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太子富豪大觀

2010-06-26 08:07 作者:許行 桌面版 简体 26
    小字

中國三十年走資的最大成果是權力和財富高度集中在高幹子孫手上。他們成為中國富豪階級的重要部分。資深政論家許行先生研究中國政經問題數十年,這篇力作概括中共三代權力世家壟斷中國重要產業巧取豪奪的實況,令人觸目驚心。

中國百億富豪一百四十人

英國籍的盧森堡人胡潤(RupertHoogewerf),是英國註冊會計師,他曾在中國人民大學學習中文,對中國富豪問題發生興趣,一九九九年首創「百富榜」,成為研究中國富豪情況的權威。今年四月一日,胡潤在海南三亞發表《二○一○胡潤財富報告》,該報告指出,中國全國的千萬富豪有八十七萬五千人,其中有億萬富豪五萬五千位,包括十億富豪一千九百位,百億富豪一百四十位。胡潤還列出一個千萬富豪和億萬富豪在全國三十一省市分布的人數,北京、廣東、上海、浙江、江蘇富豪最多,列表如下:

但胡潤沒有列出這些千萬和億萬富豪的名單,我們無從知悉其中是否包括億萬太子富豪在內。通常,像胡潤這類人,要在中國生存,都知道避免接觸敏感問題,所以他公開發布的中國富豪,都是民營企業家,頂多也只提到似民似官的榮毅仁之子榮智健,真正的太子富豪,他便不敢提了。

太子企業和太子富豪中國特產

所謂太子富豪,就是指中共權力核心分子的子女,他們憑著老爸在朝的權勢,擁有取得資本、資源、土地、註冊和商機的便利,與民間企業站在迥不相同的起跑點,一切比民間企業條件優越。有些太子貪婪放肆,他們其實不是在經營企業,而是乘機囊括財富,中飽私囊。有些太子會顧慮老爸清譽,低調自處。自從中國經濟與世界接軌之後,外資大量進入中國市場,影響到太子企業的經營和管理方式;況且有不少太子留學美國,在美國企業中經過薰陶,亦將西方企業的經營和管理方式帶進中國。更有一些西方企業在中國投資,需要依靠太子們的人脈關係,於是部分太子便成了西方企業獵頭對象,身價百倍,由此致富。所有這些現象,從根本上來說,都是中國集權官僚體制的產物。因此,所有太子企業和太子富豪,都是共產中國這個特權社會所特有的,凡在法治健全、民主政治成熟的國家,決不可能產生中國這類太子富豪。

太子富豪的老爸,有些居心不良,行為不檢,但並不個個都是貪官,有些人在官位上尚能自恃,保持清白。但無論如何,都無例外地會縱容子女,維護子女。有些老爸希望子女承接他的權位,但有些子女對此沒有興趣,也不準備在權鬥中磨煉自己。自從中國經濟開放之後,金錢和財富對太子們的誘惑遠比官位為大,所以才有這麼多太子棄政下海從商。於是父從子意,成了子女從商的庇護傘,以溺子之心,促成子女致富。

早期太子富豪始自鄧王榮三家

上世紀八十年代,像鄧小平這位最高權力者,沒人說他是貪官,但他的子女和女婿,就在他推行改革的時候,幾乎個個發大財。大兒子鄧樸方,一個殘疾人,一樣有人慫恿他出來成立康華公司,倒賣進口物資批文,臭名彰著,成為「六四」反官倒的主要對象。次子鄧質方,好端端留學美國學量子物理,得博士學位,返國後不從事物理工作,竟去成立首長四方公司,在上海、北京、天津、大連、廣州、深圳、珠海到處圈地,當時被視為「地產大王」。鄧家長女鄧林丈夫吳建常,成立東方鑫源等公司,壟斷有色金屬資源,成了鄧家首富。么女鄧榕丈夫賀平,原是將軍賀彪之子,在解放軍總參裝備部當官,也搞起保利公司,成為軍火大賈。

改革開放之初,鄧小平為了要打破封閉局面,建立對外經濟關係,特請紅色資本家榮毅仁出來設立中國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簡稱中信),王震安插他的次子王軍進中信。起初,王軍在中信業務部擔任總經理,後來升任中信總經理,一九九五年出任董事長,執掌中信大權。榮毅仁之子榮智健起初主持中信在香港的分公司,一九九○年香港中信收購泰富發展集團,借殼上市,改名為中信泰富,表面上似乎獨立,實際上仍歸北京中信控制。在這段時期,王軍和榮智健都被視為太子中的成功富豪。畢竟中信是國有企業,二○○六年王軍自動退休,離開工作了廿七年的中信,讓位給孔丹。孔丹是從前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孔原之子,也是太子集團中人。王軍退休後自己另創「中國天然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向新疆發展。新疆是其父王震在建國初期開創的地盤,於是王軍的「中國天然」入股烏魯木齊市商業銀行,持絕對控股權,有了此地方金融機構之後,他便進而投資十億元收購三個煤炭基地,加以擴充,又投入二十至三十億元進行煤炭化工和煤電項目投資,且在烏市建設一座大型「新疆國際會展中心」,給新疆輸入新的投資觀念。這些投資,才真正屬於王軍私人財富。

李鵬家族獨霸電力王國

榮智健在香港執掌中信泰富,他本人也是中信泰富第二大股東,佔有約百分之十九股份,因此胡潤曾連續幾年將榮智健列為百富榜首位。二○○八年十月中信泰富爆出大新聞,該公司因炒澳元的外匯槓桿交易,虧損一百多至二百多億港元,據說是財務董事在董事會主席榮智健不知情下簽訂合同,有人則說是榮智健女兒榮明方作的主,無論如何,虧損太巨,榮智健被迫於二○○九年四月下臺。下臺後的榮智健與王軍一樣,自立門戶,另外成立私人公司:「耀星發展」和「帝港企業」去海南島發展,以一點九六億人民幣購得海南萬寧神州半島五十四萬平方米土地,折合樓面地價,每平方米僅約七百元,遠低於市區海景樓盤每平方米六千多元的市值,因此引起外界懷疑是否中信泰富給他開了後門,因為開發神州半島原是中信泰富計畫之一。

自九十年代以迄於今,太子富豪更多,有李鵬家族、江澤民之子,朱鎔基之子、李瑞環之子、胡錦濤之子、溫家寳之子、吳邦國女婿、李長春之女、劉雲山之子、曾炎培之子等等。

眾所周知,李鵬這位欠有「六四」血債的前總理,其家族控制著中國電力系統,他的長子李小鵬是華能國際集團董事長兼中國國家電力公司副總經理,他的女兒李小琳是中國電力國際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他的夫人朱琳,外界傳說她是華能國際的董事長,但她自己否認,只承認自己擔任過華北電管局外事處負責人和廣東大亞灣核電站駐北京辦事處主任,這些官職也都屬於電力系統。有關李氏家族腐敗賄賂的傳聞甚多,這些傳聞很難得到證實。而李鵬幼子李小勇捲走「新國大期貨公司」集資的五億多元資金,逃到新加坡,至今還被「新國大案」受害者群體公開聲討。

在所有太子富豪中最受人注目的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他在美國費城一間不著名的大學取得電氣工程博士學位,回國後在科學上毫無建樹,而且年紀輕輕,卻當上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兼任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院長。但他無意於科學,一門心思要下海從商抓銀。憑著老爹是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地位,上海一批江家班便將上海市計委名下資金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僅以幾百萬元象徵性的價格售給江綿恆,江綿恆那時哪裡有錢?幾百萬元全是銀行給的貸款。「上海聯合」屬下有十多家企業,如上海資訊網路、上海有線網路、中國網通等,給江綿恆奠下成為「電信大王」的基礎。

江綿恆宏力爛攤子掏空網通

當時江綿恆曾與臺灣王永慶之子王文洋合辦上海宏力半導體製造有限公司,在上海浦東張江高科技園區設晶圓體,計畫生產八吋和十二吋蕊片,初步集資十六億美元,中國官方銀行承諾提供超過廿五億美元貸款。後來據傳江綿恆與王文洋兩人都沒有出過一分錢,全靠銀行貸款,兩人又發生不和鬧翻,一個爛攤子由上海市委接管,邀李嘉誠入股。現在宏力網上寫明,它的主要投資者是香港長江實業和和記黃埔,其他投資者有美國超捷、日本三洋,以及私募資金湛思國際和UCLAsia,己不見江綿恆和王文洋的影子。過去所吹的江、王合創宏力,完全是一場胡鬧,哪有認真辦企業的作風。

江綿恆在歷朝太子富豪中風頭最勁,初任網通董事長時,豪氣十足,計畫要在沿海十五個省市鋪設光纖,開辦網路電信服務,與「中國電信」爭強,又揚言要吞併「北方電信」,全是氣大才疏。實際上網通憑其經營能力是吃不掉北方電信的,後來江澤民心生一計,下令將全國電信分為南北兩塊,硬將北方電信並給網通,使網通平白地佔有北方電信原有在北方十個省的固定資產,讓網通突然坐大。

上海是江澤民勢力地盤,官場中人紛紛拍馬,拉江綿恆進入上海大企業董事局。因此江綿恆除了網通董事長外,又是上海汽車工業(集團)公司和上海機場集團公司副董事長,連上海過江隧道、上海地鐵都請他當掛名董事,儼然是個上海灘的大哥大。

但是江澤民下臺後,江綿恆便風光不再。二○○八年十月,國務院工業和信息化部以電訊體制改革名義,下令將網通並入聯通,從此,江綿恆的網通便煙消雲散。不過網通的事還未了,今年一月七日,前網通總經理張春江(現任中移動黨組書記和副總裁),突被中紀委拘查,指他在網通和聯通合併時虛報網通有盈利五十億元(人民幣,下同),事實上網通是一盤爛賬,虧空高達二百億元。張春江是江綿恆馬仔,他當網通總經理,上面還有董事長江綿恆。國務院明知是江綿恆帶頭掏空網通,但江綿恆是江澤民之子,目前還碰不得,只好先拿其馬仔開刀,反正這馬仔也不清白。不過江澤民和江綿恆都心中有數,此舉是敲山鎮虎,一旦老江肉身有不測,小江便難逃被清算的命運。曾慶紅早有預知之明,懂得在黨內權鬥中,太子的命運取決於老子的壽命,所以他先讓自已的兒子曾偉夫婦移民澳洲,在雪梨買豪宅嘆世界(詳情見五月號《開放》)。

太子企業從電信進入金融

太子發達的途徑,隨時代而改變。現代電子通信發達,不少太子都進入電子企業,成為領導。新的中聯通總經理陸益民是曾慶紅的秘書。李長春之子李慧鏑,在中移動裡從總裁助理最近升為中移動副總裁。習近平姊夫吳龍,是廣州新郵通信的幕後老闆。有些太子則進入金融機構。朱鎔基之子朱雲來是中國國際金融公司(簡稱中金)總裁,這間公司是中國第一家中外合資的投資銀行,中方的中國建設銀行佔大股,摩根士丹利佔三成四,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佔百分之七點三五。中金在朱雲來主持下,已成為中國企業向海外發行股票的核心經紀人。因此,朱雲來被美國《財富》雜誌評選為亞洲最有影響力的二十五位商界領袖之一,排名第十五。這類公司出名高薪,有消息說,朱雲來年收入二○○六年有一千萬美元,二○○七年更增至一千七百萬美元,相等於一億三千多萬港元。去年,摩根士丹利受金融危機拖累,想出售中金股權,中方為了分薄摩根的份額,將二成股權以影子股票(只能分紅,不能流通)方式配給管理層,朱雲來作為總裁,必定佔有相當影子份額。朱鎔基的女兒朱燕來,則任中國銀行香港發展規劃部任總經理。五月底中銀香港提升朱燕來任助理總裁。

現代的金融業非常複雜,新花樣不斷出現,一種稱為私募股權基金(PrivateEquityFund)的行業近年來甚受中國太子們青睞。私募股權基金,在西方起源於上世紀六十年代,起初專替未上市公司上市,上市後放掉手持的股票而獲利,到了八十年代,它進而從事融資和併購,九十年代更運用各種槓桿工具和匯差息差進行投資,美國百仕通(Blackstone)便是一個典型例子。溫家寳兒子溫雲松於二○○五年與他人合作首創私募基金「新天域資本公司」,它是一家以美元為資本的外資公司,投資者包括德意志銀行、摩根大通、瑞士銀行,和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夫人何晶主持的淡馬錫控股公司,以及日本企業家孫正義旗下的日本軟體銀行。溫雲松非常低調,公司的董事會名單沒有公布,不知董事長是誰,只知道董事總經理郭子德,他是新加坡大學畢業的金融投資專才,曾是大華銀行首席代表,主持大華創業投資公司,有三十年工作經驗,加上溫雲松的人脈和背景,新天域發展迅速,開辦至今,已完成廿一個投資案例,包括四川美豐、金山軟體、金風科技、英利綠色能源、天駿傳媒、久游國際、融創中國、新世紀百貨、喜得龍、金絲猴食品、重慶百貨等等,光是新天域屬下的天域景湖所持有的新世紀百貨股權,帳面浮盈已達八點六五億元,重慶百貨浮盈十九點四億元,業績非同一般。

私募股權基金:太子們的新寵

同樣從事投資銀行業務的太子有李瑞環兒子李振智,他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曾在美林任職,通過李鵬之女李小琳的關係,替美林奪得集資額四十億美元的中國電力國際上市承銷生意,聲譽雀起,後來他被瑞士聯合銀行挖角聘任該行亞洲投資銀行董事總經理,年薪超過一千萬美元。李瑞環次子李振福,美國伊利諾理工大學碩士,被瑞士製藥巨頭諾華公司聘任諾華中國區總裁,替諾華在中國打開西藥和疫苗市場。今年初他離開諾華,自創私募基金「德福資本」,發展與環保有關的綠色金融,除自任德福首席執行官外,又是國際組織「大自然保護基金」中國區理事。

吳邦國女婿馮紹東(WilsonFeng),曾經擔任美林證券中國投資銀行業務主席,他本擬自建私募基金,卻被中廣核集團拉去,出任中廣核產業投資基金總經理。該基金是國務院批准的國有產業投資基金之一,以私募股權基金方式集資,預定總集資額一百億人民幣,首期已集得七十億人民幣,投資者有中國雙維投資公司、中國銀行、國家開發銀行、中國建銀投資公司等。去年九月揭牌,主要投資項目有嶺澳核電站二期、紅沿河核電站、寧德核電站和陽江核電站。

胡錦濤之子在清華威視出醜

主管宣傳的中常委李長春,其女李彤,掌管香港中國銀行屬下一間私募基金。前副總理曾培炎之子曾之傑(JeffreyZeng)是北京「開信創業投資管理公司」總經理兼管理合夥人,同時也是中特物流股份公司董事長。他畢業於日本長崎大學,是斯坦福大學管理學碩士,曾在三菱商事和香港中信泰富任職,供職開信之前是華登國際董事總經理。開信是由國家開發銀行與中信資本共同設立的。曾之傑說,國家開發和中信資本只是兩個LP(LimitedPartnership有限的合夥人)平臺,不同於GP(GeneralPartnership,具有行政權的合夥人),它們不會多管公司業務,只要你成績好、賺錢多,有交代便可。當這樣公司的總經理,等於自當老闆。中共宣傳部長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是「中信產業基金」的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CEO)。此前,劉樂飛曾是中國人壽投資部總經理和首席投資官。現中信產業基金的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中信產業基金由中信證券和中信集團創立,於二○○八年六月成立,首只代籌資金的是綿陽科技城基金,最終籌得九十七億人民幣。第二批有五隻產業基金,在募集中。

胡錦濤兒子胡海峰的從商途徑與上述太子不同,主要落戶清華大學。胡家一家人都是清華出身,包括胡錦濤、胡錦濤夫人劉永清、兒子胡海峰、女兒胡海清、媳婦王珺。王珺去年六月升任清華經濟管理學院院長助理。清華作為中國最高級學府,在鄧小平式的經濟改革中,同樣也兼營商業,設有清華控股,屬下有同方股份、誠志股份、紫光股份三家上市公司,此外,還有啟迪股份、陽光能源、紫光集團、博奧生物、清尚裝飾、科技創投、華環電子等近七十家企業。胡海峰原任同方集團威視公司董事長,威視取得非洲納米比亞機場和港口的掃瞄設備一千三百二十萬美元的合同,其實,這一千三百二十萬美元就是中國給納米比亞的軟貸款,其條件就是要向威視購買這批儀器。

貸款的四成作為威視定金,但納米比亞財政部發現這筆巨額定金幾乎馬上轉入三人合開的帳戶,其中兩人是納米比亞一間顧問公司的老闆,另一位是威視公司在納米比亞的代理人楊帆,因此,納米比亞反貪委員會以涉嫌詐騙、行賄及貪污罪名將這三人逮捕,鬧出國際醜聞。胡海峰身為威視董事長難逃責任,但中方說,胡海峰於二○○八年一月已升任同方集團黨委書記,藉此撇開責任。去年十月,胡錦濤索性叫胡海峰離開清華控股,出任清華大學副秘書長,表面上說起來,胡海峰已棄商從學,實際上這個副秘書長,主要是負責聯繫清華控股及其屬下所有大學產業。中國官場,太子有老爸背景,像川劇變臉一樣,頃刻間便換了一幅面孔,遠在非洲的小國,沒奈他何。

三十年已見太子富豪幾代浮沉

追求財富,人之常情。現代一般富豪,靠的是初始資本、時機、膽識、眼光和謀略。中國民間有句話叫做富不過二代,原因是富豪的第二代未必有第一代同樣的才能和魄力。太子富豪不同,他們靠的是老爸的權位,當老爸有權有勢的時候,予取予求,什麼都辦得到,一旦老爸去世或失勢,不要說富不過二代,連一代都不保。

三十年來已讓我們見到太子富豪幾代浮沉。最早是鄧氏家族,老鄧一過世,其子女便不再風光。其次是江氏家族,江澤民只是下臺,並未失勢,其子已失去「電信王國」。江澤民之所以爭著要在公眾場合出場,原因之一就是護子。胡錦濤在這方面有前車之鑒,懂得克制,像駙馬爺茅道臨這樣巨富,至今未見出現錢權糾葛,便是克制的一種表現。

中國經濟與國際接軌,以及現代金融融資制度的輸入,改變了某些太子們求財致富的方式,使他們考慮到市場和協議的約束。但權力不受監督的體制繼續存在,始終是太子特權的溫床。

俗話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因涉嫌嚴重經濟違紀,廣東中山女市長李啟紅被「雙規」後,受影響最大的不是中山政壇,而是她的家族。李氏家族有多人從事房地產業,並雄踞一方。知情人說,李啟紅家族資產保守估計有20個億。

李啟紅家族的興衰,都繫於她一身。從這位被「雙規」的女市長身上可以拖出一條腐敗的「家族利益鏈」。李氏家族在廣東中山政商兩界龐大的關係網,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勢力。

生於中山,成長於中山,到最終成為一市之長,從政的足跡,始終沒有出過中山市。李啟紅家庭成員也全都在中山城區。隨著李啟紅權力的攀升,她的家族勢力也越發龐大。

根據公開資料,李啟紅的兩個弟弟李啟和、李啟明,他們的工作和生意都和李啟紅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李啟和擔任中山市南區區黨工委副書記,李啟明則在中山市一直從事房地產業。

「中山五建」是典型的家族企業。4個股東中,林永安是李啟紅的丈夫,李啟明是李啟紅的弟弟,林永燦是林永安的弟弟,林元明與他們也有親戚關係。

一建築行業人士說,現在有很多建築公司到處「找飯吃」,像「中山五建」能在當地承接數百項工程,沒有特殊的背景,是不可能促成的。而且,這些工程不少專案跟政府單位有關。

成立於2000年1月的中山市中宏房地產有限公司,也有林永安、林永燦兄弟身影。

李啟紅被「雙規」後,她的很多關於救助房地產業、防止樓市低迷的言論,如今卻都被解讀為實質在支持家族企業。

56歲的李啟紅名氣很大。2008年11月,央視《半邊天》欄目製作了一個對李啟紅的專訪——《女人的力量》。去年3月兩會期間,她曾受到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的接見,12月,被選為「2009中國十大品牌市長」。

5月30號晚,因涉嫌股票內幕交易問題,李啟紅被中紀委「雙規」。隨著她市長權力的消失,家族每個人和20億的資產都岌岌可危。目前,她的丈夫、弟弟和弟媳和妹妹,都被帶走協查。

今年,《人民論壇》第4期發表了一組文章,首次公開承認「紅色家族」為新富豪主體。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認為,因為機會不均等,過程不透明,「紅色家族」就輕易在「中國特色市場經濟」裡拿到「巨大獎牌」──巨額財富。

何清漣:「這種類型的商人家族,擁有深厚的政治與資本,起步高,容易獲得社會資源。這些紅色商業家族,多從事一些需要審批的貿易,基礎產業,能源等產業。房地產業也多是紅色家族鍾情的領域。

署名喻培耘的評論文章說,一個小小的中山市市長,能夠聚斂如此巨額財富,在中國比她大的官,胃口比她猛的官實在太多,如果把中國所有貪腐家族的資產全部加起來,這個數位,必將創造一個任何國家永遠也超越不了的世界記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