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2009年中国股市十大衰人(组图) 

2010-01-10 14:5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最衰富豪:黄光裕

2009年10月13日,胡润百富在北京发布《2009胡润百富榜》,黄光裕财富减少了200亿,从2008年的中国首富跌至第17位。其竞争对手苏宁电器的张近东以财富280亿元首次超过他,排名第十。

除了账面上的财富缩水外,黄光裕对国美电器的控股权也不断被稀释。黄光裕事发后,关于国美的控股权,“黄氏”和国际投行展开了激烈争夺。6月22日,美国贝恩资本为国美注资32.36亿港元,黄光裕的持股比例就一度被稀释至27%。不过,黄氏在7月底通过“高卖低买”的方式,出售自己2.35亿股再以认购价赎回,其持股反升至34%。

但不幸的是,在控股权争夺的紧要关头,香港法院冻结了黄光裕资产。9月份,国美再次发行可转债黄光裕未能参与。如果国美发行的可转债到期全部转股,黄的股本占比将被稀释到26.67%。

在事发整整一年后,“黄光裕案”也走到了起诉阶段。据媒体报道,这位正处于不惑之年的昔日中国首富,已经被确定将面临“行贿罪”和“内幕交易罪”两项罪名的指控。

最衰股神:李健

“股神”的帽子一般人戴带也戴不上,但也有人想摘却摘不下来。李健的烦恼就是如何摘掉“股神”帽子。在任职中航工业飞机公司副总经理之前,李健曾任广汽副总经理,在广东省韶关市挂职副市长。

7月1日,李健投资60余万元买入西飞国际6.42万股,在7月15日卖出,精准地做了一波短差,获利17万元。8月5日李健进入中航工业任副总。短线买卖的精准、职业转变时间的巧合,加上其曾经的“副市长”身份,市场难免产生无限的的遐想,一些媒体将他称为「股神副市长」,对他是否有内幕交易提出了质疑。

对此,中航工业回应:李健买卖西飞国际股票,是在2009年7月1日至7月15日。而在8月5日之后,李健才开始介入中航工业的相关工作,在招聘选拔过程中,笔试、面试由第三方中介公司组织,也不涉及重组的任何内部信息。他买卖西飞国际的股票时还不是中航工业的员工,因此属于个人行为。

对于外界怀疑其资金来源,李健也做出了回应:“我做了7年的广州汽车工业集团副总经理,难道60多万元自己拿不出来吗?”

李健表示“我不是股神,也没有像有些媒体报道的那样,在股票交易方面通过“潜伏”,从中航工业获得任何有关西飞国际的内部消息。不谦虚地说,我是证券市场的一位资深专家,早在1994年1月,我在上海财经大学攻读财务金融专业研究生时,就进入了股市。”

据报道,李健在谈及此事被炒作时很激动,三次说道:“把买西飞股票这个事情说清楚后,我就辞职!”

李健表示:“这次媒体和社会对我的高度关注,我感到既高兴又有烦恼。高兴的是,中国上市公司治理越来规范,外部监督越来越有效。早在1999年,我作为中国上市公司第一例公开选聘的独立董事时,我就大力呼吁通过加强外部治理来改善上市公司治理。这次我被媒体和社会质疑,其实就是中国上市公司治理和证券市场进步的一个缩影,或者说是一个值得好好研究的案例。”

“烦恼的是,少数所谓的专业人士,在对此事没有认真调查、分析、研究和求证的前提下,大胆猜测、轻率表态错误地引导了媒体和社会,给中航工业和中航工业飞机公司、给我曾经工作过的韶关市、给我正在进行的工作带来了负面影响,尤其是给我的家人和亲朋好友带来了伤害!”

最衰高管:肖时庆

从直接刑拘到正式批捕银河证券原总裁肖时庆,耗时仅半个月。但是其被拘原因却一直没有浮出。

在今年以来的证监会人事变动中,证监会原基金部主任李正强,已被任命为银河证券党委书记、纪委书记。按此前证监会的安排李正强将接替肖时庆,而肖时庆将回到证监会任上市部副主任。在被刑拘前,肖时庆依然在银河证券总裁任上,此次被刑拘令外界不无意外。

来自证监会内部的一则说法称:办案人员在肖时庆家中搜出上千万元现金。但对于此次肖时庆被拘原因,均指向“王益案”或者“杨彦明案”。

据悉,王益可谓是肖时庆的“伯乐”。1996年,正是时任证监会副主席的王益,将肖时庆从中央财政干部管理学院调至证监会,一直为王益所赏识;先后被擢升为副处长、处长,后来更被提拔为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两人关系也甚为密切。但在2008年6月8日,王益被“双规”。今年2月初,王益被开除党籍、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而如今又波及至肖时庆。

但是也有人指出:肖时庆被调查或许与杨彦明案有关。杨彦明曾任银河证券北京望京西园营业部原总经理,因贪污6840多万元拒不交代赃款去向,被法院判处死刑。此人亦被称为“证券业死刑第一人”。

1964年出生的肖时庆拥有管理学博士学位,曾在中央财政管理干部学院任教,后调入证监会。2001年,肖时庆担任东方证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2004年后回归证监会,先后担任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股改办副主任。2007年起担任银河证券党委书记、纪委书记、总裁。

最衰违法违规者:杨彦明

有着中国证券界死刑第一人之称的杨彦明,于12月8日上午被执行死刑,走完了他51岁的一生,同时被带走的还有6500余万元赃款的去向之谜。

这个年仅51岁的证券界强人,5年来历经一审死刑、二审发回重审、一审再判死刑、二审维持死刑判决,始终在死亡的边缘徘徊,其能否免除一死,也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而他之所以能引起公众关注,缘于6500万的赃款下落不明。临刑前,他仍未把这个谜团解开。

杨彦明一不赌博,这和其律师「贪官的赃款下落不明大部分是赌输了」的经验大相径庭、二不挥霍,他的爱好只是喝两口白酒,吃碗面条。但是,6500万元赃款就是无影无踪!调查人员查遍了他所有的亲属关系和交易记录,却没有发现一笔大笔的现金交易记录,他妻子的账户上也只有几十万元。

经法院审理查明:

1998年6月至2003年8月间,杨彦明利用担任中国长城信托投资公司,北京证券交易营业部(先后更名为银河证券虎坊路营业部、望京西园营业部)总经理的职务便利,以为本单位运作资金为名,多次指使时任该营业部财务人员,违规从该营业部的资金账户内提取现金,共计人民币6536余万元予以侵吞!

但在审理过程中,杨彦明一直拒不交待其贪污挪用公款的下落,被判死刑后他提出上诉。大成律师事务所著名刑辩律师钱列阳为其辩护时,曾提出希望法院免他一死为6500万公款的去向留下活口。但直到其生命终结,杨彦明一直未交待赃款的去向。

严义明律师称:从公开披露出的案件情况分析,杨彦明拒不交代可能同时基于两个想法,一是把资产留给家人挥霍享用、二是保住和其分享的人的身份地位。

在确立这两个想法时,其可能做出判断:无论是否交代都要被判处死刑,或者余生将在监狱中度过,生命对他不再具有意义。

最衰企业家:朱新礼

3月18日,商务部一纸决定,让可口可乐并购汇源成为泡影。这个被很多人认为是给可口可乐帮了忙的决定,无疑会让朱新礼失望:他原本期望通过此次出售,从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和越来越难以控制的经营风险中抽身,并把资源和精力集中于上游原料产业。

受挫于可口可乐并购案被否的汇源果汁,似乎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从这次挫折中走出来。并购案被否后的汇源果汁猛然发现:果汁还是那个果汁,但市场已不是那个市场。

汇源果汁发布的2009年中期业绩显示:公司实现净利润6674万元,同比下降81.8%;实现销售额8.79亿元,同比下降32%。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31.5%下降至25.1%,基本每股收益0.045元。

分析师指出:除并购失败影响外,还有3个因素影响汇源业绩,公司下半年重心仍会在下游销售渠道上。受多方因素干扰,汇源的业绩下半年回暖任务仍很艰巨。其实,朱新礼出售股权已经历过两次失败,这次他又在花甲之年即将来到的时候,迎来第三次失败。

2001年汇源遇到德隆,双方一拍即合。当年3月,当时德隆旗下的新疆屯河以5.1亿元现金出资控股51%,汇源则以资产出资持股49%,双方组建合资公司北京汇源。随后,德隆系的问题开始显现。

两年后,德隆系坍塌前,朱新礼不惜以“对赌”、可能会失去汇源的方式,最终从德隆脱身重掌汇源控制权。此后,统一又开始与汇源合作,但由于台湾地区的规定,朱新礼又不得不面临第二次失败。2009年,商务部一纸决定,又给朱新礼的人生带来第三次合作的失败。

朱新礼曾经不无悲壮地表示:“汇源的摊子越大战线越长,风险也越大担心也越多。品牌小的时候拎在手上,大了就得背在肩上,现在是顶在头上。我都快60岁的人了,还能顶多久?”

最衰“贵族”:荣智健

4月8日,67岁的荣智健引咎辞去中信泰富董事长一职,舆论哗然。作为如今荣氏家族的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中信集团的五号人物,荣智健黯然挥别为之奋斗二十年的中信泰富,有无奈,更有不舍!

谁也不知道,彼时的荣智健究竟心情如何?没有鲜花,没有掌声,在传媒不断追逐的闪光灯中,一代红顶商人就此谢幕。这位中国硕果仅存的上世纪的真正贵族,匆匆离去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单、落寞。

2008年10月,中信泰富在港交所公告,为了降低西澳洲铁矿项目面对的货币风险,签订若干杠杆式外汇买卖合同而导致亏损。根据中信泰富发布的 2008年业绩,中信泰富2008全年,因此合同直接带来税后亏损146.32亿元港币。业绩巨亏、股价大跌、股民指责、司法介入,尽管荣智健仍表示自己对合同“不知情”,但辞职成为他不得不给出的交代。

警方介入后,荣智健已经避无可避,究竟失去了什么,最清楚的恐怕还是他本人。中信集团替荣智健结束“巨亏事件”后,大股东在中信泰富的持股量由29.44%增至57.56%,荣智健持股量则由19.08%摊薄至11.48%。

在辞职信中,荣智健表示事件:「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面对这个现实,本人觉得退位让贤对公司最为有利」。语句中不乏落寞,属于他的时代已经结束。

但在荣智健看来,中信泰富巨亏并非孤例,而只是众多不幸者中最不幸者。他曾坦言:“我不认为买这种产品的只有中信泰富一家。近年来,许多中国公司去国外收购矿产和能源资产,尤其是在澳大利亚。但大宗商品价格的大幅上扬、和澳元在前一阶段一路走高,使得他们的确有对冲风险的需要。”

更可叹的是,09年以来美元指数不断创新低,澳元走出了强劲的反弹,势头直逼2008年高点,荣智健可谓倒在了澳元反弹的前夜!

最衰黑嘴:汪建中

证券市场最大一笔个人罚单终于尘埃落定。北京首放总经理汪建中因操纵市场,被没收其违法所得1.25亿余元,并处罚款1.25亿余元。这笔总额超过 2.5亿的罚没款目前已上缴国库。相比之下,2008年风头最盛的“带头大哥777”遭遇的不过是罚金6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款20.5万余元。。

在2.5亿元被罚没并上缴国库后,汪建中案已进入刑事调查阶段。近日汪建中已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移送北京市检察院二分院审查起诉,汪建中目前被监视居住。

汪建中多名亲属涉案被调查。“汪建中的二哥汪建洋,曾受汪建中委托取过一次款被关押。汪建中一名正在读大学的侄子患上精神疾病、另一名读中学的侄子也退学。”知情人士说。

汪建中的辩护律师高子程,在电话中告诉记者:11月26日晚,汪建中的父亲吞服大量药物,并于次日下午2点在安徽怀宁县家中去世。从在股市中风光无限到如此局面,汪建中成为2009年度最衰黑嘴应该毫无悬念。

案由回顾:

证监会于2008年5月对汪建中、北京首放涉嫌操纵市场行为立案调查。调查发现:北京首放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汪建中,利用北京首放及其个人在投资咨询业的影响,借向社会公众推荐股票之际,通过「先行买入证券、后向公众推荐、再卖出证券」的手法操纵市场,并非法获利。

2007年1月至2008年 5月期间,他通过上述手法交易操作了55次,买卖38只股票或权证,累计获利超过1.25亿元。

最衰证券分析师:叶志刚

叶志刚,陕西人,时年35岁,上海交通大学机械设计及理论专业博士。2006年2月起,在海通证券研究所任机械行业分析师。2006-2007年带领海通机械小组,连续两年夺得《新财富》行业排名前三、21世纪金牌分析师机械设备类第二!

叶志刚与私募合作被人举报,上海稽查局调查后确认有此事,初步处理意见是叶志刚将被罚款2000万元。叶与私募合作方法如下:私募买入一只股票分析师就开始推荐,吸引机构或者散户等投资者购买,以拉抬股价。

对于,为什么会出现证券分析师代客理财存这一现象,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分析师天天都在研究资本市场和上市公司,唾手可得的利益没几个能做到不心动。

“分析师年薪一般在二、三十万左右,如果是新财富的明星分析师,也就是百万年薪,但这与资本市场上的上千万、上亿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收入与资本市场获利的巨大差距,或许才是主要原因。”

数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券商研究员与私募合作的事情,并不鲜见,但东窗事发的很少。海通证券内部传言:举报人是叶志刚前女友。叶跟前女友分手时只给了6万元分手费,而叶与私募合作所得好处数十倍于此,前女友对此心理不平衡,故前往监管部门举报叶!

代客理财不是秘密,和私募合作也是业内常见,事发被查也无话可说;但是因为分手费被女友举报,叶志刚绝对是2009年度最帅证券分析师。

叶志刚一事尚未水落石出,但留下的思考却有更多,我们到底该如何追求财富?在浮躁、急促与功利的金融圈里,业者又该怎样寻找属于自己的那片宁静世界?

最衰阳光私募:周卫军

6月17日,中国证监会稽查总队的一纸公告,将阳光私募行业推上了风口浪尖 —— 湖北国贸盛乾投资有限公司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遭立案调查,其总经理周卫军再次卷入资本市场的漩涡之中。

这一消息备受业内外关注,不仅因为这是国内首只被立案调查的阳光私募,更因为当事人所掌管的国贸盛乾基金,曾在2008年的暴跌行情中,以罕见的正收益位列非结构化私募产品业绩排名榜首。

公开资料显示:国贸盛乾注册资本3000万元,2008年初成立于湖北武汉,经营风险投资、股权投资、实业投资及房地产投资等。

2008年4月,旗下第一只私募基金开始运作;在2008年下半年暴跌行情中,该信托产品取得10.66%的收益,在全国所有非结构化私募基金中排名第一。

资深市场人士分析认为:如果是信托产品募集过程中发生问题的话,对其进行调查的应是银监会。现在证监会出马,问题很可能是出现在股权投资的其他方面:如大小非违规转让、内幕交易、利益输送,或者其他损害信托计划持有人权益的事情。风起于青萍之末。稽查总队风暴升级,并非没有缘由。

提到周卫军,一位阳光私募基金经理对记者提出他的质疑:“此人之前就有污点,怎么还能来掌管私募基金呢?周卫军洗身上岸重新做私募,这件事暴露出监管的缺陷。”

2003年9月,震惊资本市场的江西昌九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崩盘事件,周卫军当时身为湖北中融集团投资部总经理,为其庄家坐庄融资和操盘。

来自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庭审表明:自2001年开始,三年间湖北中融集团董事长葛建飞,和周卫军等人在全国49家公司开设了账户,共计使用了3300 多个证券账户,212个资金账户,运作了16亿元的资金用于操纵昌九生化股票价格。

葛建飞也在一审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周卫军受审后曾短暂沉寂过, 2008年牛市尾声之时又重出江湖。

最衰基金经理:涂强

人说“十个基金经理八个炒股”,存在老鼠仓的基金不只一家,但偏偏抓到了涂强所在的景顺长城。景顺长城炒股的基金经理也不只一个,但偏偏抓到了涂强。被抓到老鼠仓的基金经理不只一个,但涂强偏偏成为要被追究刑事责任的第一批。2009年度最衰基金经理,涂强名至实归。

“涂强为人还是很低调和可靠的,出事我们都很意外!”内部人士称,他投资布局多选大盘蓝筹股,此次是借用其配偶的账户在炒作股票。就在一个月前,涂强在景顺长城还获得「最佳投研团队」奖项。

“景顺基金公司,据说查出有问题的基金经理不只涂强一个,涂强是单位的老好人,炒的资金也都是自己的没有外盘。还有更厉害的人物只是压下来了,就报了他一个!”一位知情的深圳基金公司高层对记者透露。

虽然被查细节仍未全面公开,但业内人士却更急迫知道的是:这会否成为公募基金行业,首批接受刑事处罚的案例。这源于今年2月28日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七)》带来的悬念。

在该修正案前,绝大多数的“老鼠仓”处罚,都是行政层面罚款、没收违法所得及市场禁入等。按照《刑法修正案(七)》,“老鼠仓”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至于本次调查如何定性、如何处罚,法律界人士表示:这要视其性质是否严重、交易金额和获取的非法收益多少。宋一欣补充说:要看其交易行为,是在法律实施之前还是之后。如果在之后有交易,就要受到新法的管辖。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