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冯正虎的每日纪实(11月26—30日)

2009-12-02 13:5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11月26日)

今天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23天。

上午,四位记者来电问候,并预约下周的再次采访时间。

我的暂住地已是我一个熟悉的"家",虽然只有一张长椅子的面积,但它已成为了解中国人权状况的窗口,受到全球关注。我是房客,又是这个家的主人,我会重视这个家的国际形象,力求干净、简练、醒目。上午,我又因地制宜地重新布置一下。

上次告示板上的英文版内容更新后,又有一些网友提出修改建议,其中一位热心的香港徐先生提出十个文本供参考,还根据广告视觉的要求对关键文字用大号字表示。我采纳了他的最后一个文本:"Stuck here for 23 days is a Chinese citizen who exposed corruption, helped the poor and has been denied entry into China 8 times by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中午,二位入国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来访我的暂住地,其中一位与我常联系的官员请求我:"是否可以拍摄一下你的住地?"我爽快地同意了。"可以随便拍摄吧。"他一连拍摄了几张,我今天的"房间"布局、广告宣传物品及其文字内容都摄入他的镜头,也将成为日本官方的档案材料。这是第一次,我不知道他派什么用处,至少是让日本政府部门的领导看一看这里的实况吧。
2009-11-26 14:00

下午15:30,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制品人蒋先生专程来我的暂住地进行实地采访。过一会,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主席黄奔、理事长江岷先生也专程从美国洛杉矶乘飞机来慰问我,送来一台DVD播放机及一部《幸福终点站》原版DVD、一套电脑上用的耳机话筒,并转达郑存柱、杨巍先生的个人问候及援助。他们带来一块横幅《我们要回家 We want go home》,我们一起合影。我们非常感谢这些旅居美国的知名民运人士专程来探望。在中国公民的基本人权问题上,应该不分宗教信仰、政治派别的不同,我们都可以站在一起。如果中国共产党派出慰问人员,我也欢迎并感谢。
2009-11-26 20:30

(11月27日)

今天是我露宿日本国门外的第24天。这是我们中国人的国耻。

凌晨2:15,我迷迷糊糊被手机的震动声呼醒,顺手打开手机,是美国随军牧师熊焱先生的电话。他是天安门广场六四事件中的学生领袖,后来流亡美国,加入教会,于波士顿修读神学。1994年加入美国陆军。1998年攻读神学硕士。后来成为美国驻伊拉克军队随军牧师,现已返回美国。现在日本已是11月27日,但美国时间是11月26日。熊焱牧师特意为一位素不相识的普通中国公民祈祷并祝福。他告诉我:"今天是感恩节,西方社会这一天是家人团聚的日子。但是,你却不能与家人团聚,孤单地在日本的机场里。我感到很难受。全世界很多很多的人都在关心你。"他继续问了我的一些生活情况,我也一一答复。他说:"很多人关心你的艰难处境,我用Email会转告。你要相信,上帝与你同在。"我非常感谢熊焱牧师的祝福。是的,上帝会保佑我-----一个为争取中国人权而艰苦奋斗的人。
2009-11-27 9:00

一个中国公民不能回国回家,露宿日本国门外,每天承受精神上的羞辱与身体上的折磨,这是全体中国人的悲哀,也是全人类的悲哀。有责任保护本国公民的中国政府消失在哪里?口口声声标榜自由、民主、尊重人权的西方政府为什么也迟迟不吭一声?一个中国公民已在日本国门外露宿24天了,这难道还是中国内政吗?联合国的宪章、国际人权条约、本国的法律、尊重人权的普适价值、政府的正义、良知、责任都消失到哪里去?政府仅是为了权力与资本而存在吗?

或许一个中国公民的生存权对政府来说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中国政府与日本政府都忙着筹建东亚共同体,与哪个大国对抗才是国家大事,等"和谐"的领导人与"友爱"的领导人忙完大事后,再来关心我的小事吧。
2009-11-27 9:30

上午10:00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先生从美国纽约来电话问候。我最初知道他,是在八十年代初,当时武汉一本《新青年》杂志上连载他的长文《论言论自由》。我知道,这份杂志是受到当时党内最高领导人的关照。这本杂志主编特意将这几期赠送给我,我现在还保存着这些历史文物。我与胡平先生一直未联系,上月在美国是第一次见面。他虽然长期旅居美国,但在国内知识界的影响力还是很大,一般有声望的人都知道他,一个在自由民主问题上的杰出理论家。

胡平转告遇罗锦的问候,并告诉我,她已发邮件给我,请我查一下。我的短信及邮件很多,但我很快查到转发来的遇罗锦邮件。一封温馨的来信,谢谢她的关心与邀请。我想在我的推特上公开她的来信,与所有的朋友分享她的信心与快乐,看看她的博客。信中有她的联系地址,我会删去,这是她的个人情报,未经本人同意不可以公开。
2009-11-27 12:00

遇罗锦的邮件

正虎:

看到你的日记, 我很受教育。起初, 我对你非要回国不可, 甚至不以为然。因为我们很多人在海外是有家不想回, 你是偏要回家。搞不好, 一回国把你关进监狱, 关上几年是什么滋味儿?但是看了你的日记(【中国邮递】发来的电子信报道), 我很受教育。因为你在用你的行为向全世界表明:我就是要回家, 我是人, 我有回家的权利。我不仅受教育, 还挺佩服。

美国近年拍过一故事片, 也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一位伊朗人滞留在美国机场一年多的故事. 可你的滞留, 比他更有政治意义, 更生动, 更感染全世界的人。我相信, 有一天, 一定会有制片人找你要拍你这段生活的, 那你不妨自己演自己。

我今天去信, 是想告诉你,假如有一天, 你在机场呆腻了, 不想坚持了的话, 别忘了来德国定居。起码我会象你的姐妹一样欢迎你, 帮助你, 就象当初热心的台湾人帮助我那样。假如当初没有他(她)们的帮助, 不会德语英语的我, 真的一步也迈不动。德国是可爱美丽的国家, 你和你的家人, 下半生体会西欧生活, 不仅不用怕, 那些酸甜苦辣的滋味其实也正是你写书的素材。在外国, 起码可以畅所欲言地写书写文章。我的地址、电话及信箱留给你. 你要是闷了, 可以看看我的博克, 自传小说《一个大童话》的全文都在九月份的贴子里, 还有其他的别人的好文章和链接,它们比在国内发表的小说文章真实大胆好看多了,国内的好书好文章都只好在外国发表呢。

信箱: [email protected]
博客: http://yuluokeyuluojin.blogspot.com
这封信就是对你的支持。多多保重, 祝心情愉快。
遇罗锦
2009年11月27日

11:45,国内南京记者王先生来电问候:"我刚从国内网站上看到消息,然后专门搜索了解你的情况,读后令人震惊,竟然有这样的事发生。作为记者,我很想报道这个事件,但你能理解,目前国内的媒体还不可以报道这个事件,但我会一直关注。我看了今年国庆60大庆阅兵式真为中国的强大感到自豪,但一看到你被国内当局拒绝入境回国露宿在日本国门外的事实,我的自豪感一下子没有了。没有想到中国是外强中干,中国政府怎么这样无能?真是中国人的国耻。"

12:30,加拿大的几位华人打来电话慰问,支持我的爱国行为,问我需要什么帮助。

下午13:30,国内四川的知名维权人士陈先生来电话慰问,他告诉我:"我特意开通手机的国际通话功能,就是为了能与你通话。四川民众向你问好,我们都支持你。我们正在抗议上海政府拒绝你入境回国的违法行为。"我谢谢他们的支持,并代我转达向四川朋友问好。
2009-11-27 14:00

下午16:00,我有点疲倦,坐在椅子上闭着眼正在休息一下。忽然听到在隔壁的咨询台,有一位老先生用中文大声与全日本航空公司的服务员小姐说他要转机的情况,这位小姐不懂中文,这位老先生说得更急了。我睁开眼,就去帮助他们。原来这对老夫妇是从美国华盛顿乘飞机过来,要转机回中国,还有三个小时,但不知道怎么转机。我把他们的情况告诉服务员小姐,他们不需要入境转机,而是现在就可以转机。服务员小姐查出他们所乘的航班,知道登机口号码。就直接领他们登机去了。这位老先生谢谢我,还告诉我,他认识我,在纽约的报纸上已看到我的报道,还有照片。我祝他们:一路顺利。
2009-11-27 17:00

晚上18:30,加拿大航班的一位空姐拖着一个随身旅行箱,拎着一个纸袋,微笑地朝我迎面走来。在我的暂住地,将这个纸袋送给我,并从纸袋里取出报纸,告诉我:"这张报纸报道你的情况。"我一看,英文报纸(CANADA WORLD)头版报道,还有我的一张大幅相片。纸袋中,还有一包pampers牌湿纸巾、一包各种饼干及几根棒头糖。我最高兴的是,看到这张英文报纸,我知道报道我的报纸、电视台已经很多,但我住在这个封闭的环境一张报纸也没有,电视也没有看,这是我看到报道我情况的第一份报纸。我对她说:Thank you very much. 她祝福我:Good luck.

她走后,又回来,送两小瓶洗发香精给我,或许她也知道我已很久没有洗发了。但是,很可惜,我在这里没有机会用她送的洗发香精。我再次感谢她。她走后,我取出一根棒头糖,回味孩提时代吃棒头糖的感觉,我现在也成了被各国民众关爱的小孩了。
2009-11-27 22:00

(11月28日)

今天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25天。

昨晚英国BBC记者来电告诉二则消息:

1. 2009年11月26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举行例行记者会,会上有记者提问:"维权人士冯正虎近期一直在东京机场滞留,因为尽管持有合法中国护照,他却被中国有关部门阻止入境。你能否给我们一些细节?以及他为何被拒绝入境?"秦刚答:"中国有关部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出入境管理法》有关规定处理有关问题。我建议你向相关主管部门询问。"

参见中国外交部的网站http://www.fmprc.gov.cn/chn/gxh/tyb/fyrbt/t629516.htm

2. 有记者已向日本外务省核实,在日本访问的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19日晚与日本外相冈田克也举行会谈中,冈田外相是否提出冯正虎的问题?日本外务省中国课答复:在这次会谈中,冈田外相没有向中方提出冯正虎的问题。

谢谢这位记者。

我认为,这是在中国官方的场合中第一次涉及我的回国问题,也表明中国政府开始正视这个难题。秦刚指的相关主管部门,应该就是中国公安部,而且上海市公安局应该对这起国耻事件负直接责任。中国有关部门没有依法处理冯正虎的入境回国问题,而是违法的。中国法律专家起草的《维护中国公民回国权的法律意见书》(日文版《中国国民の帰国権保護に関する法律意見書》)已于8月15日公布,并寄送中日两政府及其相关部门。本法律意见书是依据中国法律对这起侵犯中国公民回国权事件作出法律评判,其结论:中国政府禁止本国公民入境回国的行为是违法的。原文刊登在护宪维权网上,参见http://fzh999.net /show.asp?id=778

日本外相冈田在正式会谈中,是不会向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提出我滞留在日本机场的问题,他没有必要去刺激中国官员,让中国政府尴尬,因为这个问题,中国政府也清楚,是中国人的国耻。当时的会谈是11月19日,现在已是11月28日了,我还留在机场,中国政府还没有作为。随着时间的持续,国际社会、日本国民会对日本政府的不作为提出质疑,而且日益愤怒的中国国内民众、海外华人也会质疑日本政府的表现。如果日本政府的声誉与利益受到影响时,它一定会向中国政府正式提出解决这个问题,要求中国政府负起责任,不要给日本制造麻烦,让中国国民回自己的国家。
2009-11-28 11:00

收到小乔发来的短信。

"冯兄:一位网名"白云飞"的网友为你制作了部短片《让冯正虎回家》放在youtube上,你可能暂时看不到,不过可以把网址放在你的推特上给网友看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N-kSBxWnWc

以下是制作人留言:
赠送短片,聊表敬意
冯正虎先生,您好,
我是一个普通人,作了这个短片,送给您,愿天下有国无法回的人们都能够重归故里。
白云飞
保重!小乔"

我非常感谢白先生,有无数像白先生这样善良、正义的民众在支持我、帮助我,我回国回家的愿望一定能实现,中国也一定会变成一个自由、民主、法治、尊重人权的美好国家。
2009-11-28 12:00

下午,写了二篇文稿,供国内朋友参考。

援助人捐赠的食品及其它用品都是用自己的钱购买的,不能重复浪费。我的食品需要钱,中国的维权运动更需要民众的资助。很多国内才华出众的维权人士以及受难者的家属因为没有钱,连基本生活都难以维持。我有钱,就会用于国内的维权活动。

现在,我同意接受资助,但谢绝带有任何政治附加条件或做秀动机的资金援助,因为我要保持自己政治上的独立与精神上的自由,不偏离"护宪维权"的政治理念及其实践方向。

《向冯正虎捐款一元钱》一文放在推特上,广而告之。国内的账号也公开了,但很少有人会汇款。如果有捐款,相信有关部门会代我管理监督的,我现在取之民,将来回国后用于民。
2009-11-28 17:00

18:00,加拿大航班抵达日本后,空姐们又从我面前走过入境。三位空姐分别送我一大瓶纯净水、一盒比萨饼(内有三块)、一大盒蔬菜色拉(内有黄瓜、生菜、紫色生菜、胡萝卜、洋葱、小西红柿、熟的鸡肉小块,还有两小盒色拉油)、还有一条薄的毛毯及几块小毛巾。二十五天来,我是第一次吃到新鲜蔬菜。这个量,我可以吃2 餐。我从包装袋上知道,她们是特意在温哥华国际机场上买好捎来的。她们祝福我、支持我为维护中国人权的奋斗。我感谢她们的援助。

昨天送我报纸的那位空姐大概今天休息。看来,她们轮流在帮助一位中国人权活动家。她们都知道我的故事。加拿大是白求恩的故乡,当年他迢迢千里来到中国支持共产党争民主打天下,今天他的后代同样热情支持一个中国人争人权回家乡。
2009-11-28 21:50

(11月30日)

今天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27天。

早餐是一小杯粉丝面、几片葱油饼干。粉丝面是用我自己烧的热水冲泡的。我第一次使用香港大学陈小姐送来的电子热水壶,很方便,三分钟水就达到沸度。从此,我就可以吃热面了。热腾腾的粉丝面真香,但我心太急,一口吃下去,嘴里的上腭烫掉一层皮。二十几天喝凉水、吃冷的食物,嘴里的皮也嫰了。现在,吃热的东西时,更要慢慢来。中国有句老话:心急吃不上热豆腐。饮食是这样,其实做事也是这个道理。
2009-11-30 8:30

今天周一,是企事业单位上班的日子。上午,我在专门设定的采访区忙着接受记者采访。10:00,接受日本产经新闻报记者的采访,她会中文。10:45开始接受日本共同社记者的采访,他们来了三个人,一个采访、一个摄影,还有一个中文翻译,一直采访到12:00才回自己的暂住地。

中午12:05,美国芝加哥的中国留学生来电话告诉我,今天下午捎东西给我的人会到达我这里。12:10,国内广西的知名维权律师杨先生来电话问候,他鼓励我:"国内的民众已知道你的回国事件,大家希望你坚持下去,你在为所有的中国人争取人权。我们都决定地支持你。"

我匆匆地吃了几根日本制的乌饭树果营养饼干、一杯自来水,午餐完了。
2009-11-30 13:00

下午13:51,德国法兰克福报记者来电话采访。上午她来电话时,我正在接受共同社记者的采访,故约在下午。这位记者中文很流利,采访进行了一刻钟。我将我的推特、护宪维权网的两个网址告诉她,这样她可以详细了解,节省采访时间。
2009-11-30 14:30

15:20 许,我正在电脑上写作,两位香港同胞来探望我,他们作了自我介绍,一位是香港民主中国促进会召集人甄炎港先生,另一位是杨晓炎先生。他们带来了两袋橙、一包巧克力。他们告诉我,他们带了一张很大的黄色纸张,上面写着第五飞。我告诉他们:"这里是不能拍照的,柱子上有禁止拍摄的标记,不能动作太大,我应该遵守日本的一些规定。其实,刚才你们与我合影,已经说明第五飞了。"他们尊重我,并理解我的说法,没有拉开纸张,带回去了。我非常感谢他们专程来探望我,并请他们转达我对香港民众的感谢。

我希望今后所有来看望我的人都不要带横幅、宣传纸张之类东西,这里不是露天的公共场合,而且与我笃实做事的风格不符。大家都来看望一个普通的同胞、一个为中国公民回国权艰苦奋斗的中国人,而所有来的人也是普通中国人,在奉献一份爱心,不用任何声张,但历史会记住这一切。其实,我在这里也是遵守日本法规,没有很大的横幅,也不主动宣传,而是静坐,在自己的暂住地范围里放一些符合规定大小的广告宣传品。不声张,只是坚持。无声胜于有声。
2009-11-30 16:00

下午我与香港朋友见面时,在日本著名财团工作的一位日本人,从蒙古回日本路经我的暂住地。他是一位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是我二十几年的好朋友。80年代中期我任上海企业发展研究会会长、中国企业发展研究所所长时,他与几位日本朋友一起来中国与我们进行学术交流及共同研究,当时我们都很年轻,现在他们已是日本研究中国问题的知名专家,有的还在东京大学任教授。他昨天回日本之前,问我需要什么。我告诉他,我什么都不缺,但很欢迎老朋友在这里见面。他给我带来了几包蒙古羊肉。
2009-11-30 16:30

下午4:50,一位中年美国人提着一卷塑料泡沫隔层与一个旅行背包,走到我面前交给我,他不说,我就知道是芝加哥的中国留学生托他带来的。我谢谢他,他说:good luck。把东西交给我,就去入境日本了。背包中有:一大瓶肉松、六罐午餐肉、两双毛绒拖鞋、一包各类药品。还有一张美国贺卡,里面写着:"冯先生:我们支持你!中国人@chicago 2009.11.26"

这位素不相识的中国留学生,我至今都没有留下姓名。他多次来电关心与支持,他认为我的行为与精神感动了他们这些留学生,他一定要为我做些什么。在此,感谢这位留学生。我有那么多普通民众的支持与关心,我相信自己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
2009-11-30 20:00

谢谢大家的帮助,我的食品储藏量已足够一个月,现在我的"储藏柜"-----长椅子凳面下的空间已无法容纳物品。请各位朋友转告,一个月内暂不要给我送食品。欢迎大家顺道时来作客,清水招待,好好一叙。
2009-11-30 21:00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