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2009年中國股市十大衰人(組圖) 

2010-01-10 14:5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最衰富豪:黃光裕

2009年10月13日,胡潤百富在北京發布《2009胡潤百富榜》,黃光裕財富減少了200億,從2008年的中國首富跌至第17位。其競爭對手蘇寧電器的張近東以財富280億元首次超過他,排名第十。

除了賬面上的財富縮水外,黃光裕對國美電器的控股權也不斷被稀釋。黃光裕事發後,關於國美的控股權,「黃氏」和國際投行展開了激烈爭奪。6月22日,美國貝恩資本為國美注資32.36億港元,黃光裕的持股比例就一度被稀釋至27%。不過,黃氏在7月底通過「高賣低買」的方式,出售自己2.35億股再以認購價贖回,其持股反升至34%。

但不幸的是,在控股權爭奪的緊要關頭,香港法院凍結了黃光裕資產。9月份,國美再次發行可轉債黃光裕未能參與。如果國美發行的可轉債到期全部轉股,黃的股本佔比將被稀釋到26.67%。

在事發整整一年後,「黃光裕案」也走到了起訴階段。據媒體報導,這位正處於不惑之年的昔日中國首富,已經被確定將面臨「行賄罪」和「內幕交易罪」兩項罪名的指控。

最衰股神:李健

「股神」的帽子一般人戴帶也戴不上,但也有人想摘卻摘不下來。李健的煩惱就是如何摘掉「股神」帽子。在任職中航工業飛機公司副總經理之前,李健曾任廣汽副總經理,在廣東省韶關市挂職副市長。

7月1日,李健投資60餘萬元買入西飛國際6.42萬股,在7月15日賣出,精準地做了一波短差,獲利17萬元。8月5日李健進入中航工業任副總。短線買賣的精準、職業轉變時間的巧合,加上其曾經的「副市長」身份,市場難免產生無限的的遐想,一些媒體將他稱為「股神副市長」,對他是否有內幕交易提出了質疑。

對此,中航工業回應:李健買賣西飛國際股票,是在2009年7月1日至7月15日。而在8月5日之後,李健才開始介入中航工業的相關工作,在招聘選拔過程中,筆試、面試由第三方中介公司組織,也不涉及重組的任何內部信息。他買賣西飛國際的股票時還不是中航工業的員工,因此屬於個人行為。

對於外界懷疑其資金來源,李健也做出了回應:「我做了7年的廣州汽車工業集團副總經理,難道60多萬元自己拿不出來嗎?」

李健表示「我不是股神,也沒有像有些媒體報導的那樣,在股票交易方面通過「潛伏」,從中航工業獲得任何有關西飛國際的內部消息。不謙虛地說,我是證券市場的一位資深專家,早在1994年1月,我在上海財經大學攻讀財務金融專業研究生時,就進入了股市。」

據報導,李健在談及此事被炒作時很激動,三次說道:「把買西飛股票這個事情說清楚後,我就辭職!」

李健表示:「這次媒體和社會對我的高度關注,我感到既高興又有煩惱。高興的是,中國上市公司治理越來規範,外部監督越來越有效。早在1999年,我作為中國上市公司第一例公開選聘的獨立董事時,我就大力呼籲通過加強外部治理來改善上市公司治理。這次我被媒體和社會質疑,其實就是中國上市公司治理和證券市場進步的一個縮影,或者說是一個值得好好研究的案例。」

「煩惱的是,少數所謂的專業人士,在對此事沒有認真調查、分析、研究和求證的前提下,大膽猜測、輕率表態錯誤地引導了媒體和社會,給中航工業和中航工業飛機公司、給我曾經工作過的韶關市、給我正在進行的工作帶來了負面影響,尤其是給我的家人和親朋好友帶來了傷害!」

最衰高管:肖時慶

從直接刑拘到正式批捕銀河證券原總裁肖時慶,耗時僅半個月。但是其被拘原因卻一直沒有浮出。

在今年以來的證監會人事變動中,證監會原基金部主任李正強,已被任命為銀河證券黨委書記、紀委書記。按此前證監會的安排李正強將接替肖時慶,而肖時慶將回到證監會任上市部副主任。在被刑拘前,肖時慶依然在銀河證券總裁任上,此次被刑拘令外界不無意外。

來自證監會內部的一則說法稱:辦案人員在肖時慶家中搜出上千萬元現金。但對於此次肖時慶被拘原因,均指向「王益案」或者「楊彥明案」。

據悉,王益可謂是肖時慶的「伯樂」。1996年,正是時任證監會副主席的王益,將肖時慶從中央財政幹部管理學院調至證監會,一直為王益所賞識;先後被擢升為副處長、處長,後來更被提拔為上市公司監管部副主任,兩人關係也甚為密切。但在2008年6月8日,王益被「雙規」。今年2月初,王益被開除黨籍、公職,並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而如今又波及至肖時慶。

但是也有人指出:肖時慶被調查或許與楊彥明案有關。楊彥明曾任銀河證券北京望京西園營業部原總經理,因貪污6840多萬元拒不交代贓款去向,被法院判處死刑。此人亦被稱為「證券業死刑第一人」。

1964年出生的肖時慶擁有管理學博士學位,曾在中央財政管理幹部學院任教,後調入證監會。2001年,肖時慶擔任東方證券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2004年後回歸證監會,先後擔任上市公司監管部副主任、股改辦副主任。2007年起擔任銀河證券黨委書記、紀委書記、總裁。

最衰違法違規者:楊彥明

有著中國證券界死刑第一人之稱的楊彥明,於12月8日上午被執行死刑,走完了他51歲的一生,同時被帶走的還有6500餘萬元贓款的去向之謎。

這個年僅51歲的證券界強人,5年來歷經一審死刑、二審發回重審、一審再判死刑、二審維持死刑判決,始終在死亡的邊緣徘徊,其能否免除一死,也引起社會廣泛關注。而他之所以能引起公眾關注,緣於6500萬的贓款下落不明。臨刑前,他仍未把這個謎團解開。

楊彥明一不賭博,這和其律師「貪官的贓款下落不明大部分是賭輸了」的經驗大相逕庭、二不揮霍,他的愛好只是喝兩口白酒,吃碗麵條。但是,6500萬元贓款就是無影無蹤!調查人員查遍了他所有的親屬關係和交易記錄,卻沒有發現一筆大筆的現金交易記錄,他妻子的賬戶上也只有幾十萬元。

經法院審理查明:

1998年6月至2003年8月間,楊彥明利用擔任中國長城信託投資公司,北京證券交易營業部(先後更名為銀河證券虎坊路營業部、望京西園營業部)總經理的職務便利,以為本單位運作資金為名,多次指使時任該營業部財務人員,違規從該營業部的資金賬戶內提取現金,共計人民幣6536余萬元予以侵吞!

但在審理過程中,楊彥明一直拒不交待其貪污挪用公款的下落,被判死刑後他提出上訴。大成律師事務所著名刑辯律師錢列陽為其辯護時,曾提出希望法院免他一死為6500萬公款的去向留下活口。但直到其生命終結,楊彥明一直未交待贓款的去向。

嚴義明律師稱:從公開披露出的案件情況分析,楊彥明拒不交代可能同時基於兩個想法,一是把資產留給家人揮霍享用、二是保住和其分享的人的身份地位。

在確立這兩個想法時,其可能做出判斷:無論是否交代都要被判處死刑,或者餘生將在監獄中度過,生命對他不再具有意義。

最衰企業家:朱新禮

3月18日,商務部一紙決定,讓可口可樂並購匯源成為泡影。這個被很多人認為是給可口可樂幫了忙的決定,無疑會讓朱新禮失望:他原本期望通過此次出售,從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和越來越難以控制的經營風險中抽身,並把資源和精力集中於上游原料產業。

受挫於可口可樂並購案被否的匯源果汁,似乎需要更多的時間才能從這次挫折中走出來。並購案被否後的匯源果汁猛然發現:果汁還是那個果汁,但市場已不是那個市場。

匯源果汁發布的2009年中期業績顯示:公司實現淨利潤6674萬元,同比下降81.8%;實現銷售額8.79億元,同比下降32%。毛利率從去年同期的31.5%下降至25.1%,基本每股收益0.045元。

分析師指出:除並購失敗影響外,還有3個因素影響匯源業績,公司下半年重心仍會在下游銷售渠道上。受多方因素干擾,匯源的業績下半年回暖任務仍很艱鉅。其實,朱新禮出售股權已經歷過兩次失敗,這次他又在花甲之年即將來到的時候,迎來第三次失敗。

2001年匯源遇到德隆,雙方一拍即合。當年3月,當時德隆旗下的新疆屯河以5.1億元現金出資控股51%,匯源則以資產出資持股49%,雙方組建合資公司北京匯源。隨後,德隆系的問題開始顯現。

兩年後,德隆系坍塌前,朱新禮不惜以「對賭」、可能會失去匯源的方式,最終從德隆脫身重掌匯源控制權。此後,統一又開始與匯源合作,但由於臺灣地區的規定,朱新禮又不得不面臨第二次失敗。2009年,商務部一紙決定,又給朱新禮的人生帶來第三次合作的失敗。

朱新禮曾經不無悲壯地表示:「匯源的攤子越大戰線越長,風險也越大擔心也越多。品牌小的時候拎在手上,大了就得背在肩上,現在是頂在頭上。我都快60歲的人了,還能頂多久?」

最衰「貴族」:榮智健

4月8日,67歲的榮智健引咎辭去中信泰富董事長一職,輿論嘩然。作為如今榮氏家族的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中信集團的五號人物,榮智健黯然揮別為之奮鬥二十年的中信泰富,有無奈,更有不舍!

誰也不知道,彼時的榮智健究竟心情如何?沒有鮮花,沒有掌聲,在傳媒不斷追逐的閃光燈中,一代紅頂商人就此謝幕。這位中國碩果僅存的上世紀的真正貴族,匆匆離去的身影顯得有些孤單、落寞。

2008年10月,中信泰富在港交所公告,為了降低西澳洲鐵礦項目面對的貨幣風險,簽訂若干槓桿式外匯買賣合同而導致虧損。根據中信泰富發布的 2008年業績,中信泰富2008全年,因此合同直接帶來稅後虧損146.32億元港幣。業績巨虧、股價大跌、股民指責、司法介入,儘管榮智健仍表示自己對合同「不知情」,但辭職成為他不得不給出的交代。

警方介入後,榮智健已經避無可避,究竟失去了什麼,最清楚的恐怕還是他本人。中信集團替榮智健結束「巨虧事件」後,大股東在中信泰富的持股量由29.44%增至57.56%,榮智健持股量則由19.08%攤薄至11.48%。

在辭職信中,榮智健表示事件:「在社會上產生了很大的影響,面對這個現實,本人覺得退位讓賢對公司最為有利」。語句中不乏落寞,屬於他的時代已經結束。

但在榮智健看來,中信泰富巨虧並非孤例,而只是眾多不幸者中最不幸者。他曾坦言:「我不認為買這種產品的只有中信泰富一家。近年來,許多中國公司去國外收購礦產和能源資產,尤其是在澳大利亞。但大宗商品價格的大幅上揚、和澳元在前一階段一路走高,使得他們的確有對衝風險的需要。」

更可嘆的是,09年以來美元指數不斷創新低,澳元走出了強勁的反彈,勢頭直逼2008年高點,榮智健可謂倒在了澳元反彈的前夜!

最衰黑嘴:汪建中

證券市場最大一筆個人罰單終於塵埃落定。北京首放總經理汪建中因操縱市場,被沒收其違法所得1.25億余元,並處罰款1.25億余元。這筆總額超過 2.5億的罰沒款目前已上繳國庫。相比之下,2008年風頭最盛的「帶頭大哥777」遭遇的不過是罰金60萬元,追繳違法所得款20.5萬餘元。。

在2.5億元被罰沒並上繳國庫後,汪建中案已進入刑事調查階段。近日汪建中已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被移送北京市檢察院二分院審查起訴,汪建中目前被監視居住。

汪建中多名親屬涉案被調查。「汪建中的二哥汪建洋,曾受汪建中委託取過一次款被關押。汪建中一名正在讀大學的侄子患上精神疾病、另一名讀中學的侄子也退學。」知情人士說。

汪建中的辯護律師高子程,在電話中告訴記者:11月26日晚,汪建中的父親吞服大量藥物,並於次日下午2點在安徽懷寧縣家中去世。從在股市中風光無限到如此局面,汪建中成為2009年度最衰黑嘴應該毫無懸念。

案由回顧:

證監會於2008年5月對汪建中、北京首放涉嫌操縱市場行為立案調查。調查發現:北京首放的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經理汪建中,利用北京首放及其個人在投資諮詢業的影響,借向社會公眾推薦股票之際,通過「先行買入證券、後向公眾推薦、再賣出證券」的手法操縱市場,並非法獲利。

2007年1月至2008年 5月期間,他通過上述手法交易操作了55次,買賣38只股票或權證,累計獲利超過1.25億元。

最衰證券分析師:葉志剛

葉志剛,陝西人,時年35歲,上海交通大學機械設計及理論專業博士。2006年2月起,在海通證券研究所任機械行業分析師。2006-2007年帶領海通機械小組,連續兩年奪得《新財富》行業排名前三、21世紀金牌分析師機械設備類第二!

葉志剛與私募合作被人舉報,上海稽查局調查後確認有此事,初步處理意見是葉志剛將被罰款2000萬元。葉與私募合作方法如下:私募買入一隻股票分析師就開始推薦,吸引機構或者散戶等投資者購買,以拉抬股價。

對於,為什麼會出現證券分析師代客理財存這一現象,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分析師天天都在研究資本市場和上市公司,垂手可得的利益沒幾個能做到不心動。

「分析師年薪一般在二、三十萬左右,如果是新財富的明星分析師,也就是百萬年薪,但這與資本市場上的上千萬、上億相比根本就不算什麼!收入與資本市場獲利的巨大差距,或許才是主要原因。」

數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券商研究員與私募合作的事情,並不鮮見,但東窗事發的很少。海通證券內部傳言:舉報人是葉志剛前女友。葉跟前女友分手時只給了6萬元分手費,而葉與私募合作所得好處數十倍於此,前女友對此心理不平衡,故前往監管部門舉報葉!

代客理財不是秘密,和私募合作也是業內常見,事發被查也無話可說;但是因為分手費被女友舉報,葉志剛絕對是2009年度最帥證券分析師。

葉志剛一事尚未水落石出,但留下的思考卻有更多,我們到底該如何追求財富?在浮躁、急促與功利的金融圈裡,業者又該怎樣尋找屬於自己的那片寧靜世界?

最衰陽光私募:周衛軍

6月17日,中國證監會稽查總隊的一紙公告,將陽光私募行業推上了風口浪尖 —— 湖北國貿盛乾投資有限公司因,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遭立案調查,其總經理周衛軍再次捲入資本市場的漩渦之中。

這一消息備受業內外關注,不僅因為這是國內首只被立案調查的陽光私募,更因為當事人所掌管的國貿盛乾基金,曾在2008年的暴跌行情中,以罕見的正收益位列非結構化私募產品業績排名榜首。

公開資料顯示:國貿盛乾註冊資本3000萬元,2008年初成立於湖北武漢,經營風險投資、股權投資、實業投資及房地產投資等。

2008年4月,旗下第一隻私募基金開始運作;在2008年下半年暴跌行情中,該信託產品取得10.66%的收益,在全國所有非結構化私募基金中排名第一。

資深市場人士分析認為:如果是信託產品募集過程中發生問題的話,對其進行調查的應是銀監會。現在證監會出馬,問題很可能是出現在股權投資的其他方面:如大小非違規轉讓、內幕交易、利益輸送,或者其他損害信託計畫持有人權益的事情。風起於青萍之末。稽查總隊風暴升級,並非沒有緣由。

提到周衛軍,一位陽光私募基金經理對記者提出他的質疑:「此人之前就有污點,怎麼還能來掌管私募基金呢?周衛軍洗身上岸重新做私募,這件事暴露出監管的缺陷。」

2003年9月,震驚資本市場的江西昌九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崩盤事件,周衛軍當時身為湖北中融集團投資部總經理,為其莊家坐莊融資和操盤。

來自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庭審表明:自2001年開始,三年間湖北中融集團董事長葛建飛,和周衛軍等人在全國49家公司開設了賬戶,共計使用了3300 多個證券賬戶,212個資金賬戶,運作了16億元的資金用於操縱昌九生化股票價格。

葛建飛也在一審被法院判處無期徒刑,周衛軍受審後曾短暫沉寂過, 2008年牛市尾聲之時又重出江湖。

最衰基金經理:塗強

人說「十個基金經理八個炒股」,存在老鼠倉的基金不只一家,但偏偏抓到了塗強所在的景順長城。景順長城炒股的基金經理也不只一個,但偏偏抓到了塗強。被抓到老鼠倉的基金經理不只一個,但塗強偏偏成為要被追究刑事責任的第一批。2009年度最衰基金經理,塗強名至實歸。

「塗強為人還是很低調和可靠的,出事我們都很意外!」內部人士稱,他投資布局多選大盤藍籌股,此次是借用其配偶的賬戶在炒作股票。就在一個月前,塗強在景順長城還獲得「最佳投研團隊」獎項。

「景順基金公司,據說查出有問題的基金經理不只塗強一個,塗強是單位的老好人,炒的資金也都是自己的沒有外盤。還有更厲害的人物只是壓下來了,就報了他一個!」一位知情的深圳基金公司高層對記者透露。

雖然被查細節仍未全面公開,但業內人士卻更急迫知道的是:這會否成為公募基金行業,首批接受刑事處罰的案例。這源於今年2月28日通過的《刑法修正案(七)》帶來的懸念。

在該修正案前,絕大多數的「老鼠倉」處罰,都是行政層面罰款、沒收違法所得及市場禁入等。按照《刑法修正案(七)》,「老鼠倉」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

至於本次調查如何定性、如何處罰,法律界人士表示:這要視其性質是否嚴重、交易金額和獲取的非法收益多少。宋一欣補充說:要看其交易行為,是在法律實施之前還是之後。如果在之後有交易,就要受到新法的管轄。

来源:騰訊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