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飛虎隊」英雄 南洋小子飛天抗日 (圖)

2009-12-14 22:36 作者:謝燕燕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941年7月至10月間,受中國國民黨蔣介石政府要求而在昆明市郊籌建航校的美國飛行教官陳納德,在美國羅斯福政府的暗中支持下,重金招募了200多名美軍飛行員和機械師來華,正式成立"飛虎隊"(FlyingTigers,全稱是"中國空軍美國誌願援華航空隊"(AmericanVolunteerGroup,簡稱AVG),協助中國抗日。

當時,控制了中國的港口和運輸系統的日軍,幾乎使國民黨政府與外界隔絕。"飛虎隊"這一小隊的空戰人員駕著破舊的老式飛機,在中國的上空與日軍作戰,並在緬甸公路執行空運給養或空中掩護等任務。

出生於馬來亞(現在的馬來西亞)怡保小鎮的何永道當時正在香港大學攻讀,他怎樣也想不到當時在中國大陸延燒的烽火,竟會燒到他身上......

南洋僑生被捲入中日戰爭

1941年12月8日,香港啟德機場遭到日軍轟炸。面對動盪時局,人心變得不安,生命顯得脆弱,何永道在銅鑼灣的一座天主教堂受洗,用他的話說,是為自己"買好保險"。

受困港大半年多後,他僥倖逃到廣州中山大學念工程系,但沒多久,這名南洋僑生看到國民黨招聘空軍的廣告,於是決定報考,為抗日戰爭灑熱血。


年輕虎何永道帥氣十足。 

何永道當時和父母家人完全失去聯繫,也不想回返已被日軍佔領的馬來亞。他當時當然想不到"報考空軍"這個決定,竟然是影響自己人生走向的關鍵。身材矮小的他身高僅5英尺4英吋,報考空軍時還遭到多人取笑。

一枝口紅和好運

1942年秋,何永道接獲通知,到桂林參加錄取考試和接受體檢。在桂林期間,他一度用完盤纏,幸虧離開香港時藏在身上的一枝口紅及時發揮了作用:在硝煙四起的年代,口紅因稀有而值錢。他賣掉口紅所得足夠應付幾天生活費。

參加空軍考試時,幸運之神一再眷顧他。筆試考卷中有一張考"三民主義",華文不好的何永道進港大前曾在嶺南大學浸濡一年,當時華僑班教的正是"三民主義"。另一考捲鬚用英文書寫,對從小在怡保聖麥克書院求學的他來說,更是佔盡便宜。

不過,測試視力時,何永道沒過關,但幸運之神再度出現:他之前在餐館結識的朋友替他向考官說情,考官最終給了他另一次機會;他終於過關!

牧師找來將軍做保

考完以後,何永道回返中山大學等候消息。一個月後獲通知確定被錄取,但必須找有頭有臉的人做擔保人。 


"飛虎隊"戰機的機首都是"鯊魚頭"。(網際網路圖片) 

他皮膚黝黑,剪著平頭,長得幾分像日本人,又來自南洋,祖籍雖是廣州順德,當時卻是一名無親無戚的落難學生。整整兩個星期,他找不到人當擔保,在心情非常沮喪的時候,他生命中的貴人又出現:

當時收留他的學生服務社牧師,把他帶到國民黨將軍何國平面前。何將軍問了幾道問題後,便在擔保書上蓋下印章,何永道高興得只差沒跳起來。

打包好行李,何永道到桂林報到,再到昆明接受兩個月的飛行前期訓練。他記得同班120人當中包括來自怡保的姚兆華。姚兆華後來成為"飛虎隊"戰鬥機師,何永道則成了轟炸機機師。

完成昆明培訓後,何永道被送到拉哈爾以確定是否適合飛行,之後在當地開始接受飛行訓練,完成60小時的訓練後,才從孟買坐船前往紐約,再改搭火車前往鳳凰城,在美國的私人飛行學校接受一年集訓。

在美國受訓,何永道稱之為"奇蹟般的一年"。訓練艱苦,何永道一再提醒自己絕不能放棄。中國受訓機師英文差,他成了他們的翻譯和非正式領隊。

1944年9月,何永道回到重慶,被編入中美聯隊第一大隊的第一中隊,基地在陝西的漢中。當時雖已臨近二戰尾聲,何永道還是有機會參加轟炸日軍基地、火藥庫、火車庫等任務。

動盪時局締造美滿婚姻 

何永道當年駕駛MitchellB-25轟炸機執行任務。(網際網路圖片) 

在那段與死亡共舞的硝煙歲月,何永道幸運的毫髮未損。戰後,基地轉移到漢口,飛行任務改為修復任務,運輸物資到各地,幫忙重建工作。

當時局勢充滿變數,國共會談眼看就要破裂,中國又將捲入殘酷內戰。何永道下定決心不捲入中國人打中國人的內戰。他以在南洋的父母已年邁為由,請了長假回到怡保。

三個月後他再次回到中國,並在上海加入中央航空公司,成為民航機師。當時中國有兩家民航公司,另一家是中國航空公司。這項工作讓他有機會飛遍中國的美麗山河,從烏魯木齊、哈爾濱到昆明、臺北等。

1949年5月5日,上海局勢動盪不安,何永道與他追求了一段時間的葡萄牙華裔混血兒羅慧敏(AugustaLouisRodrigues)匆匆完婚。兩人在漢口時便已認識,後來在上海重逢,有情人終成眷屬,婚後育有二男一女,家庭美滿。羅慧敏在1977年離開人世。

為新航訓練逾260機師

1949年國民黨退到臺灣,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國航空公司的飛機都被困在香港,不久便發生了"兩航起義":機師投奔中國新政府。何永道記得停在香港的81架飛機中,八架"北飛"抵達北京,當時迎接他們的是中國總理周恩來。何永道當時雖然也簽了名,但沒有"北飛",而是選擇回南洋。

1951年,馬來亞航空公司開始接受亞裔機師,當時失業和受困在港的何永道舉家遷回南洋。馬來亞航空公司是新航的前身,當時的總部設在新加坡加冷機場。 何永道剛加入時,月薪650元,比白人機師低,經過一番爭取後才得到公平待遇。

作為新航先驅機師之一,他前後訓練了超過260名新航機師,可說立下不少功勞。

何永道1980年退休時是B747機長,在公司服務了29年。包括抗戰執行任務在內,他一生的飛行時間超過2萬小時。在新航服務期間,他的乘客包括了國家首長、總統、總理、蘇丹等。

雖然不再坐在駕駛艙,明年3月便滿90歲的何永道依然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今年夏天,他獨自到歐洲玩了五個星期,9月飛到南京出席空軍紀念館開幕禮。

記者找上他時,他剛剛從吉隆坡參加一項婚禮回來,訪問當天他又約了老朋友吃飯,第二天再飛去澳洲探望女兒。

他至今還經常打高爾夫球,過去還是網球高手,也愛游泳,而為了保持思路敏捷,他經常和朋友玩橋牌。

飛虎隊小檔案

  ●由美國飛行教官陳納德籌創、指揮的"中國空軍美國誌願援華航空隊"--"飛虎隊"在1942年7月4日編入美國第十航空隊,成為美國駐華空軍特遣隊的骨幹力量;1943年3月又被改編為第十四航空隊。陳納德後來升任少將。

  ●從1941年底到1942年7月,"飛虎隊"在華作戰期間共有24人在戰鬥中犧牲或失蹤,擊落日機近300架。1942年5月到1945年9月,美國誌願航空隊以3個中隊、數十架飛機的有限兵力,擔負中國戰場的國際交通大動脈滇緬公路北、南兩端的樞紐--昆明和仰光的空中防務,期間還幫助中國運送物資。

  ●"中國空軍美國誌願援華航空隊"的"插翅飛虎"隊徽和"鯊魚頭形戰機機首"名聞天下,其"飛虎隊"的綽號也家喻戶曉。

  ●截至抗日戰爭結束,飛虎隊共擊落敵機2600架,擊沉或重創223萬噸敵商船、44艘軍艦、13000艘100噸以下的內河船隻,擊斃日軍官兵66700名。飛虎隊多數隊員均得到了中國政府的嘉獎。有10多名飛行員獲得美、英政府頒發的飛行十字勛章。

  ●1946年4月戰爭結束後,"飛虎隊"解散。

  ●根據飛虎隊第十四航空隊協會1995年所出版的會員指南,飛虎隊在1941年12月20日至1945年12月15日期間共有隊員3266人,除了65人外,其餘都是美國人。

非美國人中,絕大部分(33人)後來落戶臺灣,另外6人定居香港,留在中國大陸的僅5人。來自南洋地區的五名隊員當中,三人後來定居新加坡(包括何永道,到美受訓但沒來得及參加戰事的方守義,以及WillardLee),回返馬來西亞的兩人則是姚兆華和RaymondWong。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謝燕燕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