定會大為降低。「接待也是生產力」,就是變向承認「腐敗也是生產 力」、「三公消費也是生產力」這種說法。接待為什麼是生產力呢?一來許多官員靠接待及賄賂贏得生產,二來可以互相接待,形成全國公費旅遊(包括接待旅遊互 免一條線)的大鏈條,從而實現於公於私的「生產力」。至於說有誰相信這一切能被官方遏止住,那就不只是幼稚,簡直智商有問題了。

四:成都首批142名社區「和諧員」上崗 將逐步推廣。http://news.163.com/10/0621/05/69M9ELE500014AED.html。大 學招許多信息員,各級政府招隊伍龐大的網評員,現在街道又招和諧員,都旨在形成告密網路,密切監視民眾一舉一動。通過監視民眾的一舉一動,來破壞民眾自己 通過法律手段來維護其正當權益,從而達到盤剝民眾正當權益的目的。再者,信息員、網評員、和諧員的目的,還在於混淆視聽、掩蓋真相、欺瞞民眾,使民眾在真 相的獲取上進一步困難,從而更好地讓利用官方利用手中的媒體來誤導民眾,從而完成對民眾的進一步控制。但社會不是死水一潭,各種信息的交互雖然遭到民方人 為的阻擊,但人們及信息的流動、真相的揭示依舊不可阻擋,像這種通過「和諧員」來折騰民眾、搞不和諧的蠢舉最終會被民眾拋棄。

五: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發文批電視相親節目低俗風。

作 為成年人,只要不犯法,民眾有選擇高雅還是低俗的權利,他人無從干涉。蓄意通過自己掌控的喉舌來干涉民眾自由生活和選擇的權利,這是對民間生存空間和選擇 權利的侵害,也是極權社會的典型特徵。極權政府除了不管民眾的福利外,其餘涉及到侵害民眾利益,他們都特別起勁。他們不僅管民眾的二巴——嘴巴和雞巴,前 者事關言論自由,後者事關自己在不犯法的情形下自由使用自己身體的權利——還上管天,下管地,中間還要管空氣。如果像美國格林斯布所主持的「談話節目」, 那麼在他們眼中一定是大逆不道。自由是什麼呢?自由就是法律和憲法之外的事情,官方根本無法強力干涉。由到處包二奶、貪腐成堆的官員們組成的政府機構,還 有什麼臉面來教訓自己的人民低俗?

六:水災當前當面對記者的疑問時——他怒喊:我姓黨!

從替百姓說話還是替黨說話,尖銳地反應了官民衝突之愈演愈烈,甚至在某種意義上講已變成了不可調和的對立。同樣的,當民眾要瞭解真相的時候,官員就用他的蠻 橫,甚至拿出「黨」來作為擋箭牌,欺瞞世人,而且理所當然。這種蠻橫的底氣,皆因為政府獨裁、一黨專政的「黨天下」橫行中國,而民眾根本沒有實質性制約所 致。沒有實制性制約,加之如今信息相對說來流傳較快,而官員沒有絲毫民意質疑的能力,才出現這種令人噁心痛恨的「最牛官員語錄」。雷人語錄傳播得越廣泛, 那麼除了表明政府機構不進行真正的政改,已不可救藥外,就是變成了民眾茶餘飯後的笑柄。

七:千位高考狀元成就遠低於預期 過度熱炒將其捧殺。

中國的應試教育,注重變態的標準答案,注重沒有創造力的死記硬背,注重沒有懷疑和創造精神的教學,其所學於社會的隔絕,彷彿所學內容是眾真空中來的。在這種 變態的教育情勢下,成績考得好考了狀元,固然可以證明你一時一地的「成就」,但最終這「成就」可能大多數人泯然眾的繩索。中國從古到今多少狀元做出了什麼 了不起貢獻?有誰人能記住?李白、杜甫是麼,蘇東坡是麼?都不是。狀元當然不是智商差者,他們可能會一些因機遇而活得好點,但要說什麼創造力、大成就恐怕 就不能期望太高。事實上也正是如此,許多狀元只是不過中規中矩的普通人,絲毫沒有什麼過人之處,但中國教育極其變態,多年來追逐狀元已至病入膏肓。

2010年6月28日9:33分於成都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