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父工傷斷藥求助政府不果 孝子聲稱「借命求公道」

2010-05-21 06:53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因為父親工傷要求用工單位負責醫藥費不果,求助政府又遭冷遇,一名大學生絕望之際在網際網路上發表了極端性的言論。

武漢華中師範大學在讀學生李華德週二深夜在網際網路上發貼稱父親因在河南省開封市一建築地盤工作時從7樓墜下,內臟受到嚴重震傷,腰椎骨粉碎性骨折並嚴重錯位,脊椎神經受到重創,大小便失禁,腿部基本喪失知覺。而用人單位付了部分醫藥費後不予理睬,停藥多天,向政府求助,要求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等有關法律責成用工單位負責或擔保銀行貸款為父親治病,不但被各個部門踢皮球,更被以 「是不是出生於香港、法律意識怎麼這麼強」、「想法荒唐」等語言嘲諷。絕望之下李華德在帖末寫道:「現在終於有了一個不荒唐的想法,就是在我日誌寫成的兩日內,我父親若還沒有醫藥費的話,我準備向開封借幾條能夠對社會造成惡劣影響的幾條命用一下,讓中央能夠還我父親一公道,救我父親一命,即使我死了也沒關係,也算我報答父親的養育之恩。」

帖子一出引起了網上極大關注,對這一年輕人表示同情及擔憂。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週四凌晨聯繫上李華德,他說處於絕望才生這一錯誤想法,在老師和同學的關懷下已經打消這一念頭,並感到抱歉:「因為我三、四天以來給包工頭打電話均不接,我父親又沒有藥費了 ,我去市政府跑,給我弄過來弄過去,一會兒讓我找這個一會兒讓我找那個,搞得我很無助。市長專線我不斷地打,打得他不耐煩了說句你煩不煩,然後給挂了。眼瞅著晚上了,我父親還沒有藥費,都已經停了一天的藥了,我非常焦急,腦袋中突然產生一種想法,就是用我的命換我父親的命。這個城市就我和父親兩個人。但是我現在徹底放棄了這個想法,因為我發帖後,同學、老師都非常擔心,自發捐款而且學院愛心基金還拿出五千塊,我感到這個社會大家庭的溫暖。明天早上醫藥費就能送到,我父親就可以得到救治,但目前我還是聯繫不上包工頭。(錢到之前,醫院還是不能先把藥給接上?)按照規定沒有錢是不給提藥的。晚上十點多我給父親洗了腳,安頓他睡下,確確實實沒辦法,就等天亮我同學能把錢給送到。」

本臺週四未能得到開封市政府部門的回應。

儘管燃眉之急似乎暫時解除,但政府最終會否履行職責,用工單位會否遵守法律仍然是未知之數。李華德希望借媒體呼籲:「政府部門到週三為止,下午四點左右市政府市長熱線給我打了電話說領導批示了讓建委住房局的人給我解決。我給住房局打電話,那個主任跟我說報告給他的領導,讓安全科處理一下。 我現在還在等,我又發了個帖子在校內網上,希望媒體能給我關注一下,希望開封市政府部門能盡快責令用人單位把我爸藥費續上,讓他盡快得到治療,讓我爸治好就行了,不要讓他殘廢了。我昨天確實很無助才採取那種極端的做法,等我父親的藥費都安頓好了以後,我決定向公安機關自首,我認為我這種行為應該是違法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