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春城無處不飛花(圖)

2009-12-24 18:17 作者:菲菲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

 

花非花,春城無處不飛花 

清朝王世禎《分甘余話》,卷一「韓翃詩多傳禁中」條:唐韓翃以「春城無處不飛花」一詩知見九重,召知制誥,傳為佳話,世盡知之。《杜陽雜編》又載一事.........(唐德宗)因吟曰:「鴛鴦赭白齒新齊,曉日花間散碧蹄。玉勒乍回初噴沫,金鞭欲下不成嘶。」亦(韓)翃作也。知翃詩流聞禁中者多,不獨「寒食東風」之句而已。(《分甘余話》,中華書局,頁9)  

唐朝韓翃,大歷十才子之一,生卒年不詳,「春城無處不飛花」是指他的〈寒食〉詩,此詩與德宗的故事,《新唐書.文藝傳》的附傳裡有簡短的敘述:翃字君平......府罷,十年不出......俄以駕部郎中知制誥。時有兩韓翃,其一為刺史,宰相請孰與,德宗曰:「與詩人韓翃。」終中書舍人。  

正史雖然簡短,但也不難看出大略:德宗要徵召韓翃當官,同名同姓的有兩個,宰相問:「阿是要找誰?」德宗:「當然是詩寫得好的那個!」此故事流傳甚廣,人盡皆知,詳細的說法可見孟棨《本事詩》:後事罷,閒居近十年.........唯末職韋巡官者,亦知名士,與韓(翃)獨善......一日,夜將半,韋扣門急,韓出見之,賀曰:「員外出駕部郎中,知制誥」韓大愕然曰:「必無此事,定誤矣」韋就座曰:「......德宗批曰:『與韓翃』。時有與翃同姓名者,為江淮刺史。又具二人同進。御筆復批曰:『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又批曰:『與此韓翃。』」韋又賀曰:「此非員外詩耶?」韓曰:「是也。是知不誤矣。」

(1)德宗與〈寒食〉詩的故事,大致如此。  

接下來,我們來看看韓翃那首紅得火熱,紅得發紫,紅得人見人愛車見車載的〈寒食〉: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  

「寒食」是一個節日,《唐會要》卷二十九「節日」條:「天寶十載三月敕。 禮標納火之禁。 語有鑽燧之文。所以燮理寒燠。 節宣氣候。自今以後。寒食並禁火三日」

(2)「御柳」是指栽種在宮宛的柳樹。一般多以此詩有諷刺意味,花飛喻宮城不禁,柳斜喻持躬不正,「五侯」云云,是指漢朝單超、唐衡等同日封侯的宦官,比喻唐朝宦官權勢之盛,不減桓靈之世。光以詩中有「五侯」一句,就認定這是諷刺宦官,未免武斷;把「御柳斜」說成是上樑不正下樑歪,未免誇張;說花飛是比喻「宮城不禁」,隨便亂來因而政局不寧,更是嚇人一跳。畢竟,我努力的看了又看,一看再看,怎麼都覺得是首好詩,還是首時空感佈置得極佳的好詩,或許,正如傅璇琮所言,就算真的有諷刺之意,那也是極少極微的部分,這種言外之意是很小很小的。

(3)首先,在空間上,由大至小,「春城無處不飛花」,城市是一個大大大的據點,漫飄著飛花落舞,由大而近,格局一變,浮現宮中一角的楊柳,算是一個中等的過渡佈景,然後,愈來愈近愈來愈近,劃面轉到宮城裡的蠟燭,熒熒華燭,是一個小小小的景物,可是並非結局,由「蠟燭」燃燒而生的「輕煙」,細微的、緩慢的、隨風飄渺的,薄薄的一片,比小還小,「讓我幾乎忘了它的存在」,輕煙算是一個轉折,一個暗示,一個連貫、呼應與對比,是一種文學的「蒙太奇」。

(4)「輕煙散入五侯家」,「散」字用得妙極,作者不說「飄」不說「吹」而用「散」,這種暗示,初看似只與「春城無處不飛花」呈相反對比,其實不然──擴散、散佈、散發,一縷輕煙,由厚到薄,由小到大,漸漸地,緩慢地,遲鈍地,放大放大再放大,100% ...200%...300%...無限倍增,瀰漫至整個五侯家,正好與「春城無處不飛花」的空間感作前後呼應相輔相成。從大到小,再由小到大,從無限到有限,再由有限到無限,套句李敖的競選文宣:「親愛的,我把自己變小了」──可是這個「小」,在空間的無限時數之下,卻又顯得更「大」了。  

而空間又與時間配合,麻吉得不得了,就時間上,滿城落花飛散,「春城無處不飛花」是一個季節;東風吹御柳,「寒食東風御柳斜」是一個節日;日暮的熒熒燭光,「日暮漢宮傳蠟燭」是一個時刻;迷離惝恍縷縷輕煙的「輕煙散入五侯家」是一個片斷,由「季節」到「節日」到「時刻」到「片斷」,最後,時間(片斷)與空間(無處不飛花)發生重疊,「時間」上了「空間」的床,發生超友誼的親密行為,花非花,化成了煙,春城無處不飛花,行盡深處不見它,飛花已成空,還如輕煙中,見花不是花,見煙不是煙,而在輕煙深處,似花還似飛花,驀然回首,又見飛花!

整首詩而言,主角應該是「小風」,首先,風帶動了春城飛花,吹拂宮牆御柳,有意無意挑逗著微微燭火,從「花」到「柳」到「燭」,從時間長短到距離遠近,時間變成了空間,東風與飛花、御柳、蠟燭依序發生關係,最後變成輕煙,但並不到此結束,反而引發另個高潮:輕煙化成了飛花,飛花愛上了輕煙,touch百分百,時間與空間的恍惚,遠近與長短的錯密,一切都是美得冒泡,都是迷離得恍惚,都是......都只是夢幻泡影、塵世夢中夢吧!     

這樣好的詩,風的lalala,有遠有近,「時數」無限,無限「頻寬」,有時間也有空間,「小風」在時間與空間的夾縫中來來去去,如此「穿越『時空』愛上你」,多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