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子專欄】失去新中國,婦人之仁和歷史安排

讀《可恥的長春之戰》有感

2009-12-26 07:33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946年4月16日上海《大公報》王芸生評長春之戰,冠以"可恥"二字。佔領"滿洲國"200多天的"蘇軍於四月十四日午前剛撤離長春......共軍三萬眾分路進攻長春","四面八方打來","進攻的戰術,常是用徒手的老百姓打先鋒,以機槍迫炮在後面督戰。徒手的先鋒隊成堆成群的倒了,消耗了對方的火力以後,才正式作戰。請問這是什麼戰術?殘忍到極點,也可恥到極點。"誰可恥?共匪!

共產黨卻不以為恥,反而當作智勇雙全的人海魔術,把民眾變成"解放軍"的炮灰,不僅在1946年這樣攻打長春市,還在1947年這樣攻打孟良崮,在1949年這樣攻打徐州、灃埠地區。共軍1948年還變通人海魔術圍困長春,讓百姓跟國軍一起消耗糧食,餓死軍民30萬人左右。中華民國新中國就這樣失去了大陸。

失去新中國是大陸人民做政治人質的開始,中華民國直到退守臺灣才明白原因。

大公報是當時反蔣的左翼報紙,報導一向以公正據實著稱,從不稱中共為"匪"。王芸生此社評論長春之戰,依據的是記者目睹的事實:"共軍三萬眾分路進攻長春","四面八方打來","進攻的戰術,常是用徒手的老百姓打先鋒,以機槍迫炮在後面督戰。徒手的先鋒隊成堆成群的倒了,消耗了對方的火力以後,才正式作戰。"如此作戰行徑實乃盜匪不如,但王芸生依然筆下留情,中性地稱"共軍"。

《大公報》是反蔣左翼,跟共產黨是政治盟友,所以王芸生雖然用了"可恥"重詞,卻是以"我們"之朋友立場在規勸:"我們的所謂軍事衝突,實已到了最傷天害理的程度。""世界水準已進步到原子彈的時代,我們還在驅市人為戰,縱使勝了,又有什麼面子?難道真要把全國同胞犧牲了二萬萬以爭勝負嗎?請快軟軟心腸放下屠刀吧!"共軍的作戰方式太可恥,《大公報》若沉默,"公"字何在?

雖然共軍的戰爭行徑太可恥,但《大公報》的批評並不是共產黨慣用的煽情的謾罵,還是非常講道理的:"東北是國家的,東北應該由國家在抗戰勝利中收回,以恢復國家的完整。""蘇軍俱必須把東北交由國民政府接收,共產黨何以必要爭奪?若說民主,則必不可割裂國家;再說民主也必不可以軍隊爭奪,以軍隊爭得的,那必然不是民主。誰都承認英美是民主國家,而英美的民主都不是以兵爭得來。""美國獨立戰爭後的國家統一,是走的妥協協商的路。停戰令,政協協議,整軍方案,實在是和平理智之路,應該是解決當前國事的結論,而不可把它當做一種風雲變幻的過程。在東北,我們尤其祈禱先停戰,先實施整軍方案。"

《大公報》這篇社評,帶標點符號,總共1525個字,言辭有理有據、輕重適當、客觀公允、語氣平和地向共產黨進理智之言:為了新中國的和平統一民主,參見英美的政治經驗,請先停戰整軍。此社評1946年4月16日寫,中共置若罔聞。

共產黨內戰奪權是1927年八七會議上就確定下來的事情,更是其邪惡的爭鬥本性所注定。《中國共產黨宣言》1920年11月為中共注入"不斷的擾亂"中華民國,以"階級爭鬥"獲勝的共產黨專政代換中華民國的邪靈惡魂。為此歷史安排它1927年經歷國民黨清黨的失敗和毛澤東、蔡和森之流邪悟:共產邪惡主義和社會敵對主義必須以軍隊竊國強加。於是才有周恩來、毛澤東搞暴亂。紅軍是什麼?就是"共產"念想的軍事政治工具,既打仗奪權,又傳播邪惡。共產黨抗戰的統戰政策是紅軍內戰失敗後的權宜之計,是打著"抗日和平統一民主"的旗號在日汪與國蔣戰爭的空隙裡拓展地盤和人力,戰後再打內戰。

整個全國八年抗戰中,中共坐山觀虎鬥和養精蓄銳,甚至連平型關戰鬥和百團會戰都被視為錯誤而內部批評,紅軍殘兵敗將終於由不足五萬兵力並困守在陝北一地,壯大為擁有十幾個割據地區、武裝力量(包括民兵)三百多萬、人口將近一億,控制著一個由農村和農民為主的紅色"中國",與善為敵,以斗為樂,帶著槍桿子和筆桿子相結合顛覆中華民國、改造"和為貴,家為窩"的中國人的使命。所以抗戰一結束立馬煽陰風、點鬼火地發動內戰卻賊喊捉賊地栽贓國民政府,為了共產革命的勝利不擇手段。長春之戰的可恥就是這樣釀造的,是共軍的可恥。

《大公報》王芸生這篇社評看到了這點,並向共產黨善意柔和地指了出來:尊重政府權力,妥協為和平、為統一、為民主,請先停戰整軍。共產黨全當耳邊風吹過。《共產黨宣言》之"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遊蕩"的思想,這時候在亞洲大陸•中華民國已經化成披著"革命黨"政治外衣的邪教。中共邪教,於《中國共產黨宣言》注入"不斷的擾亂"中華民國,以"階級爭鬥"獲勝的共產黨專政代換中華民國的邪靈惡魂,終於通過人海魔術的戰爭血光,看到了它獲勝的希望,怎麼會聽王芸生朋友的善勸呢?人海魔術"最傷天害理",勝了也丟面子,"請快軟軟心腸放下"屠殺兩億中國同胞的屠刀。《大公報》這裡說的是人話,共產黨卻長的是魔耳。它如果真停戰整軍,專政就泡湯了

站在業已透視中共邪魔真相的今天,再回首中華民國丟失大陸,會發現國民黨和蔣介石真是功虧一簣。試想:如果國民政府從1946年長春之戰起就在剿匪戡亂同時,著眼於報紙和電影宣傳上曝光中共"驅市人為戰"的無恥,每場戰役都讓記者現場採訪和報導,組織市民(包括學生和演藝人士)去前線瞭解戰況,真實展現國軍剿匪戡亂的歷史使命,共產黨的統戰謊言和政治宣傳就徒勞無功了。國軍的正義行為將因為受關注而日趨純正,共軍的邪惡行為將因為曝光備受譴責。"解放軍"的"解放戰爭"將因其奴役真相失去民心支持,軍事上必敗無疑。

昨天我給一個28歲的青年女子讀了《可恥的長春之戰》。她聽後頗為費解:"如果事情就是這個報導所說,我不知道國民政府為什麼不讓國民都看報紙和電影,知道這些實情呢?"我這時腦際就出現兩個詞:"婦人之仁"和"歷史安排"。婦人之仁,即婦女的柔軟心腸,指處事姑息優柔,不識大體。語出《史記•淮陰侯列傳》:"項王見人,恭敬慈愛,言語嘔嘔,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飲,至使人有功,當封爵者,印刓弊,忍不能予,此所謂婦人之仁也。"春秋時期吳王夫差也是這種身為男軀,卻缺大丈夫決斷意志和能力的人,關鍵時刻軟心腸。我所知道的蔣中正是知曉共匪邪惡的偉人,但國民黨內不乏項羽、夫差之類婦人之仁的容共縱邪者,被掣肘得難以純正掃共除邪。國軍中起義部隊的一粒耗子屎,搞壞幾百萬戡亂軍隊的一鍋湯;國府腐敗的青春痘,被中共成功宣傳成為麻瘋臉。劫數?!

或許這就是歷史安排給中華民國的現代南宋和中共匪國的現代蒙古的結果。儘管共產黨得逞一時,天滅宿命也早已注定。2002年6月,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在一塊巨大的地質奇石上於明朝時代天然而成"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每日供遊客瞻仰。這既是歷史安排給共產黨的羞辱,更是它在劫難逃的定數。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