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子專欄】心生邪念,民主缺德好變壞

2010-01-07 22:25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09年12月21日黔渝高速公路寒夜巴上實質地發生了一場階級鬥爭,20幾個乘客憑著恐懼和人多,對兩個被他們疑似甲流感的病人實行了投票驅趕於黑夜寒風中的民主專政。憲政國家,民主的多數裁決是用來選舉政府和國會的,從沒用來搞鬥爭和專政。黨文化洗腦下,滿腦子抗病的旅客,以"誰可能對我不利,誰就是我要及早除掉的敵人"的鬥爭思維,將驅趕感冒病人陳國芳和張大有於寒夜中(可能加重病情真的喪生)的壞事,當作了一場生命保衛戰。從沒為競選而用的投票權,自發地就被用作了病人的專政手段,而且一舉成功。這是為什麼?

從投票表決,到具體執行,照理說還是有人心的阻隔的。正如我在《"寒夜巴"上的階級鬥爭》裡所說:"自己固然怕傳染,但更怕做壞事害命損德殃及子孫。"《聊齋》、《水滸》、《闖關東》等小說和電視裡,關於中國古代人和現代人單純出於善心救人於病難和危難的故事,還殘存在大陸黨文化影響的人的記憶裡。據報導,全車近30個乘客進行了"激烈討論"。也就是說,不少乘客還是有惻隱之心的。因此"攆下車隔離"的裁決,在寒夜巴乘客執行過程中理應受阻才對。

根據《兩民工患感冒 返鄉途中被攆下車》的報導,"最初,兩人以半夜三更下車太冷為由,不願下車。"這當然也是實情。如果這時候車上有乘客說一聲"那就天亮下吧",也許缺德的裁決執行就擱淺了。但乘客那邊的情況卻是:"你一言我一語地說,服務區有醫生還有特效藥賣,下車吃幾顆就好了。"兩人"堅決不下車"。理由很充足:買的是回四川內江的票,要求下車的是"渝黔高速公路綦江段服務區";感冒是因為乘車途中"空調出了故障",戴上口罩是"怕影響他人",被乘客憑恐懼感懷疑為甲流感隔離很荒謬。顯然隔離的"民意"是侵犯人權。

這件事如果發生在美國任何一州或中國臺灣,這種"民意"不僅不會有,更別說執行了。可根據《重慶晚報》的新聞報導,"一個身材高大、很強壯的男乘客走來,像拎小雞般抓起虛弱的陳國芳往過道拖,另兩個男乘客見狀,也湊過來把張大有同樣往過道拉。"結果,"七八分鐘後,兩人被攆下了大巴。" 裁決執行順利。

裁決執行如此順利,完全一邊倒,邏輯推論就是:兩個病人之外的乘客都邪了心。也就是說,雖有激烈討論,但"只顧自己活命、不管他人死活"的邪惡習性,在這場因黨文化的鬥爭思維和恐懼感而起的神經質的生命保衛戰裡,勝了人的仁義天性。質言之,黨文化觀念俘虜了2009年12月21日寒夜巴上多數乘客的仁心。

這輛寒夜巴上大多數乘客的良心和良知,之所以被黨文化觀念打敗,是因為原本就共產黨60年的邪惡統治和思想洗腦下支離破碎,僅存殘缺不全的感覺。不排除近30個乘客中有人確實生出"這兩人真可憐","這太過分了"之類的善念,但可能就是一閃而過,並不堅決,因而在面對兩個病人的可憐的堅決抗議的時候,就沒能出聲勸阻。也許其人後來會後悔,也不過輕微自責而已。其實當"所有乘客舉手同意讓兩人馬上下車到服務區去"時,勸阻就已被遏制在萌芽狀態了。

當今"中國人"仁心太軟,不僅是寒夜巴上的乘客心不正,實乃全社會都被共產黨邪變了。一位教師因為這件事"好像寫的人就在車上",就以"我感覺"來質疑這則報導,並說:"如果我在車上我也許會默不做聲,既不會趕他們,也不會出頭去制止這種行為。"她是說她不會主動作惡,但會隨大溜。在共產黨統治的中國,跟這位女教師思想狀態相同的教師很多,那麼在教師口頭教育和潛移默化下,受影響的學生更多。這些教師及其學生又同時是父母或公司董事長、總經理,這種良心乍現即逝的心態又帶給孩子和員工。人心就這樣相互影響日漸惡化。

據報導,後來陳國芳和張大有經綦江縣醫生檢查,患的只是普通感冒。這說明這件事原本無事,卻因為乘客心邪惹事。乘車前陳國芳和張大有分明還是健康的,因客車空調壞了睡醒後而嗓啞和咳嗽,偶遇風寒感冒很普通,誰沒經歷過?正常思維者會先視為普通感冒,並給予關懷。正常社會的人邪念少,很單純,與人為善。不幸的是,以上乘客生活在共產黨通過槍桿子暴力和筆桿子謊言合謀,顛覆中華民國新中國而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假新中國,自欺欺人成性而敏感多疑。

這些乘客敏感多疑得讓邪念主宰了思維:現在正逢甲流,這兩人莫非就是?於是"每次咳嗽,其他乘客都投來異樣目光。"因而有乘客發出恐懼的疑問:"咋兩個人一起咳嗽?"兩人解釋說"他們在同一家工廠打工,提前回家過新年。"哇!車廂內乘客立馬驚乍起來:"距元旦還有近10天,你們這麼早回家不合常理!其他人都不感冒,咋就你們兩個咳嗽?......"這種因敏感多疑而驚恐的詢問,既無醫生診病的專業知識,又無理性的正常思維。先入為主地設定兩人患了甲流,越問會越"覺得"疑點多,思維會越來越荒謬,越看越"覺得"兩人像甲流病人。

故而當陳國芳和張大有在貴州境內出於(既避免感冒傳染,又不影響他人休息的)好心買口罩戴上後,"前排兩個乘客完全像避瘟疫一樣留下空座位","滿眼驚恐地往他們看",車上恐懼成了傳染病,"你們是不是得了甲流感?" 終於有人將疑心變成詢問:"不然啷個戴口罩?"疑因荒唐可笑令人難以回答,陳國芳和張大有惟有沉默。"有兩個人患嚴重甲流感!"沉默竟然成了乘客判定甲流的證據。

這個大巴乘客的大多數,就這樣因為極度多疑、害人害己的邪念,以投票表決的民主方式,將兩個質樸、溫和、善良的普通感冒乘客當作甲流病人於寒夜裡驅趕下車,強制隔離在旅途中的高速公路的服務區。民主因人缺德而用於鬥爭和專政。

由於缺德,在當今中國大陸,人只要一生邪念,鬥爭即起,作惡就在其中。民主也不例外。利用民主作惡,在古代雅典城邦裡、近代法國大革命時期,都發生過。在共產黨統治的中國,民主成了共產黨和政府用民主手段發動從土改鎮反到迫害法輪功,六十年一以貫之、挑動群眾鬥群眾的國家制度和運動機制。民主是個好東西,在共產黨掌權的中國卻是個壞雞蛋。國民黨和民進黨輪流執政的中國例外,是因為居住臺灣的中國人有道德的人心約束和法制的行為限定。然而共產黨民主專政下,黨文化洗腦灌輸下,"中國人"一遇雞毛蒜皮的小事,多數人都頓然會患上自私、懷疑和恐懼的人心瘟疫,邪念一起無事生非,無法無天地爭鬥惹事。

寒夜巴缺德民主的裁決發生和順利執行說明:只要共產黨存在一天,中國就是一個任何荒唐事都會發生的罪惡之地。只要人心放縱邪念,荒唐奇事隨時會有。

閱讀更多唐子文章: 唐子專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