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國社會潰敗是怎麼發生的

2010-04-10 04:31 作者:陳行之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中國人的人格是撕裂的,善良與邪惡,正直正派與奸詐虛偽,積德行善與缺德作惡,狂躁暴烈與中庸平和,利他主義與極端個人主義,奴顏婢膝與無政府主義等,這些截然對立的品性,往往糾纏在同一個靈魂之中,出現了大面積的人性扭曲、良心泯滅和道德畸變……有人用「社會潰敗」來形容,我認為是準確的。

「社會潰敗」涵蓋了政治、經濟、文化等多個方面,社會失去正義的品格,政治成為少數人的遊戲,經濟被強勢集團壟斷和掠奪,民眾失去選擇和發展的自由。在社會層面,真善美被欺凌和侮辱,只能躲藏在一隅可憐地悲泣,假惡醜卻甚囂塵上,像瘟疫一樣到處蔓延。

人們稚嫩的心靈失去了最後的庇護所,被風霜雨雪摧殘和蹂躪,活著已經成為極為勞累的事情,有人乾脆以殺人和自殺的方式來尋求解脫,沒有勇氣尋求解脫的人則苟延殘喘,不得不把缺德和不義,作為維護生存的手段,……

到處都是喧囂,到處都是憤懣,到處都是哀吟,這是一種多麼可怕的景象啊!



最近,黨和國家喉舌、肩負意識形態宣傳職能的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也報導了兩個驚人消息:中國每年流入各大飯店、餐館的地溝油,達300萬噸之多!我們平時作為奢侈行為的家庭和朋友聚餐,實際上是在興高采烈地吃比砒霜還要毒百倍的東西;前幾天,福建省一個凶犯,揮刀殺死8個無辜小學生,再一次以令人髮指的方式提醒我們,以人性扭曲、道德畸變、良心泯滅為標識的社會潰敗,到了何種可怕的程度!

有學者痛心疾首:「中國已經國之不國了!」

一個號稱實行人類最先進社會制度的國家,為什麼到處都是猖獗的腐敗?為什麼政府肆無忌彈地拆除民眾房屋而無人能夠問責?無人能夠阻止?在這片廣袤的土地上,為什麼蔓延著如此觸目驚心的社會罪惡?

從來被認為勤勞善良、樸素正直的中國人民,為什麼竟然如同日本皇軍所言「良心大大地壞了」?某些方面甚至把「缺德」和「殘忍」發展到了人類所能想像的極致?

我們的社會到底怎麼啦?

很多人都在尋找答案,有人認為,這是人類精神生活的普遍規律,或者說現象,不值得大驚小怪;有人則歸結為中國文化中的有毒因素,認為兩千多年來的專制主義,造就了特殊的國民,人格「撕裂」是國民對生存條件做出的被動適應;還有人認為,長期以來中國社會缺少中間等級,很難建立起健全的人文環境,等等。

或許都有一定道理,然而,所有這些說法都無法解釋我們內心深處的疑惑!

必須正視,就「撕裂」程度而言,1949年至今凡六十年,毫無疑問是歷史最嚴重時期,即使在黑暗年代,也沒有出現如此大面積的人性扭曲、道德畸變、良心泯滅!

基本上可以認為,我們所面臨的社會潰敗,是「輝煌六十年」之結果——這種潰敗與傳統社會文化無干,如果對中國傳統文化稍有瞭解,你就會從典籍和民俗中,感受到寬容、善良和美好;這些東西如此集中地在一個地域、一個歷史時期爆發,成為社會顯態,必定有這個社會獨有的原因。

現在我們就把表面看不出來的東西挖掘出來,看一下究竟是什麼東西。






六十年來,執政者就像週期發作的精神病人一樣,一個勁兒折騰,沒有一刻停歇過,從解放初期「三反」「五反」運動,到大規模「工商業改造」運動,從1957年「反右派鬥爭」到1958年「大躍進」運動,從六十年代「社教」運動到「文化大革命」運動,從1987年「清除資產階級精神污染」運動到19八九年以極端方式平息「天XX事件」……

有心人做過統計,在半個多世紀裡,中國單是被冠以名稱的政治運動,就多達一百餘次,這些政治運動,都被宣傳為關乎人民福祉,關乎黨和國家的前途命運,不搞這些政治運動,人民就會「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就會「亡黨亡國」……

凡是經歷過政治運動的人都知道,這種宣傳全部是國家機器製造出來的意識形態謊言!恰恰是這些政治運動,直接導致了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持續地製造著「亡黨亡國」的危險!

六十年來,從白髮蒼蒼的老人,到牙牙學語的娃娃,都被這種無所不在的意識形態謊言裹挾了,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中國人從出生那一天開始,就被浸泡到了虛假的政治液體之中,與之相對應的,是權力掠奪一天也沒有停止過,民脂民膏就在權力者的「為人民服務」和「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權為民所用」的高調喧嚷中,被抽取為少數人的財富。

——巨大的社會不公,在政治、經濟、文化領域,以種種極端的形式顯現。

你只要稍稍關注一下網路輿情,就會發現,人們對意識形態謊言遮蔽下的社會罪惡,已經忍無可忍,譴責聲討,鋪天蓋地,但是,改變什麼了嗎?什麼也沒有改變!在強大的國家機器面前,人民的血汗只是一種廉價的潤滑油,只能使它複雜的結構更加堅固,運轉得更加順滑。

看一下1949年10月1日到今天的〖人民日報〗,你就會知道,冠冕堂皇的意識形態喧嚷,包藏著多少謊言,多少無知,多少狂妄!

就是這份〖人民日報〗,大躍進時期,不是曾經有糧食畝產1萬斤的報導嗎?文化大革命期間,不是曾經刊載過很多「世界人民熱愛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新聞照片嗎?不是曾經用通欄標題,向對外界一無所知的人民通告,「毛主席是世界人民心中的紅太陽」嗎?

就是這份〖人民日報〗,不是曾經把企業改制導致無數工人頃刻間成為無產者,說成「改革開放取得的偉大成績」嗎?不是還在想方設法遮掩權力資本,用黑社會方式瘋狂掠奪土地、強拆民眾房屋,造成的一系列血腥罪行嗎?

被譽為「俄羅斯良心」的作家索爾仁尼琴,針對蘇聯社會說過這樣一句令人警醒的話:謊言是這個國家的支柱。

索爾任尼琴說的難道只是蘇聯嗎?不,他概括的是所有不正派國家,概括所有國家權力並非來自人民用普選的方式授予的國家,概括的是所有被龐大特殊利益集團挾持的國家,概括的是所有失去民間社會、人民作為個體,直接面對強大的專制機器威脅和轄制的國家。

我不願意說我的祖國就是這樣的國家,但是,從〖人民日報〗等宣傳媒體六十年所作所為來看,我們不得不痛苦地接受這樣一個事實:說謊是被國家操縱的所有宣傳機器的本能,我們看到的、聽到的全部是謊言,赤裸裸的謊言!

這就是說,政府與民眾始終在用兩套話語進行觀念表達:一種是政府通過它所控制的全部輿論工具,製造並不存在的「第二種現實」,它強大而專橫,人作為個體根本無法抗拒,你只能違心地承認它,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夠得到安全;另一種是民眾在至愛親朋中、在日記裡、在網路上,表達他們的觀感。

——這兩套話語體系,彼此風馬牛不相及,完全不兼容,甚至可以說處在尖銳對立狀態。有人說:「如果政府出面闢謠說某件事沒有發生,我就會認為那件事確實發生了。」還有人說:「〖人民日報〗只有日期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這正是這種不兼容和對立的鮮明寫照。

當社會黑暗,被政府冠冕堂皇地表述為社會光明的時候,當巨大的天災人禍,被政府迴避和遮掩,彷彿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的時候,當一個人認為生活在被謊言浸淫的世界裡,所謂「真善美」只是愚弄人的咒符的時候,當政府謊言和社會欺詐,成為人無法擺脫的人生困局的時候……你還能指望人在精神上站立多久?當人由於無力堅守而轟然倒地的時候,人性扭曲、道德畸變、良心泯滅,乃至於社會全面潰敗,難道不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嗎?

不信?那就讓我們用數據來說話!






經常上網的人都知道,數據很多,很多很多,這些數據在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臺和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是看不到,也聽不到的,它只存在於民眾的話語體系之中,我這裡列出的,就是從網上信手拈來的幾組數據,它們彼此之間沒有邏輯關聯。

其一,把國民工資收入加在一起,佔國家GDP的比重,歐美國家達到55%,南美國家達到38%,非洲國家達到20%,而我們中國是8%。中國人最低年收入,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5%,全球排名第159位,中國工人的最低工資,甚至排在32個非洲國家之後。

其二,聯合國《2005年人類發展報告》顯示,中國目前的基尼係數為0.45,已經超過0.4的貧富差距國際警戒線,與之相對比,日本的基尼指數為0.25,歐洲為0.32,印度為0.33。

聯合國和世界銀行公布數據顯示,以每天消費1美元極度貧困線標準衡量,2004年中國赤貧人口達到2億,佔全國人口的15%;如果按聯合國新的貧困線標準每人每天1.25美元(相當於人民幣9元)計算中國尚有貧困人口2.5億,實際上,中國2億人平均每天消費僅為0.42美元,相當於3.6元人民幣;2007年,中國每人每天平均消費,不足2美元(即14元人民幣左右)的貧困人口,達到4.3億,佔全國人口的32%。

其三,2009年中國政府稅收,突破60000億,相當於13億國民,每人給政府納稅4615元,平均以每戶4人計算,相當於每個家庭納稅18461元。

除此之外,政府還通過土地轉讓費、過路費、養路費等各種形式收費,汲取不少於60000億的民間財富,兩者相加達到120000億,相當於13億國民每人給政府奉獻超過9230元,以每戶平均4個人計算,相當於每個家庭奉獻36923元。

其四,據《遠東經濟評論》2007年第4期報導:至2006年3月底,中國內地私人擁有財產(不包括在境外、外國的財產)超過5000萬元以上,有27310人,超過1 億元以上,有3220人。超過1億元以上者,有2932人(超過90%)高幹子女,他們擁有資產20450餘億元,也就是說,中國3000名高幹子弟擁有的資產達到20000億人民幣,平均每人6.7億元。

5個最重要的工業領域——金融、外貿、地產、大型工程、安全業,85%—90%的核心職位,掌握在高幹子女手中,截至2005年底,僅海外高幹子女親屬經營的中國進出口貿易,每年就達1000多億美元,擁有財產6000億美元以上,海外定居的高幹親屬,超過100萬,其中,高幹配偶子女20多萬人。

中國有1310000縣、團級以上幹部,這些人及其家屬,佔有全民財富的70%,1996—2003年外逃資金,流入境外幹部及其家屬帳戶22000億人民幣。

其五,據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共中央老幹部局最新公布:截至2005年7月底,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國家副主席、中顧委副主任一級的離休幹部,有12人;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副總理(國務委員)、中顧委常委、中央軍委委員(包括享有同級待遇的第一代老前輩遺孀)一級離休幹部105人;省部級離休幹部(包括享有同級待遇的各界知名人士)5537人。一共是5654人。

2004 年,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國家副主席、中顧委副主任一級的離休高幹12人公費開支3億2600萬元,平均每人2725萬元;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副總理(國務委員)、中顧委常委、中央軍委委員(包括享有同級待遇的第一代老前輩遺孀)一級離休高幹105人,公費開支6億7100萬元,平均每人630多萬元。

5537名省部級離休幹部(包括享有同級待遇的各界知名人士),每人配備工作人員3至5名,每人每年公費開支70 多萬元至600多萬元。北京、上海、廣東、浙江、福建省部級離休幹部,平均每人每年開支都在500萬元以上。中共在職政治局常委每人開支預算,均超過5000萬元人民幣。

其六,一位在中國居住了20多年的美國官員,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的問題其實很簡單,就是大約500 個特權家庭的問題。這500個家庭加上他們的兒孫、親友及身邊工作人員,構成了約5000人的核心體系,他們之間存在著普遍的通婚聯姻的關係。他們壟斷權力,形成利益集團,竭力維護現狀,並製造了「一旦民主,就會天下大亂」的謊言,十幾億中國人民成了這個小集團的人質。

其七,在2004年中國財富管理論壇上,美林集團在年度全球財富報告中指出,2003年中國百萬美元富豪達到24萬人,這些人掌握的財富總額,達到9690億美元,相當於 2003年13億中國人創造的社會財富總和。廣東、福建、浙江、江蘇、山東、上海、重慶五省二市的廳(局)級以上幹部及其家屬,2005年就有98%的人擁有或超過1000萬元財產。

其八,2006年世界銀行報告稱,中國0.4%的人掌握了70%財富,美國是5%的人掌握60%財富,中國財富集中度世界第一,是兩極分化最嚴重的國家。中國「新貴家庭」(擁有百萬美元金融資產)數量,僅佔中國家庭總量的千分之一,卻掌控全國41.4%的財富。

全世界有960萬戶家庭,金融資產超過百萬美元,約佔全球家庭總數的0.7%,它們控制的金融資產為33.2萬億美元,約佔全球家庭金融資產總額的33.9%,比較上面兩組數據,全世界千分之七富人,在家庭金融資產總額中所佔比例,低於千分之一中國富人「掌控全國財產」的比例,據此推算,中國貧富差距和全世界貧富差距比較,大概在10倍左右。

我列舉這些數據只是想告訴讀者,所有這些真正「關乎人民福祉」、「黨和國家命運前途」的駭人聽聞的數據,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不會在「新聞和報紙摘要」節目中予以披露,國家有關機構也不會在〖人民日報〗正面回應以正視聽,中央電視臺、政府更不會邀請專家學者進行討論。

迴旋在我們耳畔的全部是關於「盛世」、「和諧社會」、「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喧嚷,這樣,我們這些微不足道的「屁民」,也就根本無法判斷上述數據是真是假,多少真多少假,我們只能從現實對比中檢驗它們——很不幸,直覺總是提示我們:這些數據很可能是真實的。

政府之所以不對它做正面回應,實在是因為它對於這個國家有太多的不方便……國家感覺不方便的東西,能公開談論嗎?當然不能。

現在我可以把前面說過的話再說一遍了:當社會黑暗被政府冠冕堂皇地表述為社會光明的時候,當巨大的天災人禍被政府迴避和遮掩,彷彿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的時候,當一個人認為生活在被謊言浸淫的世界裡,所謂「真善美」只是愚弄人的咒符的時候,當政府謊言和社會欺詐成為人無法擺脫的人生困局的時候……你還能指望人在精神上站立多久?當人由於無力堅守而轟然倒地的時候,人性扭曲、道德畸變、良心泯滅,難道不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嗎?

社會潰敗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發生的。






「極權主義意識形態的目標,既不是改變外部世界,也不是推進社會的革命性演變,而是要改變人性。」(漢娜·阿倫特:《極權主義的起源》)在人性被改變、被摧毀的地方,獸性必然趁虛而入,我們用一個甲子的時間換來的,就是這樣一種社會結果。

孫立平先生最近有《中國社會正在加速走向潰敗》一文(請讀者務必閱讀全文,網上找得到),很讓人警醒。下面我引述先生一段話,來給今天的話題做一個了結——

「維護既得利益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而我們社會,把精力和資源過多地用到了這個地方。為了維護既得利益,不得不壓制言論自由。可以想想,為了壓制那些言論,我們用了多少的精力和資源?為了維護既得利益,就不得不千方百計想繞過民主這個坎兒。

「可以想想,為了不民主我們費了多大的勁兒,編造了多少理由和理論。為了維護既得利益,我們就不得不壓制民眾正當的利益表達,於是,釀出了多少群體性事件,為瞭解決群體性事件,就花費了多大的精力?「為了維護既得利益,很多在其他國家行之有效的反腐敗措施,我們都不敢採用,為此,我們不得不使用那些笨拙而無效的運動型辦法,為此,又浪費了多少的資源和精力?

「須知,要同時實現既得利益最大化和維護社會的正常運行這兩個目標,是一件相當困難和費力的事情。因此,我們這個體制是很累的,管理者也是很累的,從體制到管理者的心理負擔都很重。

「更重要的是,為了維護既得利益,我們這個社會要付出更深遠的代價。比如,為什麼要如此大張旗鼓批普適價值?是普適價值中的什麼讓我們大動肝火?說穿了無非是民主自由,因為民主自由威脅既得利益。但直接批民主自由又不好聽,只能拿普適價值說事了。但在信仰盡失、道德淪落的今天,連普適的價值也成了批判的對象,結果是可想而知的。但為了既得利益,又不得不如此。」

還要說什麼嗎?我覺得不需要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中國選舉與治理網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