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民主運動與維權運動

2009-12-27 21:38 作者:張輝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鄧小平開闢的改革事業是一場為了保持中共統治權力為首要目標而不得不為的工作,其目的絕不是要放鬆中共對中國社會的控制,但是,改革在客觀上已經違背了中共的初衷----獨立於權力的民間社會在三十年間悄然成長。目前的中國已經進入一個後極權時代:穩定在暴力下穩定,和諧在謊言中和諧。中國社會顯然已經分化成兩個相互隔膜、相互衝突而又相互依賴的兩個階層:既得利益者階層和不得利益者階層。

在鄧氏改革的後期,改革不斷降溫甚至停頓,因為改革已經難以支付改革繼續進行的成本。在權力結構拒絕改革的情況下,每一項新的改革舉措都會成為權貴階層進一步掠奪的契機,但是,不推出新的改革舉措又會促使中國的社會矛盾在高壓鍋中進一步積累。胡溫等政治家為了防範社會突變帶來的風險,只能在僵持中無力地掙扎,他們難以打破改革的僵局,中國社會似乎在僵局中僵化。這樣一來,中國的政治體制和社會體制已經不是一個解決問題的體制,而是一個不斷製造問題的體制

我們用三十年時間造就了一個不能解決問題的體制,這個體制頑固地僵持到現在,不但難以解決不得利益者階層的問題,而且在很大程度上連既得利益者階層的問題也解決不了。也就是說,既得利益者階層和不得利益者階層都不太認可這樣僵化的體制了,只是人們身處中國權力社會的分贓系統中還有利可圖,所以說,利益使這個社會還勉強可以維持自身的運轉,但是已經在等待最後一根稻草了。從利益的角度上講,破解這個體制僵局的也終將是利益的問題,因為既得利益者階層在現有體制下已經難以獲得更多的利益,而不得利益者階層更是走向舉步維艱,盼望改變。

既得利益者階層在怎樣破解這個體制的僵局呢?他們一方面利用在現有體制中的權力進行尋租以獲取更大的利益,另一方面又利用手中的權力敗壞這個體制以非法的手段攫取更多的利益。就拿圈地這一簡單的事例來說,按照最高當局的規矩進行的圈地本身就是對弱勢群體的掠奪,可是既得利益者並不以此滿足,他們還要破壞最高當局的規矩進行圈地。

比如最高當局規定不能圈大塊的土地,他們就把大塊的土地分批次圈掉,再比如說,最高當局規定不能圈佔良田,他們就可以把良田劃定為鹽鹼地。不得利益者階層又在怎樣破解這個體制的僵局呢?他們一方面利用現有體制維持自己看似正常實則艱難的生存,另一方面又對敗壞這個體制並深度傷害他們利益的既得利益者階層進行頑強的抗爭,並且是以維護這個體制的面目來追求體制本身的變革。就拿上訪者的事例來說,上訪者群體所張揚出來的訴求並不是體制改革,他們只是要求最高當局按照體制的規則歸還他們在利益鏈條中應得的份額,但是最高當局解決不了這些問題,最終促使上訪者群體進行體制的反思,並產生了變革體制的積極意願。


既得利益者階層利用手中的權力對民間維權進行打壓,漠視現有的法律和制度框架已經成為一種常態,不得利益者階層在利益上受到了傷害,但是又不能通過法律和制度的管道尋求解決。官方和民間的鬥爭已經進入一個膠著和持續的狀態,可以說,既得利益者階層和不得利益者階層正在圍繞僵化的體制進行一場戰爭,這就是中國目前的維權運動。

起初,維權運動只是民間社會為了捍衛自己的利益而進行的體制內抗爭,後來,維權運動逐漸顯現了自己反抗體制的特徵,這也就是官方和既得利益者階層有意識地對抗維權運動的主要原因之一。雖然既得利益者階層和不得利益者階層通過維權運動在進行另一種方式的戰爭,但是這場戰爭有一個顯著的特徵,戰爭的雙方並不是要消滅對方,戰爭的結果是要通過體制的變新而尋求雙贏,這就是維權運動的良好性質。雖然維權運動中雙方付出的代價也許很大,雖然既得利益者可能遺臭萬年,雖然不得利益者可能一批又一批地悲壯退場,但是這場運動的性質並不因此改變。這就是中國社會建構與結構的一種過程,只有通過這樣的過程,中國才能走向自由、民主、法治和憲政的公民社會道路。

於建嶸先生說,維權運動只是利益之爭,沒有權利之爭。也許於建嶸先生有所特指,但這樣的說法本人並不苟同。中國的維權運動在話語上確實有迴避權利鬥爭的嫌疑,但這裡面的原因也很顯然,一方面是因為官方的刻意抹殺,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弱勢群體在經歷政治風險後學會了新的鬥爭技巧。維權運動中的積極份子都以這樣的技巧為榮耀,他們不多說自己最終的目標是什麼,只說自己最近的目標是什麼。這就好比中共當初哄弄國民黨一樣,少說實現共產主義的宏大理想,多說學習美國搞民主和憲政的巧話。但是,任何的利益爭論裡面,必然有權利的爭論,因為利益只在權利之中,而不在權利之外。

維權運動從一個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損失上啟動,逐漸走到全面的社會問題上,其範圍幾乎擴大到所有的公民權利方面,例如,生存權、發展權、教育權、結社權、意見表達權、環境權、知情權、選舉權和投票權等等。公民維權的範圍越來越大,道路越走越寬,而公民對維權運動的參與也越來越主動和積極。可以說,維權運動已經成了有廣大不得利益者參與的社會運動,維權運動將成為改變中國的一個最重要的要素。維權運動也帶來一種契機,它最終將解決中國社會發展過程中的平等公民權利問題,從這個意義上說,維權運動就是中國式的民主運動。

中國自由的道路在民間,指望既得利益者主動擴大自己的胸懷,並主動放棄自己的利益,這是不現實的。也許當局和既得利益者會逼不得已地進行社會變革,但是這也需要民間力量的推動。維權運動是一種來自民間的運動,是一種民間政治,是一種民間參與的方式。維權運動以維護權利和爭取權利為主要運動內容,這就為中國民主展示了一種自下而上的道路。維權運動從點到面的展開,已經成為中國實現民主憲政,走向公民社會最重要的動力。

中國的民主運動經歷了啟蒙的階段,反對的階段,現在實質上進入了一個參與的階段,維權運動就是這個參與的階段。但是維權運動顯然吸納了啟蒙運動和反對運動的一些有益的經驗,所以,維權運動具有繼續啟蒙的性質,也有繼續反對的性質。大量的維權積極份子在維權的過程中具備了現代公民的意識和現代公民的做派,他們將成為推動中國社會前進的有益的力量;還有一部分維權積極份子走到了政治反對派的行列,成了推動中國民主的戰士。

全球化、網際網路和家庭教會,這些都是改變中國的因素,而維權運動則有效地和這些因素結合了起來,並且在這些結合中使自己成熟起來,與現代文明進行了接軌。全球化為維權運動提供了文明參照體系,網際網路為維權運動提供了表演的舞臺,家庭教會則在一定程度上為維權運動提供了獨立的不受政府支配的思想信仰。在這種情況下,維權運動大有作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