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最無奈太上皇:光緒生父醇親王(組圖)

2010-06-20 20:37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幼年的光緒

位於北京鬧市區的雍和宮就是當年奕譞的王府,據曾經前往王府查驗工程的吏部主事何德剛所見:當時,奕譞家的「房屋兩廊,自晒煤丸,鋪滿於地,儉德不可及」。

聽說自己的兒子要當皇帝,奕譞為何這樣驚懼呢?一方面,他想到慈禧越過常例,必然在日後招來無窮的麻煩,搞不好就會連累自己的兒子。最重要的一點是,自己的兒子這麽年幼就在其卵翼下當皇帝,絕非是兒子的福分,而且很有可能帶來巨大的災禍。

如果我們要從歷史上尋找出一些實例,來展示帝王家族的真實形態的話,那麽,晚清時期貴為光緒父親的醇親王奕譞,也許有一定的典型性。

這個典型,並沒有體現帝王家族的豪奢與權威,而是體現了權力的強大:這個皇帝父親,一生都在躲避權力的蹂躪,最終他似乎勝利了...但死後,無所不在的權力仍然沒有放過他。

兒時的光緒與生父醇親王奕譞的合影。

一聲霹靂 兒子成皇帝

醇親王奕譞(1840-1891年)是道光帝第七子,是那個同光年間以辦理洋務而著名的恭親王奕䐶的弟弟。從某種程度上說,整個同治丶光緒兩朝的政治,就是兄弟兩人秉承慈禧太后的懿旨而主導下的政治。

實際上,早在咸豐皇帝熱河駕崩之後,奕譞就參與了由慈禧一手策劃的「辛酉政變」,親自奔赴灤陽拿獲了「顧命八大臣」之一的端華,為慈禧後來的垂簾聽政掃平了障礙。

在掌握了朝廷的實權之後,慈禧一度非常器重和依仗奕譞。同治三年(1864年),奕譞「加親王銜」。同治十一年(1872年)晉封為醇親王。慈禧還令其掌管京師的旗營和綠營,等於是將天子腳下的安危重任,賦予了她的這位妹夫。

然而,奕譞和慈禧的這段互相信任丶依仗的日子,很快就因為慈禧之子,同治皇帝青年時的神秘去世而結束。

在同治皇帝在世的一個時期內,因為皇帝尚在幼年時期,所以作為皇太后的慈禧,可以名正言順地以「垂簾聽政」的名義,代替兒子處理政務。但在同治皇帝死後,如果從「溥」字輩的宗室子弟中選擇一人,作為沒有後代的同治皇帝的子嗣,並令其承繼大統的話,那麽,慈禧就會成為「太皇太后」,地位雖然尊貴,但再想干預政事則顯然不合祖制。

那麽,在慈禧的面前就只剩下一條道路可供選擇,這就是「以弟繼兄」:從宗室近支中,和同治皇帝處於一個輩分的「載」字輩裡,選擇一年幼之人,作為自己的丈夫咸豐帝的子嗣來承繼大統。

這樣,慈禧就依然是皇太后,就可以照常以皇太后的身份預聞政事,一直到幼帝成年。慈禧選擇的新皇帝,就是醇親王奕譞的第二子丶當時只有四歲的載湉。

同治皇帝去世的當天,也就是同治十三年(1874年)農曆十二月初五日傍晚,慈禧在養心殿西暖閣突然召見各軍機大臣,包括奕譞在內的各宗室親王,說有重要政務要和大家「協商」,其實就是宣布立奕譞之子載湉為新皇帝。

慈禧的這一決定,驚得奕譞當場失聲痛哭且【伏地暈絕】,聽說自己的兒子要當皇帝,奕譞為何這樣驚懼呢?

一方面,他想到慈禧越過常例,不為同治皇帝立嗣,而為咸豐皇帝立嗣,必然在日後招來無窮的麻煩,搞不好就會連累自己的兒子。另外,最重要的一點是:以他對慈禧的瞭解,自己的兒子這麽年幼就在其卵翼下當皇帝,絕非是兒子的福分,而且很有可能帶來巨大的災禍!
 

1888年時的醇親王奕譞。

自晒煤丸 儉德不可及

奕譞在兒子深更半夜被抬進皇宮之後,因為擔驚受怕【觸發舊疾,步履幾廢】,於是和自己的夫人一商量,乾脆向慈禧遞交了一份辭職報告。

在接到奕譞的這個辭職報告後,慈禧允其所請下詔免去了奕譞所擔任的差事,但明諭其親王銜可以「世襲罔替」。即使對於這麽一點僅剩下的恩惠,奕譞還是不放心,曾經再次上疏懇辭但卻沒有獲得慈禧的批准。

辭去各項官差的奕譞夫婦,在京城過起了賦閑在家的平靜生活。費行簡的《近代名人小傳》說他們夫婦【自是恆年餘,閉門不接賓客】。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光緒十年(1884年)農曆三月十三日,慈禧太后發動「甲申易樞」事件,軍機處和總理衙門的主要官員便實現了大換血。禮親王世鐸開始掌管軍機處,額勒和布、閻敬銘、張之萬等成為新的軍機大臣;慶親王奕劻掌管總理衙門…。

對於慈禧這一新的人事安排,時人即有【易中樞以駑馬,代蘆服以柴胡】的評語。其言外之意是:單就行政能力而言,這些新進的大臣遠遜於此前的大臣。或許,正是考慮到了輿論的壓力,慈禧此時不得不再次搬出,正在「大隱於市」的醇親王奕譞,讓他遙控樞機。

即使在重新出山之後,奕譞也無時不刻不生活在巨大的惶恐之中,深怕因為自己的不慎而引起慈禧的猜疑。時人王照在《方家園雜詠紀事》中記載的幾件事情,頗能說明奕譞重新出山之後的這種謹慎和低調。

光緒十二年(1886年)五月,奕譞奉命會同李鴻章到天津、旅順、煙臺等海口巡閱海軍。為了這次盛典,慈禧特意賜給了奕譞一乘杏黃色的轎子,但奕譞非但不敢乘坐,還堅請慈禧身邊的紅人李蓮英一同前往閱兵。

出京後,每次接見地方大員必命李蓮英隨見。奕譞之所以這樣做用意十分明顯,就是避免擅權的嫌疑,不給慈禧整治自己製造任何把柄!

除此之外,奕譞在生活上也非常節儉。當時,與奕譞有著良好的私人關係的直隸總督、北洋大臣李鴻章,因為辦理洋務積攢下了驚人的財富。為了籠絡朝廷重臣,李鴻章經常以自己所辦企業的股份贈送給各位當軸要人,而當朝諸公一般都予以笑納,但奕譞卻堅決拒絕,成為各位王公大臣之中唯一拒收的人。

當年奕譞的王府,據曾經前往王府查驗工程的吏部主事何德剛所見:當時,奕譞家的【房屋兩廊,自晒煤丸,鋪滿於地,儉德不可及】。

慘遭慈禧毒殺?

復出的奕譞,在很多情況下只能在背後「隱掌」樞機,但他也擔任過一個很重要的政府部門的實職:這就是光緒十一年(1885年),新成立的海軍衙門的總理大臣。在他和李鴻章等人的努力下,截至光緒十四年(1888年),一支由「定遠」和「鎮遠」兩艘鐵甲戰艦領銜的北洋海軍終於成軍,成為遠東地區首屈一指的海上武裝力量。

但另一個方面,慈禧太后對於奕譞的與日俱增的猜疑,決定了這個手握利器的海軍衙門總辦,實際上絕難有真正的大作為。海軍衙門由此,成為了一個調劑修園子資金的中繼站。根據有據可查的資料顯示:從奕譞主持園工開始,一直到其死後慶親王奕劻接任,整個頤和園工程一共騰挪海軍衙門款項達325.75萬兩(見姜鳴:《龍旗飄揚的艦隊》)。

即使奕譞如此取悅慈禧太后,時刻不忘消除這個女人對於自己的猜忌之心,但從實際結果來看似乎並不彰顯,慈禧還是處心積慮地欲把這個皇帝的父親「置諸死地」。

《近代名人小傳》中講了這樣一個故事:奕譞因為責備李蓮英納賄而為李所中傷,有一次去探望病中的慈禧,慈禧竟然沒好氣地說:「爾太上皇矣,何顧我為?」這一句話,嚇得奕譞幾天睡不著覺。

光緒十三年(1887年)後,奕譞以病情惡化為由在家養病。陳贛一在其《睇向齋秘錄》說:慈禧【日派御醫輪流診視,藥亦由內廷頒出,陰以毒物少許雜其中,於是王病益危。】如果,陳贛一所言屬實,則奕譞就是慈禧毒殺的。

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內務府有個據說精通風水的叫「英年」的大臣,在晉見慈禧時說:醇親王奕譞的墓地上有白果樹一棵,高十餘丈蔭數畝形如翠蓋罩在墓地上。按其地理,這樣的大樹只有帝王的陵寢才可以有。況且,白果的白字加在王之上就是個「皇」字,這於皇室大宗很是不利...因此,英年建議慈禧應該立刻伐倒此樹!

慈禧聽了當即命令說:「我即命爾等伐之,不必告他!」這個「他」,就是奕譞的兒子當朝的皇帝光緒。

因為事涉皇帝的先父,內務府雖然接到慈禧的懿旨也不敢輕動,有人最後還是將這個消息告訴了光緒皇帝,光緒立即嚴敕:「爾等誰敢伐此樹,請先砍我頭!」

如此相持月餘,一天早上光緒退朝之時,忽聽內侍有人前來報告說:太后已經於黎明時分,帶著內務府的人去往醇親王陵墓伐樹去了。光緒匆忙帶人尾隨出城試圖阻止伐樹,但行至紅山口即於輿中號啕大哭。

原來,平常走到這裡時,就能看見那棵亭亭如蓋的白果樹,但今天走到這裡時卻已經看不見了!待到光緒皇帝趕到墓園,樹身早就被砍倒了,數百人還繼續在砍伐樹根。

在場的大臣告訴皇帝:太后親自用斧頭砍了三下後,才下令眾人伐之。有太后的示範作用眾人再也不敢違抗,只好伐樹。光緒皇帝無奈之下,圍繞父親的墓地走了三圈,「頓足拭淚而去。」

有先見之明的奕譞依靠自己的精明,終於死在了病床上。但他無法掌握兒子光緒的命運。當然,光緒悲慘的一生在他被定位皇帝的那一天,奕譞早就知道了!

来源:愛美網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