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馮正虎的每日紀實(11月26—30日)

2009-12-02 13:5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1月26日)

今天是我在日本國門外露宿的第23天。

上午,四位記者來電問候,並預約下週的再次採訪時間。

我的暫住地已是我一個熟悉的"家",雖然只有一張長椅子的面積,但它已成為瞭解中國人權狀況的窗口,受到全球關注。我是房客,又是這個家的主人,我會重視這個家的國際形象,力求乾淨、簡練、醒目。上午,我又因地制宜地重新佈置一下。

上次告示板上的英文版內容更新後,又有一些網友提出修改建議,其中一位熱心的香港徐先生提出十個文本供參考,還根據廣告視覺的要求對關鍵文字用大號字表示。我採納了他的最後一個文本:"Stuck here for 23 days is a Chinese citizen who exposed corruption, helped the poor and has been denied entry into China 8 times by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中午,二位入國管理局的工作人員來訪我的暫住地,其中一位與我常聯繫的官員請求我:"是否可以拍攝一下你的住地?"我爽快地同意了。"可以隨便拍攝吧。"他一連拍攝了幾張,我今天的"房間"布局、廣告宣傳物品及其文字內容都攝入他的鏡頭,也將成為日本官方的檔案材料。這是第一次,我不知道他派什麼用處,至少是讓日本政府部門的領導看一看這裡的實況吧。
2009-11-26 14:00

下午15:30,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製品人蔣先生專程來我的暫住地進行實地採訪。過一會,中國民主聯合陣線主席黃奔、理事長江岷先生也專程從美國洛杉磯乘飛機來慰問我,送來一臺DVD播放機及一部《幸福終點站》原版DVD、一套電腦上用的耳機話筒,並轉達鄭存柱、楊巍先生的個人問候及援助。他們帶來一塊橫幅《我們要回家 We want go home》,我們一起合影。我們非常感謝這些旅居美國的知名民運人士專程來探望。在中國公民的基本人權問題上,應該不分宗教信仰、政治派別的不同,我們都可以站在一起。如果中國共產黨派出慰問人員,我也歡迎並感謝。
2009-11-26 20:30

(11月27日)

今天是我露宿日本國門外的第24天。這是我們中國人的國恥。

凌晨2:15,我迷迷糊糊被手機的震動聲呼醒,順手打開手機,是美國隨軍牧師熊焱先生的電話。他是天安門廣場六四事件中的學生領袖,後來流亡美國,加入教會,於波士頓修讀神學。1994年加入美國陸軍。1998年攻讀神學碩士。後來成為美國駐伊拉克軍隊隨軍牧師,現已返回美國。現在日本已是11月27日,但美國時間是11月26日。熊焱牧師特意為一位素不相識的普通中國公民祈禱並祝福。他告訴我:"今天是感恩節,西方社會這一天是家人團聚的日子。但是,你卻不能與家人團聚,孤單地在日本的機場裡。我感到很難受。全世界很多很多的人都在關心你。"他繼續問了我的一些生活情況,我也一一答覆。他說:"很多人關心你的艱難處境,我用Email會轉告。你要相信,上帝與你同在。"我非常感謝熊焱牧師的祝福。是的,上帝會保佑我-----一個為爭取中國人權而艱苦奮鬥的人。
2009-11-27 9:00

一個中國公民不能回國回家,露宿日本國門外,每天承受精神上的羞辱與身體上的折磨,這是全體中國人的悲哀,也是全人類的悲哀。有責任保護本國公民的中國政府消失在哪裡?口口聲聲標榜自由、民主、尊重人權的西方政府為什麼也遲遲不吭一聲?一個中國公民已在日本國門外露宿24天了,這難道還是中國內政嗎?聯合國的憲章、國際人權條約、本國的法律、尊重人權的普適價值、政府的正義、良知、責任都消失到哪裡去?政府僅是為了權力與資本而存在嗎?

或許一個中國公民的生存權對政府來說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中國政府與日本政府都忙著籌建東亞共同體,與哪個大國對抗才是國家大事,等"和諧"的領導人與"友愛"的領導人忙完大事後,再來關心我的小事吧。
2009-11-27 9:30

上午10:00 《北京之春》主編胡平先生從美國紐約來電話問候。我最初知道他,是在八十年代初,當時武漢一本《新青年》雜誌上連載他的長文《論言論自由》。我知道,這份雜誌是受到當時黨內最高領導人的關照。這本雜誌主編特意將這幾期贈送給我,我現在還保存著這些歷史文物。我與胡平先生一直未聯繫,上月在美國是第一次見面。他雖然長期旅居美國,但在國內知識界的影響力還是很大,一般有聲望的人都知道他,一個在自由民主問題上的傑出理論家。

胡平轉告遇羅錦的問候,並告訴我,她已發郵件給我,請我查一下。我的簡訊及郵件很多,但我很快查到轉發來的遇羅錦郵件。一封溫馨的來信,謝謝她的關心與邀請。我想在我的推特上公開她的來信,與所有的朋友分享她的信心與快樂,看看她的博客。信中有她的聯繫地址,我會刪去,這是她的個人情報,未經本人同意不可以公開。
2009-11-27 12:00

遇羅錦的郵件

正虎:

看到你的日記, 我很受教育。起初, 我對你非要回國不可, 甚至不以為然。因為我們很多人在海外是有家不想回, 你是偏要回家。搞不好, 一回國把你關進監獄, 關上幾年是什麼滋味兒?但是看了你的日記(【中國郵遞】發來的電子信報導), 我很受教育。因為你在用你的行為向全世界表明:我就是要回家, 我是人, 我有回家的權利。我不僅受教育, 還挺佩服。

美國近年拍過一故事片, 也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一位伊朗人滯留在美國機場一年多的故事. 可你的滯留, 比他更有政治意義, 更生動, 更感染全世界的人。我相信, 有一天, 一定會有製片人找你要拍你這段生活的, 那你不妨自己演自己。

我今天去信, 是想告訴你,假如有一天, 你在機場呆膩了, 不想堅持了的話, 別忘了來德國定居。起碼我會像你的姐妹一樣歡迎你, 幫助你, 就像當初熱心的臺灣人幫助我那樣。假如當初沒有他(她)們的幫助, 不會德語英語的我, 真的一步也邁不動。德國是可愛美麗的國家, 你和你的家人, 下半生體會西歐生活, 不僅不用怕, 那些酸甜苦辣的滋味其實也正是你寫書的素材。在外國, 起碼可以暢所欲言地寫書寫文章。我的地址、電話及信箱留給你. 你要是悶了, 可以看看我的博克, 自傳小說《一個大童話》的全文都在九月份的貼子裡, 還有其他的別人的好文章和鏈接,它們比在國內發表的小說文章真實大膽好看多了,國內的好書好文章都只好在外國發表呢。

信箱: [email protected]
博客: http://yuluokeyuluojin.blogspot.com
這封信就是對你的支持。多多保重, 祝心情愉快。
遇羅錦
2009年11月27日

11:45,國內南京記者王先生來電問候:"我剛從國內網站上看到消息,然後專門搜索瞭解你的情況,讀後令人震驚,竟然有這樣的事發生。作為記者,我很想報導這個事件,但你能理解,目前國內的媒體還不可以報導這個事件,但我會一直關注。我看了今年國慶60大慶閱兵式真為中國的強大感到自豪,但一看到你被國內當局拒絕入境回國露宿在日本國門外的事實,我的自豪感一下子沒有了。沒有想到中國是外強中乾,中國政府怎麼這樣無能?真是中國人的國恥。"

12:30,加拿大的幾位華人打來電話慰問,支持我的愛國行為,問我需要什麼幫助。

下午13:30,國內四川的知名維權人士陳先生來電話慰問,他告訴我:"我特意開通手機的國際通話功能,就是為了能與你通話。四川民眾向你問好,我們都支持你。我們正在抗議上海政府拒絕你入境回國的違法行為。"我謝謝他們的支持,並代我轉達向四川朋友問好。
2009-11-27 14:00

下午16:00,我有點疲倦,坐在椅子上閉著眼正在休息一下。忽然聽到在隔壁的諮詢臺,有一位老先生用中文大聲與全日本航空公司的服務員小姐說他要轉機的情況,這位小姐不懂中文,這位老先生說得更急了。我睜開眼,就去幫助他們。原來這對老夫婦是從美國華盛頓乘飛機過來,要轉機回中國,還有三個小時,但不知道怎麼轉機。我把他們的情況告訴服務員小姐,他們不需要入境轉機,而是現在就可以轉機。服務員小姐查出他們所乘的航班,知道登機口號碼。就直接領他們登機去了。這位老先生謝謝我,還告訴我,他認識我,在紐約的報紙上已看到我的報導,還有照片。我祝他們:一路順利。
2009-11-27 17:00

晚上18:30,加拿大航班的一位空姐拖著一個隨身旅行箱,拎著一個紙袋,微笑地朝我迎面走來。在我的暫住地,將這個紙袋送給我,並從紙袋裡取出報紙,告訴我:"這張報紙報導你的情況。"我一看,英文報紙(CANADA WORLD)頭版報導,還有我的一張大幅相片。紙袋中,還有一包pampers牌濕紙巾、一包各種餅乾及幾根棒頭糖。我最高興的是,看到這張英文報紙,我知道報導我的報紙、電視臺已經很多,但我住在這個封閉的環境一張報紙也沒有,電視也沒有看,這是我看到報導我情況的第一份報紙。我對她說:Thank you very much. 她祝福我:Good luck.

她走後,又回來,送兩小瓶洗髮香精給我,或許她也知道我已很久沒有洗髮了。但是,很可惜,我在這裡沒有機會用她送的洗髮香精。我再次感謝她。她走後,我取出一根棒頭糖,回味孩提時代吃棒頭糖的感覺,我現在也成了被各國民眾關愛的小孩了。
2009-11-27 22:00

(11月28日)

今天是我在日本國門外露宿的第25天。

昨晚英國BBC記者來電告訴二則消息:

1. 2009年11月26日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舉行例行記者會,會上有記者提問:"維權人士馮正虎近期一直在東京機場滯留,因為儘管持有合法中國護照,他卻被中國有關部門阻止入境。你能否給我們一些細節?以及他為何被拒絕入境?"秦剛答:"中國有關部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出入境管理法》有關規定處理有關問題。我建議你向相關主管部門詢問。"

參見中國外交部的網站http://www.fmprc.gov.cn/chn/gxh/tyb/fyrbt/t629516.htm

2. 有記者已向日本外務省核實,在日本訪問的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19日晚與日本外相岡田克也舉行會談中,岡田外相是否提出馮正虎的問題?日本外務省中國課答覆:在這次會談中,岡田外相沒有向中方提出馮正虎的問題。

謝謝這位記者。

我認為,這是在中國官方的場合中第一次涉及我的回國問題,也表明中國政府開始正視這個難題。秦剛指的相關主管部門,應該就是中國公安部,而且上海市公安局應該對這起國恥事件負直接責任。中國有關部門沒有依法處理馮正虎的入境回國問題,而是違法的。中國法律專家起草的《維護中國公民回國權的法律意見書》(日文版《中國國民の帰國権保護に関する法律意見書》)已於8月15日公布,並寄送中日兩政府及其相關部門。本法律意見書是依據中國法律對這起侵犯中國公民回國權事件作出法律評判,其結論:中國政府禁止本國公民入境回國的行為是違法的。原文刊登在護憲維權網上,參見http://fzh999.net /show.asp?id=778

日本外相岡田在正式會談中,是不會向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提出我滯留在日本機場的問題,他沒有必要去刺激中國官員,讓中國政府尷尬,因為這個問題,中國政府也清楚,是中國人的國恥。當時的會談是11月19日,現在已是11月28日了,我還留在機場,中國政府還沒有作為。隨著時間的持續,國際社會、日本國民會對日本政府的不作為提出質疑,而且日益憤怒的中國國內民眾、海外華人也會質疑日本政府的表現。如果日本政府的聲譽與利益受到影響時,它一定會向中國政府正式提出解決這個問題,要求中國政府負起責任,不要給日本製造麻煩,讓中國國民回自己的國家。
2009-11-28 11:00

收到小喬發來的簡訊。

"馮兄:一位網名"白雲飛"的網友為你製作了部短片《讓馮正虎回家》放在youtube上,你可能暫時看不到,不過可以把網址放在你的推特上給網友看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N-kSBxWnWc

以下是製作人留言:
贈送短片,聊表敬意
馮正虎先生,您好,
我是一個普通人,作了這個短片,送給您,願天下有國無法回的人們都能夠重歸故里。
白雲飛
保重!小喬"

我非常感謝白先生,有無數像白先生這樣善良、正義的民眾在支持我、幫助我,我回國回家的願望一定能實現,中國也一定會變成一個自由、民主、法治、尊重人權的美好國家。
2009-11-28 12:00

下午,寫了二篇文稿,供國內朋友參考。

援助人捐贈的食品及其它用品都是用自己的錢購買的,不能重複浪費。我的食品需要錢,中國的維權運動更需要民眾的資助。很多國內才華出眾的維權人士以及受難者的家屬因為沒有錢,連基本生活都難以維持。我有錢,就會用於國內的維權活動。

現在,我同意接受資助,但謝絕帶有任何政治附加條件或做秀動機的資金援助,因為我要保持自己政治上的獨立與精神上的自由,不偏離"護憲維權"的政治理念及其實踐方向。

《向馮正虎捐款一元錢》一文放在推特上,廣而告之。國內的賬號也公開了,但很少有人會匯款。如果有捐款,相信有關部門會代我管理監督的,我現在取之民,將來回國後用於民。
2009-11-28 17:00

18:00,加拿大航班抵達日本後,空姐們又從我面前走過入境。三位空姐分別送我一大瓶純淨水、一盒比薩餅(內有三塊)、一大盒蔬菜色拉(內有黃瓜、生菜、紫色生菜、胡蘿蔔、洋蔥、小西紅柿、熟的雞肉小塊,還有兩小盒色拉油)、還有一條薄的毛毯及幾塊小毛巾。二十五天來,我是第一次吃到新鮮蔬菜。這個量,我可以吃2 餐。我從包裝袋上知道,她們是特意在溫哥華國際機場上買好捎來的。她們祝福我、支持我為維護中國人權的奮鬥。我感謝她們的援助。

昨天送我報紙的那位空姐大概今天休息。看來,她們輪流在幫助一位中國人權活動家。她們都知道我的故事。加拿大是白求恩的故鄉,當年他迢迢千里來到中國支持共產黨爭民主打天下,今天他的後代同樣熱情支持一個中國人爭人權回家鄉。
2009-11-28 21:50

(11月30日)

今天是我在日本國門外露宿的第27天。

早餐是一小杯粉絲面、幾片蔥油餅乾。粉絲面是用我自己燒的熱水沖泡的。我第一次使用香港大學陳小姐送來的電子熱水壺,很方便,三分鐘水就達到沸度。從此,我就可以吃熱面了。熱騰騰的粉絲面真香,但我心太急,一口吃下去,嘴裡的上齶燙掉一層皮。二十幾天喝涼水、吃冷的食物,嘴裡的皮也嫰了。現在,吃熱的東西時,更要慢慢來。中國有句老話:心急吃不上熱豆腐。飲食是這樣,其實做事也是這個道理。
2009-11-30 8:30

今天週一,是企事業單位上班的日子。上午,我在專門設定的採訪區忙著接受記者採訪。10:00,接受日本產經新聞報記者的採訪,她會中文。10:45開始接受日本共同社記者的採訪,他們來了三個人,一個採訪、一個攝影,還有一個中文翻譯,一直採訪到12:00才回自己的暫住地。

中午12:05,美國芝加哥的中國留學生來電話告訴我,今天下午捎東西給我的人會到達我這裡。12:10,國內廣西的知名維權律師楊先生來電話問候,他鼓勵我:"國內的民眾已知道你的回國事件,大家希望你堅持下去,你在為所有的中國人爭取人權。我們都決定地支持你。"

我匆匆地吃了幾根日本制的烏飯樹果營養餅乾、一杯自來水,午餐完了。
2009-11-30 13:00

下午13:51,德國法蘭克福報記者來電話採訪。上午她來電話時,我正在接受共同社記者的採訪,故約在下午。這位記者中文很流利,採訪進行了一刻鐘。我將我的推特、護憲維權網的兩個網址告訴她,這樣她可以詳細瞭解,節省採訪時間。
2009-11-30 14:30

15:20 許,我正在電腦上寫作,兩位香港同胞來探望我,他們作了自我介紹,一位是香港民主中國促進會召集人甄炎港先生,另一位是楊曉炎先生。他們帶來了兩袋橙、一包巧克力。他們告訴我,他們帶了一張很大的黃色紙張,上面寫著第五飛。我告訴他們:"這裡是不能拍照的,柱子上有禁止拍攝的標記,不能動作太大,我應該遵守日本的一些規定。其實,剛才你們與我合影,已經說明第五飛了。"他們尊重我,並理解我的說法,沒有拉開紙張,帶回去了。我非常感謝他們專程來探望我,並請他們轉達我對香港民眾的感謝。

我希望今後所有來看望我的人都不要帶橫幅、宣傳紙張之類東西,這裡不是露天的公共場合,而且與我篤實做事的風格不符。大家都來看望一個普通的同胞、一個為中國公民回國權艱苦奮鬥的中國人,而所有來的人也是普通中國人,在奉獻一份愛心,不用任何聲張,但歷史會記住這一切。其實,我在這裡也是遵守日本法規,沒有很大的橫幅,也不主動宣傳,而是靜坐,在自己的暫住地範圍裡放一些符合規定大小的廣告宣傳品。不聲張,只是堅持。無聲勝於有聲。
2009-11-30 16:00

下午我與香港朋友見面時,在日本著名財團工作的一位日本人,從蒙古回日本路經我的暫住地。他是一位研究中國問題的專家,是我二十幾年的好朋友。80年代中期我任上海企業發展研究會會長、中國企業發展研究所所長時,他與幾位日本朋友一起來中國與我們進行學術交流及共同研究,當時我們都很年輕,現在他們已是日本研究中國問題的知名專家,有的還在東京大學任教授。他昨天回日本之前,問我需要什麼。我告訴他,我什麼都不缺,但很歡迎老朋友在這裡見面。他給我帶來了幾包蒙古羊肉。
2009-11-30 16:30

下午4:50,一位中年美國人提著一卷塑料泡沫隔層與一個旅行背包,走到我面前交給我,他不說,我就知道是芝加哥的中國留學生托他帶來的。我謝謝他,他說:good luck。把東西交給我,就去入境日本了。背包中有:一大瓶肉鬆、六罐午餐肉、兩雙毛絨拖鞋、一包各類藥品。還有一張美國賀卡,裡面寫著:"馮先生:我們支持你!中國人@chicago 2009.11.26"

這位素不相識的中國留學生,我至今都沒有留下姓名。他多次來電關心與支持,他認為我的行為與精神感動了他們這些留學生,他一定要為我做些什麼。在此,感謝這位留學生。我有那麼多普通民眾的支持與關心,我相信自己做了一件正確的事情。
2009-11-30 20:00

謝謝大家的幫助,我的食品儲藏量已足夠一個月,現在我的"儲藏櫃"-----長椅子凳面下的空間已無法容納物品。請各位朋友轉告,一個月內暫不要給我送食品。歡迎大家順道時來作客,清水招待,好好一敘。
2009-11-30 21:00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